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銘知道,這是那魔道會的真神長老,在張開自己的力場,他要將整個黑沙城全部籠罩起來。

林銘又豈會讓他完成這樣的圍攏。

他身影一動,想著一個方向疾飛出去!

「嗖!」

林銘如同劃過夜空的流星,他雙手握住暗龍槍,灌注九天星辰之力,可怕的力量在瞬間爆發出來,直刺力場邊緣!

「嗤啦!」

力場撕裂,林銘的身體猛然一震,硬生生的衝破了這片真神力場!

原本以林銘的實力,就可以擊敗普通真神,破一個力場自然不成問題,然而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在林銘衝破力場的一瞬間,他卻燃燒了一絲精血之力。

開啟生門之後,林銘燃燒一絲生門精血並不算什麼,然而這等情形,落在其他人眼中,卻是他全力以赴的標誌。

破開力場之後,林銘速度展開,如同驚鴻一般劃過天際,急速向黑沙沙漠深處疾飛而去!

而在林銘身後,則是翻騰而起的滾滾黑沙!

這些黑沙,形成了高達百里,寬達千里的巨大沙潮,在沙潮的頂部,有一隻黑沙凝成的巨大惡魔之爪,狠狠的向林銘抓來!

那鎮守黑沙城的黑袍真神,在利用自己的通天手段,遠距離襲殺林銘。

這樣的手段,看起來氣勢宏大,然而真正威力,卻遠不如黑袍真神親自動手,只要林銘願意,他完全可以擊潰這惡魔之爪,然而他沒有這麼做,他不斷的以身法閃避惡魔之爪,以更快的速度,向黑沙沙漠深處飛掠而去!

「哪裡走!」

在黑沙城之中,憤怒的聲音響起,滾滾烏雲洶湧而出,這真神長老,已經親自來追殺林銘了!

這正是林銘想要的效果,他在被追殺的時候,一直壓制自己的實力,就是為了降低這黑袍真神的警惕之心。

如果林銘表現出的實力太強,對方生出戒心,那麼這黑袍長老就未必會追殺他了。

可是在黑沙城,林銘完全沒有擊殺這黑袍長老的把握。

且不說黑沙城有諸多防禦陣法,還有諸多可以結成大陣對自己造成騷擾的魔道會爪牙,單單黑沙城的幾個傳送陣,就能讓其他高等惡魔在這黑袍長老遭遇危險時,快速得到消息並且趕來支援了。

所以林銘首先要做的,就是將黑袍長老引出黑沙城。(未完待續。。)

… 「轟隆!」

「轟隆!」

黑沙所形成的惡魔之爪一次又一次的砸下,林銘左突右閃,像是狂風巨浪之中的游魚,沒有沙暴能將他如何。

雖然林銘此時是隱藏了實力,但是任何人都不會以為他是偽裝,因為他的境界擺在這裡。

就比如現在在這深淵惡魔長老看來,林銘的修為,大概等同於天尊中期或天尊後期,如此修為,能夠兩招擊殺一個頂尖天尊級深淵惡魔,並且在自己手上支撐這麼多招,已經是奇迹了。

如果說林銘本身實力還要更強一些,連深淵惡魔長老自己都不信。

「黑獄與我有深仇大恨,我來黑沙城殺他報仇,天經地義,你最好不要介入,否則我會記住今天的追殺之仇,十萬年之後,我必來找你討還!」

林銘的聲音,洪亮之極,如同驚雷一般傳遞出去,甚至傳到了黑沙城,讓黑沙城中的深淵惡魔,都聽到了!

林銘說的黑獄,正是之前被他殺死的黑沙城城主,他三言兩語,就不動聲色的將自己擊殺黑沙城城主的過程,解釋成了仇殺。

而這樣的解釋,其實無論在誰看來,都十分合理。

因為一個精神正常的深淵惡魔,絕對不會突發奇想的來到黑沙城,突然出手擊殺魔道會黑沙城城主,這等於是將魔道會往死里得罪,任何一個深淵勢力,都不會在沒有萬全準備的情況下,採取如此無腦的做法,這幾乎等同於和魔道會宣戰了。

可是,如果是一個實力強大的獨行俠,與黑沙城城主有私仇。如此他不顧一切的將對方擊殺,這樣一切就容易解釋了。

這種誤會,也是林銘想要的結果,現在,他還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擁有易容成深淵惡魔的能力,也不想有人將他這次行動聯繫到古族起義軍身上。

如果。這只是一場簡簡單單的仇殺,那一切都說得通了。

而林銘對他為什麼要殺黑沙城城主的解釋,更是讓那真神長老暴怒,眼前這個惡魔,不但在自己眼皮底下斬殺了黑沙城城主,而且竟然還膽敢在逃跑的時候威脅自己!

他奉最高長老會之命,來鎮守黑沙城,剿滅古神起義,現在鎮壓起義的事情還沒有眉目。黑沙城城主卻死了,而且還是他坐鎮黑沙城的時候,這讓他顏面何存!

