歐陽志遠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套別墅。

黃霞一指別墅的東面笑道:「看看,那是什麼?」

歐陽志遠透過陽台,看到了一個不大的游泳池,池水清澈透明。天哪,這別墅竟然帶著游泳池。

歐陽志遠笑道:「這太奢侈了吧。」

黃霞微笑不語。

別墅里什麼東西都是嶄新的,黃霞打開冰箱,裡面裝的滿滿的,吃的喝的都有。

黃霞看著歐陽志遠道:「歐陽董事長,晚上有安排嗎?要不,在一起吃頓飯?」

歐陽志遠笑道:「很不巧,黃主任,晚上有朋友約好了。」

黃霞笑道:「那下次吧。」

黃霞告辭后,歐陽志遠讓那輛賓士回去了。寒萬重看到這幢別墅,禁不住道:「還是礦務局有錢呀。」


今日推薦《浪子官場》

高官之子張鵬飛,憑藉家族的勢力上位。本想一心為民、踏實做事,但是卻難以擺脫美女的糾纏,情感的束縛,而官場上的政敵也對其頻頻發起攻擊……無奈之下的他只好選擇走上一條另類的官路。

閱讀辦法:直接搜索《浪子官場》,或記下書號96831,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欄中的數字替換成96831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七章示好

第七章示好

晚上六點,歐陽志遠走下別墅,自己的電話鈴響了。他一看電話號碼,心裡頓時升起一股暖意,是眉兒的電話。

歐陽志遠接過來。

「小壞蛋市長,恭喜今天上任。」電話里傳來蕭眉嫵媚調皮的聲音。

歐陽志遠笑道:「眉兒,什麼時間來湖西市?我想你了。」

「小壞蛋,眉兒也想你了,等我忙過這陣,就過來看你。」蕭眉輕聲道。

歐陽志遠笑道:「還在忙,忙什麼呀?什麼時候來,我好去接你。」

蕭眉笑道:「下個月,世界醫療器械藥品展銷會,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我在準備參展,咱們的美容養顏膏在國內的價格雖然很高,但和國外的價格對比,還是很低的,我想在香港打開銷路。」

歐陽志遠笑道:「原來你不是去過一次香港嗎?」

蕭眉道:「那次的規模太小,這次是世界級別的。」

歐陽志遠道:「要注意安全,帶著保鏢。」

蕭眉小聲道:「沒事,你給我找的幾個保鏢,身手很好的。來,親一下,小壞蛋。」

「啵!」

電話里傳來蕭眉調皮的親吻聲。

歐陽志遠笑道:「眉兒,真甜。」

六點半的時候,歐陽志遠的路虎出現在文化街醉芙蓉大酒店。

歐陽志遠走下車,看到了周玉海、李大鵬和王戰,站在大廳門前,正說著話。

李大鵬一眼就看到歐陽志遠,他大笑著沖了過來。

「哈哈,老大來了。」李大鵬笑著上來就給歐陽志遠一個熊抱。

兄弟兩人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王戰笑道:「喂喂,你們兩人不會是同志吧?」

李大鵬狠狠的彈了一下王戰那染成好幾種顏色的腦袋道:「臭小子,再亂說,小心我開除你。」

王戰連忙躲到周玉海的身後笑道:「我說你們是革命同志,難道不是?」

李大鵬笑道:「多麼純潔的稱呼,都讓你們這些變態的傢伙叫左了,歪曲了同志的本質。」

周玉海笑著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道:「歐陽市長,你好。」

歐陽志遠道:「玉海,你好。」

周玉海道:「耿局一會就到,咱們先到房間等他。」

四個人說著話,走進了一樓的大廳。

剛進一樓大廳,歐陽志遠就看到了一個熟人。

政法委書記兼任公安局長王盛舉和兩位器宇軒昂的男人,左邊的一位和王盛舉長的很像,年齡要比王盛舉大一點。{免費.com}這人叫王盛鵬,王盛舉的二哥,鯤鵬集團的董事長。

