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太妃也一陣厭惡,好好的表演給折騰成這樣,還真是讓她無語。

這傳出去她的名聲也跟著受連累。

反應過來的侍衛立馬一掌劈暈了她。

「玲兒!我可憐的玲兒啊!」

龐夫人撲了過去,幾乎絕望。

她知道女兒這次徹底是毀了!

「來人,送她們回府。」

梅太妃可聽不得別人在她這大好日子痛哭,一個嫌棄,吩咐人立馬帶走了母女二人。

世界總算清凈了,可這件事情怕是還沒有完,可是事不關己,當著太妃的面,他們自然不敢談論,可事後就說不準了。

甚至有人心裡開始興奮,這可是個大談資啊。

「玲瓏,還是九叔叔高明啊,他怎麼做到的啊,竟然沒人查出來了呢。」

七七一點都不同情龐春玲,第一眼就不喜歡那女人,還敢放蠍子毒她,這麼惡毒的女人沒殺死就便宜她了。

輕聲問了一句,她更感動的是九叔叔為她做的這些。

絕對沒有人想到這件事情的真正原因會跟七七有關,此時也並沒有人關注她。

「小姐,這裡是九王府,這可是咱們的地盤。」

玲瓏與有榮焉一般,有點自豪。

在自己地盤上動手腳最是容易啊,九皇叔這一招的確高明的很。

龐春玲這樣子活著還真不如死了。

這就是所謂的生不如死吧。

「對啊,這是咱們的地盤,在咱們的地盤還敢害人,真是活該啊。」

看到壞人受到懲罰,雲七七心情好了起來,甜甜的對九叔叔笑了笑。

看到七七這麼甜美的笑,君北冥也會心的勾嘴,稍縱即逝。 「多謝公子捨身相救,要不是你,恐怕我現在已是一具屍體。」湯蓉很快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天下間比她更年輕更強大的天才數不勝數,也許眼前的少年就是其中之一。

「沒什麼,路見不平罷了,而且也算不上捨身相救,一頭區區的九級妖獸我還不放在眼裡,舉手之勞而已,無需在意!」湯問乃是裝逼的老手,扯起大話來一套一套,三言兩語就把自己說成能夠輕易擊殺九級妖獸的絕世天才。

聽到他這麼說,湯蓉更加確信對方是罕見的天才,至少有築基期三重以上的修為,看向湯問的眼神多了幾分恭敬與崇拜,柔聲問道:「敢問公子尊姓大名?救命之恩,必當厚報,我是滄州湯家的湯蓉,在家族中有幾分地位,公子儘管開口,只要湯蓉能做到的絕不推辭!」

「選擇吧!裝逼選項:抱歉,我做好事從不留名,非得知道我名字的話,就叫我紅領巾吧。作死選項:妹子,要不就以身相許吧?」

好想吐槽,卻又無力吐槽,也許湯問已經習慣了系統給的奇葩離譜選項。

湯蓉是他的堂姐, 萬界大妖 ,一時之間難以接受,忍痛排除了作死選項。

「抱歉,做好事不留名是我的習慣,非要知道我名字的話,就請叫我紅領巾吧!」湯問咬著牙,硬是把這段羞恥感爆表的台詞念了出來,陡然轉身,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飛奔著離開。

湯問雙眼含著眼淚,滿臉通紅,好在高速奔跑帶起的風能讓他清爽一點。

「低級易容丹,對不起,我不該吐槽你,如果你是妹子我一定娶你!剛才要不是有你在,我這輩子也許就只能安靜的做個美男子,孤獨終老了。」

身後的湯蓉則是眼睛閃閃發光的望著他的背影,暗自感嘆:「不愧是絕世天才,來去如風,連背影都如此偉岸高大。洪領巾,洪公子,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到你?」

「裝逼任務完成,獎勵裝逼值二十點。沒逼才要裝,無中生有,正是裝逼之精髓!」

湯問自動忽略了後面那句評價語,二十點裝逼值也不算虧了,加上以前累積的,現在他手上一共有七十點裝逼值和二十點作死值,再多裝幾次逼就能開啟第二階裝逼商城了,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回到湯家,湯問掀開右手一看,黑色小劍的烙印清晰可見,活靈活現的,似乎隨時可能跳出來。這把神秘黑劍帶給湯問太多的震驚了,但毋庸置疑,黑劍是他此行最大的收穫,甚至比靈根進化更為珍貴。

湯問拿起茶杯,想喝口水,沒想到咔嚓一聲,手裡的茶杯直接碎成粉末。

「這就是三級靈根帶來的效果,三千斤力量,來的太過突然,暫時還沒有熟悉,得過兩天才能完全掌握。」湯問臉上露出笑意,第二次的「靈根進化」讓他足可以對抗任何一個五級靈根的鍊氣期八重,遇上湯燦那種廢物,單手打十個都不成問題。

「說起來一年一度的家族大會也快要到了,這兩天必須好好熟悉力量,好在家族大會上出口氣,把這兩年積累的怨氣全部發泄出來。」湯問深深的了解到曾經的自己受過多少委屈與恥辱,這一次必須連本帶利的討回來,狠狠出口氣!

