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清楚這些規定,可林沐這些都還不知道,一邊跟在陸文源後面,一邊奮力地召喚出系統,來查查清川國國城都有什麼規定。

遺憾的是,除了地圖上能看到清川國國城的地貌,找到那個比武場之外,關於清川國的規定,她看到卻是一片空白,甚至還提醒了她,不是清川國國人,則無權查看。想到了,在剛獲得系統時,她還沒有了哪一個國家的身份,任何規定什麼的都是可以查看,卻沒想到,有了身份比沒有身份還麻煩!

想到這,不禁後悔起來當初為什麼那麼積極地想要獲得身份的認可!不過由此也看出來了,荒城雖然在清川國國城佔有一席的疆土,但是她確實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她是獨立於清川國上的一個空間。

林沐不知道的是,沒有身份認可縱然有不少便捷,可關係到以後的福利,絕對與貢獻值有著強大的關係,那時便會後悔,怎麼沒有過早地加入哪一個國家,對,有點像是陣營。

貢獻值越高,話語權相對也就會重一些,不僅在被認可的那個國家,而且在別的國家也會有著相應地位的提升,只不過目前林沐的貢獻值不高,勉強維持在一兩百的那樣子,誰叫她缺的東西太多,就閔麗、蘭星送她的那些東西來說,面子說的是送的,可東西被她接手之後,系統竟然會默認扣了她那段時間內做出來的所有貢獻值!

太氣人了有木有!

一打開戒指空間,看到那些工具,林沐就覺得自己心裡是一陣一陣的抽痛,她還本想著用這些貢獻值去古牧那裡洗掉她失信於人這個污點呢!

「是你呀,大哥哥,諾諾好久沒見你了。」

聽到傳來的軟糯,略帶著奶音的小孩子聲音傳來,林沐好奇地抬起了頭,看見地便是乘著飛鶴,穿著一身粉嫩小長裙,頭戴著花環,齊劉海到腰的長發的,臉上還帶有些許的嬰兒肥的小蘿莉,好獃萌妹子。

「大哥哥好想小諾諾,小諾諾病好了沒?」陸文源向前走了去,十分親昵地颳了一個小蘿莉的臉頰。

「嗯嗯,病好了,大哥哥今天是來陪我玩的嗎?我也想要那個顏顏的那個奧特曼。」說到這,小諾聲音有些失落,小臉也皺了起來,看上去委屈極了。

「大哥哥,不是記得諾諾最喜歡公主的嗎?既然諾諾不喜歡公主的話,那這個……」說著,陸文源竟然從戒指空間里掏出來一個芭比娃娃,故作遺憾地說道:「這個,諾諾不喜歡的,那就留著給夢夢了。」

「哎呀,大哥哥你聽誰說的諾諾不喜歡公主了,諾諾可是一直都喜歡公主的。」小諾控制著飛鶴,猛地一抬手,陸文源手中的芭比娃娃就落入她的手中,緊緊摟在懷中,嘴上還不停地說道:「諾諾最愛小公主了。」

「好了,今天大哥哥來還有事呢,那就不陪你玩了。」

「大哥哥是要去比武場的嗎?今天比武場里有人,還沒結束呢,大哥哥可以在這陪諾諾玩會兒,等一等。」說起正事了,小諾也是很靠譜的,一板一眼地招來了兩隻飛鶴,命他們把林沐兩人給送上去,接著自己也跟了上去,待到到了降落的地方,又引著兩人到達比武場的入口。

只見一個入口便是像天庭上的南天門一樣的兩個大柱子,在大圓柱子上還有一塊石牌匾,牌匾上刻的正是「清川比武場」五個大字。除了這個之外,柱子裡面的東西卻是看不到的,而在柱子兩邊分別有一個小貨店,只不過這貨店賣的並不是吃喝,日常用品,一家店門口標記著木偶,另一家標記著武器。

就在小諾又領著兩人準備往裡直走時,要不是楚天提醒了她,她差點忘記自己沒有武器跟那個模擬用的木偶,要去買嗎?可自己沒有金幣,而且前面那一對「兄妹」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只能硬著頭皮跟上。

