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昊忍不住仰天,低聲的呢喃,

「李昊,我說,你還是先不要感嘆了,」

「現在,這裡可是存在著二十八位妖王,堪稱鳳麟洲上最為強悍的一批修者,」

「如今,他們可都在尋找你的下路,你還自己送上門來,到底想怎麼樣,」

伊煌急的險些要跳起來,拉著李昊就打算逃走,

「放心吧,這些傢伙不敢殺我,」

李昊嘆了口氣,輕輕擺脫伊煌,說道,

百萬年的封印,百萬年的壓抑,恐怕即使有四靈神獸鎮封,也已經到了極限了,如今,魔祖復甦,幾乎快要完善了天魔界的天道,對他來說,這十萬大山之中鎮壓的分身,將會至關重要,

或是天意,或是人為,他在這個時候來到了這裡,就必須要擔負起這個責任,進入那十萬大山之中,將那鎮壓的存在,直接隕滅,

所謂的因,必須要他來結這個果,

那沉寂了百萬年的仇怨也好,恩情也罷,也終歸是要有個真正的結局,

李昊邁步,朝著天府山主峰而去,他表情嚴肅,神態莊重,就那樣一步一步而上,邁入了那廣闊的的山巔之上,

「妖師,讓我來助你了結這裡的一切吧,」

面對著那古樸的巨大殿門,李昊一聲嘆息,隨之雙手一推,將那殿門重重的打開,一腳邁了進去… 妖師,上古時代最為強大的一名至尊,

據聞,其誕生於開天闢地之初,為天地大道自然孕育的神邸,備受大道眷顧,

據聞,其奪天地造化,以大機緣,大毅力,大智慧,創造出一部部神秘而玄奧的聖術,使數不盡的生靈大開神智,走上了修行感悟天道的道路,

可以說,是他,推動了天地的走向;是他,圓滿了天道的演化;是他,成就了大荒的輝煌;是他,教會了生靈生存,

這樣一個存在,享受億萬萬生靈,無數歲月的膜拜,即使隕落了,即使消散了,即使毀滅了,依舊被數不清的生靈所崇敬,所懷念,所銘記,

帝尊,

自古至今最為尊貴的稱號,其無上偉績,被烙印在靈魂深處,被刻印在血脈之中,即使天地毀滅了,也難以完全被消磨乾淨,

李昊,站立在山巒之巔,面對著恢弘神殿,

一襲白衣飄飄,一頭黑髮舞動,

他輕輕伸手,推開了那殿門,緩緩邁步,

這一刻,彷彿是冥冥的註定,他的出現,將會改變逝去的歷史,成就另一番輝煌,


這一瞬,如同是命運的選擇,他的前進,將會掀開嶄新的篇章,創造再一次榮耀,

李昊什麼都沒有去做,就那樣安靜的邁步,朝著神殿而去,

那裡,正盤坐著一名名身影,每一個都如同是上古時代的妖神一般,渾身妖氣瀰漫,恐怕威壓流淌,

若是普通的修者,單隻是面對那種令人窒息的氣魄,便足以肝膽俱裂了,更遑論是面對他們的真身,

然而,李昊根本一點也不在乎,他緩緩的走著,一步一步邁出,最終來到神殿最中央,屹立神殿最高處,高高在上的似乎能夠俯視天地萬物,他伸出修長的手指,輕撫著那高高在上的王座,陡然咧嘴,嘴角勾起的弧度,燦爛而耀眼,