右邊的是一位是一位長的很儒雅的男人,帶著一副金絲眼鏡,年齡不到五十,一身名貴合體的西裝穿在身上,更加不凡。這人叫徐宇州,華宇集團的董事長。

華宇集團和唐宋集團在湖西市,都是數一數二的集團公司,在湖西市,都是翹楚式的人物。

王盛舉看到了歐陽志遠,不由一愣,緊接著,微笑著走了過來,主動伸出手道:「歐陽市長,您好。」

歐陽志遠和王盛舉都是市委常委,單論權力,歐陽志遠要微微大於王盛舉。但這個社會上,在某時候,並不是只論權力的大小,更要論誰的背景更厲害。

歐陽志遠也沒想到,在這裡會碰到政法市委書記王盛舉,他看到王盛舉主動走過來握手,歐陽志遠緊走兩步,搶先握住了王盛舉的手道:「王書記,您好。」

王盛舉的年齡要比歐陽志遠大上很多。

王盛舉笑道:「歐陽市長,來,我給你介紹兩位朋友,這位是湖西市華宇集團的董事長徐宇州。徐懂,這位就是新來的歐陽市長。」

歐陽志遠連忙伸出手來道:「您好,徐懂,認識您很高興。」

徐宇州這個人心高氣傲,一般的人他不放在眼裡,但歐陽志遠的名字,他早就如雷貫耳,二十三歲的副廳級幹部,讓他很是敬佩。現在看到真人,比電視上更加陽光年輕。

徐宇州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笑道:「歐陽市長,您好,果然是年輕有為呀。」

歐陽志遠笑道:「我可談不上年輕有為,華宇集團在湖西市,可是很靠前的集團,今天認識您,很高興。」

周玉海屬於王盛舉的管轄,他忙向王盛舉打招呼。

王盛舉又把自己二哥介紹給了歐陽志遠。

當王盛舉把歐陽志遠介紹給徐宇州的時候,王盛鵬的眼裡都露出了一絲寒芒。

歐陽志遠在古曹縣可是打了自己的大哥一巴掌,他的岳父省委書記蕭遠山把自己的大哥直接從縣長的位置上拿下來的。歐陽志遠是王家的仇人。

當王盛舉把歐陽志遠介紹給他的時候,王盛鵬眼裡的那絲寒芒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滿臉堆笑的和歐陽志遠握手問好。


