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皓哼了一聲。紅羽揚手要打,被紅兒勸住了。紅兒說:「小姐,別衝動。」

紅羽也瞪了紅兒一眼,說:「好啊,敢情你是出來監管本小姐的。」

紅兒忙說:「讓奴婢跟來是夫人的意思,她擔心你路上和公子爺鬧翻了。」

紅羽哼了一聲:「那又怎樣,反正他這樣的蠢貨,沒有也不少。」

紅兒看看楚皓。

楚皓臉色一沉,冷笑道:「小姐是閑楚皓多餘了?」

紅羽鼻子里一橫:「你自己知道就好,要是本小姐,早就沒臉在乾元神府待了。」

楚皓突然哈哈大笑:「我楚皓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越是趕我,我越不走。」說著,他四平八穩地坐了下來。

紅羽忽地一下站了起來,就像動手,又把紅兒攔住了。

這時候,夥計上了菜來,看到這邊一對少年男女要吵鬧起來,忙過來勸阻。

紅羽不想讓外人看熱鬧,忍了下來,只是她看到楚皓在眼前,說不出的反感,把盤子摔得噹噹響。夥計擔心她摔了酒樓的東西,站在旁邊不敢離開。

紅羽罵了一聲:「滾。」

夥計趕緊下樓去了。

楚皓冷笑一聲,抓去筷子,大口的吃著。紅羽越來越有氣。手中的筷子一舉。就像扔出去。紅兒眼尖,抓在手中,說道:「小姐,宗主和夫人都讓紅兒看著你們,一定不能內訌,否則,不用雙魔競爭,咱們自己先敗下陣來了。」

紅羽哼道:「沒有他。本小姐也不怕雙魔。」

正說著,突然只聽窗外有人說:「丫頭,你好大的口氣。」

楚皓朝外望去,只見水中的小船上站著一個人,身子細高,面目冷酷,正是瘦竹竿。

紅羽面色一變,隨即冷喝一聲:「姑奶奶正在找你呢。」

一句話沒落地,人已躥了出去。

紅影閃動, 重生之嫡長女 。向外推出。

紅兒本來張手阻攔,誰知道她的手剛伸出去。紅羽的人就在外面了。

紅兒隨後也奔了出去,口中叫道:「小姐,夫人讓你千萬別衝動。」

紅兒這話已經多餘了,因為紅羽和瘦竹竿打上了。

在主神世界找bug ,一個是乾元光環。來往撞擊了片刻,乾元光環逐漸減弱,魔幻怪獸將紅羽包圍了起來,隨時都有將她吞噬的可能。

紅兒縱身撲了過去,本想幫助小姐,沒想到瘦竹竿隨手一揮,一道綠光將她撞入水中。

紅羽大驚,不敢怠慢,趕緊朝紅兒撲去。

誰知道,她身子剛一旋動,怪獸便撲了過來,將她纏住。

楚皓正在猶豫,要不要出手時,只見遠處一條青影一晃而至,水中的紅兒平平飛出。楚皓抬頭看去,那人十**歲,一身青衣,劍眉星目,猿臂蜂腰,居然正是他的大師兄青成。

此時,青成已經用掌心的吸力將紅兒吸到另一條船上。楚皓眉頭一挑,因為從大師兄的出手看,他的修為至少提搞了兩階,也就是說,此時的他,已經達到了三級七階的境界。楚皓心道:大師兄雖然修鍊勤奮,但短短几個月不見,怎麼能達到如此的境界?他知道,道法修鍊,級別越往上,進展越慢,一級中的三個層次,三年可以修成,但二級的一個層次或許就得用三年,很多人窮其一生也未必能從三級七階升到三級八階,看來,青成的未來不可限量。

