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子添滿,酒香四溢。

方陽深嗅一口,不由得眸光閃爍,他取出酒杯,緩緩的仰頭吞服而下。

酒水入喉化為暖流,隨後快速地流淌在四肢百骸之內,使得方陽全身都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然而……並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

「沒有醉?」方陽驚疑。

如是換做以往,哪怕是天陽境龍虎交匯,底蘊渾厚,這一杯龍涎酒下肚,也是要頭重腳輕,醉上三分。可此時品嘗,除了醇香滿口,全身舒暢之外,便沒有任何感受了。

他手中的龍涎酒似是突然變成了假物一般,再也沒有先前的醉意。

龍涎酒自然不會變,變得只是方陽自身。

龍涎酒的酒氣擴散在全身上下,而之所以方陽沒有醉,那便只能說明一個原因……方陽體內的「空」!

通過這兩樣事物,方陽已經肯定,自己的修為並不是消失了,而是暫時的隱藏收斂,不知因為何等原因,他的體內全部被「空」所佔據。隔絕自己同內府、神魂的聯繫,即便是龍涎酒這等神物的醉人,都完全被吸納不散發而出。

不管到底是因為什麼緣由,使得他自身處於這種空無的狀態,但不管怎麼說,只要修為沒有廢掉,那便是最好的結果了。

隱藏起來的修為,總是能夠恢復。而廢掉的話,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修鍊回來了。

關於變成如此樣子的原因,方陽也有著兩個猜想。

其一,是先前玄氣神魂透支嚴重,使得自身深受重創,身體為了自保而產生的自然變化,這種可能性還是比較小的。而另外一種可能,便是方陽手中的冥皇手骨了!

這種空無的狀態,雖說同冥皇身上的邪氣有著極大的不同,但隱約方陽也是能夠感受到一絲類似的蛛絲馬跡。

想到此處,他也是心念一動,想要將冥皇手骨取出來一觀,但找尋之下,被他特地存放起來的冥皇手骨卻是已經消失不見了。

冥皇手骨已經烙印在他的神魂之上,經過李慕白的實驗也是知曉,除非是烙印不毀滅,否則此物是不會離開方陽的身旁的,而在此時如此詭異的情況下突然消失,方陽也更加篤定此物跟自己現在的狀態有著莫大的關係了。

「難道是冥皇手骨入的我的體內,跟我的神魂玄氣發生了反應嗎……」

先前交手的血魔,冥皇手下八大將之一,當初遇到噬魂羅剎之時,冥皇手骨就有過劇烈的觸動,此時再見血魔,有所反應也是正常的。

但究竟是何等反應,是好是壞呢……

「看樣子,要找個法子,將體內的空無狀態打破,才能找尋到答案了。」方陽默默思忖道。

既然知曉自己不是修為盡廢,方陽也是心情大好,又是接連吞了幾口龍涎酒,如此珍酒爽口清香,又掃除了醉酒弊端,也是讓方陽總算是得以好好享受了一番,心情大好。

……

就在方陽修為盡失之時。

第六到十層之內,本來消失的龍榜和天玄榜再次浮現,此番出現,有著巨大的變革。

龍榜前百之位,有著近乎五分之一的高手武者已經除名,明顯是已經盡皆身隕。而在上面,出現了幾道眾人所不想看到的名字。

噬魂羅剎,龍榜41位。

血魔,龍榜58位。

毒羅,龍榜67位。

千面妖狐,龍榜92位。

冥皇手下八大將,赫然有其中之四名列其上,此事一出也是引得眾人人心惶惶,本來幽冥通道之內便是發生如此異變,死傷無數,此時再親眼看到這八大將有著如此的實力,自然對於眾人有著莫大的觸動。

而初次之外,還有著另外一件古怪的事情。


本來龍榜93位的位置,方陽的名字高懸其上。而在此時顯露出來之時,方陽的名字依舊在,但93的字樣已經消失不見。

榜內除名,人又未死?

如此詭異的情況,也是引得眾人討論不休,不明白方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 整個幽冥通道第十層,都是處於一種灰沉沉的景象之下。

山石如犬牙交錯,濃郁的山林間也是透著一股沉重的黑色氣息,一目掃去,四處可見不時有著各異的大妖行走在一起,有的魁梧如山,驚人心魄。

在幅員遼闊的第十層內,各大勢力的駐地都是紛紛佔據一方,平日里都不會有著任何往來。

而在此時,在一處黑山聚攏的谷地之間,許些勢力聚集在了此處,只要在遠處看一眼,便能夠分辨出許多天玄榜上排名極其靠前的團體標緻。

龐大的青色鱗片的巨大爬龍,是天玄榜上排名第二十一位的行龍團的坐騎。

飄浮在半空中巨大黃金船,在排名二十四位青雲團的駐地。

遠處樹立著的神兵樓,旁側各異催動出的玄兵法駕,足足有著數十之多,再加上聚集在此處的散修武者,已經有著千餘之人。而領頭的眾人,莫不都是龍榜排名前百的存在。

山谷的中間,有著一個小小的院子。籬笆圍牆,開墾田地中種著不少較為普通的蔬果靈材,而在院子之間更是有著一個極其普通簡陋的茅草屋。

眾人便是圍繞在茅草屋四周,只有實力最強的幾人才能夠走進院子內。

此處可不是什麼普通的地方。


乃是設立龍榜之人,神算團的團長,神運算元的駐地!

