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的,你腦子是不是有病?這他媽車軲轆都壓到你的臉上了,你還不知道人家是不是開了?我發現你有時候真的是傻的可愛!”

“那個叫天真無邪!”

“我感覺叫仙氣飄飄!”

……

“你別跟我說這四個字,我他媽短視頻看多了,一聽到你說這幾個字,我就會腦補出來一段影像!”

“兄弟你不應該這麼說,我覺得應該是詢問他一下,這個兄弟爲什麼可以發語音啊?”

……

此時此刻的直播間絕對是一片安靜祥和的狀態。

最起碼在這一點上,於樑自己的心裏還是非常確定的,而且他也非常享受現在的這種感覺。

“感謝雲空間送來的一架飛機,我說老哥,如果你非要進去送死的話,我當然支持你了,希望你能夠一直牛逼到底!”

“感謝小霸王送來的一架超級火箭,我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我只不過是不想輸給雲空間這個傢伙而已,平日裏咋那麼能裝逼呢?兄弟們加油,奧力給!”

……

“這兩個大佬又他媽撞到一起了!”

“我終於明白爲什麼打架費錢了?”

“是啊,是啊,大佬之間的戰鬥是我們這些小平民沒有辦法理解的,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感覺雲空間和小霸王兩個人真的挺逗的,哈哈哈!每一次只要他們兩個人一吵架,我感覺好像一切的一切感覺就都來了。”

“沒錯沒錯,我也比較享受這種感覺!”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既然你們大家都想進去好好看看,那我就給你們這次機會,今天我就帶你們大家進去看一看,看看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於樑直接從地上抱起來了二狗。

就算二狗的本質是一隻老虎,這個當然沒錯。

但其實二狗的心裏還是比較擔心的。

此時此刻,光是從二狗這傢伙的表情之中就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得出來。

只見此時此刻的二狗一直趴在於樑的胸口,不停的顫抖着。

“兄弟們,難道你們沒有感覺到二狗有些不太對勁嗎?再怎麼說也是叢林之王啊,至於這麼慫嗎?”

“不過樑爺之前不是都已經跟我們大家說過了嗎?在這種芭蕉林裏面,是不可能存在大型的野生動物!爲什麼變成了現在這種樣子啊?你們大家誰能夠給我解釋一下?”

“憑什麼讓我們給你解釋?牛逼的很啊!” “那麼我就要放我的大招了,叔叔們……能不能給小弟個面子?告訴我一下?”

“聽說長得帥的人都比較心腸好,長得帥的麻煩給我們解答一下好不好?”

“能不能不要一直都麻煩我們長得帥的,我們大家都很忙的好不好?”

“臥槽,樓上的剛剛這句回覆簡直是屌炸天了,你怎麼這麼牛逼呢?這傢伙給你厲害的!”

……

於樑看到直播間這個樣子之後,嘿嘿一笑,反正他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至於二狗這個傢伙爲什麼會害怕到如此地步?於樑不清楚,但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前面絕對沒有什麼恐怖的東西。

這個也是來源於於樑當初接納系統的時候給自己的那本百科全書。

因爲在那個裏面已經詳細地記載了動物們對於芭蕉林的排斥心理,也正是因爲如此,所以他纔可以如此淡定。

也就在這時。

於樑直接朝着芭蕉林深處走了進去。

只不過當他越走,懷裏的二狗就顫動的越厲害。

當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整個人好像也有些奇怪了。

就這樣低頭看着自己懷裏的二狗。


雖然說於樑完全搞不清楚,二狗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了。

但是從現在二狗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如果自己要是再往前走的話就有點不太合適了。

有些時候自己也他媽真的是作死,明明知道有危險還非得要衝過去,這不是傻子是什麼呀?

想到了這裏之後。

於樑尷尬的轉過頭看着直播間。

“實在不好意思兄弟們,我也想進去看看到底有什麼東西,畢竟也想滿足一下你們大家的好奇心,可是二狗現在的狀態不對,我不知道是因爲恐懼還是因爲生病了,所以我得先照顧一下二狗!”