家族大會是湯家每年舉行一次的聚會,家族內所有嫡系成員和地位重要的旁系成員都要到場,對過去一年的發展做個總結,同時規劃下一年的目標,而且會舉行一場針對家族內不滿二十歲的年輕人比武,以比武的成績決定未來的地位和待遇。

今年的比武對湯問來說至關重要,如果輸了,恐怕以後不會得到任何修鍊資源,甚至可能被強制派往其他城市負責湯家的商業管理,地位低下,和旁系成員差不多。

最近幾天的湯家顯得格外熱鬧,朱漆大門前車水馬龍,絡繹不絕,許多在風國各地的家族成員都陸陸續續的趕回滄州,因為一年一度的家族大會即將召開,所有成員按照去年的表現來決定下一年的資源分配。

「終於到了!」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窗戶透射進來,湯問緩緩睜開雙眼,一口濁氣呼出,脫離修鍊狀態。一連數天的修鍊,湯問將三級靈根的潛能全部挖掘出來,境界徹底鞏固,雖說沒能晉陞九重,卻也只剩一線之隔,力量更是從三千斤暴漲到四千斤,堪比普通水平的鍊氣期九重。

一道身影如蜻蜓點水,似飛燕翩然,腳尖輕點水面居然沒有沉下去,踏水而行,直接越過水池。

「踏水無痕果然精妙,這要是放在前世,拿去勾搭妹子還不是手到擒來!」湯問有些遺憾,真想回去前世生活的現代社會裝逼一把!

一大清早,湯家就人來人往,擁擠而熱鬧,旁系成員只能在外圍議論紛紛、彼此吹捧,重要的嫡系成員則是直接進入議事大廳,準備參與家族大會。

「你聽說了嗎?這次家族大會不僅大老爺和二老爺要參加,連在北部邊疆抵禦妖獸的四老爺都回來了,還帶著他的兒子,我聽說啊,他們已經聯合好了,要抬四老爺上位。」

「四老爺啊,那可是鎮守北方的大將軍,率領十萬大軍抵抗北部幽暗森林的妖獸,要不是有他在,估計咱風國早被妖獸踏平了。不過聽說四老爺實力強大,卻只有築基期八重,還是比不上家主大人的九重修為啊。」

「你懂什麼?家主大人雖然實力強大,有煉成金丹的可能性,但是別忘了他們倆的兒子,家主看的不僅是自身實力,後代的資助也是標準之一。那個湯問可是名副其實的廢材,已經兩年沒能突破了,不久前還被周家小姐找上門來退婚,丟盡了我們湯家的臉面啊。但是四老爺的兒子就厲害了,據說是木系六級靈根的天才,資質絲毫不比蓉小姐差,才十四歲就有鍊氣期八重的實力,真正的天才啊。」

「照你這麼說,家主的位置就懸了,唉,三老爺一世英名,都被那廢材兒子給毀了。」

一路上,有不少湯家子弟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透露出不少消息,似乎知道今年的家族大會非比尋常。

湯燦的父親排行老二,作為嫡系子弟的他自然有資格參加家族大會,再次看到湯問,臉色一陣陰冷,牙齒緊咬,上下磨動發出壓抑難聽的聲響,卻沒有朝湯問發難,而是向一位衣著華貴不凡的少年俯首貼耳,低聲說了幾句。

!! 這個時候,梅太妃已經宣布繼續開始了,畢竟姚慕雪還沒上場,她雖然有點疲乏,也不想就這麼結束。

經歷兩場變故,眾人反倒興趣更大了,今日的表演還真是精彩,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更有趣的事情發生。


很快就輪到姚慕雪上場了,說來也湊巧,姚慕雪和七七竟是抽到了兩個緊挨的號碼,姚慕雪之後就是七七。

姚慕雪儘管很自信,可是第一次公開場合露面,還是有點緊張的。

走上舞台,早是有人把琴給準備好了,姚慕雪今日的表演正是琴。

這個本來就是原身的強項,再加上她獨特的曲子,她相信這曲經典的調子一樣能在這個時代成為經典。

作詩彈琴都能成為經典,那她才女的名號將無人能敵。

姚慕雪一上場,立馬吸引了眾男的目光,她長的跟京城女人不同,有著江南水鄉獨特的溫婉氣質,如水一般的身段,如蓮一樣的高潔,每走一步,似乎都踩到了男人的心上,讓人心痒痒,忍不住想要去呵護。

