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劍鋒淡淡的道:“多謝,小弟在此也恭喜曹師兄晉升大圓滿境界。”

他們的師妹在旁邊嘆息一聲,道:“兩位師兄都已經晉升大圓滿境界,真是令人羨慕,苦了小妹我還停留在後天十重。”

樊劍鋒笑道:“師妹的天賦其實不在我們之下,只是年齡比我們小,少練了幾年而已,待你到咱們這個年齡,成就絕對不在咱們之下。”

曹雲衝嘿然一笑,道:“何須等到咱們這個年紀,只要咱們能拿到進入核心區域的三個名額,在那裏獲得試煉森林的恩賜,師妹不就能馬上晉升大圓滿境界了。”

樊劍鋒點頭道:“沒錯,以咱們的實力單打獨鬥或者是三人團體對戰中其他門派世家根本就不是咱們的對手,進入核心區域的名額其實早就是咱們的囊中之物了。”

曹雲衝搖了搖手,道:“雖然咱們的實力超羣,但其他門派勢力也不是吃素的,跟咱們還是有爭一日長短的實力的,而且咱們還要提防他們暗地裏使的那些卑鄙手段。”

小師妹點頭表示應同,道:“曹師兄說得有理,要知道展家和陰風嶺的人都不是什麼正人君子,還有那些無惡不作,無所不用其極的灰衣使者,他們都是咱們必須重點提防的對象。”

“沒錯,雖然咱麼現在名義上站在同一陣線,但誰知道這些傢伙心裏打的是什麼主意,沒準什麼時候就會在背後同你兩刀。”

樊劍鋒問道:“那咱們具體該怎麼辦?”

曹雲衝呵呵笑道:“雲嶺一脈跟咱們同樣出自仙都派,同氣連枝,咱們可以先跟他們聯手,讓他們去當爛頭卒,幫咱們收拾一些人,如果能讓他們跟展家和陰風嶺那邊的人首先打起來的話那就最好了。”

先婚後愛:老公輕點寵 :“但云嶺的人也不是傻子,他們就甘心幫我們打頭陣?”

曹雲衝神祕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計,師父臨行前早就授予我妙計,到時輪不到他們不聽咱們的話,師弟和師妹只要好好配合我就行了,咱們現在就趕去入口處吧。”

說完他便首先轉身往森林深處飛奔過去,身後的樊劍鋒和小師妹也不知道他葫蘆裏面賣的是什麼藥,對望了一眼後便施展輕功朝着前方的曹雲衝追趕過去。

三人往中心區域的入口趕去後,李天星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之中。

在進入試煉森林之前,他自信憑自己的實力可以在單打獨鬥之中戰勝任何一位參加試煉修行的武者,但由於他進入試煉森林後內勁修爲一直沒有突破原來的水平,而其他武者卻後來居上,內勁修爲幾乎都趕超了他,本來力量上的優勢基本蕩然無存。

此時遇到那些已經晉升大圓滿境界的武者時,他勝出的機率大大降低,想要與這些內勁修爲超過自己的對手抗衡,他必須小心謹慎,儘量智取,同時也要聯合其他相對弱小的勢力來對抗這些擁有大圓滿境界高手的強大門派世家。

銅鼓山一脈的人究竟有什麼辦法令雲嶺一脈的人爲他們賣命呢?這也是一個讓他感到好奇的問題,先到這裏他便開始在這個神力感應領域中搜尋雲嶺一脈三名弟子的蹤影。

撇開銅鼓山一脈和兩名同時行動的女性散修武者,他很快就把注意力目標鎖定在一個只有一名女性武者的團隊身上。

結果,對方三人之中的一人一開口,他便發現自己留意到的不是雲嶺一脈的人,而是來自神捕門的武者,因爲那開口說話的正是曾經與他相處了一段長時間的神捕門弟子凌破浪。

只聽他嘆息一聲,說道:“我真是沒用,回到總壇服用了這麼多靈藥,還有諸位師叔師伯輸送內勁爲我打通經脈,經過這一個半月的修煉,我的修爲也僅僅達到了後天第十重中階而已,進入中心區域後不但幫不上忙,恐怕還會拖累了師姐和師兄。”

