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封謹攤開雙手,很無奈的道:

「那你想要怎樣?」

經過一番激烈的磋商以後,兩人最後總算是達成了共識,單月兩次。雙月一次,這協議弄好之後,非但林封謹覺得怪怪的,就連火奴亞亞自身也覺得很不是滋味。自己堂堂聖女,居然要求著男人來上自己?林封謹合計了一番才恍然大悟,自己他奶奶的不是成了配種的牲口了嗎?

而火奴亞亞更是怒氣沖沖,想自己堂堂聖女,千嬌百媚,男人還不是勾勾手指頭,爬過來給自己舔腳背的都多的去了。何況是上床這種事,而她平時更是潔身自好,座下還有四朵矢車菊來護身,這幾個門人的用處就是先火奴亞亞把目標迷惑得顛三倒四,然後上床的時候就由她們來李代桃僵。今日這事情卻成了她似乎饑渴到了要強逼男人上床的地步,說出去那簡直是羞恥無比了。

兩人心裏面都是很不爽快,但也只能強自忍耐,然後接著談另外的事情,原來這火奴亞亞的第二個條件。卻是想要林封謹此時手上的那一頭未成熟體的聖蟲來。

三頭聖蟲,乃是用北齊,中唐,南鄭三國國君的性命培育而成的。上古之魔將其賞賜給三聖女作為護身聖獸。

其餘的兩大聖女因為自身修鍊了一系列的功法,所以無法專註於操控聖蟲的方面,不過只有地聖女火奴亞亞才肯全力研修奴蟲之道,可以將聖蟲驅使得如臂使指。更是格外強悍,不過付出的代價則是自身沒有辦法兼修其餘的功法,變得毫無殺傷威脅力。對她來說。若是可以將林封謹手上的那頭聖蟲拿過來,既是削弱了天聖女察夏的實力,自身的實力也是隨之而倍增,這種好事當然必須要搶佔到手。

林封謹對這情況也是洞若觀火,當然也是不肯隨便鬆口,最後兩個人幾乎都是要吵了起來,這才讓地聖女火奴亞亞吐露出來了一項秘密,以此來換取這頭未成熟體的聖蟲。


而地聖女火奴亞亞吐露出來的秘密,則是神器青梅嗅的下落!

除此之外,火奴亞亞還提出來了第三個要求,那便是要錢,要宅院!並且這女人要的銀兩卻是十分驚人,一開口就是首付五十萬兩,並且之後每個月都要五萬兩!

林封謹很是有些好奇,這女人要那麼多的財物做什麼?仔細一問才知道,原來她修鍊的功法完全就是個燒錢機器,什麼名貴藥材不說了,要的東西更是稀奇古怪,什麼三清觀初一時候的香灰,什麼寶物器魂拿來點燃成三界燭焰來煉藥,林封謹聽了以後都只能在心中生出「敗家」兩個字。但也可以從另外個方面說明,火奴亞亞有自立之心,不打算繼續再受到拜魔教的牽制和控制了。

雖然火奴亞亞開出來的條件十分苛刻,不過,她開出來的這幾個條件與那傳國璽的下落比起來,又可以說是不值一提了。

對於呂羽來說,這錢必須是要落在林封謹身上出的,那就可以完全無視了,而這女人要宅院更好了,宅院的錢也必須是林封謹出的,並且還是丟在朕的眼皮子底下,能鬧出什麼風浪?更是可以說明她提供的情報是一定有用的,假如有什麼虛假的話怎麼敢留下來?那不是找死嗎?

