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邪雙拳攥的緊緊的,雙眼裏有着賭錢輸了的那般血紅。

“我說林邪,你是蠢得死還是本來就是大豬頭?!貢獻點不夠,你不會偷嗎?!”

劍源冷笑了一聲。

林邪皺眉:“你說的輕巧,這些功法身上都有禁制,就是我揣兜裏又能怎樣,我能躲過那個劍經閣看門牛逼老頭的感知嗎?!”

“難不成,你有辦法幫我屏蔽感知?!”林邪眼裏一亮。

劍源沒好氣道:“我剛甦醒,還沒恢復到那種地步,何況我只是天邪戮神劍的第二源而已,雖然有本源的大部分記憶,但是力量並不強,我是和你一起成長的。”

“我如今的實力,約等於氣變境吧,據我推測,那個所謂陣老,實力貌似在紫府。偷原本的想法可以打消了。”

林邪:“……”

劍源冷哼道:“怎麼,執着於偷本體?我再重複一遍,以咱倆的實力,就這一點趁早洗洗睡,夢裏咱倆不光偷走了原本不被發現,還主宰御魂大陸了呢!”

林邪擺了擺手,沒好氣道:“那你說怎麼搞,我現在只想搞一本牛逼的煉體功法!你身上的那些東西雖好,有幾本我能修煉的?沒有吧!既然我不能修煉,那對如今的我來說,就是廢品!我林邪並不是個理想主義者,我是現實主義者!”

劍源聞言沉默,良久道:“第一次發現,有人自己弱就算了,還說的這麼大義凜然,外加理直氣壯!真是臉皮厚的賽城牆。”

林邪頓時一幅黑人臉。

“我現在實力恢復到氣變境了,覺醒一種叫附體的能力了。等會我的意識與你的身體重合,以祕術攝取掃描那本元煞凝血功的內容。”

“開始了!”

劍源大喝一聲,瞬間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怖意識瞬間灌入林邪腦海,他意識深處,一道身影朦朧、曲線柔美的絕世身影占領了主要地方,他本人意識則被排斥到了邊緣!

那道身影絕美無比,面帶一襲白紗,周身有着晶紫氣流環繞,但極是虛幻,呈現出來一種飄渺的身姿。

“難道說,這纔是邪劍第二源的真正本體,她竟然是個絕世美女!!!”

林邪被美色震驚之際,來自劍源的恐怖信息流瞬間讓他的意識陷入萬蟻噬心的劇痛!

劍經閣現實空間,林邪雙眼忽紫,一種極其恐怖的能量從他身上一閃即逝,不過般變化,那黑白色太極蒲團上坐着的陣老未曾察覺!

“哼,本尊修爲雖然才氣變,實力未有你這老東-西強,但能量層次,豈是你這人間螻蟻可以想象?!”

“林邪”深深吸了一口氣,冷笑一聲,雙手自然而然的揹負在身後,頓時一種玄妙的天地大勢自他身上出現,眼中紫芒涌動,玄妙晦澀的光線,頓時將那本元煞凝血功的所有內容攝入腦海!

“嗯?!這功法怎麼如此熟悉……”

“林邪”皺起眉頭,“這不是我上宗的天邪戮神功嗎?!怎麼被改成這個鬼樣子了……”

“林邪”整個人面色鐵青。

“宗主他居心不良,這天邪戮神功他傳給中界時候,就大改一通,有一種奴役人靈智的特性;估計到了下界,此功奴人靈智的特性更是加強……”

“這元煞凝血功簡直是個四不像,林邪學了墮入邪門歪道估計是十之七八。呵呵,還挺會改的,不吸血了,吸玄氣……這有什麼區別嗎?簡直是自欺欺人。”

“林邪”臉色平靜下來,“真正的天邪戮神功林邪又不能修煉,那我就把這改了又改的元煞凝血功修一下,再給他吧……”

“真是頭痛啊……改這功法可需要耗費太多靈魂力了,這次改完估計沉睡休息個十天半月跑不了了。”

“林邪”嘆了口氣,旋即眼中的深紫光芒盡數消失,劍源的意識消失了,林邪的腦中也出現了一部功法,竟然是改良完成的元煞凝血功!

林邪扭了扭脖子,整個人有一種虛脫感,原來這就是附體嗎?!

他心底呼喚了幾下劍源,卻是得不到迴應,看來劍源真的是沉睡十天半個月了……

細數了一下此趟劍經閣之行,真可謂是收穫滿滿,林邪心中有一點點迫不及待的要修煉了!

林憐月,林慕羽,小爺出去就要收拾你們這兩條爲首上蹦下跳的大傻狗!!!