所以當林銘大聲說出剛才這一番話來,更是讓真神惡魔長老堅定了要殺死林銘的念頭,而且,他必須儘快完成,否則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是丟臉。

他展開身法。身後拖出了滾滾黑雲,一爪擊向林銘!

肆意的爪影犁開了黑沙沙漠。千萬斤黑沙瞬間熔化蒸發,然而林銘在最後時刻竟是突然加速,又是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這一擊!

「什麼?」

惡魔長老心中一驚,這一擊,他本以為已經勢在必得了。

然而竟然攻擊落空。

隱隱的,他看到林銘身上爆射出來的紅光。顯然他再一次燃燒了精血。

每一次,林銘燃燒精血的量都很少,對開啟了生門的他來說,根本就沒有半點影響,然而別人卻不會這麼認為。

他們只會以為林銘已經瀕臨極限。

「看你能支撐到幾時!」

惡魔長老身影疾飛。然而他卻發現,林銘就像是一個滑溜的泥鰍,雖然他的速度比對方快,攻擊也鋪天蓋地,但是每一次,即將要得手的時候,林銘都險之又險的逃生掉,這種感覺,正像是凡人抓泥鰍,明明已經抓到手,卻硬生生的讓對方從指縫裡逃走了。

林銘如此表現,讓這惡魔長老感到不可思議,他猜測,林銘是掌握了某種特殊的秘法,在速度和靈活性上,擁有遠超同級武者的實力。

然而,終究實力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至少在惡魔長老看來是這樣的。

在連續失手五次之後,惡魔長老明顯的感覺到,林銘因為屢屢燃燒精血,他的力量已經弱了一些。

終於,第六次攻擊,他的爪影擦到了林銘的身體。

「蓬!」

一聲爆響,林銘的護體惡魔之力瞬間爆碎,他的身體翻飛出去,顯然受傷了。

惡魔長老心中一喜,已經拖了這麼久,他自己都覺得面上無光,現在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活捉林銘來立威。

「今日之辱,我記住了!日後我實力超越你,一定將你擊殺!」林銘壓下-體內翻滾的氣血,大聲喊道。

這樣的喊聲,讓這惡魔長老的眼中,閃過了更濃重的殺機。

他其實不知道林銘的年齡,但是光從他施展的手段來看,他必然潛力不小,假以時日,說不定他真能超過自己。

而自己是魔道會的人,身份誰都知道,將來他如果真的找自己報仇,那總會尋到機會給自己找麻煩的。

想到這裡,這惡魔長老下手愈不留情。

「你已經無路可逃了,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

惡魔長老第七次出手,想要一舉結束這場貓追老鼠的遊戲,而就在這時候,原本已經是窮途末路的林銘,突然拿出了一塊陳舊的古鏡,而後,他咳了一口鮮血在這塊古鏡之上,古鏡吸收了鮮血之後,神光四射。

下一刻,古鏡完全爆碎,化成光影撕開了虛空,林銘跟著古鏡一起,遁入了虛空,似乎要進行空間大挪移!

「嗯?」

看到這一幕,那惡魔長老愕然。

一般武者在被追殺的情況下,根本就無暇進行空間大挪移,因為想要長距離穿越空間需要安靜下來精心感悟空間法則,找准空間坐標。

除非被追殺者始終保有餘力,才可以在被追殺的過程中,分心做這樣的事。

那惡魔長老當然不認為林銘有這樣的能力,他認定問題是出在了林銘手中剛剛拿出的古鏡上。那應該是一塊傳送陣盤,發動陣盤之後,直接將使用者傳送到指定的地點。

這樣的傳送陣盤也不算稀奇,只是超長距離的傳送陣盤比較少,而短距離的傳送陣盤,又相對雞肋。

當初林銘在南海魔域去尋找梵天龍根的時候,牧煜凰就將自己從古遺迹中找到的遁符給了林銘,那遁符,就是一個短距離的傳送陣。

後來林銘在危急時刻,用遁符將牧千雨傳送走了。

這樣的傳送陣,對低級武者來說,是逃命利器,但對高等級武者而言,卻效果一般了。

因為他們已經有能力用感知鎖定他們要追殺的目標,尤其對真神而言,更是如此。

當初林銘被飄羽鎖定之後,幾乎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惡魔長老身影猛然緩了下來,他的感知一直鎖定林銘的位置,林銘這一次傳送,就跨越了億里距離,已經飛過了黑沙沙漠,飛到了無邊無際的虛空海上!

