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利琨呵呵笑道:「打破玄門天宗的不敗神話,感覺當真不錯啊。」

正說著,他突然神色微變,低頭看去,就見李星扉突然對下方窮奇的攻擊,和深淵中噴涌的雷火不管不顧。

紫衣少女冷冷的注視著楊利琨,猛地伸出右手食指朝著他一指。

「極道黃泉指!」

新婚甜蜜蜜:萌妻,抱一抱 ,彷彿刀切豆腐一般,將紅蓮業火火海切開,直刺楊利琨。

楊利琨發出一聲驚叫,千鈞一髮之際,身體向著一旁偏移,險之又險將要害位置避開了黑線,但仍然被黑線一下子貫穿肩胛。

「你……你竟然……」楊利琨咬牙切齒瞪著李星扉。

李星扉最後全力一擊將楊利琨重創,可是自己也被下方的窮奇妖力和雷火擊中,頓時一口血噴出來,面色慘白如紙。


幾頭窮奇怒吼著想要撕碎李星扉,但時間上卻已經來不及,深淵中的雷火轟然爆發,將它們盡數吞沒。

重傷的李星扉也向著下方跌落,眼看就要步窮奇的後塵,一個人影突然閃過,展開玄門天宗天地八法中飛天遁地的遁法神通,接住李星扉的身體,飛速脫離了深淵,落到上方深淵邊緣外。

李星扉抬頭望去,卻是一張冷峻漠然的面孔,一個她久聞其名,卻沒有多少實質接觸的人。

玄門天宗涅槃洞天唯一真傳,周雲從。

周雲從將李星扉放下,李星扉輕咳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她的傷勢實在太重。

看了李星扉一眼,周雲從霍然轉身,盯著遠處的楊利琨,目光冰冷。

楊利琨此時正在治療壓制李星扉給他造成的傷勢,見周雲從看過來,他冷笑一聲:「你們組居然能沖入前八名,參加第二階段?不知道你是走了什麼狗屎運,還是你確實有點本事,但那不重要,一個是打,兩個也是打!」

一邊說著,楊利琨突然手指指向自己的眉心,頭頂靈光閃動間,一枚巨大的靈陣符文懸於上空,落下道道白光將他籠罩。(未完待續~^~) 諸天大殿內,沈奇峰神色平靜,嘆息一聲:「小徒頑劣,竟與窮奇聯手攻擊玄門天宗高徒,此等行徑,已經越過底線太多,沈某教徒失當,實在慚愧。」

「貴宗可直接淘汰小徒,這是他應得的懲罰,我帶他回山之後,亦會有更多懲處。」

汪林沉默不語,神情冷然,一頭白髮在身後飄散,目光直視著沈奇峰,讓大殿內一眾元神大佬看了,都同時心道:「雖然還只是元嬰中期,但此子殺性戾氣著實深重。」

主座上,林鋒淡定自若,手指輕輕在座椅扶手上敲擊了一下,頓時所有人都目光一齊望向林鋒。

「無需如此。」林鋒平靜的說道:「第二階段本來就是考核年輕人們獨立應變的能力,既然是考核,那麼各種各樣的情況就都有可能出現,應對意料之外的突發情況,本就是題中應有之義。」

一眾元神大佬紛紛點頭:「玄門之主氣度恢宏。」

話雖如此說,法會第二階段更是允許修士之間相互攻擊爭奪金環,但和窮奇妖族聯手對付其他修士,雖然沒有明文禁止,但參加法會的其他人都很默契的沒有這麼做。

林道寒開口說道:「玄門之主寬宏,但天曇道尊高足所為,終究欠妥。」

「無妨。」林鋒淡淡一笑,看向沈奇峰:「令高足可以繼續參加法會,直到被正常淘汰為止,若他通過法會考核成為優勝者。該有的獎勵一樣都不會少。我玄門天宗不會取消他的資格。」

沈奇峰聞言,不僅不感到欣喜,反而沉默了一下后,才徐徐點頭:「謝過玄門之主。」

他轉頭看向光影幻境,微微嘆了口氣。

弘法堂內,獵捕窮奇的小世界中,楊利琨看著面前的周雲從和李星扉。神色微微有些猙獰。

他想要壓制李星扉給他造成的傷勢,但卻發現沒有那麼容易,條條黑氣裹挾著黃泉真水,不停摧毀他的生機和法力,讓精通輪迴宗秘傳的楊利琨都頭疼不已。

極道黃泉指是汪林創立自己凡林居一脈道法諸天極道真經后,由諸天極道真經衍生而得出的強力攻擊法術,雖然不如汪林自己領悟自八卦諸天大道藏的諸天黃泉指,但也威力不凡,更勝黃泉涅槃訣衍生的黃泉指神通。

