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離,接住。”莫珂耶男大喊一聲,將林輝拋向楚離。

“聽着,四天之內我必須要見到《茫海修亦》否則這小子就變得跟我一樣。”莫珂耶男的一句話驚得林輝臉都變形了。哭都不知道掉眼淚了。 楚離和驚魂不定的林輝二人走出封氏園林,外面可謂是人山人海,不止各種機車,汽車鳴叫不停,就連穿制服的人也是匆忙來去。

“林警司,我們看見你跟一個美貌女人抓走,剛準備去救你,就被一股颶風攔住怎麼衝都過不去。咦!你裏面穿的什麼?”警員從林輝的衣服縫隙時看到他的皮膚變成黑色。

林輝整個人都像被抽去主心骨一樣慌廢不安,死死扯住楚離看見誰也不理。剛纔那些人彈爆炸的情形還在他的腦海。他的骨髓裏像被灌入一陣風。幾乎是被楚離抱着在拖,兩隻腳都沒有擡起的力量。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茫海修亦》救你,不會讓你枉死,否則我就把那個老妖怪抓回來給你陪葬。”楚離說的信誓旦旦。

“誰希罕你殺他來給我陪葬,啊!啊!啊!”林輝一邊三個啊!一聲比一聲高。“陪葬個有屁用。我都死了就是找來西施給哥陪葬也沒用呀。我要的是我活,聽見沒,我要活!”


“林警司,上峯找你,讓你馬上快去彙報情況。一定還會表揚你第一個衝在前面。”說話的是個小個子,偏瘦臉黃。衝着林輝有點白馬屁的味道。

林輝心裏嘔得要死,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可憐巴巴的看着楚離:“你不要走了,一會兒陪我去你家,這幾天我都要去你家住、我要請假。”

林輝說完就跟着那小個子走了。

楚離懊惱不已沒有想到莫珂耶男這麼陰險,嘴裏說要和勞子大打一場。心裏卻盤算着怎麼獲取人質,來要挾勞子。楚離四處看看,這火警,警察到處在找人,搜人,將掉進河裏的人都撈起來塞進救護車內。看樣子經這些人醒來一說,肯定又是個爆炸性新聞。一想到爆炸性新聞,楚離趕緊四處張望,怎麼沒有看見自然門弟子半個人影,,這些傢伙們平時不就是養着他們以對付非自然現象的人與事物嗎?這會子都溜那兒去了。噢!對了。東海自然門被勞子給抄了。沒人了。哎!真是後悔,要不然的話說不定還能有場戲看。

還有那三個封老頭,本來是想讓他們也嚐嚐三刀六洞的滋味,沒有想到卻把他們救了,只有兩個?說不定那個死了。哎呀!可不能都死了,要不《茫海修亦》不就泡湯了嗎?楚離想到這兒急得四處找林輝,還見他正在那兒跟上峯編着瞎話即是邀功又是裝迷糊。

真是難爲這個大舅子了,爲了隱瞞與我相識及當時的情景。也虧得他的瞎話講的圓。想着瞎話講的圓的人。自己再世爲人。舅舅與林輝這一匪一兵都是編瞎話的高手。

玉升源別墅小區。林輝與楚離一步步走進。二人都不想坐車。覺得走着踏實這是林輝的感覺。瞅着現在能走就多走走,這是林輝跟楚離說的話。

看着躺在牀上痛苦到不行,好不容易纔熟睡的二哥,封平祥滿臉是淚,沒想到兄弟三人到老會出現這種狀況,真個是沒有誰會料到自己會以什麼方式死,更沒誰想到會在什麼時候死。想着大哥慘死,二哥傷殘,封平祥心如刀割。半生江湖爲了那本破書,可是那個妖男在虐治大哥時也沒有說要那本破書呀?他到底是誰?

正當封平祥苦思冥想也不得究竟之時,高天虎從外面端了晚餐走進,站在封平祥身邊好一會兒見他沒有察覺,看着牀上的突然老去的封平安。高天虎深而長的出了口氣。氣息深沉而憂鬱。

封平祥擡起渾然老去的臉癡癡的看着高天虎。半響突然想到什麼,把他拉出門外,緊緊攥着高天虎的手說:“天虎,你實話實說你這外甥是什麼?還有這個?”封平祥看着小寒走下樓的背影。眼神裏滿滿的寫着:他們是不是人?