那一樣瞬間,這惡魔長老有一些猶豫,追殺林銘的屢屢失手,讓他心中有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感覺,這可以說是一種不安的預感。

然而這種感覺,也只是微微掠過心頭就逝去了。他不可能就這麼放過林銘,短暫的猶豫之後,他還是以感知找到了林銘的坐標,並伸手撕開了虛空。

看著眼前的空間通道,惡魔長老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下一刻,他踏入虛空之中,身影急速穿梭,已經出現在了億里之外。

對真神級強者而言,他們一次空間大挪移能挪移千百億里,這億里距離根本不算什麼。

海潮澎湃,這一時間,惡魔長老已經出現在了無邊無際的虛空海上,這裡正是他標定的林銘所在地,在他的視野中,正看到林銘的身體劃過一道長虹,向著虛空海深處疾飛而去。

虛空海是深淵十二層的邊界,它的深處,空間複雜之極,裡面有大量碎裂的空間,通往神秘未知的混沌世界,讓人難以辨清方向。

許多時候,天尊都不敢深入其中。

在虛空海飛遁,容易迷失方向,而且一旦迷失了,其他人想要來找尋,也無比困難。

所以很多人,都刻意避免這樣的絕地,否則失蹤或者死去都極有可能。

「想在虛空海擺脫我的追殺?」

惡魔長老冷哼一聲,他不會讓林銘如願,即便是在虛空海,他作為真神級惡魔,辨別方向的能力,也要遠超林銘。

他稍稍感知了一番,伸出手再一次撕裂虛空,短距離空間挪移,這一次,他正出現在林銘的正前方。

而林銘卻早有預料,在這惡魔長老出現的一瞬間,他就猛然調轉方向,向著側方急沖而去。

「死!」


惡魔長老右拳猛然揮出,剎那間,澎湃的海水凝固了,向林銘擠壓過來。

看著狂涌的海浪,林銘的目光一凝,剎那間,他的力量爆發出來,暗龍槍揮斬,一道半月形的槍芒,連接了天地,

「嘩啦!」

如同山峰一般的海浪被乾淨利落的一分為二,而後徹底爆碎開來。

海水升騰而起百里粗的巨大水柱,直衝青天,將天上的雲都沖開了。

「嗯!?」

這一瞬間林銘爆發出來的力量,讓惡魔長老猛然一驚,他看向林銘,微微眯起了眼睛。

(今天只有一更,在火車上好不容易用熱點更新的,要晚上十一點才能到目的地。)

……(未完待續。。)

… 在破開海浪的一瞬間,林銘的力量,驟然飆升了一個檔次,如此毫無疑問,他剛才一直隱藏了實力。


「你……到底是誰?」

惡魔長老臉上殺氣迸現,容貌愈發猙獰,他隱隱的感到,林銘是有意引他到這裡的,虛空海上空,最大的特點就是時空錯亂,外界難以探查到這裡的消息,這也就使得,在這裡如果發生戰鬥的話,外界很難及時救援。

「刷——」

一層灰濛濛力場籠罩了下來,將周圍的空間完全覆蓋。

這是林銘的鴻蒙空間,有這層空間在,可以輕鬆封鎖惡魔長老的空間大挪移,事實上,在林銘的全力攻擊之下,即便沒有力場,對方也幾乎不可能有時間靜下心來,鎖定空間坐標,利用空間大挪移離開虛空海。

感受到林銘的力場,惡魔長老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你出自哪個勢力?圖騰級勢力做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藏頭藏尾的!還有其他惡魔吧?都叫出來吧!」

惡魔長老的感知完全輻射出去,警惕著四周可能的偷襲。雖然林銘突然間爆發出更強的實力,然而他依舊不認為這場針對他的陷阱,會只有林銘一個人在場。

其實原本對魔道會高層長老而言,受到圍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即便在黑暗深淵,有能力圍殺真神級惡魔的勢力,也就是那麼幾個,魔道會跟其中任何一個的關係,都不至於水火不容到要襲殺對方真神長老的程度。


而如果不是大勢力的圍殺,那麼來自於私仇的話,就更不可能了。

這個惡魔長老本人的仇家,早就差不多被他殺光了。就算有幾條漏網之魚,那麼那些連惡魔長老自己都記不得的人物,也不可能有能力組織一場對真神的圍殺。

所以歸附大勢力的真神級惡魔,他們在深淵近乎是沒有天敵的,如此,這個惡魔長老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追林銘而來。

然而事實卻總有意外。眼前這等架勢,讓惡魔長老明白,發生在黑沙城的事件很可能一開始就是針對自己來的,而死掉的黑沙城城主,只是一個引誘自己出來的幌子罷了。

然而,惡魔長老沒有想到的是,沒有人從隱藏的地方衝出來,動手的只有林銘一人。

在那一刻,天空突然暗了下來。九顆閃耀的星辰,從林銘背後升起,這九顆星辰中,有六顆神光無限,照耀著林銘體內的六方道宮。

「轟隆!」

海洋爆開,發出了劇烈的顫音,林銘的長槍,捲起了山嶽一般的海浪。向惡魔長老直刺而來!

「這是……」

惡魔長老心中大震,他見識非凡。林銘所施展的招式,不像是深淵惡魔能擁有的法則,而似乎是……三十三天道!!

深淵惡魔,施展三十三天道?這怎麼可能?


惡魔長老已經來不及細想,這個時候,暗龍槍已經刺到他的面前。那閃耀的槍芒,像是灼灼燃燒的神炎,刺目之極!

惡魔長老低吼一聲,全身骨節爆響,他握爪成拳。猛然一拳砸出。



Related Articles

頓時整個岩火峰禍害一片,溫度急劇升高。

「嗖嗖嗖...」紅會三大會長瞬間釋放出三...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