因此,在林封謹猜都猜得到呂羽會做出什麼選擇的情況下,他只能嘆了口氣,勉強答應了這幾個條件,火奴亞亞發覺自己的心愿終於達成,並且基本上條件都沒縮水,臉上也是蕩漾起來了會心的笑容,便可林封謹約好,三日後見面來到這裡以後正式成交。

臨走的時候林封謹忍不住又有些好奇道:

「你這樣明目張胆的和我交易,難道就不怕你們拜魔教當中的人來找你麻煩?」

火奴亞亞冷笑道:

「只要我做事聖王大人沒有頒下法旨,誰敢多嘴?我的聖女身份是聖王大人賜的,又不是他們,陰法王和陽法王兩人也只能教訓我幾句而已。」

林封謹卻是在心中補上了一句:

「何況你拿青梅嗅和傳國玉璽的線索來和我們交易,本來就是那上古魔王唆使的吧?有他給你背書,其餘的人當然是只能幹瞪眼了。」

***

這一次林封謹知道呂羽對傳國玉璽的野望,所以在路上也沒有耽擱時間,急匆匆的進宮去,然後將一切事情彙報給了呂羽聽,呂羽聽了以後,自然是仰天長笑。神采奕奕的道:

「看來中原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一次引領諸國氣運的事情,就非我莫屬了。」

呂羽心情一好,也不計較火奴亞亞的拜魔教徒身份了,在上位者的眼睛裡面對人命看得淡得很,何況有道是慈不掌兵,呂羽之前就是統帥,因此拜魔教徒搗亂在京師殺的人在傳國璽的誘惑下,完全是不對等的。所以很乾脆的笑道:

「做得好,我交給你做的事情總是讓人做得十分放心,唔,這一次這地聖女的事情你似乎特別上心呢?聽說你就是中了她的道兒,這才在師長面前來了個非禮勿視的裸身出現?」

林封謹聽了第一句,心裏面還蠻舒服的,但是,第二句的神轉折卻是將他氣得幾乎要抓狂,頓時怒道:

「君上!不帶這麼埋汰人的!」

呂羽哈哈大笑。揮手道:

「去吧,拿到了傳國玉璽的消息,就回來告訴朕,至於那青梅嗅。朕有了吞蛇足以,你要拿得到是你的本事。」

呂羽對林封謹在這件事上面很是放權,第一是因為林封謹本來就是他的心腹,這是用了屢次出生入死的情誼證明過的。其次,則是因為傳國玉璽的特殊性。這玩意兒的線索在普通人的手裡面放著,說實話那就是招禍的源頭。拿著半點用處都沒有。普天之下,林封謹就算是得手了這東西,也只能拿來獻給五國的君王,否則就是天下共敵。

但是,五國當中,林封謹本來就在北齊混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放棄師門,家庭什麼的跑到其他四國去?可以這麼說,其餘四國能給的封賞,呂羽一樣可以給,其餘四國不能給的封賞,呂羽也可以給——所有的路子都堵死了,外加對林封謹能力的信任,因此呂羽的放心是很正常的了。

這一下子林封謹又忙了起來,其餘的交換條件還好,但是火奴亞亞要的宅院和銀錢卻還是得急調,這女人的要求又高,拿現在的行話來說,起碼都得是全躍層六室三廳三衛雙花園外加鉑金品質裝修,地段口岸還非得臨江望山一環內地鐵口旁邊,一個平方少說也是六位數出頭的…….而正逢元宵,還得急調五十萬兩現銀出來過賬,這些麻煩事兒攪合在一起,忙得林封謹那個是焦頭爛額,好容易才弄妥當。

火奴亞亞來收房的時候,卻是著意打扮了一番,身為地聖女,那姿色自然是不必說的,還裹了一襲的雪貂裘,火紅色的狐皮圍巾,看上去更是顯得貴氣十足,膚色白膩,偏偏大冬天的穿著裘皮也能顯出前凸后翹的身材來,進去院子裡面轉了轉,還是相當滿意的。

——-那能不滿意嗎?林封謹和鄴都的地頭蛇都是勾搭成奸的,這處宅院真真切切的是照著蘇州的拙政園子給弄出來的,相當的精巧,有著北方罕見的細膩風情,哪怕是林封謹出面辦這事也是很是耗了些口舌和金錢才弄妥當啊。

交完了房,接下來又是五十萬兩銀子的銀票交割過去,繞是揮金如土的林封謹也覺得有些肉疼,他此時忽然覺得此情此景有些詭異的似曾相識,看火奴亞亞高挑的身材,頗有些湯唯神韻的臉,還有那慵懶不怎麼拿正眼瞧人的德行,真他娘的像是自己在包啊!