收起那閻羅電弧劍等三本武學,林邪來到了盤膝坐在正中央黑白太極圖蒲團的陣老面前,只是在他還沒走到陣老跟前的時候,後者嘴脣微動,開口道:“林邪,你選的血毒破防箭和千影步,都是劍經閣第一層上好的武學,你能挑選它們,眼光也是很不錯的。”

林邪心道這他嗎不是廢話嗎,但顯然不能說出口,他點頭道:“那是。”

下一瞬,陣老卻是一百八十度的變了個臉,極其不善的冷斥道:“你選閻羅電弧劍幹什麼?!”

林邪:“……”

陣老漠然:“你是不識字嗎?還是我對那閻羅電弧劍的批註所注的謹慎字眼,你壓根沒往心裏去?!”

林邪翻了個白眼:“弟子看到了,想試試。”

陣老看了他一眼,正要說話時,心中一震,面色大變道:“原來你是林邪啊!!!懸劍山天縱奇才!你修這個那我沒什麼意見。

三年沒見,差點認不出你了,我剛纔就想着好像在哪見過你這張臉。

我發現你現在居然是逼近淬體四轉的玄力強度,你能夠修煉了麼……”


林邪面色平靜,抱拳道:“是。”

陣老點了點頭,訝異的看了一眼他,“怎麼回事?”

林邪知道陣老問的是什麼,但這種事又不能解釋,只道:“不清楚,突然就不能修煉,也突然就能修煉了。”

陣老:“……”


貢獻點兌換後,林邪拜別陣老,帶着閻羅電弧劍等功法武技走出了劍經閣,出來後,他看了一眼湛藍的天空,發現這天空是那樣的好看!

林邪走後許久,劍經閣內方纔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林邪……眼下十年一次的赤月天驕會即將開啓,以你八丈劍氣的天賦是足以進入其中的。

那裏上九宗天才和赤月皇室天才匯聚,無數天驕大戰!!!那纔是你的舞臺……”

“但你現在起步,怕是遠遠跟不上了。你這一輩天驕奇才,修爲最恐怖的據說已經逼近紫府……天驕大戰有很多機緣,那裏曾改變無數修士的命運!


以你如今的實力,按照正常的修煉速度,估計屆時連准入門檻都達不到,獲取機緣是別想了。而機緣這東西吶,有時候人一錯過,就是一生……” “林邪,出來挺早啊,還以爲你會在裏面躲到劍經閣關閉呢!”

劍經閣外百步處,黑衣執法衛組成的警戒線外,雲水林家的弟子們氣定神閒,抱胸站立,看來是早已等待多時了!

林邪感受到一道惡毒的目光緊緊盯着他,不是那個丹田被廢的林莫又是誰?

林莫捂着小腹,整個人頹喪極了,反差的是眼神卻又像毒蛇一樣陰毒,伸出食指對着林邪道:“廢物林邪,等三個月後的林家族會上,我會向族長控訴你今天的種種惡行!

呵呵,到時候還有你爹執劍人的位置換屆大選吧……執劍人乃是我林家對外征戰之兵團長,若是在大選族會上,爆出他兒子廢掉同族丹田的事情,那時候的場面,一定很精彩吧……哈哈!”

聞言,林憐月、林慕羽等人紛紛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情。

林邪面色一沉,冷冷道:“我不介意再廢了你的嘴,讓它永遠爛掉!”

林憐月大叫道:“林邪,你不爲你爹想想嗎?他做了執劍人以後東打西戰,在雲水城可是數敵衆多,若是他這次沒選上,你們父子倆的結局可不太妙啊……”

“你們不就是眼紅執劍人的位置嗎?說這麼多冠冕堂皇的話幹什麼?!”

林邪面色陰寒,冷笑道:“其實我早該想到的,上樑不正下樑歪,爹媽就是紅眼病,子女能正常的了?!”

“林邪,你找死!我今天就廢了你?!”

林憐月雪顏上泛起一抹羞怒,玉指一張,一道雄渾可怕的玄氣流奔涌而來,一道熾熱泛紅的火光凝聚在她玉手之中!

“紅眼病的賤女人!”

此刻兩人一腔心血涌上腦海,全然忘記今天劍經閣十里之外不允許有生死鬥的事情了!

篷轟!

兩人交戰的正中心,出現一道赤銀色小光點,這光點迅速擴張成一個圓球,散發出令人駭然的氣息,猛的一個爆炸,排出一股子毀滅性的氣流,頓時把林邪和林憐月兩人身形盡數轟飛了出去!

在那正中心處,一名身穿鑲紅黑衣的執法衛弟子負手而立,氣息內斂,如波濤大海般深不可測,目光平靜的掃向兩人。

“兩位,劍經閣有規矩,十日之內,十里之內,都不允許爆發生死戰!建議兩位換個時間,換個地點,如何?!”

聞言,林憐月擦拭了一下嘴角被衝擊波震出的鮮血,目光幽冷道:“林邪,這次你運氣真好,竟然這麼躲過一劫!”