極道黃泉指可以算是諸天黃泉指中寂滅一指的簡化版。雖然無法直接穿越虛空營造死滅空間擊殺對手,但也將死滅之氣和黃泉真水融合,破壞力驚人,力量集中,貫穿於一點。

敵人一旦被極道黃泉指所傷,哪怕沒有命中要害。也會被強大的死氣和黃泉真水的後續作用殺傷。

楊利琨現在便是如此。中了李星扉這一指,幾乎和李星扉一樣陷入失去戰鬥力的重傷狀態。

不過,他到底是輪迴宗天道年輕一輩的後起之秀,精通輪迴宗多種秘傳,手指點向自己的眉心,頭頂靈光閃動間,一枚巨大的靈陣符文懸於上空,落下道道白光將他籠罩。

輪迴宗秘傳神通,九死輪迴大咒!

金丹期修士即便被壓制了修為,和築基期修士同場競技。也佔了不少便宜,不僅僅是眼界經驗的問題,很多築基期時根本無法理解掌握的秘法神通,在晉陞金丹期后便可以學會。

現在修為境界雖然被壓制到了築基期,但只要法力條件允許,很多高深神通法術便都可以施展。

九死輪迴大咒就是輪迴宗一門極為強大的術法,白光照耀下,楊利琨的傷勢飛速復原,體內肆虐的死滅之氣被消滅乾淨,黃泉真水的動作也被壓制住。

楊利琨的臉上浮現出一股不正常的潮紅,他盯著周雲從和李星扉呵呵笑道:「雖然時間不太長,但解決你們是足夠了。」

諸天大殿內,輪迴宗人間道元神修士,桃花仙易龍兵徐徐說道:「九死輪迴大咒,嘿嘿,九死輪迴大咒!」

這門神通是輪迴宗秘傳,但自六道分裂后,現如今只有輪迴宗天道修士才會,是輪迴宗修士的保命絕技。

只要使用者當前未死,此術法一旦發動,哪怕再嚴重的傷勢也可以迅速得到治癒,恢復大半,連自身法力也會一併恢復到巔峰狀態,但只能維持一定時間。

一定時間后,使用者將陷入必死的境地,這種情況下有兩種方法可以解救,一是服用輪迴宗的秘葯一生丹,二則是由師門更高修為者出手救治。

不論哪種方法,修士之後即便保住性命,也會有很長時間的虛弱期。

這門法術存在的意義,主要是為了幫助輪迴宗修士擺脫一時的危局,要麼反殺敵人,要麼有力氣逃跑。

楊清盯著光影幻境中的楊利琨看了片刻,轉頭瞅向林鋒。

林鋒見他的視線望過來,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楊清見狀,便即看向周雲從,喚道:「雲從?」

寵妃承歡 ,必須經過林鋒的允許,而蕭焱、楊清等人如果想法力傳音,則暢通無阻。

周雲從聽到楊清的聲音,微微側首。

楊清平靜說道:「這一戰,我許你使用焚陽破元氣。」

聽到楊清這句話,周雲從的呼吸微微一頓,然後重新恢復平穩,只是看向楊利琨的目光,更加冰冷。

楊清傳音,沒有瞞著其他人,一眾元神大佬都好奇的看向他。

沈奇峰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下一刻,周雲從猛然動了!

耀眼的金色光芒從他身上爆發出來,使得他整個人彷彿化身一輪金色烈日,撲向楊利琨。

「太陽真火?」楊利琨獰笑一聲,雙掌一拍,洋洋洒洒的紅蓮業火飄散開來,毫不客氣的迎向周雲從。

但下一刻,楊利琨一張滿是肥肉的胖臉便抽搐起來,他赫然發覺,面前周雲從身周的金色太陽真火,突然全部湮滅,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道道黑煙。

彷彿烈日當空,突然陷入日蝕一樣,晦暗,凶戾!

更讓楊利琨心頭直跳的是,周雲從身畔的黑煙,越發濃郁,到了最後,漆黑如墨,原先煙霧狀的氣體,漸漸化為凝鍊的黑色流光。

諸天大殿內,一眾元神大佬們,目光都微微一動。

之前的黑煙,是將周雲從自身太陽真火盡數焚毀后得出的焚陽之氣,破壞力驚人。

而現在的黑光,卻是焚陽之氣進一步發生變化。

焚陽破元氣!