如果於樑冷不丁地跟大家說他不進去了,估計直播間絕對是罵聲一片。

但於樑這傢伙還是挺聰明的,他直接就拿二狗當了擋箭牌。

果然!當於樑說出這句話之後,衆人已經成功地把核心目標從於樑的身上牽引到了二狗的身上。

“二狗到底怎麼樣了?”

“我感覺二狗現在好可憐呀,要不然你趕緊摸摸看看二狗有沒有發燒!”

“我去,樓上的也是個人才,摸老虎的額頭看有沒有受傷!你咋這麼牛逼啊?”

“就是就是!樓上的真的是邏輯鬼才!你以爲所有對人身體上能做出來的東西,對於動物都是通用的嗎?”

“我這不是想着死馬當成活馬醫嗎?”

“你要說這個話,我就可得好好的批鬥你一下了!什麼叫做死馬當成活馬醫?人家二狗的身體健康的很呢,只不過是因爲有些害怕而已,爲什麼非得讓你們說的這傢伙好像活不了了一樣!”

“就是就是,說的這個還是有點道理的!”

“那樑爺你還在這裏等什麼呀?還不趕緊快點帶二狗離開這裏,都已經這個樣子了,趕緊快點離開吧!”

“說的不錯……趕緊快點帶二狗回去!我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如果要是再往前走的話,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意外呢!”

直播間的衆人也是越說越懸乎。

原本於樑自己還沒有什麼感覺,但是當他看到直播間這個樣子之後,整個人卻一下子就覺得有些擔憂了。

也就在這時。

二狗突然之間喊了起來。

雖然說這個聲音確實奶聲奶氣的。

但不得不說,在這種極度安靜的環境之下,二狗的聲音突兀地出來之後,讓於樑自己也有些擔心。


要知道在這種外面的野樹林裏面千萬不要大喊大叫,因爲這種叫聲可能會引出來其他一些比較恐怖的東西。

也就在這時。

於樑沒有絲毫猶豫,轉身就準備離開了。

只不過就在這時。

就在於樑離開的一瞬間,身後的林子卻突然之間出現了一陣聳動的聲音。

先不說別的。

當於樑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整個人的身體突然之間就好像觸電了一般,就這樣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也就在這時。

於樑有些機械的轉過了頭。

光是憑藉着自己身後的那個動靜,於樑基本上就已經明白了,這玩意兒絕對是個龐然大物!

最起碼在這一點上於樑的心裏還是非常清楚的。

因爲於樑確實不敢想。

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深吸了一口氣,接着緩緩吐出。

此時二狗已經在於樑的懷裏不停的顫鬥着了,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二狗到底有多麼害怕?

害怕的完全說不出話。

不對不對……

應該是害怕的完全不敢動。


更不敢再大喊大叫了。

於樑就這樣慢慢轉過頭去。

只是當他徹底轉頭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的腦子卻嗡的一聲!

因爲於樑看到了一個大腦袋!

當他看到這個大腦袋的時候,旁邊就是一撮撮毛!

這他媽明顯是一頭雄獅!

於樑根本就不敢相信。

這種地方爲什麼會出現雄獅?

雄獅又爲什麼會在這種地方來埋伏自己?

如果說句不好聽的。

像這種巨大的野獸,根本就不會來到這種芭蕉林裏面!

芭蕉林的樹葉刮到動物的身上其實並不舒服。

除非是像刺蝟的那種硬體動物。

但是獅子爲什麼要來到這種地方?

於樑又看了看自己懷裏的二狗。

如果二狗是一頭成年老虎,那麼獅虎相鬥,說不定自己還會有一線生機。


關鍵問題這玩意兒現在還在吃奶的狀態,自己憑什麼就能跟人家剛一下呢?

講到了這裏之後,對面的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臉上的表情似乎瞬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



Related Articles

地龍道:「他因該是那五大戰王之一,把信給他吧。」

奧古斯丁點點頭,從懷裡的皮甲內,將信封拿...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