他轉身,無視一雙雙幾乎能夠殺人的眸子,徑直坐在了那王座上,

微微翹起二郎腿,略顯慵懶的靠在寶座背椅,

他伸出的右手微曲,擱置在扶手上,五指微微成拳,頂著右臉臉頰,

他歪著腦袋,微眯著眼睛,一個一個瞥向面前那些盤坐的妖王,嘴角的弧度,越發妖艷,

雍容,華貴,大氣,磅礴,

這一刻,那端坐在王座的不再是一個普通的青年,恍恍惚惚之間,如同一尊無上的大帝,高高在上的俯視一切,強勢的君臨天下,

「帝尊,,」

徐威妖王望著那尊王座,望著那個身影,只感覺烙印在靈魂深處的印記被喚醒了,忍不住淚流滿面,

君王,大帝,主宰,統領,

那個身影,是那麼的霸氣,只是那般慵懶的坐著,卻散發出一股龐大至極的氣勢,屬於帝王的威嚴,屬於帝尊的氣魄,迎面撲來,甚至讓人忍不住想要跪伏下去,頂禮膜拜,

「我是李昊,是你們新的王,」

李昊開口,聲音平靜,語調平滑,一字一句吐出,如同一聲聲炸雷一般,響徹在整個神殿中,

這一刻,那些妖王,竟然真的彷彿看到了一尊王,就那樣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他們,那席捲而來的威壓和氣魄,讓他們忍不住心靈一顫,下意識的想要低頭膜拜,

「好大的膽子,」

突然,一道聲音暴怒而起,如同一面戰鼓轟隆隆作響,

那一尊妖王起身,面對著李昊,滿身怒氣縱橫,他一雙大眼炯炯有神,充斥著無邊的妖氣,如同兩柄鐵鎚,恨不得將李昊給砸成肉醬,

「桑畢,這裡沒有你說話的分,」

徐威妖王挺身而出,徑直來到王座之下,護衛在李昊身旁,

他一起身,頓時打破了那種僵局,隨行有數位妖王亦起身,站立在王座之下,與他並肩而立,

上古二十八位妖王,統領整個鳳麟洲無盡歲月,如今,他們的後裔,他們的血脈延續,早已經成為了一方霸主,一個個心高氣傲,

「看來,你們是打算將祖上的諾言和約定拋卻了,」

李昊微微坐直了身體,望著那一十四位絲毫沒有動作的妖王,輕聲道,

「……」

「你一個小屁孩,還真的將自己當做至尊了,」

「我們成名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呢,」

一名妖王起身,臉帶嘲諷,不屑的哼道,

他們,是古族的王,是妖族的霸主,統領數不清生靈數千年,無論如何都不會認同一個青年來做他們的王,即使這個人是曾經帝尊的傳人,是祖上所認可的存在,

「很好,你們,都是這麼認為的,,」

李昊眼睛微咪,望著那依舊盤坐的一尊尊妖王,咧嘴笑道,

神殿內,一片寂靜,一雙雙眼睛緊緊盯著李昊,有憤怒,有不屑,有嘲諷,有無視,還有濃郁的殺意,

一道道目光鋥亮,一股股氣息刺骨,

這變得寂靜安寧的氣氛,簡直如同暴風雨之前的寧靜一般,只欲讓人窒息,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