“只是,我心有不甘……以你這個廢物的天賦,下次再見不知道要成長到什麼地步,等你成長起來,我還如何廢你……”

林憐月嬌美的雪顏上,有着一抹深深的執念,“決不能因爲你這個廢物,壞我父親的執劍人大選……你的天賦簡直太對我們有威脅了……”

突然之間,林憐月整個人猶如一隻嬌美的玉豹,朝着近處的林邪猛撲而去,手裏執着那把戰劍,朝着林邪一劍斬殺而去!

“賤女人,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林邪右手虛抓,俊逸的臉上終於顯現內心深處的那憤怒衍生的猙獰!

這一刻,林邪俊逸的臉頰甚至因爲那極度的憤怒變得有一些扭曲,他手掌之下,有着鋒利至極的詭異氣流環旋,如果他想,下一個呼吸,這手掌下的半品劍氣就會爆到林憐月的身上!

鑑於他與林憐月如今實力差距過大的緣故,他早已做好了兩敗俱傷的準備,而這種準備,他早已提前就緒了!

“你不是在無視劍經閣的規矩,你是在無視我!!!”

黑衣執法衛弟子面色慍怒,擡手一翻,一道道詭異兇猛的銀色氣流如罡風般飛旋到他手掌上,整個人宛如一尊絕世鋼鐵獸般恐怖,這一刻他氣息無比兇狠,雙手一翻一壓,那銀色氣旋頃刻間把林憐月狠狠的轟飛了出去。

“你,你是氣變三變以上!!!”

這一刻,林憐月面色震駭,玉手指着執法衛顫抖個不停。

“淬體八轉,不錯。但是要想在氣變四變的我面前壞了規矩……那你是找死!”

黑衣執法衛弟子面色平靜:“我不認識你們,也對你們之間的仇恨、矛盾什麼的,不感興趣,我只單純的是懸劍山規矩的捍衛者!”

林憐月擦拭掉嘴角的鮮血,低下的雪顏上滿是仇恨。

“哼,不服氣的話,送你一句話,氣變之下皆螻蟻。”

林邪抹去嘴角的血跡,抱拳對執法衛道:“兄弟,林邪無意冒犯懸劍山的規矩!”

“林憐月,既然今天宰你這個小娘皮不成,那我們換個時間!半個月後,宗門生死臺見!”

林邪冷笑一聲,轉身離去,三步後驀然一停,轉身冰冷的看了一眼林憐月:“洗好脖子,小爺這一次說宰你就宰你!!!我告訴你,一個男人的忍耐那是有限度的,而對你,小爺現在除了殺了以外,沒有第二種想法!”

看着林邪離去的身影,林憐月等雲水林家的弟子,皆是呆立當場,片刻後才醒悟過來,這是動真火的林家內鬥了吧!!!

林憐月嬌美的臉蛋上,有着一種深深的狠毒,聲音很低很低道:“林邪,半個月後 我會讓你爲你今天做下的決定後悔!”

這一場風波就這樣結束了,而無論是期間的過程亦或是最後的結果,那名身穿鑲紅黑衣的外門弟子自始至終面色平靜,甚至平靜的過於冷漠,對於執法衛而言,氣變之下皆螻蟻,不只是他們的口頭禪,更是御魂大陸上一個沒有任何爭議的事實!

回到自己的木屋中,林邪腦袋一昏便是倒在了牀上,迷迷糊糊中,他未曾禁閉的眼眸,看到了一道通體雪白的嬌小可愛身影。

他的意識逐漸的模糊,很快就睡着了,最後的記憶裏,好像記得那隻嬌小可愛的雪白身影,一副鼓勵的樣子看着他,嘆了口氣,這道雪白身影小爪一丟,在他身邊丟下了一顆閃爍赤銀色的小石頭。

這枚小石上有着不凡的玄力氣息丟給林邪後,雪白小獸一臉不捨之色,它突然又伸出了小爪,想要拿回來,可最後,它小爪仍然未曾拿回。

倏然一閃,這道雪白可愛的嬌小身影離開了林邪的房間,它的體態特徵裏,眉心處倒是有着一枚赤紅色鮮豔的點朱,映襯的這道巴掌大的嬌小身影高貴無比!

白天到黑夜,黑夜到白天,木屋外竹子投射進小屋的光影高矮遠近明明暗暗變化之間,一天一夜便是過去了。


林邪睜開了眼睛,眼前並未有那一道嬌小可愛,眉心有着一枚赤紅色鮮豔點朱的高貴小影。

難道說,是自己太累而引發的幻覺……

“半個月後,就要跟林憐月那個臊女人生死臺一戰,實力,我需要提升實力!!!”

修煉,還是修煉,這是林邪當前的主任務。


活動了下筋骨,那種比以前雄渾的大力讓他極不適應,有一種陌生的感覺,可這種力量的強大且運用自如,又不像是假的……

“我突破了!!!”




Related Articles

甚至她故技重施,伸出修長食指,放入紅唇中。

見此,秦雲骨頭都麻了一下。 尤物和禍國殃...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