青成救下紅兒后,他俊逸的外表便把紅兒給吸引了。尤其剛剛她死裡逃生,自然對這個救命恩人懷了異常的心思。

紅兒見小姐已處在險地,忙說:「公子快幫幫我家小姐吧。」

青成扭頭看一眼瘦竹竿,身子如一隻青鳥飛在半空,雙掌朝下一按,但見一輪明月般的銀輪朝瘦竹竿撞去。

那銀輪七八尺左右,威力驚人。

瘦竹竿身子朝後一飛,叫道:「沒想到坤元神府的人也來了。」

楚皓看出來了,青成施展的是坤元真氣,那道光輪又叫坤元光輪,是坤元神符的玄功。

青成生性傲慢,有心在兩大美女眼前露露臉,因此得勢不饒人,縱身撲去。

瘦竹竿已經看出他的修為略高於紅羽,但對自己尚不構成威脅,不過擔心他們聯手,冷笑一聲,袍袖甩動,化一道綠光破空而去。

紅羽擔心紅兒的身體,所以並沒有去追,攙扶她回到酒樓。青成也飛身過來。

直到這時,青成才看到了楚皓。

「是你?」青成說。

楚皓說:「大師兄好。」

紅兒見他們居然認識,不僅欣喜。紅羽從坤元神府把楚皓帶回來時,見過青成,所以只是抱抱拳,見他比自己大不了三幾歲,卻修為似乎比自己高出了一些,心中有些不服,說道:「沒想到你的坤元真氣達到了這等境界。」

青成得意地說:「在坤元神府除了師父估計就是本人修為最高了。」

他言語之中,根本就沒把楚皓放在眼裡。

楚皓鼻子里冷哼一聲。他素來和大師兄不和,懶得看他傲慢的樣子,轉身下樓。紅兒正要說什麼,紅羽說:「讓他走,離了他,我們一樣找到逆天秘籍。」

青成聽說紅羽要尋找逆天秘籍,忙說:「原來你們是為了逆天秘籍出來的,太好了,本人出來時師父幾番叮囑。不如我們一起尋找如何。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紅羽說:「好啊。乾坤兩大神府聯手,還有什麼任務完不成。」

紅兒擔心楚皓賭氣出走,看一眼紅羽,跑下樓去,在門口攔住了楚皓,要不是她,楚皓真的賭氣要走了,一個火爆性格的紅羽他已經夠煩了。再來一個目中無人的青成,他簡直沒法待下去了。

等楚皓重新回到樓上,發現青成正在豪飲。似乎剛剛露了一手,他很得意。紅兒看到青成,馬上給他倒酒倒茶,那份崇拜勁簡直讓楚皓無法忍受。

楚皓決定教訓一下青成,殺殺他的威風。

飯後,四個人在小鎮里轉了一圈,確定沒有逆天秘籍的下落後,開始離開。

一上小船。紅兒就把最好的位置讓給了青成。所謂最好位置,就是可以和紅羽面對面坐著的地方。小船本來地方不大。也只有兩個位子,紅羽和青成各佔了一個,紅兒和楚皓自然沒得坐了。紅兒是丫鬟出身,她不在意。楚皓在意。

他心中忍著悶氣,待小船靠了岸,掌心暗暗運起逆天魔功。

因為他離岸邊近,所以第一個上去了,紅兒本來每座,一直站在紅羽的身邊,見船靠岸,便攙扶紅羽上岸。

紅羽看看她,關心地問:「你的傷沒事嗎?」

紅兒說:「沒事,多虧了青成公子。」

說著,還感激地瞥一眼青成。

青成為表風度,讓紅兒和紅羽先上去。等兩人上去,青成縱身而起。

楚皓掌心暗吐真氣,船隻在緩緩向水中移動。青成之所以縱身而起,主要還是想在紅羽主僕的面前再露一手。

然而,他哪裡知道楚皓要讓他難看啊。

由於楚皓施展的是暗勁,而且坤元真氣本來就是銀色的,日間肉眼難見。


船隻被楚皓的暗勁一掀,居然翻了過來,看上去像被青成踩偏了一般。

船家嚇得縱身跳入水中。楚皓並不擔心船家的安危,應為他知道,使船的人水性不會差了。

青成起在空中,有些尷尬,他也以為小船是被自己踏翻的,心道:我用力不大啊,怎麼會這樣?

