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雲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那位子上。

「李少···」

瓜子臉美女又甜甜的叫著李浮雲,屁股就要往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去。

坐,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這美女卻註定坐不成,因為一隻手猛然出現在她的翹臀上,將她托在了半空。

「哈哈!你這個位子,也歸本少了,確切的說,是歸本少這個風流倜儻疼愛美人的朋友了,你自個兒重新找個地方吧。」

李浮雲對那瓜子臉美女一笑,用手指指蕭讓,露出一口大白牙。

!! 可怕的是那邊的人多,似乎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一下子就被水沒過了半腿。。。

眼看著這半邊船都要沉入大海,眾人這次反應過來,立馬往另一個方向奔去。

可是此刻的船身已經傾斜的很厲害,想往高處跑很有難度,大部分人才爬了一小段就掉了下去。。。。。

七七和輕塵等人就在船中間處,反倒是躲過一劫。

「不好,輕塵叔叔怎麼辦啊?」

看到有人已經落入大海沒了影蹤,七七雖然對那些人並不待見,可是畢竟在同一條船上一起了這麼久,還是擔憂的。

「七七,你怕嗎?」

輕塵眸子也是一個凝重,好似到了生死邊緣。

他倒是不怕,他就是怕七七會。。。。


好不容易找到七七,他怎忍心七七出事?

七七卻是搖了搖頭:「我不怕。」

若說這船上有誰不怕的,那肯定是七七的。

七七想到手腕上的空間,其實真的不行她可以躲到空間去。

躲在那裡又不會被水侵蝕,可以等到有船經過的時候再出來求救。

只是她的空間好像除了銀寶和她,她根本不能把別人給弄進去。

就算能,那麼大一點地方,頂多也就容下十幾個人罷了。

不過那也算是自己的保命符了。

「嗯,不要害怕,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你就在這裡等著,我去裡面拿救生船。」

此刻的救生船位置已經是在高處的船艙里,有更多的人爬了上來,船稍微又正了一些,開始往這邊傾斜。

這一次,因為有前車之鑒,大家倒是聰明了一些,看到船已經快要正了,不敢再往那一邊爬去。

這一場左右搖擺的狀態總算是平穩了下來。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七七也是深深吐了一口氣,看到輕塵叔叔要走,立馬跟了過去。

「輕塵叔叔,我跟你一起。」

雲安在後面聽到他們的談話,也是安置好妻女跟了上來。

「我們一起吧。」

這時,船長和幾個水手卻忽然攔住了他們。


「大人,你們不能去啊,那裡太危險了,船艙裡面到處是水,而且船頭處破了,現在水位還在升高。」

聽到這話,眾人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的心一下子又提了上來。

「什麼,船漏水了?那我們不是。。。。」

就算此刻船身正了,這船還在下沉啊。。。。

於是,眾人往外望去,果然感受到他們的船正一點一點的往下沉,再看船艙,那水已經沒過淹沒大半高位的船艙了。

「是,所以我們現在要自救,這船已經快要沉入大海,我們必須想辦法逃生。」

輕塵說了一句,再沒任何猶豫,直接往船艙走去。

這裡離大陸已經不遠了,只要能找到救生船,一定就能到達大陸的。

「輕塵公子說的對,現在我們要齊心協力,不能等死啊,我們去找救生船。」


雲安也是說了一句,看向了那邊的人。

救生船雖然不大,但是一個人想要給弄出來也不容易,更何況船上是有兩條,想要活命,就必須把那救生船給拖出來。 這次參加雛龍大戰的宗門共有三十個,所以雛龍小隊也有三十個,戰鬥開始之前,三十個小隊先進行了一場抽籤,以決定挑戰的先後順序。

巨闕宗抽到的是八號,一個比較靠前的順序。

和巨闕宗打過交道的流雲宗和火鶴宗,則是分別抽到了十四號和二十號。

至於那號稱實力排行第一的天刀宗,則是根本不用抽籤,本就是第一,總不能讓人家挑戰第二吧?