周雲從隨手一揮,黑光過處,楊利琨的紅蓮業火頓時煙消雲散,灰飛煙滅!

朵朵殷紅火蓮,便彷彿落花被雨打風吹一樣,瞬間凋零,化作塵埃。

而楊利琨一張胖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又急又怒:「你……你到底做了什麼?!」

胖子一對小眼睛瞪得都快凸出來,他震驚的發現,周雲從的焚陽破元氣,不僅僅是破去他外放的紅蓮業火,竟然在接觸這些紅蓮業火的瞬間,連他的本源都損傷了!

那些被摧毀的紅蓮業火,是真正的消失湮滅,被徹底摧毀,毀去多少,楊利琨辛苦祭煉的紅蓮業火就失去多少,多年辛苦所得,被周雲從一朝毀去!

待焚陽破元氣將楊利琨的紅蓮業火焚燒乾凈,楊利琨嘴唇哆嗦著說不出話來,他辛辛苦苦修練的紅蓮業火神通,竟然被周雲從直接廢掉了!

從今往後,楊利琨若是不死,想要再掌控紅蓮業火,只能從頭重新練起。

辛辛苦苦許多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怎麼可能?」楊利琨渾身上下篩糠似的顫抖,他怎麼也想不通,周雲從的焚陽破元氣竟然如此霸道,竟然通過焚燒外在紅蓮業火,竟然可以徹底廢掉他的神通。

更可怕的是,周雲從身形根本不停,毀掉楊利琨的紅蓮業火后,已然近身,探出右手,黑光流轉間,直接捏住楊利琨肥碩的脖頸,將他從地上拎到了半空中。

恐怖的焚陽破元氣力量發動,楊利琨頓時感覺自己五內如焚,他全身上下的神通法力都被黑光不停焚毀。


「住手!」楊利琨尖銳的怒吼一聲,駭然發現,不僅僅是自己的法力被黑光損毀,他自身體內陽氣也在被焚陽破元氣焚滅。

陽氣消散,人體陰陽平衡徹底崩潰,楊利琨不僅僅是修為被廢,他的神魂強度也會衰減,神魂靈性會減弱,經脈會萎縮,肉身氣血衰敗, 娘娘有毒:王爺,您失寵了 ……

等等還有許多東西,到時候他想要重頭再次修練都會變得困難重重,舉步維艱。

他在輪迴宗天道本也算天資卓越之人,但經過焚陽破元氣的作用,先天根骨就等同於半廢。

楊利琨心膽俱寒,驚恐的看向周雲從,頓時更是感覺如墜冰窟一般。

黑光隨身,遮掩了周雲從的身體,漆黑光芒中,只有他一對眼睛,還清晰可見。

楊利琨打了個哆嗦,那是怎樣的一對眼睛啊!

一對如同殃雲天降一般冰冷陰鬱,又彷彿燃燒著滔天大火的雙眼!

「我……我到底招惹了一個怎樣的凶神啊?這傢伙,不是人,簡直就是一頭剛剛出籠的凶獸!」

生死存亡時刻,楊利琨也爆發出了自己全部潛能,怒喝道:「眾生輪迴,天道不朽!」

他全身上下頓時散發出一陣不朽,不壞的氣息,所有剩餘法力靈氣一起爆發,連神魂都彷彿被點燃,畢生修為凝聚在一起,化為一道神光護住自己。(未完待續~^~) 小世界中,一處深淵裡雷火不停噴薄,深淵邊上,一道五顏六色的璀璨光柱直衝天際。

輪迴宗秘傳大道神通,不朽天道神光。

不朽天道神光,在整個輪迴宗的諸多秘法中,都是名列前茅的頂尖法門,蘊含著坐看眾生入輪迴,我自不朽無極限的意境。

但此刻這道璀璨光華卻被團團黑光壓制,不停消磨,周雲從的焚陽破元氣霸道至極,瘋狂焚燒面前存在的一切,便是不朽天道神光這樣的大神通,也節節敗退。

而且,和之強的紅蓮業火一樣,楊利琨可以清楚感到自己的不朽天道神光的根基搖搖欲墜,繼續發展下去,這門神通也會被焚陽破元氣廢掉。

弘法堂內,所有觀戰修士都屏住了呼吸,便是元嬰期老祖看著周雲從,一個個都神色凝重。

現在築基期的周雲從還無力威脅他們,焚陽破元氣雖然兇悍絕倫,但也終究有當前極限,是隨著周雲從自身修為一同提升的。

可是等到周雲從結丹,乃至於結嬰后,那又會是怎樣一番景象?