交易完畢以後,林封謹拿到了兩個信封,一個信封上寫的是「青梅嗅」,拆開一看,上面卻是寫著一句話:

夏日三伏時,至焉支山第五峰,峰頂有池,深不見底,池邊有石若卧牛,在石前潛入水下,十丈內必有所得。

另外一個信封上寫的是「傳國玉璽」。

信封表面更是寫了一行字:欲拆封本信封,必先在上面滴下帶龍氣的血液,否則其中空無一物。

林封謹心中十分好奇,恨不得就挽起袖子來一滴試一試,不過他終究還是沒有膽子這樣做,身具龍氣的事情畢竟還是爛在肚子裡面最好不過,所以很乾脆的就叫來了宮中的太監,以十萬火急的速度將這信封交了上去。相信呂羽也是不會用自己的血液來做實驗。他饒了自己兩個哥哥的性命,現在他們不就是正派得上用場了?

林封謹在路上算了算時間,這青梅嗅的線索卻是得三伏天的時候才能去。

而傳國玉璽的線索不知道有沒有限定時間,就算是限定了的話,到時候估計也未必是自己去,呂羽對自己是放心,但是想要在他老人家面前立功的人卻也不要太多,這種事情若是難度不大,肯定是要引發爭搶的,而林封謹也不喜歡湊這熱鬧。所以應該還是能夠閑得下來做些其餘的事情了。

不過,林封謹剛剛回到了府中,便見到天下第一貴的掌柜和林家貨棧的主事兩個人都在門房裡面候著,這大冷天的兩人都還在抹著汗,看起來就有些不對勁的樣子,一見到林封謹回來,便爭先恐後的湊了上來要說話。

林封謹眉頭一皺,低聲喝道:

「急什麼?天塌下來了,這裡是說話的地方嗎?我爹最近好不容易能睡點好覺。別擾了他老人家的清凈,我們出去說!」


林封謹做事有條不紊,從容不迫,一下子就讓這兩個掌柜也是平靜鎮定了下來。在旁邊的一處酒肆要了個雅間,三人坐定了以後才知道,原來在過年之前,被林封謹的「林苻氏」化妝品就已經以橫空出世的姿態。將市場上的同類產品壓得喘不過七來,而林家的實力又是令這些商人沒有辦法動什麼歪門邪道,只能用最後的方法。那就是聚集起商會所有人的力量來一場商戰了。

「我瞧瞧,張記水粉鋪子,古家作坊,賽楊妃…….喲呵,京城的大半同行都把我們當成了眼中釘呢,他們組建的這個廣深堂來勢洶洶啊。」林封謹翻了翻遞上來的本子笑道。

見到了林封謹從容不迫,掌柜的心中自然就不犯嘀咕了,天下第一貴的肖掌柜立即就站了起來,攥著拳頭,不服氣的激烈道:

「這幫灰孫子手段可缺德了,首先就是挖人,開出來了三倍五倍的價格來,走的人當然就多了,依靠走的人套到了咱們的方子以後,便大肆吃進原料,搞得這材料費都貴了足足兩層,他們倒是使勁兒的囤貨囤原料,為的就是這開春的時候咱們材料跟不上趟兒好斷工呢。」

林封謹笑了笑道:

「我可是記得,咱們的貨好也不是因為什麼方子,而是由於用的都是北面的海貨,最後一道工序就是添加這個,那幫灰孫子們難道也能進到這同樣質量的貨來?他們挖配方有什麼用?這恐怕不行吧?」

