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年用殘存的力量,強行把女兒抱住,屈膝高高騰躍而起,當空奮力一扔,絲毫不管後者怎麼樣哭喊,直接將她扔向對於常人來講很遠,對於他這種級彆強者不太遠的紫黑色漩渦,也就是星海通道中心。

通神級強者的力量何其強大,柳晏紫頓時就如同離弦之箭般,精確地栽進星海通道,消失無蹤。

速度之快,甚至下方的大軍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哈哈,你以為,扔進星海通道就安全了么?」雷頓陰測測地笑著:「我告訴你老頭,我們既然能衝破星海通道過來,那就意味著這道天塹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威力,它不光對於你們這群化外之民沒有威脅,對我們也同樣沒有威脅!」

「來人,帶上傢伙,把那個美人兒給我抓回來,本帥要好好享用享用!」

雷頓振臂一揮,幾十上百個手下齊齊應令而去。

聽了他的話,柳永年的臉氣得通紅,他頓時喪失了一向的理智,嘶聲大吼道:「混賬,你敢!」

「哈哈哈。」雷頓仰頭大笑,「不就是一幫低劣的民族么?有什麼不敢的?本帥血統高貴,睡你們的女人,不嫌臟都算大發慈悲了!」

「你~!」

柳永年氣得噴出一口血霧。

「老柳……」「柳族長!」

百里芙蓉和百里破浪等人連忙關切道。

「哈哈,你們都是要死的人了,廢話還那麼多,真是感動死老子了。」雷頓笑聲無比尖利。

他帶有濃厚侮辱意味的話,讓蠻荒一方所有人都恨不得將其剝皮抽筋。


「是么?一個將死之人,口氣還不小。」

忽然間,一個令所有人熟悉卻意外的嗓音,響徹空中。

「百里族長,借你的山河圖一用了!」

這聲音剛剛落下,百里破浪就驚駭地看到那捲頑固得難以掌控的捲軸從他的儲物法器中飄飛而出。


在空中平鋪展開,迅速擴大。

山河偉力,宏大的威壓氣息,瀑灑而下,模糊的投影自水墨丹青的勾勒之中釋放。

「雷岳!是雷岳!」

百里破浪震驚了!

百里芙蓉也震驚了!

百里破海也瞪大了眼睛!

絕望的柳永年眼底深處也重新迸發出雄渾的精芒!

大家都駭然得無以復加。

此時此刻,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如天神發凡般凌空虛浮,屹立在山河圖前,雙臂平推,那恢弘的山河投影正在逐漸清晰…… 「我的天,這小子……」北蒼燭龍、柳永年等高手看的是瞠目結舌,不免被這神奇的一幕所震驚。

百里芙蓉,也是滿臉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靠,他對山河圖做了什麼。」

百里破浪也是發現了那一道道恐怖得讓人窒息的裂縫,正在被某種強悍的無形能量所阻礙,再也無法寸進。

聯繫起空中那位無數次讓他吃驚的青年背後漂浮著的山河圖,還有面前徐徐凝實的山和投影,哪裡還能猜不出什麼?

山河圖的威力,原來這樣強!

只不過,這小子是怎麼運用的呢?他為什麼會運用呢?

百里破浪是百思不得其解。

一想到自己鑽研了那麼久都沒鼓搗出個所以然的法器,居然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一個後生晚輩調動起來了,就泛起了強烈的茫然困惑還有挫敗感。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啊。

身旁,柳永年好似看明白了他眼裡閃爍著的光澤,爽朗地笑了起來。

「老柳,你說,我們這次是不是有救了。」百里破浪尷尬地咳了咳,轉而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事情的確是迎來了一個轉機。」柳永年微微點頭:「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是沒有想到,最終讓我們這百來號人柳暗花明的,竟然是這麼個年輕的孩子。」

「是啊。」一直心情陰暗,沒有說話的百里破海也開口了,附和道:「這才是真正的蠻荒的希望,青年才俊啊,如果老夫所料非差的話,將來複仇的希望,或許也將寄托在這個年輕人的肩上。」

「還別高興太早,究竟這混小子好不好使,還沒得到印證呢。」

在大家都充滿希冀的時候,百里芙蓉倒是潑了一盆冷水。

異域大軍一方,雷頓目睹著這宛若天神下凡的畫面,張大了嘴,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他開始恐慌了起來。

作為一名真身境強者,他雖然已經習慣於依賴強大的機關製品發揮戰鬥力,不過敏銳的危險感知還是沒有打任何折扣。

他居然是從空中那個神秘青年的身上嗅到了一種即使是動用限制級武器也會落敗的強大壓力。

這區區蠻夷之地,荒蕪落後,還能出現這樣的人物?

