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秋先是倒是嚇了一跳,又覺得是因為沈月容要嫁給顧縣令了,所以沈大田一家子也變的識相了一些,這倒是好事,我們家的東西,豈是那麼輕易給你們吃的。

但是沈大山總覺得過意不去,收了沈大田的東西,不給點啥不放心,最後在兩方的拉鋸戰中,沈大田只挑了一罈子酸白菜,他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只是想來這種罈子裝的應該不值錢,無非就是鹹菜疙瘩什麼的,沈月容知道了不會生他們氣,就這樣趕緊回家去了。

林沐秋去了后罩房跟沈月容一說。

沈月容驚訝的下巴都要掉了,瞪著大杏眼說道:「怎麼可能?大伯大娘那麼貪婪的人,咱們家就是有點零食,他們都不放過,爹主動要給他們年貨,他們居然會不要?」

沈月容自然知道沈大山的為人,她沒有事先阻止,其實就是默認,反正家裡吃的太多了。

林沐秋也一臉的不可思議:「是啊,你說你大伯他們回了一趟清泉縣怎麼就變性子了?那麼摳門,居然給你送個金簪子,還給我們買了年禮,嘖嘖嘖,簡直一點也不像他們。」

沈月容看一向傻乎乎的林沐秋都看出來不對勁了,這明顯就是他們一家子太不正常了。

「我估計沈婉這次在清泉縣看的親事很好,不然他們不會這樣緊張的,這樣也好,省的過年期間還老來我們家搗亂,我們倒是可以過個好年了。」

「恩,還是月兒你想的通透,反正婉兒的事情不關我們的事,我們收了添妝就行了。」

林沐秋雖然說著話,但是眼神一直沒有從那個金簪子挪開。

沈月容見狀,就問林沐秋:「你喜歡?」

「喜歡,這可是金簪子,雖然小了點,也不少錢吧。」林沐秋一臉的貪婪,恨不得這簪子立馬戴在頭上。

沈月容順手就把簪子給了林沐秋:「你喜歡就送你了。」

林沐秋自然是喜歡,但是也沒妄想真的會是自己的。

這會兒看沈月容這麼大方,也難得的不好意思起來:「你的嫁妝,我這樣拿走不好吧,你爹要是知道了,不得罵死我。」

沈大山要是知道了,只怕真的不會放過林沐秋。

沈月容看林沐秋居然也有了一點頭腦,倒是笑了:「沒事,我成親你不也得打扮打扮嗎?不然也是丟我的臉。我那還有的是首飾,這個就送你了,我爹要說什麼,你就說我主動給的。」

林沐秋彷彿得了大赦,興奮的接過簪子:「月兒你放心,以後我絕對聽你話,你叫我往東,我絕不往西。」

畢竟抱著大腿有肉吃,林沐秋只要給肉,確實指哪打哪。


「月兒,你看看我好看嗎?」林沐秋已經把簪子戴上了,一副高興的模樣。 這偌大的腦袋,戴著小小的金簪子,其實一點也不顯眼,但是沈月容知道林沐秋的秉性。

「好看,好看,快去給我爹看看吧。」

林沐秋果然興奮的走了,這沈月容要是說一句不好看,只怕林沐秋要說沈月容不捨得送了。

沈月容又想了會兒沈大田一家子的事情,要說是因為她要嫁給顧縣令,那這事早就定下來了,也不至於現在才來巴結吧?

要說為了沈婉的親事,他們要真心為了沈婉,也不至於之前鬧那麼一出,難看的要死。

問題想來就出在回清泉縣的兩天了,反正不牽扯我們家就行。

沈月容沒有繼續往下想,只是閑了下來,就又想起了顧景淮,腦中一閃而過的是顧景淮冰冷的臉,看到她的瞬間,立馬綻放出迷人的笑容。

也不知道他到家了沒有,吃飯了沒有,有沒有受家人冷落?

……

這邊沈大田一家子剛到家,就開始全員對王英的批鬥會。

顧芳用手指著王英罵:「你怎麼回事啊?讓你辦點事都辦不好,那麼快就被沈月容趕出來了?你們就沒交交心?」

沈大田本來就因為柳紅的事生王英的氣,這會兒也發泄上了:「就是,一天到晚吃的挺多,沒見你幹活,就交代你這點事,都能給我辦不好。」

沈婉更是把在沈月容那受的氣都轉移到了王英身上:「一個普通人家出身的姑娘,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在我們家什麼活也不敢,一點小事都辦不好,我們家真是白養你了!」