他的師兄安慰道:“凌師弟,不要泄氣,其實你進來之前內勁不過後天第九重中階而已,現在直接挑了一級,進度已經是相當快的了,而且中心區域的戰鬥又不是單純的單打獨鬥,只要咱們齊心協力,將整體實力完全發揮出來,絕不會輕易輸給其他人的。”

他的師姐小辣椒也道:“田師兄說得對,凌師弟像你這樣還沒真正跟別人交手就泄了氣,要是真遇上其他武者怎麼與之抗衡?男人大丈夫要敢打敢拼,你現在只是力量上不如對方,但勝負不僅僅取決於力量,策略和技巧也同樣重要,揚長避短,力弱者也有取勝的可能。”

凌破浪點了點頭,有點慚愧的道:“師兄和師姐教訓得是,小弟必然會竭盡全力,拼搏到底,不會讓你們失望,不會丟神捕門的臉面的。”

小辣椒笑道:“那樣就好。”她說完轉過頭去,對身旁的田姓弟子道:“田師兄,接下來咱們該怎麼做?”

田師兄道:“中心區域的入口馬上就要被打開,咱們這就出發,邊走邊講。”

三人一路深入叢林,往試煉森林更深處趕去。

路上田師兄沉吟了一會,道:“咱們三人的內勁修爲都不算突出,我雖然已經成功突破到大圓滿境界,但與另外幾名同樣能完成晉升的武者相比,恐怕還是要遜色了一些,至於師妹和凌師弟都未能突破後天十重,這樣的實力的確有點不夠看,進入中心區域之後,咱們應該多與那些同樣屬於弱勢羣體的散修武者或小門派武者接觸,爭取與他們聯手對敵。”

凌破浪道:“對,脣寒齒亡。相信他們也知道自己本來就是那些大門派大世家的頭號獵物,不與咱們合作,他們絕對會成爲第一批被逐出試煉森林的武者,只要把形勢和道理說清楚,我想他們會很樂意跟咱們合作。”

“沒錯,等會在入口處,咱們就看看有沒有機會跟他們私底下接觸一下,把他們拉到咱們這邊。”田師兄道。

聽完他們的對話後,李天星心中不禁感到焦慮,其實他們的計劃方向完全正確,但他們卻不知道現在那些散修和小門派武者中卻混雜了三名灰衣使者,這些人就像一顆定時**,隨時都有可能將凌破浪他們炸得粉身碎骨。

李天星自然不能坐視這種事情的發生,當他找出盧正峯和馮遠的具體方位後,便將體內剩餘的一些神力完全釋放,長身而起飛速從山峯上趕下來,準備回去與兩人會合,一邊趕往中心區域的入口,一邊商議一下接下來的對策。 從山峯上下來之後,李天星展開輕功全速趕回當初與盧正峯和馮遠分手的地方。還沒有趕到那裏,他就遠遠的看到盧正峯和馮遠正在一片空地上焦急的等待着自己。

當他們看到李天星正往這邊趕來的時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要知道如果李天星再不出現的話,他們就要自行動身了,因爲中心區域入口開通的時間是有限的,一旦錯過了進入的時機,就會自動被送出試煉森林。

李天星趕到之後,連忙向兩人道歉。三人都沒有停歇的意思,立刻動身往中心區域的入口處趕去。

在路上他們一邊趕路,一邊抓緊時間交流一下近況,並且討論下一階段的對策。

李天星觀察了一陣子身旁的盧正峯和馮遠,發現兩人的修爲都有一定的進展,但可惜的是兩人都沒能最終突破後天第十重巔峯,晉升大圓滿境界,現在他們這個組合,三個人的內勁修爲都沒能超過後天十重的極限水準,而且也沒有修煉過什麼強大的聯合武技,說實話遇到任何一個大門派大世家的團隊都只有吃虧的份。

這個事實的確讓他有點焦慮,盧正峯和馮遠當然也知道當前的境況,當他們開始談論當前形勢的時候,都顯得不太樂觀,而且對於李天星沒能突破到大圓滿境界感到難以置信,一時間衆人的情緒都有點低落。

不過李天星知道事情並非毫無轉機,因爲他們三個人的實力雖然相對較弱,但他們卻有一個優勢,那就是李天星通過神力感應領域,得到了各方的一些動向和接下來的戰鬥策略,一定程度上佔據了信息上的優勢。

