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梯口,面對一位三十七級強攻系戰魂尊的猛攻,少年面無表情,從頭到尾甚至連眼皮都沒動彈一下。

這不禁讓正在進攻的戴沐白深深的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個愣頭青?

要不,自己下手輕點?

看這傻小子的樣子,別該一會兒鬧出人命了……

看著攻勢彷彿遲鈍了一拍的戴沐白,葉問搖了搖頭,終於有了動作。

右手緩緩抬起,衣袍無風自動,一絲絲幾乎弱不可查的魂力波動出現,眨眼睛就將他渾身包裹。

在外面看,就好像是整個人被套上了一層透明的薄殼一樣。

這是葉問六年中自創的一招小魂技,運用非常少的魂力在自己的體外凝聚一個防護罩,防禦力頗為可觀,等閑魂帝都難破!

被他取名為魂壁!

這想法來自於第三魂技狼王劍盾,只不過現在的狼王劍盾一旦展開,可是連七十五級以上的魂聖都得打到吐血,才有那麼一絲絲的希望破開。

戴沐白的虎爪落在魂壁上,後果就是,罩子上只泛起了一圈漣漪,依然堅挺無比。

而他,卻是被魂壁上傳來的一部分反彈之力震的連連後退!

一擊。

高下立判。

「好,好!難怪這麼狂?原來是真有兩把刷子!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或許是覺得他一年的時間都沒今天受到的侮辱多,今天又在剛釣到的雙胞胎妹子面子大大的丟了大臉,戴沐白終於動了真火!

「白虎,金剛變!」

虎軀之上紫色魂環亮光一閃。

他終於用出了第三魂環的技能。

此時,出現在葉問面前的戴沐白又變了樣子,原本就因為武魂白虎附體而變得雄壯的身體再次膨脹,自身肌肉誇張的隆起,上身衣服被完全撐爆,露出恐怖的肌肉輪廓,最為詭異的是,他的皮膚上都出現了一條條黑色的橫紋,如果不是沒有毛髮的話,簡直和虎皮沒什麼兩樣。

一雙虎掌再大一圈,上面彈出的利刃都變成了亮銀色,最為奇特的是,他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層強烈的金光之中,彷彿自身鍍金一般。血紅色的雙眸流露著嗜血的光芒,全身上下都帶著那種獸中之王的霸氣。

任何魂技,在達到了千年級別之後,果然都不可小覷。

原著中說,戴沐白這一變身魂技可以讓他的攻擊力,防禦力,力量,以及其他各種狀態通通提升一倍,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種全方位的優秀技能了。

只是,這最多是四十多級魂宗的力量,能頂個啥用?

果然。

再度自信滿滿的戴沐白剛猛一拳轟在透明魂壁上,

……罩子上泛起了三圈漣漪。

小舞兔子耳朵一顫:「噗嗤!」

唐三也是解氣的輕哼了一聲。

葉問則是站在原地摸著下巴笑了笑。

「你也打了我兩下了,累了吧?是不是該歇上一歇,換我來打你一下?」

已經目瞪口呆的戴沐白:「………」

不應該啊!

硬接我全力一擊,就算是魂王都得受傷!

他一個看上去比我小的孩子不可能沒事啊?

魂導器?

這世界上沒有這麼厲害的魂導器!

這一點,作為星羅帝國皇子的他最有發言權,因為連他都見過這種東西,別人更不可能有。

總不可能說面前這少年,是個魂斗羅以上的強者喬裝打扮來逗他的?

戴沐白猛然晃了晃虎頭,連忙拋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魂聖以上的強者都是一方人物,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

看著一向狂傲的戴沐白也被自己鎮住了,葉問索然無趣的一揮衣袖,一道純粹由魂力組成的五指掌印被他緩緩推出,慢悠悠的飄向戴沐白。

這是他研究出來的第二個魂力小技巧,虛空印!

攻勢看上去雖然緩慢非常,但一經出現就已經自動鎖定了敵方,實力低於他的人,不可躲避,無法逃跑,只能選擇硬抗!

你要問他為什麼沒事研究出這麼多小技巧?

……沒辦法啊!魂環太秀,不遮擋著點,開發些不需要魂環魂技的技能,分分鐘就被兩大帝國和武魂殿的高手抓走切片了!

畢竟他現在,還干不過封號斗羅。

就是拼了老命,也干不過一群不是?