光是想想,就讓很多人感到頭皮發麻。



諸天大殿內,一眾元神大佬也都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碧波劍尊轉頭看向雷家家主雷烈:「凡是以修練陽氣為主的修士,同境界情況下遇到這周雲從,大部分人都要凶多吉少。」

雷烈徐徐點頭:「焚陽滅道,破元碎虛。確實霸道狠毒。陰損至極。」

燕明月則轉頭向林道寒笑道:「回去后必須要和匡師伯他們說說,潤峰不高過這周雲從一個大境界以上,千萬不能跟他起衝突。」

太虛觀激進派一脈培養的年輕強者中,有一人名丁潤峰,西陵城中還曾與白惜淺一起,同岳紅炎、李元放、洛輕舞等玄門天宗弟子起過衝突。

此人生就純陽之體,修練純陽玄心正法。正是相得益彰,將自身優勢發展到最大,一身神通法力,都遠超尋常修士,便是在太虛觀這樣的天才集中地,也是同境界中的佼佼者。

但可惜,周雲從的焚陽之體和焚陽破元氣,正好是其剋星,同境界下。周雲從打丁潤峰,會比他打楊利琨還要來得輕鬆。

林道寒淡淡說道:「西陵城之後,丁師弟也成熟穩重了許多。」

燕明月一笑,接著轉頭看向玄門天宗陣營中的楊清,收斂笑容,肅容說道:「楊道友確是良師。這位周小友在你的教導下。將自身先天優勢,完美挖掘出來,沒有絲毫浪費。」

楊清拱了拱手:「燕仙子過獎了,雲從能有今天,更多是他自己刻苦努力,在下不敢居功。」

便在眾人交談聲中,小世界內,周雲從的焚陽破元氣已經幾乎要將楊利琨的不朽天道神光盡數焚毀。

不朽天道神光保護下,楊利琨總算能鬆一口氣,但眼睜睜看著神光馬上就要破碎。厄運再次逼近,楊利琨就產生了一種坐以待斃的絕望感覺。

他蠢肥的臉上現出掙扎之色,稍稍猶豫后,彷彿下定了決心,一對小眼睛中惡毒的光芒閃動。

「你竟然想要徹底廢了我,我怎麼可能讓你如願?」楊利琨低喝一聲:「我要感謝你玄門天宗這弘法堂的法力防禦禁制,剛開始我還感覺不能真的殺人,實在不爽利,但現在卻正好幫了我!」

「小子,這事咱們沒完,出了昆崙山,你別讓我碰見你,否則到時候我恢復金丹期修為,定叫你生不如死!」

一句話說完,楊利琨直接翻起一掌,裹挾法力,朝著自己的天靈蓋轟去!

竟然是想要自我了斷,藉此觸發弘法堂的防禦禁制,從而判定他出局,將他送出這個小世界,從而中斷周雲從焚陽破元氣對他神通法力的破壞。

楊利琨對別人狠,對自己同樣夠狠,先不說就此出局,被法會淘汰,單說要自戕,哪怕明知有法力禁制保護,也同樣需要不小的決斷力和勇氣。

周雲從注意到楊利琨的動作,雙目光芒更冷。


他右手抓著楊利琨,左手則凌空握拳,無窮黑光飛快在他左手凝聚,化作一個巨大的黑色光球。

那黑色光球,更是將焚陽破元氣的霸道力量繼續壓縮凝聚,隱隱產生一種將要爆發的恐怖感覺,彷彿恆星即將崩塌一般。

焚陽破元氣,恆陽天爆!

楊利琨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在這個對手面前,別說求生,難道連求死,也由不得他自己?

恐怖的黑色光球轟擊在已經搖搖欲墜的不朽天道神光上,直接將光柱炸得粉碎,無窮黑光爆散開來,轟擊著楊利琨的身體,一道又一道焚陽破元氣將楊利琨體內陽氣全部引爆。

楊利琨慘叫一聲,剛剛抬起的手掌頓時一點法力都凝聚不起來,全部被焚陽破元氣燒毀。

周雲從這最後一擊,在焚毀楊利琨周身陽氣法力的同時,也一併觸動了弘法堂的法力禁制,保住了楊利琨一條小命,但他一身修為,也幾乎全都廢了。

弘法堂內一片寂靜,良久之後,才彷彿炸開鍋一樣,各個勢力所屬的修士都議論紛紛。

「這周雲從好高的修為,好狠的手段!」




Related Articles

「你好,這裡是傳承空間!」神秘聲音回答。

緊接著,唰得一下,眼前景色一變,米洛發現...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