要知道在中心區域裏,天地靈氣的濃度恢復到正常水平,武者只有通過不斷的戰鬥擊敗對手,獲得三個進入核心區域的資格纔有機會獲得森林的最終恩賜,再次得到內勁修爲飆升的機會。

現在他和盧正峯和馮遠同行,三人臨時組成一個小團隊,本來他們三人只有鼎力合作,配合無間才能在激烈的爭鬥獲取勝利。

不過他與盧正峯和馮遠不過是剛剛認識而已,瞭解不深,雖然大家能談得來,似乎也是志趣相投,但這世界上披着羊皮的狼不少,他也拿不準對他們的第一印象是否準確,因此對他們兩人還是有所保留。

現在他必須儘快找到凌破浪,並且私下與他溝通,與他分享自己掌握的信息,並且儘快促成他與神捕門的聯手,增強競爭力。

當然更重要的是自己必須儘快提升自身的實力,只要自己能夠成功凝結混沌結晶,實力就會大幅飆升,能像假先天境界下的九絕武者那樣能夠調動先天真氣,到時只要謹慎運用先天真氣,就能橫掃那些還不能運用先天真氣的大圓滿境界武者,再也不用像現在這樣整天畏首畏尾的。

這時候身旁的馮遠突地問道:“李兄,你在想些什麼?”

李天星淡淡一笑,道:“沒什麼,等會咱們就要進入中心區域,與其他武者交手,我正在想等會咱們接下來該怎麼應對各種挑戰。”

另一邊的盧正峯也嘆息道:“這的確是個挺頭痛的問題,現在咱們三個人的內勁修爲都是後天第十重巔峯,換在進入試煉森林之前,足以與任何一個團隊抗衡,但現在卻只能算是中下游的水平,想要在戰鬥中獲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沒錯,就算是對付那些散修武者,咱們也未必能夠穩操勝券。” 系統之重生這件小事

李天星沉吟片刻,道:“就算咱們那些實力相近的武者,咱們也不能先對他們動手,要知道咱們和這些人一樣都處於弱勢,咱們最大的威脅都來自於那些大門派大世家,如果這時候我們還與那些散修武者自相殘殺的話,咱們就更沒有可能與那些出身大門派大世家的武者抗衡了。”

盧正峯道:“武兄的意思是讓咱們跟那些散修武者聯手?那不是你和冷兄的初衷嗎?”

李天星搖了搖頭,道:“我所說的聯手對象不是那些散修武者,而是神捕門的人。”

“神捕門的人?”盧正峯和馮遠都是一怔。

馮遠道:“武兄,神捕門的人不先拿我們開刀就不錯了,咱們還指望能跟他們聯手。”

李天星笑道:“馮兄有所不知,其實神捕門現在的情況不一定就比咱們好,聽說他們本來安排的一位參加試煉的弟子因故無法參加此次試煉森林的修煉,而由捕王的兒子,內勁修爲相對較低的凌破浪頂上,現在他們的團隊除了一位姓田的弟子成功突破到大圓滿境界外,另外兩人都還停留在後天十重之內。”

他稍停了一下,接着道:“而且你們也應該知道少康國和太康國交惡,神捕門作爲少康國的頂樑柱必然會遭到太康國展家的攻擊,聽說太康國王族還收買了陰風嶺的人來對付神捕門,神捕門現在可以說正處於困境之中,如果我們能適時介入,幫神捕門的一把的話,與他們暫時結盟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盧正峯和馮遠想了一會,馮遠道:“說實話,神捕門是名門正派,名聲向來都挺好的,要是讓我在他們和陳敬郭宏之流之間做選擇的話,跟他們結盟顯然可靠得多。”

盧正峯就如小雞啄米般的連連點頭表示同意,不過他還是提出了一個疑問:“注意雖好,中心區域這麼大,如果咱們找不到他們的話,那也是白搭啊。”

李天星笑道:“這個盧兄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早就知道他們的行蹤了,只要兩位跟着我保管能找到神捕門的人。”

盧正峯和馮遠用驚訝的眼神望着李天星,不約而同的問道:“武兄真是神通廣大啊,不但知道神捕門的底細,還知道他們現在身在何處,不知你是怎麼做到的呢?”