她緩緩坐下,輕輕一笑,身後的花朵都失去了顏色,就如同一朵水蓮,靜靜的坐在那裡,連呼吸都能聽得到。

「大家好,民女姚慕雪,在這裡恭賀太妃姑姑壽辰大喜,萬壽無疆,一首《春江花月夜》送給姑姑,也送給大家。」

姚慕雪自報家門,聲音也和她的長相一般,十分柔和動聽。

男人們心神蕩漾,等著優美的曲調出,愈發的讚歎,如痴如醉。

這樂曲如仙樂,彷彿能讓人安靜下來一般,整個現場立馬鴉雀無聲,唯有琴聲飄揚,躁動的心隨著這曲子變得平和。

女人們先前的嫉妒也消失了,隨之而來的只是靜靜的聆聽隱約,心中的那絲躁動也壓制了不少。

這是一首能讓人心情平靜的曲子,在這炎熱的夏季,似乎也感受不到了燥熱,彷彿來到了春天,讓人心情舒緩寧靜。

而且,這曲子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難不成是姚慕雪的原創?

若真的如此,那這個姚慕雪也太有才了。

眾人又不禁想起了那首詩,也是姚慕雪原創,如今已經膾炙人口了。

這個女子,還真是讓男人都汗顏的才華!

這琴聲,直逼當代第一琴師啊。

七七也聽得如痴如醉了,當初纏著姚慕雪教她彈琴,可是她發現那麼多的琴弦跟她不對付,她覺得好難,然後也沒興趣了,於是就沒有再學。


現在聽到這麼優美的曲調,竟是發現彈琴也挺好玩的。

可是,這個曲子為什麼她也么有聽過呢?

姚慕雪最近每天都會彈琴,也給她彈過不少曲目,可是卻沒有這一首。

七七的記性好,一定不會記錯的,這一首曲子姚慕雪的確沒在幽冥殿彈過,甚至在落梅苑也沒彈過。

這是為什麼呢?要表演不是要多多練習嗎?她那首歌都練了好久的。

君北冥顯然也發現了這首曲子姚慕雪並沒有在九王府彈過,不過他不是七七,立馬就猜到了姚慕雪的用意。

這個姚慕雪,好深沉的心思。 華貴少年傲然一笑,語氣不冷不熱的問道:「你就是丟光湯家臉面的五行廢材湯問?」

「你是誰?」湯問反問了一句,眼前的少年給他的印象極差,從剛才的舉動來看,多半是被湯燦挑唆來對付自己的。

「我的名字不是你這種廢物能夠知道的,你現在還能站在湯家只不過是因為你父親的身份,很快這最後一點倚仗就要失去了,明天的你就是條喪家之犬,我可沒功夫和條狗說話!」華貴少年飛揚跋扈,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說完就放聲狂笑,大步走入議事大廳。

湯燦跟在身後笑開了花,得意洋洋的對湯問說道:「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上次給我的恥辱,很快、很快就讓你十倍百倍償還,等著吧,你這個五行廢物!」

「選擇吧!裝逼選項:把湯燦打成豬頭。作死選項:把湯燦打成死豬。」

死豬?那不是要出人命?

湯問無奈一笑,不得不選擇裝逼!

啪!

湯問毫無徵兆的一巴掌甩在他臉上,僅僅用了兩千斤的力量就把湯燦直接扇飛,半張臉通紅腫脹,跟個豬頭似的。

「你、你敢打我?」湯燦捂著臉,表情扭曲的狠狠說道,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動手。

啪!

回答他的還是一巴掌,更重更狠,把另外半張臉也扇得更紅更鐘,結果就是湯燦臉一邊大一邊小,腫得跟個饅頭似的,通紅通紅的,快要滲出血來,連話都說不出,凄慘無比。

「廢物?你說我是廢物?一個被我踩在腳底下的東西,拿什麼跟我說話?」湯問出手狠辣,絕不留情,兩巴掌當場把湯燦扇成豬頭,更是一腳踩在他的臉上,鞋底來回摩擦。

這下,四周圍觀的人頓時震驚萬分,沒想到一直被人罵作廢物的湯問居然能瞬間擊敗湯燦,看他的樣子輕描淡寫,根本沒用真正的實力。

「湯問,今天是家族大會,你當著大家的面毆打同族子弟是什麼意思?」有人叫囂起來,是支持四老爺一派的人

「沒錯,你這是公然挑戰族規,不把大家放在眼裡!」馬上有人高聲附和,早就串通好了。

「族規?」湯問冷冷一笑,「湯家子弟二十歲以下允許私自比武打鬥,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那也要對方同意,你問問湯燦他同意了嗎?」很快有人反駁道。