挑戰順序定下,則挑戰開始。

「在下江河宗封不平,挑戰大龍宗,哪位朋友前來賜教?」

走上擂台的是一個叫封不平的青年,濃眉大眼膀大身寬,看起來威風凜凜,氣度不凡。

江河宗乃是排名第二十的宗門,抽籤抽到第一,第一個挑戰,他所挑戰的大龍宗,則是排名第十七。

「二十挑十七,這也太慫包了吧?」

觀戰區,蕭讓看到江河宗封不平居然只挑戰領先三個名次的宗門,不由暗暗搖頭。

「蕭讓,那依你之見,要挑戰哪個名次才不慫包?」

李浮雲問道。

「起碼也要前五吧,要不沒點挑戰,挑戰了有什麼意思。」

蕭讓很是理所當然的說道。

總裁的一紙契約前妻 我靠,還前五,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變態!」

李浮雲翻個大白眼。

「豈有此理,小小江河宗,竟然敢不將我大龍宗放在眼裡!」

被第一個挑戰,大龍宗諸人都是氣得哇哇亂叫,被挑戰,則說明挑戰人認為他們實力不行,這對一個宗門來說,是蔑視,是侮辱。

「誰去,將冒犯我大龍宗的狂徒給廢掉?」

大龍宗第一高手高聲問道。

「我凌雲願意前去,廢掉此人,揚我宗威!」

一手持雙刀的青年跳了出來。

「好,凌雲,你去,務必廢掉此人。」

第一高手點點頭,凌雲乃胎息五重巔峰之人,乃宗門第三強,廢掉那膽大包天的江河宗,還不是手到擒來。

一番大戰,封不平付出廢掉一隻胳膊的慘痛代價將凌雲打敗,成功取代了大龍宗的位子,成為第十五。

「廢物!你簡直該死!」

大龍宗第一高手氣得是臉色鐵青暴跳如雷,一巴掌將大口吐血的凌雲給扇飛,就要親自上台戰封不平,將剛剛輸掉的名次拿下來。

「大龍宗,你抽到的數字是二嗎?」

第一高手剛剛跳上擂台,一個冷冷的聲音就傳來。


抽到的數字是二,才能第二個上場挑戰。

「哼,別得意,等輪到我的時候,一定親手將十五拿回來!」

第一高手瞥了一眼那裁決人員,又惡狠狠的指著江河宗,咬牙說道。

「隨時恭候,就怕你們沒那個本事。」


江河宗領頭人冷笑著說道。

「蠢貨!」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這大龍宗真是蠢到無可救藥了,再次挑戰江河宗拿回第十五的話也能說得出口,理它作甚,直接挑戰更靠前的宗門就是!」