“這個嘛……哈哈,山人自有妙計……”李天星哈哈笑道。

其實他是通過那座高聳入雲的山峯的八卦神力將感應領域擴展到整個東風區,然後偷聽到凌破浪等人的去向的,當然他不想把這件事情告訴盧正峯和馮遠,免得爲此而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更何況他說出來,盧馮兩人也不一定會相信。


兩人將信將疑的跟着李天星,一路往東北方向狂奔,翻過幾個山頭後,李天星突然停下腳步,作出一個止步的手勢,然後指着前方,道:“神捕門的人就在前面,他們似乎正通過傳送法陣進入中心區域。”

盧馮兩人跟上,先前方望去,果然看到前方天空中出現一陣不算太強烈的靈力波動,神捕門的三名弟子正通過三個一次只能傳輸一人的小型傳送法陣進入中心區域。

李天星低聲道:“等他們進入試煉森林後,咱們再等一會,待到最後期限快到的時候再進去,現在要儘量避免與他們相遇,否則他們首先遇到咱麼的話,雙方打起來,我們的如意算盤就打不響了。”

盧馮兩人點了點頭,伏在山坡上靜靜的等候了接近一炷香的時間。

這時候離進入中心區域的最後期限已經很接近,三人都知道在這樣等待下去的話,很可能會錯過最後期限,而被直接送出森林,不敢怠慢,連忙跑到剛纔神捕門三名弟子被傳送的地方,發動傳送法陣,進入中心區域。

傳送法陣在他們走到指定位置的時候自然而然地發動了,三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原地,但他們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裏。

在這裏天空中瀰漫着淡紅色的雲彩,雲彩延綿不絕遮天蔽日,地上的上古森林,林木參天,寒氣瀰漫,森林中顯得有點陰森恐怖。

這就是試煉森林的中心區域,在這裏三十名武者將會爆發連場激戰,爭奪三個進入核心區域的名額。 試煉森林的中心區域與之前的東分區有很大的差異,這裏的樹木特別高大粗壯,最矮的也有十五丈高,樹木至少也有三人合抱粗細,這纔是名副其實的參天大樹。

樹林裏藤根交錯,空氣中瀰漫着刺骨的寒氣,身處其中,連李天星三人這樣內勁已經達到後天第十重巔峯的高手也要運轉內勁才能避免寒氣侵體,其中盧正峯和馮遠還顯得比較吃力,反而是之前在絕峯之上已經適應了寒冷環境,並且有真元小結晶護體的李天星表現得比較自然。


進入試煉森林之後,他們三人一直遠遠吊在神捕門的三名弟子後面,希望能找到合適的機會與神捕門接觸,促成兩者之間的聯盟。

三人跟在他們後面兩天,前方的神捕門弟子一直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盧正峯終於忍不住道:“武兄,沒想到你的追蹤術竟如此精湛 ,就連向來以追蹤術而聞名大陸的神捕門弟子也渾然不覺咱們一直跟在他們後面。”


李天星眼珠一轉,笑道:“盧兄過獎了,在下之前曾經在西昌國和少康國邊境的深山野嶺裏待過幾年,在長年累月的狩獵生活中積累一些追蹤和反追蹤的技巧,沒想到現在竟派上用場了。”

“原來如此。”盧正峯微笑着點了點頭,心中卻嘀咕就在山林裏打了幾年了獵,就練就這麼精湛的追蹤術?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吧,雖然他不大相信對方的話,但別人的祕技,他也不好意思追問下去。

“他們好像正朝着藥林的方向前進。”旁邊的馮遠突地開口道。

“藥林?”李天星在進入試煉森林之前曾經打聽過關於森林的信息,知道試煉森林的中心區域與核心區域交界的地方有一片林區,在裏面經常能夠找到一些在外界很難找到的草藥。

所有進入試煉森林的武者都會前往藥林,一方面因爲進入核心區域的入口就在藥林之中,如果最後三日內,武者不進入藥林的話,就會被自動傳送出中心區域,另一方面人人都希望在這裏尋得自己需要的草藥。

不過由於一旦在中心區域中被擊敗的話,就會被傳送出森林,但手上的草藥卻不能同時被傳送出去,因此武者們一般都會先在林中冒險,確定草藥的位置,待到最後數日纔出手採摘,以免過早暴露自己的目標,被其他武者抓住把柄。