高天虎笑笑:“他們都是人,你放心,只是學了些玄門之術而已。”高天虎此刻只有這麼瞞誆封平祥。“三叔放心,等楚離回家我讓他給二叔治傷,他醫術高明二叔的傷勢他一定治的好”。痛失親人之後的封平祥此時覺得萬事都不是那麼重要,只有身邊的人最重要。楚離那詭異而神形的身手及小寒小小年紀便可帶着他們兄弟二人閃電般的回到這裏。

這所有的一切讓封平祥這個年逾半百臨近古稀之景的**湖恍若置夢,卻又不能不相信。高天虎見封平祥看自己的眼神充滿關切與擔憂。拍拍他的手,語氣肯定而溫暖的說:“三叔放心,楚離是我親外甥,只會對我好,不會害我。不僅如此,我還會讓他儘快醫治好二叔的傷勢。並派人找到大叔的屍骨回來安葬。一切都由我來安排。三叔就好好陪着二叔好了,其他不放操心。”

“謝謝你,天虎,今天要不是你的兒媳婦,我們三兄弟就要天葬了。剛纔也虧了她將二哥的血止住,並讓二哥安然睡去。天虎。三叔對不起你,讓你受苦了。”封平祥低下頭看着高天虎一走一跛的腿,心裏乍是難過。

“還真虧了這點傷,要不是這樣,楚離就不會趕去也不知道跑哪兒玩去了。小寒肯定不是那妖人的對手。說不定趕去的衆兄弟及小寒都會命喪在妖男的手中。三叔,等二叔傷好後,我會安排你們去東玄。妖人尋不到那麼遠。要是想陪着大叔,我就在這附近購置套房子,讓你們以享晚年。”封平祥知道高天虎的人品,絕對是個說得出做的到的人,一個字可以砸個坑的人,對道上兄弟心實在。以封家三兄弟的地位及財富這根本算不得什麼,可是從一個外人嘴裏說出來,而且還是讓他捱過刀的人嘴裏說出來,那感覺就非常不同。

“這段時間你們就住我家,只要是那個妖人沒有達到目的,他就不會死心。說不定還會再來。您們住在我家安全。”高天虎扶着封平祥走進屋內,端起碗遞在他手中。驚恐慌亂勞累了一天。“您多少吃點,然後好好休息。不要再想什麼了。”

花園裏,宋媽清理草坪裏的雜草,一臉不悅的跟雅嫂說:“雅姐,你看我們家先生是不是變的很多,自從離少爺和姑小姐來了之後,清妹和柴媽被解僱走了,偌大個家就只有你我收拾。這也就算了,你看這個家隔三岔五搬進些人來,而且還是永久居住,雅姐,我覺得我們先生簡直把家當成救濟院了。以前只有先生和少爺的時候,,先生還替我們着想,怕我們幹活乾的太累,每月給不少小費貼已。可是自從姑小姐和離少爺來了之後,就接二連三的有人搬進家裏住。”

“好了,不要說了小宋,我知道你累,我不是也在做嗎?姑小姐和離少爺打小就跟先生分開,好不容易纔聚在一起,清湛小姐和美玦小姐是離少爺的未婚妻。小寒又是少爺的未婚妻,大家都是一家人。累就累點,別讓先生聽見,這樣不好。”雅嫂剛說完話還沒直起腰來就聽背後插過一句話。

“沒什麼不好的,這不,今天又要多住一個人,但我可以保證他絕對不是永久性居住。另外以後每月我也會給宋媽和雅媽一個一個大紅包。”楚離幾乎是扛着林輝走進花園,纔到門口就聽見宋媽跟雅媽叫苦。乾的活比以前多,拿的卻比以前少。楚離以前從不管家裏的事物,只是今天聽到抱怨,想想也對,靠勞力賺錢不容易。

宋媽尷尬的站起身來看,不好意思的看着楚離。真沒想到這麼小聲音還隔這麼遠居然被他聽見,真是順風耳嗎?“離少爺,我也就是嘴賤沒事說的,您大人有大量別往心裏去。您…..”宋媽心裏忐忑難安生怕楚離解僱自己,要知道先生爲人實在又闊氣大方。開的薪水很高呢。她可捨不得走。

“你看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放心吧明天!啊!不一會兒就給你們一人一個大紅包,以後每月中旬都給。來,給我把林少爺扶進我房裏,那對封老頭沒走吧?”楚離將萎靡不振的林輝從肩上放下。看着林輝的可憐巴撒眼淚欲滴的眼神:“別喊,別喊,我這就替你去找那對封老頭。”

“離少爺,封老先生可能睡下了”宋媽回過頭告訴楚離,有事去找先生。 高天虎伸手摸了下林輝的胸膛:“疼嗎?”