想到這,雷頓再也沉不住氣地大聲命令道:「快!快!所有限制武器都對準那個人,發射!發射!」

不過手下的回答令他絕望,「將軍,剛才已經聽從您的命令,將所有限制級武器的能量都釋放出去了!現在已經沒有能量儲備了!」

聞言,雷頓瞪大了眼睛。

他壓根就沒有考慮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數啊。

目光鎖定那散發著滄桑古氣的山河虛影,裡面好像隱隱約約有著異常強大的能量波動溢出。

這些波動不是來自於這虛影本身,而是格外熟悉的機關製品。

仔細想想,幾乎可以確定,那些限制級武器發射出的威能都已經被這看似虛幻,卻極端強橫的投影鎮壓在了其中。



「呵呵,對面的,你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么?」

忽然,雷岳洪亮的聲浪自頭頂滾滾傳來。

「氣吞山河!」

他嘴唇輕啟,蹦出四個渾厚有力的字眼。

剎那間,恢弘的山水投影瞬間變形,呈圓柱面圍繞並高速旋轉了起來。

用一段膾炙人口的話來形容就是,山不轉水轉,水不轉雲轉,雲不轉……

反正就是山水都在轉,轉得很快,快得就像龍捲風,離不開暴風圈也來不及逃!

「媽的~!全部給我進攻!進攻!」

雷頓見到這一幕,駭得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嘶聲對屬下咆哮道。

眾士兵聽令,明明很想往前沖,但腳卻不聽使喚,反而帶著身軀顫抖著往後退。

沒辦法,他們都被突如其來的山河投影,還有半空中那可怕的年輕人嚇壞了。

自從入侵這塊大陸以來,從來沒有見過這麼詭異的場面,也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感受過死亡的危險。

「你們怕什麼?混賬!」雷頓揮著手,震怒道:「你們手裡有機關武器,你們有先進的裝備鎧甲!都給我沖!怕什麼?上萬人的軍隊?還怕一個不知道從那個旮旯里冒出來的臭小子?」

經他這麼一說,大伙兒似乎都回過神來。

對啊,我們為什麼要怕啊?我們有先進的文明,先進的裝備,威力強大的機關武器。

想罷,他們都舉起了手裡的傢伙,對準了不遠處的那些劣等民族。

然而緊接著,事態的發展急速轉變。

未知而強大到極點的吸引力籠罩了所有人的全身,手裡的武器剎那間被捲走,有的人更是腳底直接被扯離地面,不受控制地飛到了半空,往那張表面的圖案流轉不定的圖卷飛去。

「山河圖,鎮壓!」

隨著雷岳的一聲厲喝,越來越多的異族軍士失去重心,一個個觸碰到圖面後身形頓時消弭失蹤。

「那是……那是法器山河圖!」

看到這,雷頓終於看明白了,這件強大的寶貝,即使是在他們那邊也是令無數人為之眼饞的物事。

只不過為了打通星海通道,探究上古眾神的詛咒究竟有什麼奧秘,這件寶物據說被賜予了一位通神級別的高手。

怎麼會在這小子的手裡,這還不算什麼?這小子又怎麼能夠使用呢?

雷頓百思不得其解,他醒悟了之後,也根本不想繼續去考慮這等沒有意義的問題,臉上陰晴不定地變換了幾番后,終於是做出了決定,調動起全身的功力,拔腿就跑!

「我說過,一個都走不了!」

雷岳把這位敵將的行蹤看的真切,當即便操控了一部分力量,集中起來化成一張無形的大網凌空落下,將雷頓死死罩住。

後者減速不及,一頭撞在無形的壁障表面,立馬頭暈目眩,七葷八素地晃悠了好幾下才緩過神來。

「你放了我,你放了我,什麼都好說啊!」

雷頓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然而那個恐怖的年輕人什麼也沒說,似乎壓根就沒有聽到他吶喊,直接抬起手臂。

剎那間,腳下傳來令他無法反抗的力量,身形立刻不受控制地被推向那張他死都不願意進入的捲軸……

「都跑不了!氣吞山河!乾坤鎮壓!」

雷岳氣勢冷峻而凌駕全場。 「我的天,這小子是要瘋啊。」

百里破浪瞠目結舌地說道。

百里芙蓉的雙眼也是大放異彩,這樣的情緒在她身上很少見。

「我想過很多種可能,卻沒有想到這種結果啊。」就連一向淡然的柳永年也是啞然失笑。

「我只是鬧不明白,他怎麼會使用山河圖,我研究了那麼久都沒有一丁點頭緒。」

百里破浪憋了好久還是忍不住將心理的疑惑吐露了出來。

「哈哈。」聽了他的話,一路上都相當沉默,不,應該說被篡權之後就性情大變的北蒼燭龍都是難得地面露微笑,輕聲道:「世間萬物,講求的都是緣分二字。」

一直俏然立於其身旁的北蒼采萱則是眨著美眸,出神地望著天空中的少年,不知道在想什麼。

「燭龍兄說得對。」柳永年附和地點點頭。

百里破浪倒是愣了愣,片刻后也是無奈地聳了聳肩膀:「真是……雖然這個理由很牽強,但是我只能選擇相信,這個小子,簡直就不能用常理來審視。」

經歷了劫後餘生,眾人渾身上下都異常輕鬆,眼看當下敵軍陣營的亂象,就知道大勢已定。

強悍的山河圖投影鎮壓住整個大軍的行動,異域士兵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了莫名力量的牽制,只能任由席捲全場的吞噬之力將他們一個個收入展開的山河圖卷。

塵土飛揚,氣流亂竄。

硝煙瀰漫,一片狼藉。




Related Articles

「皇幫那邊,動點手腳。他們的手伸的太長,該剁了。」

食指敲了敲桌面,蕭鄴沉抿唇,心下有了打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