也正因爲這樣,中心區域中最後的戰鬥一般都會在視野相對比較開闊藥林中進行。

藥林的確是必去之地,特別是像神捕門這樣門內有精通煉丹術的高手的大門派,不過一進入試煉森林就直接趕往試煉森林,特別是現在神捕門的綜合實力也比較弱,在沒有獲得更多助力之前趕去藥林直面那些實力較強的對手,顯然不是什麼高明的策略。

盧正峯皺了皺眉頭,正要說些什麼,李天星突地“噓”了一聲,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雙耳微微抖動,傾聽周圍的動靜。

他的感應領域能夠監察方圓二十五米內的一切動靜,並且能夠在腦海中勾勒出這個範圍內能夠發聲的物體的影像,其實李天星還可以額外監聽向外延伸二十五米內的聲音,只不過這個範圍內,他無法再在腦海中形成影像,聲音的清晰度也會變得差一點罷了。

這時候,他就聽到前方除了神捕門三名弟子外,還有其他的動靜。

這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活動相當謹慎,若不是遇到李天星這種聽覺強大無比的武者,相信也不會暴露自己的行蹤。

狄爺今天也抽風 ,盧正峯和馮遠趴下,匍匐行進,儘量不要發出聲響,然後把聲音凝成一線,分別輸入兩人的耳中,道:“盧兄,馮兄,前面有人埋伏。”

盧正峯低聲笑道:“看來咱們的機會來了,咱們要準備出手嗎?”

李天星微微的搖了搖頭,道:“對方的藏身之術雖然也不錯,但相信很難避得過神捕門弟子的耳目,咱們不要急着出手,看清形勢再說。”

這時候身旁的馮遠詢問道:“對方來了幾個人?”

李天星沉吟片刻,道:“不多不少正好也是三個人。”

盧正峯低聲道:“就不知道來的是誰呢。”

突地,前方有人高聲喊道:“既然來了,何必還要藏頭露尾呢?”

這個人的聲音李天星並不陌生,之前他運用神力感應領域的時候就聽過,就是神捕門中那位修爲達到大圓滿境界的田姓弟子。

不過片刻,另一個方向傳來一道長笑聲,有人朗聲回道:“神捕門的追蹤和反追蹤技術真是名不虛傳,展衝,展鴻,我早就跟你們說過,在神捕門的高人面前在沒必要躲躲藏藏。”

神捕門弟子那邊傳來一道銀鈴般的女子嗓音,冷笑道:“還以爲是什麼人,原來是太康國展家的展鴻飛展大少爺啊,不知道展大少爺在此等候有何賜教啊?”

展鴻飛笑道:“賜教不敢,早就聽說神捕門中各位的大名,可惜一直沒有機會領教各位的高招,今日難得在此相遇,正好向各位討教一下神捕門的絕學。”

小辣椒冷笑道:“不就是想對付咱們嘛,何須假惺惺的,說得這麼好聽,你是要單打獨鬥呢,還是要羣毆呢?”

展鴻飛道:“咱們都是出身名門,羣毆恐怕有損身份,要不就先由在下與宋小姐走幾招?”

小辣椒道:“小女子也聽說展大少爺是展家新一代子弟中出類拔萃的人物,既然展大少爺有心掂量我,自當奉陪就是。”

“很好,那就請宋小姐多多指教了。”

說罷,李天星便聽到展鴻飛身形飛速移動,往小辣椒所在的方向移動,而另一邊的小辣椒也不示弱,身形飛動,迎着對方衝了過去,瞬間兩人便交起手來,雙方拳腳對碰的聲音不斷傳來。

李天星輕輕的拍了拍盧正峯和馮遠的肩膀,低聲道:“咱們匍匐前進,到前面瞧瞧。”

他們以展大少爺和小辣椒交手時發出的聲響作掩護,趁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場中展大少爺和小辣椒身上的時候,悄悄向前移動,來到可以看到兩人交手的一處樹叢之中,觀看場中的打鬥。

只見場中一名妙齡少女身穿黑色緊身勁裝,外披一件灰色棉背心,一綹靚麗的秀髮在風中飛揚,如淡煙般的柳葉眉,一雙星眸顧盼生輝,嬌巧的瓊鼻,粉腮微暈,點絳般的脣,如雪如霜的肌膚,再加上曼妙的身材,用沉魚落雁,國色天香來形容此女的容貌也毫不過分。