「江河宗偶爾勝利一局,成為第十五,區區不才,繼續挑戰北冥宗!」

封不平勝利之後,轉身下了擂台,又有一個青年跳上擂台,大聲說道。

挑戰勝利者,可以繼續挑戰,直到輸掉為止。

「哼!你以為我北冥宗是大龍宗那種廢物嗎?」

北冥宗一個青年施施然走了出來,雙手背在後背,冷冷的看了江河宗青年一眼,伸手一指,「我手下不留活口,你現在下去,還能撿一條命。」

「大言不慚,爺爺今兒就宰了你,搶了你們的排名第十四!」

江河宗青年勝了一場,信心蓬勃,哪裡肯下去。

不過這次江河宗沒那麼好運了,被北冥宗青年十招斬掉頭顱,一命嗚呼。

「哼,不自量力,居然敢挑釁我北冥宗,等到了秘境中,你們最好不要碰到我們,否則,見一人殺一人!」

北冥宗青年掃視一眼江河宗之人,嗤笑著下了台。

「江河宗,暫排名第十五!」

江河宗挑戰失敗,不能繼續挑戰,不過好歹打贏了第十五,暫時排名第十五,裁決人員立即宣布了這個消息。

江河宗之後,抽到數字二的鬼影宗上台挑戰,第一場就被人廢掉丹田,挑戰失敗,引來一陣嘩然。

第三個挑戰的宗門是一個叫青松宗的名不見經傳的小宗門,甚至從來沒在雛龍大戰中露過面,這是第一次,暫時排名是二十九名。

不過這倒數第二讓很多人都大吃一驚,他們穩紮穩打,不挑戰差距大的宗門,一次只挑戰排名差距二的宗門,連勝三局,一舉成為第二十三強。

二十九到二十三,這差距在蕭讓眼中看起來不大,幾乎和沒挑戰差不多,不過青松宗卻是給蕭讓留下了深刻印象,這個宗門很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他們結束挑戰不是打輸,而是連勝三場之後放棄挑戰。

「我沒猜錯的話,這青松宗實力遠超二十三,至少也能排到前十五,之所以這麼低調,是想在秘境中一鳴驚人。」

李浮雲嘿嘿一笑,看向青松宗的目光中閃過一抹異彩,終於出了一個有意思的宗門。

青松宗之後,第四個上台的宗門是幽狼宗,一個**著上身、頭上扎一條黑布的青年壯漢猛地跳到擂台上,「幽狼宗孔勝狼,挑戰九華宗,哪位友人前來賜教?」

幽狼宗,排名十六,九華宗,排名十三,第十六才只敢挑戰第十三,這讓蕭讓又不由暗暗搖頭,如此膽小,此宗門定然泛泛。

「看一群螻蟻這麼咬來咬去,實在太沒意思了。」

突然,一道聲音響在擂台上,說出了蕭讓的心聲。

蕭讓一喜,心說真是知己啊,他放眼看去,笑容卻是一點點消失掉,那說話的傢伙背負戰刀,正是在之前出言諷刺巨闕宗的天刀宗之人。

「九華宗之人,滾下去!」

戰刀青年一伸手,轟出一掌,狂風吹起,將九華宗上台之人給打下擂台。

「幽狼宗,你們挑戰巨闕宗吧。」

戰刀青年淡淡說道。

「這,刀師兄,這不太好吧,巨闕宗排名第十,我們沒有戰勝的信心。」

孔勝狼臉色極為難看,自己的挑戰被人生生打斷,又被人命令,這簡直就是不將幽狼宗放在眼裡。

不過那又如何,天刀宗可是排名第一的宗門,就算是不將幽狼宗放在眼裡,那也是天經地義。

「我說了,挑戰巨闕宗!什麼排名第十,其實就是一群垃圾,浪得虛名。」

戰刀青年看都沒看孔勝狼一眼,淡淡的聲音,輕的像風,但是卻給孔勝狼山一樣的壓力。

!! 雲安是希望有人能過來幫忙的。

輕塵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他和七七,包括他雲安,三個人也只能拖出一條船來。

眾人一個驚恐,彷彿已經看到了他們隨著船沉入海底的場景,各個是一個瑟縮。

倒是有幾個年輕人想要過來幫忙的,可是剛走到那邊緣,望著船艙里幾乎要到胸口的水,一下子止住了腳步。

若是下去找船,指不定這大船還沒沉下去,他們就淹死在裡面了。

而且這裡離大陸那麼近,指不定在他們找船的時候,就會有過路的船經過了。

那麼他們為何要去冒險啊。

微商是怎樣煉成的 你們快跟上啊。」

雲安見有人過來了,還是有些欣慰的,趕緊招呼了一句。

結果這幾個人卻忽然跑開了。。。。。




Related Articles

寶寶,別再說了,嗯?

好吧,娘親你能拿開你的手了嗎? 我拿開,...
Read more

他眸光微眯了一下。

溫栩栩一直在房間里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的待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