人在空中,便想橫跨而出,落到岸上。猛然,面前像撞在一堵牆上,身子反彈了回來。

由於變生倉促,青成的身子向水面上倒跌。不過,他畢竟修為非凡,左掌朝水面一按,接著一股反彈之力,身子再度跳在空中,右掌朝面前無形的氣牆拍去。

突然間,他身體失去平衡,朝前猛衝,雖然沒有跌倒,還是差一點趴在岸上。

原來,楚皓太了解他了,知道他隨後這一掌定然用盡全力。楚皓雖然覺得自己憑藉逆天魔功,可以讓青成丟醜,但那樣的話,會暴露自己,所以,他只是施展了坤元真氣。他知道此時自己的坤元真氣不如青成,算定他發現氣牆后定然全力,所以馬上撤了氣牆。不但撤掉,而且掌心暗中一吸。如此一來就等於楚皓和青成兩股真氣一拉一推,形成了合力,再加上青成好不防備,哪能不丟人現眼。

還好,他落地后只是一個踉蹌,身形姿態不雅,總算沒有摔倒。

青成從水面上,到岸邊,這番姿態變化,其實只是眨眼中的事,別說他,就連岸上的紅羽和紅兒都沒有料到有人暗中出手,還以為青成暈水呢。

青成雖然腦子裡閃過有人暗算的念頭,但他眼觀六路,早就發現周圍十幾丈內沒有一個人影,當然,除了紅羽主僕和楚皓外。

他不覺得紅羽主僕會算計自己,一個是她們也有錯愕的神色,另外她們的乾元真氣一旦施展,會有金光閃現。

楚皓髮現青成站穩身形后就掃了自己一眼,眼神中有一絲狐疑,隨後又轉過目光,朝四周望著,然後頭一低,滿臉通紅。

顯然,他覺得羞愧了。

楚皓覺得此事不羞辱他一番等待何時,於是哈哈大笑:「大師兄好水性,把船家都給掀到水裡去了。」

青成抬頭瞪他一眼,掌心一招,只見一道銀色光圈出現,將船家吸到岸上。他這樣做,無非就繼續顯露修為。不讓紅羽主僕小視。

楚皓心中有氣。心說:讓你顯擺。看我怎麼教訓你。

四人離開岸邊,朝南搜索了下來。一路上,紅羽眉頭緊凝,很少說話。紅兒忍不住問她:「小姐,你好像心事重重的?」

紅羽道:「本來我還以為一部逆天秘籍,還不是手到擒來,現在看看,乾坤大陸這麼大。去哪裡尋找,我們太茫然了,一點線索也沒有。」

青成道:「小姐不必沮喪,只要有我青成在,逆天秘籍定然可以找到。」

楚皓鼻子里哼了一聲。

青成淡淡地說:「難道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楚皓說:「當然有。」

紅兒眼睛一亮,忙問:「楚皓公子,你快說,什麼好辦法?」

楚皓說:「以我看,就跟著雙魔。」

青成哼了一聲:「道和魔水火不容,你讓我們跟著他們?」

楚皓說:「雙魔乃魔域之人。和我們的任務相同,我們雖然盲目。想必他們有一定的線索,只要順著線索尋找,定然可以事半功倍。」

青成還想說什麼,紅羽說:「這個辦法不錯。」

青成狠狠地瞪了楚皓一眼。楚皓得意地大笑。

紅羽眉頭一皺:「你得意什,逆天秘籍又沒找到,說不定我們跟蹤雙魔,被雙魔殺了你,到時候有你哭的。」

紅羽是提醒楚皓,你修為基礎差,還提這樣的辦法,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有了新的尋找捷徑,紅羽果然信心大增。四人一路上不但打聽逆天秘籍的下落,還打聽瘦竹竿和酒駝子。由於瘦竹竿和酒駝子是長相怪異的人,所以很好打聽。四人一路追向南來, 豪門俏妻:情挑冷麪首席

遠遠的,四個人就看到盤古石上躺著一個人,旁邊坐著一個人。坐著的那個,就像一般人站著一樣高,正是瘦竹竿。而躺著的那個,手持著酒葫蘆,正一口口地喝著酒,不是酒駝子是誰。