「他當然同意了,不信我再問他一次。」湯問單手拎起痛昏過去的湯燦問道,「剛才的比武你有沒有同意?同意的話就點頭,不同意就搖頭。」

說完,湯問另一隻手抓著他的腦袋點了點頭,笑著說道:「你們看,他點頭了,明顯是同意比武,所以我剛才並沒有違反族規!」

眾人一時語塞,竟然沒辦法反駁他。

湯問隨手丟下給打成豬頭的湯燦,拍了拍手上的灰,邁入議事大廳。

「裝逼任務完成,獎勵裝逼值二十點。不要說我裝太狠,只能怪你逼太緊!」

進入議事大廳,坐著數十人,正中間的是大老爺湯顯,二老爺湯赫,三老爺湯威,四老爺湯武,剛才那位囂張跋扈的華服少年坐在湯華身邊,低調謙遜的受著眾人吹捧。

「二哥,聽說你的大兒子湯耀天資極高,快要築基了,真是虎父無犬子啊!怎麼今天沒來家族大會?真是可惜!」湯武說道。

湯赫聽了,哈哈大笑道:「過獎,過獎!耀兒正在閉關突破,今年是來不了,就讓他弟弟燦兒來,真是奇怪,怎麼還不進來?」

議事大廳是湯家召開家族大會和平時商議要事的場所,布有小型的隔音陣,外面的動靜根本傳不進來。

「二伯,剛才燦哥和我一起進來的,好像最後和問哥說了什麼。對了,問哥就在那邊,要不二伯您問問他吧!」華服少年的態度和剛才完全不同,尊敬有禮,真是面前一套,背後一套。

「湯問,我兒子呢?怎麼沒有一起進來?」湯赫冷漠問道,和對待華服少年的態度截然相反。

「二伯,燦哥技癢想和我切磋一番,我勸說不過,只得答應他,剛才正是比武去了。」湯問並非直接問答。

湯問是出了名的廢物,想必比武結果肯定是自己兒子贏了。

湯赫故作姿態的說道:「我兒就是熱衷修道,技癢難耐很正常,就怕他出手沒分寸,要是不小心打出什麼傷勢也是沒辦法,三弟千萬別怪罪啊。」

「燦哥修為精深,剛才比武顯示出來的實力至少有七重,確實沒收住手,弄了點小傷。」湯問握住右手掌,眉頭微皺。

「哼!」湯威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見此情形,湯赫臉上笑意更濃,從乾坤袋裡取出個小玉瓶說道:「唉,燦兒也真是的,出手不知輕重。來來來,二伯給你瓶活血丹,活血祛瘀,對傷勢很有幫助啊!」

「多謝二伯!」湯問故意把右手放到背後,只用左手去接,讓對方誤以為傷勢嚴重,沒臉露出來。

這時,一個傾向於湯赫的客卿長老走了進來,到他耳畔低語了幾句,後者臉色劇變,一陣紅一陣白,再看向湯問的眼神充滿了憤怒。

原來挨打的是自己的兒子,還被當場打成豬頭,模樣慘不忍睹,可剛才湯赫說了這麼多大話,哪裡有臉指責湯問,要是說出真相豈不是扇自己耳光嗎?

「三弟,你真是教出了個好兒子!」湯赫冷冷說道。

「過獎了!」湯威隨口答道,看了眼兒子湯問,心中多了幾分疑慮。

鐘聲敲響三下,議事大廳里所有人齊刷刷的起身肅立,三百年前的今天,剛剛遷移到風國的湯家勢單力薄,好在有一位老祖成功晉陞金丹期,使湯家擁有躋身風國四大家族的實力,從此以後這天就被定為家族大會的日子。


「家族大會,開始!」家主湯威說道,聲如洪鐘,振聾發聵,一字一句都在每個人腦海里回蕩,顯示出無限接近金丹期的強大實力。


Related Articles

鐘點工阿姨看著貴婦的第一眼就是可惜的神色,雖然一閃即逝,但貴婦可看的清清楚楚。

她在可惜什麼? 難道…… 貴婦想到自己一...
Read more

“嗯,還有這二人蔘賽還得講配合。”

“怎麼個配合啊?”“就是你兄弟倆的默契須...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