這被公公婆婆罵也就是算了,居然被小姑子指著鼻子罵,王英也實在是氣不過。

「那沈月容妹妹又不是個好說話,我有什麼辦法?你們這麼多人,不也一個都沒跟她打好關係嗎?」

這話直戳他們的心窩窩,他們確實沒有一個跟沈月容關係好的。

沈大田惱羞成怒:「你居然還敢頂嘴?沈奇,你還不管管你媳婦兒!」

以前被批鬥和挨打的都是沈奇,最近逐漸轉移到了王英身上,沈奇還是偷笑的,現在看喊他,他突然又覺得有一丟丟對不起王英。

「算了,事情不是辦成了嗎?而且我也罵過她了,你趕緊回屋去,我們還有事要商量。」

沈奇是想跟家人商量商量接下來怎麼辦,畢竟拿了李回南的聘禮,那可就不少錢了,換個房子什麼的,那都是應該的。

王英不想挨罵,趕緊走了。

沈奇說道:「妹妹啊,你這事哥哥可幫了你不少忙,回頭嫁過去了,可別忘了哥哥啊。」

沈婉自然知道沈奇的意思,白了沈奇一眼:「放心吧,不會忘了你的。」

沈婉突然想到了什麼,對顧芳說道:「娘,舅舅之前給的添妝一百兩呢?你先給我吧,我這首飾上次給了哥哥一個,今天又給了沈月容一個,總得添置些,不然怎麼配得上李家,還有衣裳胭脂水粉的,都得買好的,不能讓李家瞧低了我們。」

顧芳很是為難,這次去顧傑家一個銅板沒要到,而且他們這趟來回也沒少花錢。

「婉兒,不是娘不給你,只是這眼瞅著要過年了,家裡沒啥錢,本來想挪用你的添妝想把年過了,過了年李回南的分紅回來了,不就有錢了嗎?」

沈婉不開心,一想,又說道:「不對,沈月容上次送的首飾是給了王英,憑什麼沈月容的添妝要我出?我看這錢得叫王英出。」

顧芳和沈大田一聽,覺得非常有道理。

「沈奇,王英上次只給了一百兩,我們可是給了二百兩禮金的,她到底帶了多少嫁妝?還有首飾我看她也有幾個,你回去問問,讓她拿點錢出來過日子,這既然嫁給我們家,自然嫁妝就是我們家的,拿出來貼補貼補生活,也是應該的。」

沈奇心裡不樂意,王英的就是他的,怎麼好拿出來貼補全家。

但是現在不能得罪沈婉這顆未來的搖錢樹,他只好應下。


因為白天對王英態度略差,他不好意思直接開口了,而是在床上殷勤的伺候王英,兩人躺著閑聊,他還琢磨這怎麼開口,王英倒是先說話了。

「這婉兒之前到底是有什麼事?我怎麼看她好像很怕沈月容?還有公婆今天也很不對勁。」

沈奇突然覺得這是個突破口,就把那些往事倒豆子般的說了出來,還有這兩天在清泉縣發生的事,自然隱瞞了他去青樓的事情。

「婉兒馬上就要嫁給清泉縣的大富豪了,以後我們家也跟著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不遠嘍。」

王英聽了倒有些矛盾,她希望沈奇說的那種好日子能到來,但也怕沈婉嫁的太好,以後更加看不起她,對她態度更差,再想想沈婉做的那些事,她從心底鄙夷沈婉。

平日里一副大小姐做派,在家裡作威作福的,沒想到居然幹了那麼多齷齪的事情,呸!

沈奇看王英沒搭話,接著提到:「以後我們可就靠婉兒妹妹了,這次沒拿回來分紅,得正月了,你那還有多少錢?先拿出來貼補貼補家用,等正月拿了分紅,我就還你。」

王英聽到又要拿她的嫁妝,不免心中一驚。

這才多少時日,已經拿了一百兩了,居然還要拿。

王英一口咬定:「我這裡沒錢了,我娘就給了一百兩嫁妝,還有那五抬東西,沒多的了。」

什麼?給了二百兩聘禮,就給了一百兩嫁妝?

不過想來也差不多了,買了個丫鬟幾十兩,還有一些首飾,物品,可不就是差不多了。

沈奇倒沒有多懷疑,只是心思轉了轉又說道:「首飾呢?沈月容給送了成親賀禮,我們也得表示表示,這婉兒給金簪子,我們就也那點,就當那個簪子是一起送的了。」

王英娘家過的也一般,這好不容易有了幾個像樣的首飾,她才不願意貢獻出來。

她接著搖頭拒絕:「我也沒什麼首飾,沈月容妹妹給的首飾我也不能就這樣拿走吧,要是被她知道我這麼不重視她給的東西,她肯定會不開心的。」 沈奇一想好像也有道理,就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第二天顧芳知道了王英沒給錢,就進屋罵起了王英。