“沒感覺,就是看着嚇人,也許過不了多久就會死了。”林輝鼻子一酸眼淚又要落下來。“可憐我還沒娶媳婦,還個後代都沒有。就這樣爲了楚離枉送了性命。”林輝故意這麼說以此來增添楚離的責任心。

“那人也沒說這毒多長時間暴發?只說讓楚離去找他,以書換命。嗯,你就先休息吧。至於書,三叔醒了我問他。”高天虎替林輝蓋好被子。

林輝從被子裏的伸出手抓住高天虎的袖子肯求的說:“不是要告訴他,是要問他把書要過來救我的命,天叔,你就別跟那兩個老頭說是救我的命,免得他們因爲痛恨那個妖人,不會拿出來,你就說是你自己要看。天叔我的命全看你了。你一定要救我。我們是親戚。”林輝眼睛紅的跟猴屁股一樣,腦子裏想的是各種可怕的死亡,估算着自己屬於那一種。哪裏還睡着着呢。


“好好,我知道,你就先休息吧。”高天虎出了房門走到樓下。楚離坐在沙發上面,一臉的擔心看着從樓上走下來的舅舅,心裏盤算着要不要把異人族尋找他的事說出來。可是如果不說的話。

像今天,那個妖男人。咦!上次見到的明顯不是這張臉呀。上次看到的他還是個男人。怎麼這回變了臉呢?

管他爲什麼變臉,反正還是莫珂耶男本人就是了。

“舅舅,我有件事要跟你說,是關於你的,性命攸關。”不說不行,我也實在不想說可是看着屋裏的一家老小,平日貪玩的楚離猛感壓力很大。

看着外甥面色悶鬱知道他有心事。遂走到他身邊並向周圍的幾個女孩子揮揮手:“你們都上去。”

“舅,我想告訴你的是….”要不要把舅媽的事透露的事說出來。要是不說的話,謊話能編得圓嗎?楚離一下感到苦惱。

“沒事,慢慢說,我聽着呢”直覺告訴高天虎有事情也許正要發生。

“事情是這樣的,我不是告訴你,我偶然間見到高景天爺爺嗎?是吧!就是在異人村裏找到的,當時舅媽的魂神跟着爺爺呢。”楚離說着就埋怨起自己了,真笨說這幹嗎?

楚離將話吭了一半,坐在哪兒不知道如何往下說。高天虎看着楚離眼中流露出的憂色切骨,分明是針對自己。難道是關於我?……..高天虎心中納悶不已。就這樣舅外甥倆個坐在客廳半天誰也沒有說話。

偌大的客廳氣氛濃凝成灰色壓抑,略帶憂鬱。

最後還是高天虎開口:“楚離,我上次聽你說過,異人族稟賦異能,是叫異能吧,至少對於今天這個社會而言。是靠與天罡三百六十八顆煞星以覓人類…..非同凡響的骨骼清奇者的魂魄以做交換。像明珠那樣生來與衆不同的異覺者。”

“呃!舅舅你……..”楚離感到萬分驚奇,自己並沒有說呀,怎麼舅舅會知道?

“你不要驚訝,我是屢次從你話音裏猜測出來。你舅媽雖然天生眼無瞳可以感覺力超強,如果可以用異能來形容的話,明珠就是個身懷異能的人。”高天虎突然嗓音一變哽咽着聲音沙啞的嗓子說:“還有我,天生雙影,離兒,你是不是要說異人族王會抓我,煉就他們所需要的東西貢獻給天空煞星來交換什麼?或者說我爸爸不願意跟我住在一起,也是因爲害怕他們跟着他的氣息找到我。”

天!舅舅實在是太聰明瞭,還是我太蠢了自以爲編得圓的謊話卻經不住舅舅的再三推敲。“是的,舅舅基本上就是這樣”

“小離,你實話告訴我,你舅媽到底有沒有死?”高天虎擡起頭,腥目染紅的看着楚離雙眼。楚離出於本能的說:“死,肯定是死了”只是沒有死透,軀體雖死,魂神還在。楚離沒有告訴舅舅,怕他有太多牽掛。