「大哥哥,諾諾就不進去了。」小諾站在第二根石柱那裡停了下來,沒有再往前。

「這個獎勵給諾諾的。」說著陸文源又從戒指空間里掏出來幾塊漂亮的水晶遞了過去。

小諾沒有客氣,大大方方地收下她應得的,跟兩人道了聲「再見」,便喚出來她的飛鶴從另一扇門飛了出去。

等到她人走之後,陸文源沒有記著進門,帶著林沐又往回走了一段路,對著一家賣人偶的老闆說道:「掌柜的,麻煩您給我朋友做雕刻出來一個木偶。」

「好的,沒問題,不知道您要什麼價位的?」

「要最好的吧。」

「要最好的,您就找對人了,我們仙貝雕刻可是清川國國城裡最大的一家雕刻店,有著上百年的歷史了……」

「我這不是聽別人說這好,這才專門到您這的嗎?掌柜的,您看我們這趕時間呢……」陸文源為難地看著那個攤主,話並未說完,但意思已經夠明顯了,就是想讓這個攤主不要太墨跡了,直接說的話,能在這裡擺攤,肯定都是有一些實力的,他最好還是不要與人為敵的好。

「既然兄弟這麼識貨,別的不說,就我們這速度,那可是城內的一絕啊,當然,我們也不是為了速度而忽略速度的,不信我說的話不要緊,你可以看看城內的其他搞雕刻的,能做到速度與質量並存的,也就只有我們仙貝雕刻一家,還有你看看明彩,,那個質量,嘖嘖……對了,還有那個綠顏……人都快入土了,木偶出來又有什麼用呢?小兄弟,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看……」(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扛著裝備闖異世》更多支持!

「喲,說空話,這臉都不帶紅一下的!出氣也不帶轉彎、停頓的!還真以為全城就你們仙貝一家最有名啊?真要是有名還會跟我們在這擺地攤?」一個其他擺攤的同行看不下去了,這貨太能吹了,吹也就算了,做他們這一行,也不是不讓人磨嘴皮子,但你再提高自己的同時,貶低其他人,那就不對了!

「就是,早就看你們仙貝的不順眼了,打腫臉充胖子,有本事咱們來比一場?」從人群中又傳來一個看熱鬧不嫌事多的人附和了一聲。

「比就比,誰怕誰啊!」

仙貝雕刻來得估計不止一人,林沐從聲音的大小來判斷的。

本來她只是想買一個木偶而已,現在木偶沒買成,倒是在比武場第二道門快要上演一場大賽!

林沐本來就是一個喜愛熱鬧的人,這麼精彩的比賽,她怎麼能錯過呢?尤其還真是第一次親臨現場看人家比賽雕刻。

只不過……

似乎出了點意外……

說好的比賽,竟然演變成……

林沐很失望,沒有了再想繼續看下去的慾望,原來他們口中的比一比,竟然不是她腦補成靜坐一人拿著小刀對著木頭「唰唰唰」地創造出小人,而是把雕刻的工具丟到一旁。甩開膀子,扛起木頭,拿起小刀。昔日里賺錢的工具,在此刻化身成為了武器,冒著敵人的炮火進軍!

不行,她得找個地方躲躲,這是林沐在看到敵我不分的混戰,心中的唯一想法。


可這周圍都是空地,想找一個障礙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去哪躲呢?

難不成跑出這第二道門?

有了這個想法。林沐確實也正是這麼做的,拔腿就往回跑,只不過還沒開跑之前。忽略了一直盯著自己的陸文源,在見到自己要撤退的那一秒,一個無形的大掌擋在自己往回去的路中央。

「我嘞個去,是哪個不長眼的。法術往這亂放!」

一聲巨吼衝天而起。

這聲音。硬生生地把林沐的小心臟,嚇的砰砰直跳,只見一個像熊一樣男人、像一堵山似得笨重,晃晃悠悠地從第一道門往第二道門移動。

「都在幹嘛?不想在這混了是不?不想混了,給老子明說,保准一拳給你丫的扔回老家!」笨熊一樣的男人再次開口,企圖用聲音鎮壓全場。奈何多方混戰似乎都打紅了眼,在有默契地同時回頭看了來人一眼。便又回歸了本質,靠武力來征服對方。

笨熊男見眾人沒有給予他相應的理睬。或者說尊重似乎更為合適,眼珠一紅,伸手大力一揚,捏碎了擋在路面上的無形的巨大手掌,又根據大掌的元素去向,找到了釋放人,沒錯,陸文源無辜地被牽扯到了其中,林沐徹底地被解放了。