………

此時,被虛空掌印鎖定的戴沐白已經滿頭大汗,雙瞳死死的盯著前面那道充滿了危險氣息的五指掌印。

他似乎能夠感覺的到,那上面充滿了他這個級別根本抵擋不了的力量!

或許,他再升十級,也沒可能完好無損的擋下這可怖一擊?

給自己加上第一魂技:白虎護身障,第三魂技:白虎金剛變。

戴沐白青筋暴起,面對飄到面前的虛空印的強大壓力,咬著鋼牙就要衝上去。

星羅皇子可以浪蕩不堪,但絕對不可以怕死畏縮!!

轟!!!

拳與掌相交的剎那,魂力四溢,罡風驟起!

整個玫瑰酒店都好似被劇烈的狂風給刮的晃了三晃!

早已經看傻眼的服務員和雙胞胎姐妹倆直接被餘波震倒,唐三和小舞離的較遠再加上實力強大,倒也勉強能站住,只是眼睛就有點睜不開了!

幾個呼吸的時間后,交戰的場地,就只剩下了手持白玉摺扇的英俊少年昂首挺立。

而雙瞳少年,早已撞破大門,飛身跌出了酒店。

最後時刻,葉問還是收回了虛空印中的大半魂力,哪怕這個大半對他來說可能也只是一丟丟。

戴沐白雖然年少輕狂,囂張桀驁,但那是因為知道干不過他那個天才皇兄才變成這樣的,本性不壞,罪不至死,教訓一番讓他頭腦清醒一下也就行了,畢竟以後還是要做隊友的,把臉皮撕破了也不太好。 午休之後,重新登陸遊戲。羅瀚沿着鎮中心的街道,看着幾乎每個任務NPC都有幾個人圍着,因為前期接任務打怪,是升級最快的方式。羅瀚一邊哼著不著調的歌,一邊沿着街道溜溜達達,想來自從到達月光鎮,還沒有好好的逛逛街。忙忙碌碌,紅塵虛度啊。

街道上,有穿着各色長裙的牧師MM,也有火辣短裙的刺客MM,也有一身布袍的法師MM,當然也有一身盔甲英姿颯爽的戰士MM,偶爾還能看到幾個帶着小狼的御靈師MM。遊戲人物真的是,發育的真好……羅瀚就覺得鼻子有點熱。

嗯?這個這麼小?一個小蘿莉?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羅瀚的視線里,出現了一個10歲左右穿着一身藍布白紗裙的小蘿莉。未成年人肯定是不能登錄遊戲的,所以這個名叫莉莉安的小女孩應該是個NPC了,只不過她的頭頂上沒有任何任務標識,問號沒有,感嘆號也沒有,一般人還真會忽視這個在街角居民院口的小丫頭。

看到有人走到了跟前,莉莉安有些晦暗的眼睛向羅瀚掃了一下,就又低下頭靜靜發獃,就像,全世界都被她拒之門外。羅瀚心裏就是一疼,這讓他想起了幼年時重病去世的妹妹羅茜,一個原本活潑可愛的花骨朵一樣的小姑娘,卻未來得及綻放就枯萎凋謝。

」莉莉安是嗎?你在是在等人嗎?「羅瀚輕聲的說道。

「……」小丫頭聞聲抬頭看着羅瀚,沒說話。

」你家裏還有誰在?媽媽呢?「

「……」

幾分鐘過後,小丫頭還是一句話都不說。

羅瀚卻一點不耐煩的樣子都沒有。記得小時候,妹妹羅茜因為生病住院的時候,有時候情緒就很消沉,羅瀚那時候就是用盡了更種方式來逗她開心。

」我給你唱一首一百多年前的中文歌吧,保證你喜歡。「

羅瀚決定拿出絕活。

」有一個姑娘,她有一些任性,她還有一些囂張。

有一個姑娘,她有一些叛逆,她還有一些瘋狂……」

莉莉安的眼神終於波動了一下,那雙藍寶石一樣的大眼睛眨巴了兩下,有點泛白的小嘴終於開啟:「哥哥!」

這一聲哥哥差點讓羅瀚老淚縱橫。

「我在等我的哥哥。爸爸媽媽很早就被魔獸殺死了,我和哥哥相依為命。哥哥為了給爸爸媽媽報仇,就去參加了鎮上的月光軍團。但是一個多月以前,哥哥帶着他的小隊出任務的時候被一群厲害的魔獸突襲,然後就音訊皆無。大家都說哥哥他們一定被魔獸吃掉了,我不信,嗚嗚嗚,哥哥跟我說過的,他一定會回來陪我的。」莉莉安哭得梨花帶雨,羅瀚心疼的手足無措。