“難怪那天….我還以爲是臨死前的顯兆,沒想到真的是明珠,是她救我回來。”

“楚離,你放心,我的功夫雖然沒有你高,可是放眼江湖無人是我的對手,我平時打架都不露真功夫,再說江湖上打架都是揮刀亂砍比的是耐力。力量。我總看着小寒逼你練功,有一次我問她,說你功夫那麼高,還練個什麼勁呀,她眼中的憂鬱一下變得很濃郁,沒有說話卻讓我深刻的感到壓力。從那時起我就把爸給我的書拿出來,讓小寒和小賜合練情愫手,我不是讓你輸了些功力給小賜了嗎?就算打不過,我逃跑決對沒有問題。”

“你的那些功夫,我覺得以我特殊的體質,初練肯定行。”

楚離接口說:“能把《天魔錄》練到三重就不錯了”

“從今晚開始教我吧?至於清湛她的體能可以跟着一起學,看她的悟性吧,目前只有這樣了”

聽着舅舅的話,楚離慚愧的低了頭,感覺自己太貪玩,不聽話,弄得現在臨時抱佛腳。也只能這樣了。

“《茫海修亦》是本什麼書?這麼重要的書怎麼會在封氏家族呢?”高天虎感到奇怪,有些不可思議。

“封家以前是幹嗎的?”

“我就知道他們家不是大家族,而且都是走偏門,只到封氏三兄弟這一代,這個家族才坐大。以前就是小門小戶。沒聽說祖上出過什麼大人物。”高天虎想着封家的事。“沒聽說呀”

“他們家以前是這兒的人嗎?莫珂耶男說這本《茫海修耶》放在他家幾百年。他們家沒人用過?封家是外來戶嗎?要是外來戶就慘了?去那兒找這本《茫海修亦》”

“找到了也不能給”粗獷洪亮的語氣,人站在門口。是高景天。高天虎曾給把鑰匙給過他一把。

“這本書不能給莫珂耶男。堅決不能給”高景天雖說是近八十的人,可是精神依然矍鑠。走起路來跨着大步。

“爸,你怎麼來了?”起身走上前去扶高景天,被高景天推開:“你們怎麼這麼糊塗,《茫海修亦》絕對不能落在莫珂耶男手裏。否則會害很多人”

“會害很多人我不知道,反正要是不給,我就得第一個死。憑什麼呀?”林輝睡着睡衣從樓上下來,他牙根就沒有睡,躺在牀上東想西想,越想越怕,睜着眼睛盼天亮等着封老頭醒了之後要書呢。

猛的聽見樓下,有個粗嗓門喊着不能給那個狗屁莫珂耶男這本書,這不是成心要我的命嗎?他不管了,跳下牀就衝下樓了,看看是那個糟瘟的說出這種沒良心的話。

看見林輝氣急交集的衝下樓。高天虎站起身做介紹:“林輝,這是我爸爸”

“爸爸?叔叔好,叔叔你看看我的傷,我的毒。不給他書我就要死”林輝扒開胸口給露給高景天看。

“什麼叔叔?是爺爺。喊得我聽着莫名其妙”楚離拍拍林輝的肩膀:“爺爺,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大舅子,瑾兒的親哥”

“小兄弟,書我們可以不給他,但是毒一定要解,明白嗎?”高景天看了看林輝胸口的傷毒。

林輝聽了一肚子氣。性命攸關,沉不住氣難免露在臉上。出言相頂:“你有本事?”

高天虎聽得眉頭一酷:“我爸又沒說不給你治,聽我爸把話說完好不好。林輝”林輝兩個字語氣沉重。凜氣盛然。

“高叔,傷的是我,不是小賜,我也是一條命呀”林輝冤氣難平。

“你中的是星毒又名炫闌宿星。是七大星毒中最容易解的那種。我這兒有一種藥你先抹抹可以延緩你毒發時辰”從腰間取出一個小白玉瓶遞給林輝。

林輝面帶疑色,拿在手中搖了搖,揭開瓶蓋聞聞,聞不出什麼味兒。對着燈光眯着眼睛看裏面看出一丁點暗紅液體。

十分不情願百分懷疑的蓋上瓶蓋,一張生怕老人會害他的表情,還給高景山。高景山眼目深著。在接瓶子的一瞬間,將林輝拉近身旁。林輝剛張嘴,啊 字還沒有喊出來。高景山就將瓶子裏的液體倒進他嘴裏。後將他下巴一擡。林輝喉頭哽了一下,嚥進去了。