林家貨棧的掌柜是跟了林員外二十年的老人了,連姓都隨了林,也立即道:

「是的,所以他們的貨物說實話,那效果是比咱們差不少的,可是那成品的價錢卻也彷彿是不要命似的往下面滑,咱們有林苻氏手霜,他們就有大四喜養手寶,咱們有千煉雪蛤精油,他們就有京城芝參葯蜜,那貨品可是連外形都和我們的差不離,價錢卻是打著跟頭往下面溜,我瞧了瞧,這幫王八蛋定的價估摸著都已經接近成本價了,甚至加上宣傳什麼的,那真是在虧本做生意的!」

「果然是價格戰呢。」林封謹一笑道:「刺刀見紅,這幫人是要逼著我們拼家底子了?」

林掌柜點點頭,有些發愁的道:

「少爺,倘若咱們降價的話,他們也會接著降,這幫人是聯合起來做事,能動用的財力多半是比我們還要雄厚的,並且他們的背後據說也是後台很硬,要說官面上的手段咱們也是扯平了,他們也奈何不了我們,我們也奈何不了他們…….」(未完待續。。) 「誰說他們降價咱們就要降價了?這是哪門子的規矩?」林封謹冷笑道:「我不但不降價,從今日起,咱們的千煉雪蛤精油提價三成!」

林掌柜和肖掌柜都瞪大了眼睛,已經是完全不明白林封謹的商業思維了,林掌柜更是結結巴巴的道:

「可是,可是少爺,眼下我們的總銷量已經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年前的營業額最高是一萬六千多兩銀子,現在已經萎靡到了五千兩左右,預計今兒還得跌,拿貨的很多商家都已經放出話來了,說是再不降價的話他們也很難做我們這反而還要漲三成,這,這貨豈不是要積起來了嗎?而那邊手工作坊裡面也都在鼓噪,說夥計們開春了要加工錢,否則就要去那邊的廣深堂了」

林封謹淡淡的道:

「我已經是算過了,咱們的千煉雪蛤精油始終還是有一群忠實用戶的,漲價了以後肯定這邊的銷量會降,不過每天起碼一千兩的份額還是能做下來的,你說是吧。」

林掌柜想了想,點了點頭道:

「沒錯,差不多是這樣。」

林封謹一笑道:

「這不就好了?」

林掌柜急道:

「那剩餘下來的貨怎麼辦?難道要被他們逼迫得停工嗎?」

林封謹哈哈大笑道:

「鄴都這邊吃不了,咱們還有草原那邊的商道呢,到了海邊的吳作城,無論是賣去江南,還是東夏,市場都大得很!鄴都這群土包子只知道跟著咱們的屁股後面吃灰,他們能有咱們的路子廣?」

林掌柜頓時一拍naodai,恍然大悟道:

「看我這naodai!」

林封謹冷笑道:

「這幫王八蛋不是要和我們搶市場么?我們現在漲了價,市場本來就在萎縮。對我們影響不大,他們現在是在賠本賺吆喝,每多賣一瓶出去,就要虧一份兒本錢! 掌中嬌娘 ,與此同時,這時候這幫混蛋應該提價了吧,再不提價的話。褲頭都要虧進當鋪了!」

林封謹說到了這裡,林掌柜也是商場上打滾的老油條了,立即兩眼放光的激動道:

「少爺高見!這時候,他們一漲價,我們這邊卻是把賣價下調一成!此消彼長,哼哼,那就是我們反撲的大好機會了,我們之前提起來的三成價格,就可以一成一成的再降下來。對他們形成三波連續的衝擊!」

肖掌柜也是興奮的道:

「我們這邊進行第一次降價的時候,他們那邊應該才會提價到剛剛盈利的地步,若是要應對的話,那麼就只能繼續降。可是繼續降的話就已經虧本了!好吧,就算他們咬著牙繼續降,我們接下來可以再降,他們怎麼辦?少爺這一手提價三成的辦法看似荒謬。其實是高招啊!」