青成看到雙魔,縱身便撲了過去,叫道:「雙魔,受死吧。」

青成人在半空,雙掌齊拍,想在紅羽面前再露一手,卻忘了想一想對方是什麼樣的人物。

由於青成奔去的方向,和酒駝子靠得近,因此,他那雙掌拍打的是酒駝子。酒駝子突然一張嘴,一道酒柱噴向青成。青成倒翻而出,落在地上。楚皓、紅羽和紅兒到了。

紅羽和青成一樣,也是個冒失鬼。她玉手一翻,就沖了上來。乾元光輪散發著金光,將酒駝子罩住。酒駝子哈哈大笑,身子平平而起,居然從金光中脫出。然後他將手中的酒葫蘆一擲。酒葫蘆旋轉著,攜帶一片綠光酒氣,把紅羽逼退。

紅羽臉色大變,從懷中掏出月光斬來。

看到月光斬,酒駝子面色一寒,倒退幾步。瘦竹竿卻怪叫一聲:「好,找不到逆天秘籍,拿到月光斬也是功勞一件。」

說著,瘦竹竿左手虛張,五指朝月光斬抓去。

紅羽手腕一翻,月光斬攜帶銀波一道,如水銀瀉地,劈向瘦竹竿。紅羽原本修為已經有了一定的火候,再加上月光斬本身的威力,瘦竹竿不敢大意,側身避開。只見短劍閃過,地面上出現一道十幾丈長的溝壑。

好厲害的短劍!楚皓看得心中凜然,這一劍如果劈在人的身上,焉有命在。


瘦竹竿還想上前,酒駝子抓住他的手腕,說:「算了,這丫頭有月光斬在,咱們討不了好,先避一避吧。」

說著,兩人化兩道綠光而去。雙魔此時的修為和乾坤兩大神府的主人差不多,紅羽和青成固然修為不凡,要想追上他們也是不能。

紅羽一劍逼退了雙魔,免不了像青成那樣得意,她將短劍揣入懷中,說道:「父親一直叮囑,說遇到雙魔時不可力敵,原來雙魔也不堪一擊。」


紅兒說:「小姐依仗的是月光斬,還是別太大意了。」

紅羽一拍胸脯,說道:「我有月光斬在,如果找到地眼,一定進入魔域,搗毀了它。」

楚皓也曾聽說過,乾坤大陸周圍或者大陸中,有兩大神秘的地方。一個是天眼。一個是地眼。找到天眼。就可以進入長生界,找到地眼,就可以進入魔域。

四人在盤古石邊休息。青成對楚皓道:「二師弟,你去找點食物吧,也好為我們充饑。」

楚皓本不願意,但又一想:我何不趁此機會捉弄一下這小子。

想到這,楚皓離開眾人,來到附近的一片樹林中。林的那邊有一個村子。楚皓來到村落里,卻沒有討要食物,而是悄悄地「借」了一身衣衫,然後又將頭髮一綹粘在下巴上,看看銅鏡,當真像一個老者。

於是,楚皓順手抓起一根棍子,蹣跚著走出,來到盤古石旁。

楚皓一副怪相出現后,就引起了紅羽等三人的注意。紅兒第一個迎了上去。問道:「老丈從那邊來,可否遇到一個濃眉大眼的少年?」

楚皓將手放在耳邊。假裝聽力不好,咳嗽著說:「姑娘,你說啥?」

紅兒連說了兩遍,楚皓不住地搖頭,表示自己聽不清。他一邊搖頭一邊來到青成的身邊,突然身子一個踉蹌。青成下意識地將他攙住。楚皓朝他點點頭,說:「好孩子。」

青成說:「大叔,您身體不好,為什麼還要出來?」

「你說什麼?」楚皓還是裝著耳背。

待青成大聲一說,楚皓用棍子指指他,說:「你這孩子,也不看看老朽多大年紀了,怎麼能叫大叔,叫爺爺。」

青成哪知道他是楚皓所扮了,見他七老八十的樣子,就叫了聲「爺爺」。

青成連連咳嗽,指著前方說:「老朽沒兒沒女,身體不好,本要去前面求醫的,唉……瞧這雙腿,什麼時候才能走到啊。」


Related Articles

世御華淡淡挑眉,「雪兒這是害羞?」

雪暖歌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怎麼可能不害羞!...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