就在她還沒慶幸幾分鐘,以著偷偷摸摸地姿態,貓著腰朝著第一道門飛去時,卻不知道笨熊男後背也長了眼睛一樣,只聽她「啊」的一聲,整個人又被這貨給拽了回來。

「想跑?惹事了,還敢偷跑,看老子不抽死你!」笨熊抓住林沐的領子,像是拎小雞一樣,振振有詞地說道,同時揚起手,似乎想要一掌拍上來……

「大哥,慢著,你是不是找錯人了?」林沐趁著大掌還沒落下,運足火元素,借力一掙,待腳落地之後,往後撤離了幾米之遠后,這才聽到笨熊男嘴裡說出來的話,更是讓她哭笑不得,自己竟成了惹事的了,雖然她確實沾了一點邊,是她沒木偶,可大部分的責任不在她啊!

「不是你?那你跑什麼跑?」笨熊男忍不住皺了下眉頭,一臉的不爽,白浪費了他的精力,回去又得多吃一碗米飯!

「我不跑,他們打的這麼激烈,我這麼弱小,被他們誤傷了那該怎麼辦!」林沐實話實說,只不過就是沒人相信就是了。

「你都從我手中掙脫走,還提誤傷你?你真當我傻啊!」說著,笨熊男眼睛一瞪,擼起袖子,似乎只有林沐一個說的不對,他就有準備開打的架勢。

「這真不怪我,你不信可一問他!」林沐指了指剛才還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陸文源。

「你逗誰呢?你當小爺真傻啊!」

不再管笨熊男要怎麼樣了,林沐這會兒是真的急了,奇了個怪來!怎麼就一句話的功夫就不見了?

不行,她得趕緊找到他,想著,竟然不顧身後還處於亢奮狀態中的笨熊男,迅速地提高了鞋子速度,繞著這第一道門與第二道門之間,開啟了念力,轉起了圈來。

「哪裡跑!就是她!大哥、二哥,別讓她跑遠了!」暫且不管跑去尋人的林沐,笨熊男在這耽誤的這一會兒功夫,後面的維持秩序的大部隊已經相應趕來。

有了管理秩序人員的加入,混亂不過十分鐘便都消停了下來,林沐卻始終沒有發現陸文源的蹤影,而她卻成為了靶子,被當做批鬥對象,被後來到的管理秩序人員給領到台前,說道:「這是我門最後一次警告你們這些人,以後再有什麼像她這種無事生事的人,你們大家可以來舉報。要是嫌舉報太麻煩了,那就給我滾出比武場打,找個沒人的地方,沒人會攔著你們,任由你們打個昏天暗地!從今天開始你們做木偶的,都各回各家,歇業個十天之後再來吧。」

「別啊,我們錯了。」

「大哥,我們知錯了。再也不敢了!」

「就是,我們以後一定會老老實實做人的……」

一時間認錯的聲音,此起彼伏……

只不過就是苦了林沐。她可是太冤了!

「哼!帶走!」那個講話的頭頭冷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朝手下一揮手,眾人點頭表示明白,林沐就這樣被眾人給押著走了。

等到了一個四面都是石頭壘成的高牆房子處停了下來,林沐又忍不住叫了一聲,冤枉啊。


只可惜的是,她一路上叫的次數太多。剛開始笨熊男還算「好心」的回了一兩句,到現在,連個眼神都捨不得送給她。

不過有那幾句好心的話語。林沐算是知道了自己此刻到了哪,看樣子這房子應該就是監獄了,加起來兩輩子,她還是頭一次進的監獄呢。但她對監獄可是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尤其是聽聞了不少監獄夜間都會有各種哭聲、還有陰風什麼的,想想都會起一身雞皮疙瘩。

不行!她得繼續吼兩嗓子,「大哥,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只是一個路過打醬油的,有必要得到你們這麼的重視嗎?對了,當時我在場,引起戰爭的是一個叫仙貝雕刻的大叔。那個大叔吹牛不打草稿惹怒了眾人,才會有這麼一出的。真的不怨我啊!」

「可你要是不去他家買木偶,他會吹牛不打草稿嗎?」一直押著林沐的小兵聽見林沐再次吼叫,終於忍不住痛斥出聲,「姑娘,不,大姐,我都叫你大姐了,咱能不能好好說話,不要再吵了,我耳朵都快聾了!」