林封謹一笑道:

「這也不算什麼,我們再來說林苻氏護手霜這邊的事。其實總體說來,林苻氏護手霜的使用人群其實還是看重質量超過價格的。所以相對的來說,那個什麼大四喜養手寶對我們的衝擊就會小很多,不過我的原則還是一樣,這幫人居然向我挑戰撈過界,那麼不把他們伸過來的手打斷怎麼行?」

「你的應對方案也是這樣,不僅僅是要漲價三成,並且更要限量供應!就說是咱們從東夏那邊運過來的珍貴精油斷貨了,放這幫王八蛋進來佔市場,在這群用戶的心目中,他們的質量不如我們的問題更是會被放大許多!」

肖掌柜這邊的產品系列就很多了,也不止是賣護手霜,還有之前的各種高端產品,這些東西說實話,顧客都是講究質量的,至於價格都是擺在第二位,別人爭都爭不過。所以林封謹這麼一說,肖掌柜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林封謹接著道:

「年前我在鄴都當中已經租賃了七處鋪子,年後就要徹底的鋪開了,老肖,這幾天咱們推出來的那個活動反響怎麼樣?」

肖掌柜苦笑道:


「非常之好,已經預約到後天了,現在唯一的弊端就是熟手太少了。」

林封謹揮揮手,不耐煩的道:

「其實熟手也就是那麼大一回事兒,這些貴婦們被侍候習慣了,她在那裡躺著,你讓侍女在臉上輕輕的揉就好了,順帶給她們講述幾種手法,順便指點幾個頭部,脖子,肩膀的穴位,讓她們多按按,多揉揉就好了,其實就是那麼大回事。咱們以後的方向不是賣這些護膚品,化妝品,這些玩意兒都是白送,而是直接賣服務,賣品質,賣這些給女人保養臉啊,皮膚什麼的方法!」

肖掌柜看著林封謹的眼神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了,同時為那些敢於來和少爺開展競爭的傢伙默哀,這幫人還在忙著和少爺競爭這個市場的時候,卻根本沒有想到,少爺的最終目標居然是讓這些高端的化妝品免費直接賣服務!兩者的眼光都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這叫人怎麼去競爭?怎麼競爭得過?

***

一個月之後,在鄴都最繁華的幾條街的當口門面上,都裝修得煥然一新,門口的招牌變成了林苻氏廣寒閣六個大字,旁邊更是清晰的寫著「女子葯療,男士止步」八個大字。

凡是有地皮流︶氓敢在這附近遊盪的,一律痛打后丟監獄裡面去,不時都有豪華的馬車駛來,從車上下來的都是有嬤嬤陪護著的閨閣小姐,或者是花信少婦,忽然之間,有一輛上面寫著「東林」兩個字的馬車也是快速駛來,從上面走了下來四五個青春活潑的少女,一個看起來就神采飛揚,綽約清秀的女孩子首先下車。然後帶著一群閨蜜直接往裡面進。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這裡的老闆娘苻敏兒了,這一次根本不用林封謹打招呼,她就很積極的將zi的朋友圈子的人往zi的店裡面拉了。而經過了之前的芳華永駐膏事件以後,苻敏兒一招呼,幾乎沒一個不來的。

女孩子喜歡私密空間,所以這裡的會客dengdai廳都有四個,一進門之後,門口的迎賓便十分禮貌的將她們往裡面引,這些迎賓林封謹都是特地請來了王府的專業嬤嬤來進行培訓了的。百分百的符合當代的標準禮儀。

進去之後坐下后,陽光照射了進來,面前就是一盆精美的銅樹,銅樹的丫杈上面則是掛著許多竹牌,上面寫著諸多的字,仔細一看,便是這裡面的服務項目,琳琅滿目,應有盡有:

粗一看去。單是保養類的就十分之多:比如潤澤紅唇保養療程、美白凝眸護理療程、眼部祛皺護理療程、煥彩明眸護理療程、暗瘡炎症護理療程、凈化排毒護理療程、保濕護理療程、去黑頭護理療程、修復護理療程、美白護理療程、抗衰護理療程

非但如此,還有面部護理(包括面部美容、唇部的護理、眼部護理),身體護理(手臂護理、美︶腿、芳香開背、),手護理。足護理(足底按摩、魚療等)

gen護理效果分類,又細分成基礎護理(補水、保濕、眼部護理等),功效護理(美白、淡斑、去皺、祛痘等),修飾類護理(美甲、身體脫毛、值眉等)

若是你覺得不耐煩的。 農門絕色︰美食小嬌娘 ,一進來后,苻敏兒便得意的看到。這些同窗們都驚呆了,就彷彿是發現了什麼新天地似的,卻是忘記了她zi前幾天見到了這些琳琅滿目的項目后也是同樣被驚呆了,連被林封謹襲了幾下胸都渾然未覺

接下來每個妹子就被帶到了旁邊去,這裡是一座花園,花園當中青翠盎然,還有不少在早春已經盛開的花兒,花園當中還有潺潺的流水,圍繞著花園便是一條「口」字形狀的走廊,走廊上面則是一個個的美容房間,有一人間,二人間,三人間和四人間,樓上的走廊則是貴賓間。

進入了美容的房間以後,窗明几淨,潔白柔軟的特製床鋪,門口則是會用屏風加上蘆簾擋上,躺下以後,便聞到了淡淡的焚香味道,時而還會傳來一兩聲清越的編鐘聲,接下來便是穿著整齊大方的女技師來溫柔的敷上熱毛巾,開始進行各種護理,什麼去死皮,精油開背等等,都是全套服務。

那啥,被人侍候的感覺確實是很舒服,加上使用的各種藥物化妝品也都是真材實料。

當然,更關鍵的是,這美容院在整個世界上來說,都是一種全新的行業,各種貴婦小姐們也多了一種全新而舒適——更重要的是,能讓zi的容顏更美貌的交際方式,所以林苻氏廣寒閣的口碑就彷彿是瘟疫那樣迅速的在鄴都當中流傳了出來。

天下第一貴很輕易的就將zi的客戶轉移了過去,同時對貨架上面的各類產品都開始全面提價,進行限購等活動。因為廣寒閣的異軍突起,所以林家的收益也可以持平。

正所謂物以稀為貴,林苻氏的化妝品一控制出貨以後,生意不但沒有變差,反而變得更好了起來,gen林封謹的「飢餓營銷法」,肖掌柜也是開始逐步的囤貨,任廣深堂的人也開始推出高檔的產品用價格戰來搶佔zi的市場。

當廣深堂差不多搶佔了底端的護手霜七成的份額,高中端市場三成份額以後,一乾股東都開始叫苦了起來。

為什麼,因為虧錢唄。

他們在賠錢賺吆喝,看起來生意十分紅火,可是賣出去一瓶就得虧十幾文錢!再算算每天出貨的數量,每個月虧個兩三千銀子都算少的了。

更要命的是,明明是對那林苻氏發起了價格商戰,可是對方卻不接招,非但不降價,反而漲價!這種反其道而行之的事情完全就是他們沒想到的,俗話說商場若戰場,本來是大軍壓境兩軍對壘,一方發起了進攻。另外一方卻是直接縮了回去,任你攻城掠地,偏偏對方也不是軟柿子啊。

這樣詭秘的事情無論如何都是令人費解無比的啊,就彷彿是脖子上面掛著一把刀,隨時都可能落下來偏偏就不落的感覺!尤其是這些股東們聽說,林苻氏背後的那個東家竟然在吞蛇軍當中很吃得開,忽然花大錢把裡面的傷殘軍漢都養了起來倘若把他逼急了,叫些兵痞子三天兩頭的上門來搗亂,這些大爺惹也惹不起,打也打不過。那才是令人痛不欲生呢!