「王英,你這就不對了,你都嫁給我們家了,嫁妝自然也是我們家的,長嫂如母,現在妹妹有需要,你自然應該主動拿出來才對,怎麼推三阻四的?」

王英心有怨氣,難得的回嘴:「娘,我之前已經被了沈奇一百兩了,真的沒了。」

「什麼?」顧芳拔高了嗓門:「我們可是給了二百兩聘禮,你娘就給了一百兩嫁妝?你娘是嫁女兒還是賣女兒啊,我倒是要去問問她!」


王英看顧芳這樣,實在沒辦法,只好詳細說道:「我娘還給買了小花,花了五十兩,置辦了五抬嫁妝,這嫁妝算下來可一點也沒比聘禮少。」

其實王英娘家有多給些的,但是王英不願意拿出來貼補那個對她一點尊重沒有的小姑子。

顧芳一算好像也確實,但還是意難平:「窮人家的女兒就是沒用,嫁妝就這麼點,那家裡沒錢怎麼辦?你跟沈奇都不會賺錢,還吃家裡喝家裡的,還帶著能吃的丫鬟吃我們的,真是一群吸血鬼。」

王英很想說沈婉不也是嗎?還要買首飾買衣裳,到底誰是吸血鬼,但是她終究沒有說出來,怕惹怒了婆婆。

顧芳罵罵咧咧幾句也就不甘心的走了。

沈大山家裡也在清點沈月容的聘禮,因為怕正月里不好買東西,需要添置的,沈月容倒是都提前添置好了,銀兩也都換成了銀票,便於攜帶。

「月兒,我看這銀票不好,就該用銀兩,一抬的銀兩多大氣,別人看了多眼饞,我們家多有面子啊。」林沐秋磕著瓜子看熱鬧。

沈月容知道林沐秋好面子,但也沒想到會出這種餿主意。


「你知道一萬兩銀子有多重嗎?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要不你抬著去縣衙,這面子都給你了。」

一萬兩到底有多重,林沐秋不知道,但是沈月容居然帶一萬兩走,林沐秋還是心疼的。

「那我們少拿點不就完了嗎?反正這娘家也是你家,錢在哪不都一樣?」

林沐秋這點小九九,就是沈大山也能看出來。

「你瞎說八道什麼?月兒自己給自己添的嫁妝,又沒伸手找你要。」

林沐秋不樂意的說道:「那我是她娘,說兩句怎麼了?」

呦,這會兒知道是我娘了?

沈月容笑著說道:「是啊,不管怎麼說你也是我娘,那娘,你給我準備什麼嫁妝啊?」

她知道林沐秋沒什麼錢,就是要逗逗林沐秋,省的林沐秋話那麼多。

林沐秋聽到沈月容承認她是娘,還來不及得意,立馬就變臉了,萬分的心虛:「我哪有錢,你沒嫁人,賺的不都是我們家的么?帶走的也算有我一份了。」

哪有女兒家嫁人,當娘的不給添點東西的,林沐秋倒也不是一點錢沒攢,只是她覺得沈月容這麼多嫁妝了,不差她那一點,她還得貼補娘家,還得給京兒攢錢,可不得摳些。


沈大山不悅的呵斥:「行了,就你話多,你要不就幫忙收拾,要不就閉嘴。」

沈月容看林沐秋一臉吃屎樣,笑得開懷,這貪婪的樣子,真是一點也沒變,即使做足了表面功夫,但人的本性是不可能就這樣輕易改變的。

林沐秋老實的閉嘴,沒有說話,她還想再看看沈月容都帶什麼東西走呢。

沈大山跟沈月容說道:「你看你大娘都給個金簪子,爹這沒什麼家當了,那點錢也都是你給的,我再給你當嫁妝,我都不好意思。」

林沐秋嘴角咧著笑,生怕沈大山把身上那點錢也都掏了。

沈月容寬慰道:「爹,我給你的是你應得的,酒樓你也沒少幫忙,說這種話太見外了,再說了,我這嫁妝夠了,你不用操心。」

沈大山一本正經的說道:「瞎說!這回頭婆家人知道了,不得說我們做父母的的不看重你。我已經想過了,爹我就剩鄉下那個宅子,還有那十畝多點地,回頭我就找里正更名,把那地還有宅子,都轉你名下。」

林沐秋臉色大變,黑的就跟墨缸似的。

沈月容知道沈大山的意思,但是她覺得也沒什麼必要:「爹,那點家當你就留著當個念想,別給我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

沈大山一反常態的堅決:「不行!現在全家就靠你養著,我給你點嫁妝怎麼了?你是不是要當縣令夫人了,現在看不上爹那點財產了?」

這話說的,沈月容無奈的很,只好答應了:「行行行,依爹的吧,反正嫁人了我們也還是一家人,誰名下都一樣。」

林沐秋的臉啊,猙獰的不成樣了,但是又不敢吭聲,就怕沈月容又說她什麼。




Related Articles

熊貓仙人聽后,思索了一會兒道:「那是不是只要元帥臉的問題好了,便可以與我見面?」

「仙人的意思是?」大管家立刻驚喜叫道。 ...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