林輝剛被高景山鬆開,正要發少爺脾氣,突然覺得胸口緊痛又奇癢難耐。就恨恨的看了高景山一眼,伸出雙手準備去撓去捂。楚離看了爺爺一眼。上前去一把抓住林輝的雙手。近而一掌擊在後脖子上面。林輝失去知覺。被楚離放在沙發上面。

楚離坐在旁邊看着林輝胸口的變化。黑汽球逐漸退色變成灰汽球,皮膚也由十分透明回到模糊朦朧狀態。


“爺,你這是什麼藥,那兒來的?”

“是蒙淳給的,就是那個被你打死的壞異人老頭給我的。他壞得很,只給了我一半,沒有給全。不過沒關係,這麼多年以來,,我已經多次留意他配藥的手法知道了一些。關於星毒的解法” 高景山看了一眼躺在沙發上的林輝。剛要說話。就被楚離攔住:“外公,你知道《茫山修亦》是本什麼書?”

“楚離,你要就喊外公,要就喊爺爺,一會兒爺一會外公,到底怎麼喊的你?”高天虎不滿的看了楚離一眼。

“沒事,沒事,沒多大個事,隨他喜歡喊。我是看到新聞才趕過來。《茫海修亦》是一本古老帝星修書,所謂帝星,就是浩瀚宇宙能量最大,掌控宇宙能力最強的一顆星星。傳說在宇宙的第五維空間裏有這麼一顆行星,可以轉換星軌道,也能減弱增強其它行星的能量及靈氣爲帝星。

而這本《茫海修亦》就是來自那裏。我曾經聽蒙淳說過,這本書是以萬年不化的凌霄爲書面,整本書雪白晶瑩。裏面涵蓋了宇宙星空的奧秒。書裏面沒有文字,也沒有符咒更不是無字天書,而是….聽蒙淳的意思,我想像的就類似於現在的屏幕,你給它多少能量,它就能在你面前顯現出比此能量強大很多倍及與此能量相關的所有源體。以及關於得到這種能量的人及他們的以後事。

異人王莫珂耶男他的真容沒有人見過。異人族世襲王者都有無盡的壽命,除非族人中有誰再強過他。他便退位以讓賢者。新的王者則可以將他的魂魄輸進浩瀚宇宙。由三百零八顆凶煞惡星再次煉修送入其它星空。異人族是所有智慧生命體中唯一可以於星體通靈的種族。這次他得知《茫海修亦》的下落,連找楚離報仇都可以丟下不去追究。可見…..”

“可見他已經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楚離遞給爺爺一杯茶,從中插話。

“莫珂耶男的壽命長達十萬年之久,在我小時候沒有被封印之時,我見過他的父王”小寒從樓上輕輕的走下來,沒有半點聲息。

“當年還是他替他的父王來啜攛我父王母后,被幽暗綠龍叔叔識破從中阻止,他一氣之下陷害幽暗綠龍險些遭到殺戮,後來被源始魔尊救下成了他的坐騎。他在次年就頂替他父王做了異人族的王者。他的真容我見過,很英俊。所以他每次見到我都會有種很親切的感覺。”小寒走到楚離身邊坐下。看了他一眼,笨臉主人,我話說的這麼清楚了,你總該想起點什麼了吧?整一糊塗蛋。

高景天見楚離沒在說話而是凝神冥思,示意高天虎也不要說話。時間一分分過去。楚離的眼珠終於轉動了一下。想到回家裏去時,幽暗綠龍叔叔給自己看了一些東西,恍然大悟:“這個老妖怪是想通過修煉帝星的能量達到,或者是說他想借用帝星能量知道些什麼事情?他現在最關心什麼事情?”