「讓我不吵也行,你放了我就不吵了!」林沐好想摸摸鼻子,奈何手根本動不了,摸不到,她怎麼感覺鼻子更癢了點,只能淚眼汪汪地求助者個「好心」搭話的小哥,「這樣吧,大哥,你給我松一隻手,我想撓一下鼻子……不行?我就只要一小會兒……三分鐘……一分鐘……三秒鐘總行吧?」

「可以!成交!」那個小兵倒真「爽快」地同意了,只不過在光是在解開她一隻手上禁錮的鐵鎖鏈就花費了不止十秒鐘,而且就這,花了十秒鐘他還沒解開,竟然還很無恥地開口說道:「都給了你十秒鐘的時間了,你可以信守諾言了。」

「……」

林沐被噎得無話可說,只能靜靜地等待著最終宣判。

在門口等了好一會兒,那個領頭的男人終於從石屋內走了出來,審視了一眼高矮胖瘦不一的眾人,緩緩說出來了接下來的安排,「今天就先把她安置在這,等這幾天過了風頭之後,再把她送去二院去。」

「是。」眾人領命。

「走吧,妹子。」押著林沐的小兵,露出一個標準八顆牙的笑容,再把她帶進石屋內的路上,十分得意地說:「我們領頭的長官就是太好了,要是我,我就絕對今天把你送去二院去。」

「額……」林沐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冤枉無辜的人,還講這對自己仁慈,實在是理解不了他們到底有著什麼一樣的世界觀。

可以說,她現在已經有些接受這個現狀了,靠他們這些當官的人是不行了,靠人還是得靠自己啊!

「問問他二院跟這有什麼關係。」楚天的聲音想起在林沐的腦海。

「問這幹嘛?」林沐疑惑了。

「你問就是了,哪來這麼多為什麼。」

「行,我問就是了。」在腦海中給了楚天答覆,林沐又只好諂笑著跟那個小兵叫了兩聲大哥,套了套近乎,到了最後,見時機成熟了之後,這才開了口,「大哥,之前你講的你們大哥英明,我也是這麼覺得,聽你這麼說,二院肯定是一個不好的地方,那裡跟這裡到底有什麼區別呢?」(我的小說《扛著裝備闖異世》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扛著裝備闖異世》更多支持!

「其實這兩院也沒多大區別,就是這裡收押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嘍啰,二院的話,關押的都是一些罪責比較重一點的了。」小兵大致說了一下。

這不說還好,一說林沐氣悶的想要吐血,尼瑪,她到底犯了什麼錯,竟然會這麼對待她!

小兵像是知道了林沐的想法了一般,先是嘆了口氣,隨後像是安慰,還是為自己開解,說道:「其實吧,你不是第一個因為這事進來的了,在這之前都還有好幾個,只不過他們身體素質,綜合能力不是很強,熬不住多久,罪就全認了。有些事也不是我們能做主的,只要你能熬個兩三天,基本上都會沒多大的事,之後你就可以回家了。而且你這次還正好趕上我們國城內舉行的一個試煉大賽,我是覺得沒人會管你的,你就當換個地方睡上幾夜就行了。還有啊, 豪門錯愛 ,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怕你在這待舒服了,去到哪裡絕對會不適應,所以……我這這是好心……你千萬別生氣啊……」

林沐認真地把小兵的話聽完,心中也明白了,並不是自己真的犯錯,而且他們似乎是看中了自己好欺負,然後只想著找了一個替罪羊來交差而已。不由得感慨今天出門前就應該把那下次幸運天賦給使用了,沒準就不會這麼倒霉了。嘆了口氣,面上還是得過的去,只好說著違心話。道:「我知道你這也是為我好,我之前不懂事,你千萬別生氣才對,等我進去了,還要多多勞煩大哥您照顧才是。」

「這個簡單,小意思,我……」

「廢什麼話啊!走快點啊!」走在前面的大兵回頭呵斥了聊的正歡的兩人。小兵沒敢再繼續說下去。只是弱弱地回答了一聲「是」,之後便沉默了下來。。

很明顯那個大兵的地位要比她身旁的這位高了不少,貌似在這裡的所有當值的人。貌似也就這個小兵地位最低了吧。

林沐可不敢再多嘴,乖乖地任由小兵拉著自己往前走。

這個石屋,看著像是屋子,可等他們進了石門。看的是又是一個空間。似乎清川國特別喜歡長長的走道,在走道的上還必定會設置門坊、又或者是門檻一樣的東西,而且還是必定會設置兩道,等到第三道門時,這才算是真正的進入。

這不林沐跟那個小兵聊了那麼半天,這才只是進了第二道門,正通往第三道門的路上,讓她不禁想到。要是在古代有人來劫獄幹嘛的,這不是多給了人家下手的機會嘛!