這小小的一個院子,卻是一方天地,除非是得到了主人的應可,否則硬闖的話,是絕對不可能闖的進去的。


院子內十餘人坐在其中。

「到底是怎麼回事,神運算元為什麼突然放榜?」一個身披黑甲,籠罩全身的男子嗡聲說道。

龍榜28位,黑甲神羅休。

「是想要傳遞一下訊息,讓旁人知道現在八大將內幾個復甦邪魔的實力嗎?」麵皮白凈,雙眉修長近乎女子的男聲傳出。

花少,司徒木,龍榜36位。

「這又有什麼用,此時外界大亂,我們不是應該趕緊衝出去,將八大將之流給盡皆剿滅嗎?」黑甲神羅休不耐煩道。

「剿滅?說的簡單,光是現在幽冥裂縫被幽鬼佔據,我們就難以來去自如。」身圍獸皮,頭戴鱗盔的男子說道在,他周身皮膚隱有細紋,如同鱗片一般。

此人乃是行龍團團長,張興龍,龍榜之上也有著25位的名次。

「幽鬼之事是比較麻煩,但也未嘗沒有剿滅的辦法。」司徒木雙唇微紅,說話秀氣之極,「龍榜上起碼有著三人能夠在幽冥裂縫中來去自如,如果能夠找到他們的話,滅殺一個修為不強的幽鬼易如反掌。」

「說的簡單,黑老人貪財好利,要想請動他,可要花費大代價。影子殺非正非邪,對這種事情一向不關心,不過就算他關心,憑藉著他詭秘行蹤,要想找到也是難入登天。唯一好說話的一個蠱君,他的蠱蟲倒是能在幽冥裂縫中來去自如,但關鍵他根本不再第十層內,去哪找?」張興龍開口。

三人吵鬧之間,一旁傳出淡然之聲。

「擊殺幽鬼不算什麼,即便不用這三人出手,如是想殺的話,在場各位也都有辦法,頂多是稍有損耗。我們之所以沒有行動,是因為神運算元召集,讓我們不要輕舉妄動才是。」

三人循聲看去,一襲白衣的李慕白端正坐著,平和開口。

「李老鬼,怎麼今日不見你喝酒,真是稀奇?」黑甲神羅休面有奇怪道。

他們都是知道酒聖李慕白的脾性,從來都是天塌不驚,萬事都無法阻撓他飲酒的心思,可今日卻連酒壺都沒取出來,怎能不好奇。

司徒木看了李慕白一眼,開口道:「是因為那個叫方陽的?」

「方陽?是那新秀?」羅休一愣,接著也是明白過來,「此次重新放榜之後,方陽有其名,而沒有排名,實在是詭異。沒想到你竟然真的跟那方陽關係如此好,真是少見。」

李慕白面色淡淡,不發一言。

「李慕白,你就沒問問神運算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張興龍好奇道。

李慕白卻是並未接他的腔,實際上在方陽的當時,他便直接找向了神運算元,詢問這種情況的緣由,不過神運算元只回了他四個字。

禍福相依。

雖說不明白具體的事情,但既然神運算元都如此說了,那便也表明著方陽暫時沒有生命危險,怕是又不知道捲入到什麼事情之中。既然有可能是禍也有可能是福,以他對那小子機緣的了解,有可能行大運也說不定……

不過這種事情,他自然也不會跟旁人說。

沒有得到李慕白的回答,張興龍面上訕訕,卻也不敢動怒。

雖說他們四人的排名明顯都在李慕白之上,但對於李慕白都有著一種骨子裡的敬畏感。

此人,可是自龍榜放榜之時,便穩坐40位排名的。雖說不高,但如此穩定,必然有異。就如同黃眉當時所說的那樣,一旦發起瘋來的李慕白,可是連蒙無敵都難以敵對之人。

眾人在此地靜坐半響。

咔。

簡陋茅屋的房門突然被推開,眾人當即站起身來,向著其中看去。

接著,便看的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走了出來,少年看似只有十五六歲,雙目清澈。可隨著他一步踏出茅屋,周身氣息大變,面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老,黑髮轉白,眼角出現細紋,但依舊是滿面紅潤的精神模樣,周身衣袍鼓盪,全身透著一股子仙風道法之氣。

龍榜第八,神運算元!