王盛鵬的城府要比自己的大哥王盛起還要深。

徐宇州看著歐陽志遠道:「歐陽市長,一起如何?」

歐陽志遠笑道:「徐懂,有機會,我請您。」

王盛舉笑道:「歐陽市長,您們請吧。」

歐陽志遠四個人笑著走向二樓自己的包間。

房間內,服務小姐已經把周玉海事先點好的冷盤上了,還上了四瓶茅台。

四個人坐下,李大鵬看著志遠笑道:「老大,想不到,我來湖西市,你接著就過來了。」

歐陽志遠笑道:「我也想不到。」

周玉海笑道:「我們又能和歐陽市長一起戰鬥了。」

歐陽志遠笑道:「玉海,工作的怎麼樣?」


周玉海道:「湖西市的刑事案件很多,民風彪悍,人手太少。」

歐陽志遠道:「甲醇精細化工長爆炸案,和彭茂水跳樓案有進展嗎?」

周玉海搖搖頭道:「沒有任何線索,很難。」

歐陽志遠看著李大鵬道:「大鵬,你那裡也沒有發現什麼?」

歐陽志遠讓李大鵬在暗中幫助周玉海找線索。

李大鵬搖搖頭道:「我也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甲醇爆炸,已經炸毀了一切。」

歐陽志遠道:「還有一個線索,你們為什麼沒找到?」

周玉海和李大鵬幾乎同聲道:「什麼線索?」

王戰小聲道:「那個沒有找到的失蹤者,那就是線索。」

歐陽志遠看不著王戰,笑道:「不錯,王戰,思維不錯呀。」

王戰苦笑道:「我一直在找那個叫陳玉珍的女人,但沒有找到。」

周玉海道:「所有的證據都表明,陳玉珍那天上班了,就在化驗室,可是爆炸后,沒有找到陳玉珍的屍體,整個人如同瞬間消失一般,爆炸現場沒有她的絲毫碎布肢體什麼的。」

「有可能這個人還活著。」

耿劍鋒微笑著走了進來。

歐陽志遠笑道:「耿局,你來晚了,罰酒三杯。」

周玉海示意服務員開始上熱菜。

王戰打開茅台,開始倒酒,每個人都滿上。

歐陽志遠笑著舉起了酒杯道:「來,祝賀我們兄弟又開始在一起了,三杯酒。」

耿劍鋒笑道:「真是想不到歐陽市長能來,呵呵,三杯就三杯。」

弟兄五個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五個人大笑著連續幹了三杯酒。

由於服務員開始上菜,為了保密眾人就不在說案情了。

耿劍鋒端起酒杯道:「志遠,祝賀你高升湖西市副市長。」

周玉海、李大鵬和王戰都舉起了酒杯大叫道:「祝賀歐陽市長升遷。」

歐陽志遠笑道:「咱們在一起喝酒,沒有什麼副市長,都是兄弟。」

李大鵬笑道:「就是老大當了省長,在我眼裡,老大仍舊是我的老大,我仍會稱呼他為老大。」

歐陽志遠笑道:「幹了。」

半個小時不到,幾個人喝了兩瓶茅台。還沒開第三瓶茅台,華宇集團董事長徐宇州帶著兩瓶茅台過來敬酒。徐宇州之所以過來,第一,歐陽志遠是主管湖西市工業的副市長,第二,歐陽志遠還兼任礦務局的董事長。第三,歐陽志遠強大的背景,讓他想和歐陽志遠結交。

徐宇州一進來,眾人都站了起來。

徐宇州笑道:「相見就是有緣,都坐下,每人兩個酒。」

服務員增添了一把椅子和餐具。

徐宇州的酒量極好,和五個人每個人喝了兩杯,竟然面不改色。

歐陽志遠笑道:「徐懂,好酒量。」

徐宇州笑道:「我的酒量再好,也趕不上歐陽市長,我聽說歐陽市長可是千杯不醉呀。」

歐陽志遠笑道:「哪有千杯不醉的人,呵呵,都是傳言。」

徐宇州和歐陽志遠又喝了兩個酒,才回去。

徐宇州回到自己的酒桌上,王盛舉笑道:「徐懂真是海量,喝了十幾杯?」

徐宇州道:「每人兩杯,歐陽志遠四杯。」

王盛舉笑道:「歐陽市長外號千杯不醉。」

徐宇州道:「這人不簡單呀,不光擁有強大的背景,工作能力極強,不到一年,竟然從一個小秘書,升遷到副廳級,真是逆天呀。」

王盛舉道:「所以,這種人,不能列為敵人,無論是誰有這麼一個敵人,都會睡不著覺的。」

^^^^^^^^^^^^^^^^^^^^^^^^^^^^^^^^^^^^^^^^^^^^^^^^^^^^^^^^^^^^^^^^^^^^^^^^^^^^^^^^^^^^^^^^^^^^^^^^^^^^^^^^^^^^^今日推薦《女市長迷途沉淪:權斗》

一本踏入女人路的鏡子和教科書。

一個小科長,偶然的機會給他抓住了,適逢其會,參與並卷進的市委書記、市長、常務副市長之間的爭鬥里。他也因此在仕途中,連連高升。一個仕途上極為順利的女人,陞官到市長后,又會有怎麼樣的變化?婚姻的不如意,事業的阻力,多方壓力下,就為那一步走錯,還能不能夠回頭?小科長陞官后,既為馬前卒,又在情感上與市長糾葛不舍,他們會有怎麼樣的抉擇…..

直接搜索《權斗》。或記下書號144334,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欄的數字替換成144334即可。hh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八章線索斷了

第八章線索斷了

徐宇州笑道:「我是一名商人,歷來商人都是和官家團結在一起的,我們不會成為敵人的。[`書.com小說`]」

王盛舉看著徐宇州道:「這要看你經營什麼東西?」

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大笑起來。


Related Articles

「具體情況如何?」趙南天皺著眉頭問道。

「黃天教的人,拋棄老弱婦孺,帶著錢糧撤向...
Read more

逍遙皓天眉頭皺了下,心中擔心起來。

身上的氣息驟然一變,殺氣隱隱的釋放出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