事實上。做出這幾道門的設計,清川國的管理者門也不是無此層考慮,正是有了這一層考慮才多設置門的,為的就是要劫走趕緊劫,劫不走的就老老實實待著,免得到時候進了獄里不服從管教,還引來一堆麻煩事什麼的。

要是林沐知道有這一層意思在這裡面,肯定會為此樂呵一陣的,可惜的是她不知道,不過就算是她知道了,貌似在這清川國,她還真一時半會兒找不到人來救她。

跟她認識的,關係好的,大多都是在荒城裡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荒城竟然在她心中這麼重要,紮根扎了那麼深,已然等同於家的位置。

這也讓林沐思索起來當初一心想要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許哥,我帶來了一個人,我們大哥說先把她放您這丟一一晚上,等他明天出完了任務回來,再過來領人。」笨熊男上前幾步走,代替了之前講話的那個頭頭,再次表明來意。

「我知道了,人交給我們就行了。」那個被稱為許哥的為人這是蠻爽快的,腸子都不帶打結的,很痛快地就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倒是笨熊男稍微猶豫了下,開口說了一個不是理由的安插人手,「那我留一個人在這吧,要是她有什麼事,儘管要他去干就行了,省得麻煩許哥你們的人了。」

「不錯啊,你們二院的什麼待遇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好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遊玩,住客棧的,還自配傭人……」


「你……」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吵了!」那個被笨熊叫許哥的開口,打斷兩人接下來的掐架,「那個隨你,你們自己看著辦,等安排好了,直接讓他帶著她過來就是了。」說完,不等笨熊男商量的結果,便徑直進了屋,一個小房子,類似值班室一樣的地方。

「五哥……」

「熊哥……」

屋外的眾人見自己這麼被看輕,一個二個這都是緊握緊了拳頭。

「好了,有事等我們回去再說,先把她給安排好了,你們中間得留一個人下來,有誰主動請纓的?」笨熊男自知理虧,是他給了那些人嘲笑的機會,但笑都笑過了,他可不會白白送上門給人樂,心中慢慢浮現出來了一個計劃。

奈何空有計劃了,卻無人自願留在這裡執行。

「有沒有誰自願的,快點站出來,我們可不能再讓他們看笑話了……」笨熊男只好壓低聲音,努力地做好動員工作。


只不過這些人依舊沒有願意的,別人不說,光是林沐身邊這位,一臉的不滿,小聲嘟囔著,他才不要留下來當傭人什麼之類的,聽的林沐直想笑。

笑的不是他們,而是笨熊男的動員的話題似乎越來越偏離軌道,如果是她,她也不願意留下來,留下來不僅要供自己指揮,最重要的是還要被這一院的指揮。

不過由此看來。這一院跟他們二院應該是處於競爭關係的吧?那為何她身邊的那個小兵講他們頭頭太仁慈了,如果是他,他根本就不會帶自己來這一院。直接會帶她去二院,這話跟此刻一對比,好像有哪裡解釋不清楚的。

「楚天,你覺得呢?」林沐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在腦海表層,供他查看。

「所以我才讓你問他,這兩院什麼關係……」楚天理所當然的把問題又拋了回來。

「那你就沒有什麼好的猜測?」林沐不死心地再次詢問。


「沒有。」話畢,楚天又想了想。開口說道:「你現在最應該想的是,明天怎麼逃出去才是要緊事,不過在逃出去之前。今天就先去他們牢里做客一下吧。」

「牢里有你想要的東西?」

「興許會有你想要的。」

「我什麼都不想要。」林沐猛地一搖頭,她可不記得自己有喜歡待牢房的癖好,不過自己想要的……




Related Articles

對此,查理只是聳了聳肩膀。

這些人本來就是用於送死的。他們只是誘餌。...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