然而那林苻氏的反擊始終都是遲遲不來。

可是生意是要做下去的,時間也是隨時都要跟著變化的,他們用來和林封謹打擂台的價格每多-維持一天,就彷彿是在zi身上割肉似的多耽擱一天。關鍵是,廣深堂大小股東加起來足足都有十多個,此時已經有小股東在大叫賠不起了,大股東當中有一部分也覺得攻城掠地到這裡也是心滿意足,總不能把人給趕絕了,所以大伙兒聚在一起一決議。那麼好吧,大家就都提價好了。

提價也是有技巧的,儘管所有人都恨不得一口氣直接提個暴利起來,但是就目前的qingkuang來說。廣深堂的人還只敢試探性的將價格提到讓zi保本並且微利經營的程度上。

但是這一次提價,就成為了商戰的導火索!

第二天,林苻氏旗下的與廣深堂相重疊覆蓋的產品,還有重點的千煉雪蛤精油都一起降價一成。並且還同時推出了千煉雪蛤精油迷你型裝,千煉雪蛤精油茉莉香型,千煉雪蛤精油玫瑰香型等三款新品。

這其中最具有針對性的。就是千煉雪蛤精油迷你型,這一款產品因為內容量只有三十克,而廣深堂的京城芝參葯蜜是內容量五十克,所以這款產品的價格便是史無前例的比京城芝參葯蜜低了。


顧客的心中也是有一把秤,大家這時候也已經有了很清楚的認識,那就是林苻氏和林記旗下的東西會貴些,但是那質量確實要比廣深堂的東西要好不少。此時千煉雪蛤精油迷你型一推出,有顧客便會驚喜的發覺,咦,這林記的貨怎麼比廣深堂的還要低了?自然就會選擇性的將分量因數無視了。

更重要的是,顧客也發覺,自家心中的好東西在降價,那廣深堂的便宜貨反而在漲價,這當中一來一去,往往就產生了對比,加上之前的某些產品也是限量銷售,飢餓營銷,乘著這個機會就開始放貨,自然就惹來了搶購可憐廣深堂本來辛辛苦苦賠錢搶到的市場,在瞬間就彷彿遭遇了大洪水一樣,被反過來席捲,處處都在告急和叫苦。

這邊市場開始大幅度萎縮,但是那邊廣深堂進的原料和那些請來的工人卻不能停工,還在加班加點的生產,立即也就造成了產品的大量積壓,這貨物一積起來並且滯銷,那是要倒閉的先兆啊。

一干廣深堂股東就彷彿是熱鍋上的螞蟻,聚集在了一起之後,商量對策,立即就有人抱怨了起來,說是當日zi說不能提價,偏偏就提了,搞得大好的局面變成了這幅moyang!又有人出來反駁說,對面的人奸詐至極,他當日提價三成的時候,便肯定是想到了這一招了,大傢伙兒之前都在賠本經營,肯定會有提價的一天,對面就等著呢!

一干人吵吵鬧鬧的,最後還是捨不得虧本賣貨,觀望了兩天以後,那堆積的貨物壓力shizai太大,只能高調行事,宣布將貨品降回原價。

可是廣深堂期待的搶購風潮並沒有chuxian,因為他們這邊降,林記和林苻氏的產品也再次宣布價格下調一成!成功的狙擊了廣深堂虧本賣貨的這個舉措,只能說銷量略有起色,而降價之後進行銷售,那又是在做虧本買賣了,在拿刀子割身上的肉呢!



Related Articles

“……我不跑,難道我等着被你們抓嗎?”胖子邊跑邊往後做個鬼臉。

“你這胖子跑的還真快啊…”另一個比較瘦的...
Read more

只不過後來不了了之了,任仕集團想要獨吞茂業廣場。

只不過後來由於資金不足,所以徹底破產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