莉莉安上前一步,抓住羅瀚的衣角,昂着頭可憐巴巴的問道:「大哥哥你一定很厲害對不對?你可以幫我找回我的哥哥嗎?」

「叮!月光鎮隱藏任務開啟!前往月光鎮北邊境的失落森林,尋找莉莉安的哥哥埃洛斯。請問玩家是否接受?」

羅瀚精神一振,直起了身子,接下了這意外之外的任務。愛憐的揉了揉莉莉安的頭頂,說道:

「放心吧!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哥哥!他一定會平安歸來。這是我的承諾!」

既然任務要求找到埃洛斯,那至少是有一半的希望是活着的。不!這個同樣珍愛妹妹的兄長,一定會堅強的活着,因為他是妹妹最堅實的後盾和最後的希望。

「謝謝你!這是哥哥親自做的狼牙項鏈,送給你,看到項鏈他一定會信任你的。」莉莉安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從脖子上摘下一條長長的紅繩串著的白色狼牙項鏈,遞給了羅瀚。

狼牙項鏈:任務物品,不可掉落,不可交易。攜帶者可以增加對魔獸異獸的威懾力,降低敵人10%的攻速和攻擊力。

羅瀚將項鏈鄭重的戴在自己的脖子上,揮手告別莉莉安,動力十足的向著月光鎮的最北邊界——失落森林的方向急行而去。

一年四季都鬱鬱蔥蔥的失落森林,範圍極為遼闊。月光鎮將軍府所轄的月光軍團為了防備魔獸入侵,在漫長的邊界上駐紮了多達3個軍分團,並建起了高高的能量電網,僅餘下三個入口以供軍隊和玩家出入。失落森林裏面有大量吸食了魔能的異變魔獸,級別都在15級到30級,危險異常。但同時也蘊藏着無數的天才地寶,更何況魔獸本身就有極大的價值。所以,還是吸引著無數人前往森林之內,尋找自己的機遇。

「月光軍團第二分區」入口處,已經有很多玩家聚集在這裏。

「來一個高級奶!高攻高防戰士組隊啦!」

「來個肉盾啦!隊里有漂亮MM哦!」

……

對目前都還在15級以上的玩家來說,失落森林的魔獸是比較兇猛的存在,所以組隊殺怪就成了最佳的選擇。不過羅瀚並不想組隊,看到一群人都圍在一個電子公告榜前議論紛紛,羅瀚也走了過去。

走近了一看,原來是一個任務懸賞榜。羅瀚掃了一眼,各式任務並沒有等級限制,只要你認為自己行,哪怕是森林最深處的終極BOSS都有懸賞。在紛紛雜雜的任務之中,那些低級任務大部分都是獎勵銀幣和藍色裝備的,羅瀚一概掠過,沒辦法,實力提升,眼界高了……

嗯?突然一條紫色任務刷新在屏幕上:

尋找隕石碎片:一個月前,有一顆疑似異空間的隕石落入失落森林深處,一隊精英偵察兵奉命探查時,被魔獸襲擊后失蹤。前往森林深處尋找隕石,帶回10片隕石碎片。完成後獎勵任務接取人20級紫色5星武器一件。本任務難度為2000,最好結隊前往。本任務唯一,接取時間截至今日18:00。任務線索:隕石坑所在的周圍幾公里內的魔獸會因為異能輻射變的與眾不同。

羅瀚眼前一亮,這個任務內情跟莉莉安哥哥的情況恰巧相符啊!因該就是埃洛斯的偵察分隊去探查隕石時被襲擊失蹤。既然這個線索指向了隕石坑,這個任務看來是非接不可了。在別的玩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眼疾手快把這個任務接了下來。然後扭身擠出人群,從第二分區的入口處踏進了失落森林。 典褚跟八虎衛,只有一名虎衛肩膀被子彈擦傷,其餘之人,都完好無損。

陳寧抱著孩子,牽著宋娉婷的手,經過丁倩面前的時候,停下了腳步。

陳寧冷漠的望著丁倩:「抬起頭!」

如同置身冰窟,渾身在哆嗦的丁倩,緩緩抬起頭,她臉色慘白,眼神全是恐懼,任誰都看得出,她處於精神崩潰邊緣了。

Related Articles

“什麼、、、陰間的短信也發到你們那裏去了嗎、、?”蔡曉君大吃一驚。

“是啊、、難不成、、你們外援部的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