單以容貌而言,此女比起楊玉婷只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可能是因爲修煉過武藝的關係,黑衣少女眉宇之間更是散發真一道逼人的英氣,予人一種巾幗不讓鬚眉的感覺。


此時她正揮舞着一把金光閃閃的八尺齊眉棒,棍招虎虎生風,招式滴水不漏,一招一式都透露着高手的風範。

而正在與她交手的是一名身穿深紅色錦袍,頭戴金冠,手持鐵扇的翩翩公子,此人修煉的顯然是風系功法,身形如風,出手如電,每一招都是那樣瀟灑飄逸,就像在翩翩起舞似的,煞是好看。

兩人很快都把內勁運轉到後天第十重巔峯的境界,兩人交手的地方不斷髮出金石交擊的聲音,場中勁風呼嘯,場中飛沙走石,塵土飛揚。

在離兩人交手的左側,兩人身穿深紫色緊身武士服,相貌相近,濃眉大眼,雙眸精光四溢,一看就是內勁修爲不俗之輩,此時兩人手中各持一把四尺長的短槍,目不轉睛的盯着場中正在交手的兩個人,神情緊張,不敢一絲一毫的疏忽。

他們應該就是展大少爺口中所稱呼的“展衝”和“展鴻”。

而另一邊除了凌破浪外,還有一名眉清目秀,秀才打扮的中年人,此人無疑就是凌破浪和小辣椒口中稱呼的那位“田師兄”,兩人的神情比起展沖和展鴻更加緊張,甚至可以說有是帶着幾分焦慮,看來他們是在擔心小辣椒未必能應付展大少爺。

說實話,展大少爺雖然奇招迭出,貌似已經搶佔上風,但李天星看得出展大少爺不過是銀樣蠟槍頭罷了。

雖然內勁修爲的確是達到了後天第十重巔峯,但修爲就像無根浮萍,一點也不穩固,顯然不是依靠辛勤修煉得來,而是大部分靠服食靈藥金丹之類的手段得來的,若是此人以此修爲與自己單打獨鬥,最多三十招就能把他打得滿地找牙。


而小辣椒的內勁修爲顯然要牢固得多,這樣打下去,不用多長時間優劣就會畢現,小辣椒基本穩操勝券,那爲何凌破浪和田師兄會如此擔憂呢?

這時候,一直久攻不下的展大少爺突地退後,並且收起了鐵扇,口中長嘯一聲,合什的雙手高舉過頂,雙掌上閃爍着耀眼的青色的光芒。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猛地拔高,以他的身體爲中心,方圓數丈之內,氣流翻騰涌動,挾着刺耳的呼嘯聲,往他的雙掌涌去,身在半空中的他就像從天而降的神魔似的,突然變得異常高大魁梧。

李天星心中大吃一驚,終於明白爲何凌破浪和田師兄不看好小辣椒了,原來這公子哥兒的修爲居然已經突破到大圓滿境界了。 風系武者突破到大圓滿境界之後不像修煉五行功法的武者,可以通過五行相生的原理來獲取更加強大的力量,例如風系功法,修煉者只有通過某種特殊的方法來改變風系內勁的形態和內勁的密度,才能獲取更加強大的力量。

展大少爺現在就是通過某種特殊的功法,將風系內勁凝聚成一把鋒利無比的青色大關刀來獲取超越後天十重的力量。

只聽得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從他的口中發出,合什的雙手突然化作一把肉眼能見的青色大關刀,接着以撕天裂地之勢劃破空間,往小辣椒身上劈去。

小辣椒麪對展大少爺的猛招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許多,連忙向一旁側身閃躲。

青色的刀芒重重的劈在地面上,刀芒的力量四處飛散,在空中颳起了陣陣狂風,塵土和砂石漫天飛舞,周圍的樹木就像處於十級颱風中似的,被吹得猛烈搖晃,樹葉紛紛飛散到空中。

李天星三人見到展大少爺的猛招後,臉色也陡然大變。




Related Articles

「唳!」鐵羽蒼鷹仰天長嘯,然後化作一道烏光朝著百米巨蟒而起!

「噝!」巨蟒見到蒼鷹彷彿見到了殺父仇人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