「從今日起,我會剝奪你們的血脈之力和上古妖神的傳承,」

「不過,我會留下你們的性命,讓你們看著我,如何登臨絕顛,」

李昊依舊端坐在王座之上,依舊俯視著所有人,一雙眸子閃閃發光,輕聲說道,

「……」

「好大的口氣,」

「區區接洽境的修為,還真是狂妄的很,」

一十四尊妖王一同起身,微微邁前一步,緊緊盯著李昊,

恐怖的殺意瀰漫而出,如同驚天浪潮一般起伏,可怕的妖氣瘋狂咆哮,如同天地倒轉了一般洶湧,統統朝著李昊衝去,

「十萬大山之中,鎮封著不同尋常的存在,關係到妖族,甚至是大荒的未來,」

「留著你們這幫存在,只會是禍害,我不能容忍那種事情發生,」

「所以,今日,你們就都留在這裡吧,」

李昊表情平靜,彷彿絲毫感受不到外界那恐怖的壓力,

他眉心一陣閃動,陡然從中飛出一面漆黑大幡,懸浮在他的頭頂,獵獵作響,

招妖幡,無上道器的碎片,被妖師祭煉了一生,擁有著種種匪夷所思的偉力,甚至,在上古年代,此幡一經祭出,億萬萬妖族生靈都會為之顫抖,受道其牽引而來,

「帝尊的神器,,,」

一瞬間,所有的妖王都臉色微變,一個個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

更有甚至,已經祭出了傳承的仙器,將自身牢牢的防護在裡面,

招妖幡,距離的顫抖,不斷閃爍出一顆顆璀璨的星斗,瀰漫而出一股股強烈的拉扯力,那些妖王,眉心一陣陣閃爍,竟然彷彿難以承受那股牽引,有種神魂要離體而出的感覺,

「即使擁有神器又如何,」

「難道你真的能夠將我們全數隕落不成,」

一尊妖王頭頂著一枚赤色寶珠,死死壓制著招妖幡的力量,大聲呵斥道,

「我或許殺不了你們,但是將你們困在這裡,想必還是能夠的,」

李昊輕笑,伸手朝著頭頂一點,

頓時,漆黑的大幕翻轉,一下子化作了一塊漆黑天幕,將整片神殿都遮擋了起來,

幡面搖擺,一顆又一顆燦爛星斗出現,滴溜溜旋轉著,飛上每一尊妖王頭頂,

那星斗大如磨盤,不斷的垂落下一股股神異的偉力,如同九天之上墜落的燦燦銀河一般,將妖王們盡數籠罩在內,

這一刻,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神力波動,整個身體都在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那流淌於全身的血液,正在沸騰著,不受控制的劇烈流淌,那烙印在血脈深處的力量,也在咆哮著,彷彿要破體而出一般,瘋狂的涌動,

「上古時代,每一尊妖神都許下承諾,那約定,已經伴隨著血脈的傳承,融進了你們的血肉之中,」

「如今,正是到了結果的時候,若是你們不願遵守,那也不必再享受那血脈所帶來的力量,」

李昊輕聲細語,望著那一尊尊身形搖擺的妖王,肯定道,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一尊妖王開口,語調中有淡淡的畏懼,

「想必你們也知道,進入十萬大山之中,需要你們各自傳承的信物,」

「我只要進入那遺迹之中,完成我的使命而已,」

「等一切都完結了,我便離開,你們依舊是各自的種族的王,我絲毫不會幹涉你們,」

李昊點點頭,開口道,

「……」

「你確定,」

一尊妖王頭頂懸浮著一柄天刀,稍稍邁前一步,緊緊盯著李昊,詢問道,

「自然確定,」

「說實話,我對你們那所謂的王,沒有一絲yuwang,」

李昊輕笑道,

「既然如此,我們暫且同盟如何,」

「十萬大山存在了無盡歲月,沒有人能夠知道其中到底有著什麼,即使你是帝尊的弟子,恐怕也難以依靠自己的力量進入其中,」

「我們暫且選擇臣服於你,共同湊齊信物進入那大山之中,到時候,你完結你的任務,我們尋找各自的機緣,你看如何,」

一尊妖王邁步而出,渾身瀰漫著令人畏懼的妖氣神力,大聲喝道,

這是一個強大的存在,只差一絲絲便能夠邁入天妖境界了,他似乎在妖王之中有著很大的威望,一下子得到了數位妖王的贊同,

李昊略微思慮了一下,忍不住點頭,說道:「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需要你們答應我一件事情,」

「請說,」

那妖王頷首,

「所謂信物,乃是上古妖神留下的真正傳承,」

「其會本能的選擇最為合適的傳人,你們不能夠阻止,」

「而且,這些覺醒者,你們要將其送來天府山,」

李昊點頭道,

「那怎麼行,到時候信物聚齊,你豈不是直接便能夠進入遺迹之中了,,」

有妖王臉色一變,拒絕道,



「放心,那十萬大山之中危機重重,只靠我們這些年輕人,還沒有那個實力能夠進入,」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