此人一經出現,四周的氣息陡然變得寧靜淡雅,舉手投足之間似是都有著一股勾引天地之力的感覺。

幾人連忙拱手一拜。

神運算元面有笑意,緩步踏出,也是走到幾人身旁。

「眾位久候,老道失禮了。」神運算元溫和說道。

「哪裡的話,神運算元前輩推衍天機,查看整片幽冥通道之事,也是費盡操勞,不知此次特地召集我們到來,可是有什麼布置?」司徒木詢問道。

幾人也是凝神靜聽。

神運算元微微點頭:「的確是有著一些事情。這幾年來,我除了推衍龍榜和天玄榜之時,一日心血來潮也曾經推衍過幽冥通道,察覺到此次幽冥通道內的大難。」

「大難?是冥皇復甦的事情?」羅休問道。

「不錯。冥皇來歷特殊,藉助陰邪之法,匯聚天地邪氣聚攏在身,是為大惡的象徵。」神運算元道。

張興龍皺眉:「我有一件事情一直很疑惑,冥皇不是被天君的神罰給轟的形神俱滅了嗎,為什麼這次又能夠蘇醒復活?難道當初沒有殺盡?」

「非也。天君神罰,乃是勾引天雷之力滅絕,被鎖定之人自然是難以逃脫。不過邪皇不同,如先前我所說,他是天地邪氣的匯聚,實際上本無根無萍,雖說被邪君滅殺,形神俱滅。但自身的邪祟意志卻是存留在天地之間,只要有大邪之地,給他一頓時間的蘊養,便能夠再次緩緩凝聚本身。」神運算元道。

聽到此話,眾人才是恍然,隨即也是一個個面有嚴肅。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邪君不是怎麼都死不了了嗎?」司徒木詢問。

既然是天地邪氣所化,那滅了一次,便會有下一次的重生,反反覆復,幾乎可以算得上是不死不滅了。


「嚴格來說是如此……」神運算元見得幾人面有沉重,話鋒一轉道,「因此,這一次我特地召集眾位前來,就是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

「喔?神運算元前輩有辦法?」

神運算元微微點頭:「此次冥皇復甦,捲土重來,必然是會比的往日更強。因為上次身死,意志存於天地,吞納天地邪氣為己身所用,這一次怕是有著龍榜前五的實力了。」

「龍榜前五!」

聽的此話,眾人都是面色一變。

龍榜前五,那可是真正相當於幽冥通道的主宰,實力超然,冥皇竟然會有如此層次。

「如果這一次不能完全剷除於他,下次重生,怕是無人能敵了。」神運算元嘆道。

「神運算元前輩到底是有何方法?」司徒木問道。

「有一個辦法,將冥皇給引誘到陰陽留仙殿內滅殺。」

「陰陽留仙殿,那是什麼地方?」

神運算元還沒回答,李慕白心頭一動,面有奇色:「可是那處一直存留在幽冥通道之內的遺迹?」

「不錯。」神運算元含笑點頭,「此處幽冥通道,雖說現在是大妖聚集之地,但以往可不是如此。以往此地繁榮昌盛,武者眾多。後來雷麟大陸發生大變,大妖被盡皆驅趕到了幽冥通道之內,才使得此處變做大妖的樂園,而武者的遺迹滅絕,人跡罕至。」

「原來如此,怪不得幽冥通道內會有著如此多的古遺迹。」羅休恍然。

「能夠留下如此可怕遺迹的武者必然都是實力極強之輩,怎麼會平白滅絕?」張興龍疑惑。

神運算元搖了搖頭:「此事,老道也不知。但不管如何,幽冥通道是多有特異。陰陽留仙殿,便是老道推衍過整個幽冥通道時,發覺得最大的一處遺迹。其中存留著較為完整的遠古之氣,期間珍寶頗多,是難得一見之地。」

聽到此處,眾人都是眸子發亮。

「這種遺迹,我常年在幽冥通道內混跡,怎麼不知?」張興龍瞪眼。

羅休和司徒木也是眉頭皺起,只有李慕白表情平平,似是早就了解過。

「你們不知道也是正常,此處遺迹頗為古怪,除非知曉著進入的方法,否則無法探尋到的。」神運算元道。

李慕白詢問:「那為什麼要將冥皇引誘到其中滅殺?」

神運算元開口:「在外界滅殺,無論多少次,冥皇的形神俱滅,但意志不滅,總歸有著重生的希望。可進入到陰陽留仙殿內,其中滿布陰陽之氣,自成空間,冥皇意志無法存留,滅殺之後自然也就不可能復活了。」

眾人聞言,相繼點頭。

司徒木皺眉道;「那該如何引誘他呢……冥皇現在還未曾復活,下落都不明,而且他應當知曉著自身的弱點,會不會進入到陰陽留仙殿內還是兩說。」

「靠裡面的秘寶吸引?」羅休道。

張興龍冷哼:「還不知道他需不需求什麼寶貝呢,哪裡能夠引誘的到。」

神運算元沉吟下去,對於這件事情他也還沒有考慮清楚。

在這時,李慕白突然想到了什麼,面色微動,隨即開口道;「如果是引誘冥皇的話,我倒是知道一個辦法……而且,絕對不用擔心他不上鉤!」


幾人轉眼看來……

… 山林間,武者往來,影影綽綽。




Related Articles

傅堅雲把卓君元如何策劃大字報事件,如何掀翻了內閣,如何崛起的事給傅宗耀說了一遍。

聽到龍盾是卓君元教導出來的,而且他還是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