“我覺得是他種族問題,他的族人日漸凋零,據我所知,所有異人族加起來不足三十人”高景山慢條斯理的回答楚離的話。

“呃!…………”楚離一聽到這不足三十人,心裏想着這族類聯姻,血緣相近,生的不是怪胎就是白癡。

由於他們與人族之間的仇隙,又輕視人族不與通婚。居住深山荒野,我看要不了幾年就絕種了,到那時候莫珂耶男就成了唯一的異人族,我想這可能是他最關心的事情。他祖上就是通過不知道什麼方法得到的這本書,後來又遺落了。當時蒙淳告訴我時,說到這兒他臉色有古怪,,我也沒有再追問,畢竟不與我相干。

幾個人不知不覺就聊到天亮,東方雞鳴,紅日高升,新的一天又來到了。延續昨日的忙碌。林輝躺在沙發擡起頭揉揉睡的醒鬆的雙眼,本能的看了看胸前較昨日狀況好了許多。。驚喜萬分的去找高景山。

被楚離攔住,說沒有藥了,不過可以儘快研治,叫他不要心急,林輝默不吭聲,知道急也沒有用。獨自來到封平安的臥室,推門進去纔看到小寒和高天虎都在房間內。還有高景山。

高景山目光慈愛卻精光畢現,一看上去就是位經久闖蕩江湖的人。他一臉神祕的問:“不好意思,我也無願打探你的家世,只是好奇,你應該原本不姓封吧”

高天虎奇怪的看着老丈人,心想這是麼話,他們不姓封姓什麼?在這東海市住了幾十年誰都知道。“爸爸,你多慮了,他們兄弟…….”


躺在牀上的封平安欠欠身體,擺擺手,示意高天虎不要說話。眼裏含着心淚,面帶難言悲慼色點點頭。

“二哥”封平祥看着二哥點頭,諮詢的眼光得到封平安的肯定。

“你不知道,這件事唯獨瞞了你,因爲三弟妹,所以唯獨瞞了你,我們原本的確不姓封,我們姓子,兒子的子。數百年前祖上是獵戶,本身很高的那種獵戶,在深山打獵無意中闖入異人村落,不知道當時是什麼情況,也許是上天安排他得到這本書,原本異人村落設有結界,祖先曾學過一些,可能是巧合吧,他不但破了結界更在無人可知的情況下進入了巫修樓。他也不懂看這本書,只覺得這本書好漂亮,摸上去冰冰涼涼。不僅如此,甚至他並不知道這是本書,因爲以他的修爲根本就打不開這本書。就這樣,他就這樣誤打誤撞的拿回家。”

從那一代起,家裏的人,男人無故白髮,十七歲生日夜裏頭髮畢白。骨骼也發生突變,一般人有204塊骨頭。而我們都有207塊骨頭多餘的三塊是奧修骨,祖先不知,他的子孫更不知。奧修骨修則通無限源跡,不修則短壽。所謂源跡就是個人身上所稟賦天份的最奇奧的一部分。我也不是很清楚,直到落國期間,有一個道士看到我祖上,跟他在一起很久,慢慢揣摩出來,他是有心的,決意要將姿色美麗的女兒嫁給我那一窮二白的曾祖輩。

哦!我忘記說了,自從那本書來了之後,無論我家人多麼的勤奮,多麼的聰明都生身坎坷,換句話來說,靠水水盡,依山山倒。聰明與勤奮對我們這一家族而言還不如蠢笨至極。心血淘盡一場空代代如此。

那個女的嫁過來之後,不久生了一對龍鳳雙胞胎,滿月的那天晚上,她抱着女兒及那本書就不知所蹤。只留下一張字條,代代相傳。上面寫的是:《茫海修亦》爾等無用。男聘他姓,方能立家。自此天涯各方,子遇凌霄仙郎。莫是一家

“跟一個凌霄仙郎的私奔了?”林輝聽說書被偷了,頹廢的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面氣悶的拱了句出來。

“我不這麼看,這覺得這女人應該以凌霄爲姓,仙郎爲名,後面一句莫是一家,可能就是說,他們你們如果有幸遇到一個叫凌霄仙郎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可能就是那個雙胞胎的後代。林輝趕緊回警局查查,看看全國有幾個叫凌霄仙郎的女孩”高景山手撐着下巴,看着窗外自始之終頭也沒擡,看也沒看林輝一眼。

“好,馬上就去查,打電話哈”說着林輝掏出手機,稍微斜了下身子,撇了一眼高景山心想:

什麼爸爸,高天虎哪來的爸爸,麪粉廠的爸爸不是老早就死了嗎?愣又冒出個爸爸,吩咐我跟吩咐什麼似的,我是病人。中毒的病人,沒有同情心。

封平祥和高天虎把二哥抱起靠着牀頭。傷勢已經關東多了,只是廢了兩隻手。高景山看着這兩隻斷了的手腕。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