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慕為拿著茶壺分別給每個人都倒滿水。

李梅見趙婧也站著,忙大聲說道:「小婧,你也快坐下,懷著身孕呢,別累著。兒子,你快扶小婧坐下。」

「嗯,我沒事的,謝謝阿姨。」趙婧禮貌回答。

「小為,你也坐,別竟顧著我們了。都坐下,咱們好好說說話。」

趙婧母親方月也不甘落後,特地關照一下未來女婿,同時還笑著問李梅,「你今年多大歲數了?」

李梅回說:「我今年四十八了。」

「啊喲,你正好大我兩歲,我四十六,我該叫你一聲姐姐!」

方月性子直率,對人也熱絡,很快就跟李梅嘮起了家常,全然忘記了今日進城的目的。

男人同女人不同,說了會客氣話就開始直奔主題。

李慕為的父親李廣友先是提起了話茬,他說:「咱們兩家子人今天見面,也都是為了孩子的事來的。既然小婧有孕了,咱們不得不馬上把兩個孩子的婚事給定一下,趁著肚子還沒大的時候辦喜事也方便,不然等到顯懷后,小婧的身子會吃不消的。親家公,你有什麼想法儘管提,我們能做的一定會做到的。」


李廣友還挺會說話,聽著話里的意思都是為了趙婧著想,現在也直呼親家了,改口改的倒是挺溜。

趙剛默默聽完,只笑了下,道:「我知道這兩個孩子也處了挺長時間了,先不說有孕一事。既然兩人都認定對方了,也是時候該談婚論嫁了。我倒是沒有什麼其他想法,只有一點。」

他把目光落到了李慕為的身上,語聲帶了幾分嚴肅。

「我們婧兒脾氣弱,性子卻犟,但沒壞心眼,都是好孩子。我希望他們兩個結婚後,相互多包容一些,別有什麼磕磕絆絆的就好。」

趙剛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這個未來女婿以後能好好照顧他的寶貝女兒,不要欺負了她,惹她傷心。

聰明的李慕為馬上站起來表態,「伯父、伯母,請你們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對小婧好的。我這個人嘴笨,好聽的話也不會講,我只想說,以後你們就看我的表現好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們二老失望的!」

李慕為講的還挺激動,在旁的趙婧已經感動壞了,抬眼看著他,滿是愛慕之意。

而李慕為也側目看向她,兩人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自己。

李廣友哈哈一笑,「親家公所說的話也正是我們想說的,小為啊!別忘了你今天是怎麼在岳父岳母的面前說這番話的。以後要是惹小婧不開心了,我這個當父親的就第一個不饒你!」

「爸,話我都記下了,您可別再嚇我了。」

看來不光這岳父岳母要謹慎對待,連自己的親爸媽也不能得罪!

李慕為深以為戒。16k中文

他這一說完,眾人哄然大笑。

李梅不管什麼時候都愛在外人面前誇讚自己的兒子,她沖著方月說道:「其實我兒子也沒什麼缺點,人老實,又不會耍滑頭,他和小婧正好配一對。我看這就是有緣,能給我們老李家賜來這麼好的兒媳婦,這真是上輩子積福了!」

「大姐真會說話!我家婧兒以後嫁過去,您可別太慣著她,有什麼做的不對的,您就儘管說她。」

「親家母,可別這麼說!小婧嫁過來,我們就當親閨女對待。疼還來不及呢,又哪裡會說啊!」

「那我家婧兒可就太有福氣了!」

方月笑著,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李慕為一直察言觀色,忙起身拿起茶壺又給岳母續滿了一杯。

坐下后他偷偷在桌下握住了趙婧的手。

當著父母的面,趙婧羞怯地垂下眸子,使勁地用指尖掐了一把李慕為的手。

李慕為吃痛地皺了下眉,趕忙把手給鬆開了。

趙婧抿嘴而笑,故意沖他揚了揚眉,那樣子好像再說:看你還敢不敢了!

李慕為眨了下眼睛,立馬露出討饒之色。

皇後娘娘,小奴知錯了。

趙婧當做沒看見別過眼,不再看他。

李慕為不敢再動手動腳,端正坐好,繼續聽大人們說話。

雙方這一番交談下來,就算是把兩個小年輕的婚事給定了。

李廣友吩咐李慕為,讓他把服務員給叫進來,李慕為瞭然馬上照做。

李廣友把菜單遞給趙剛,然後說:「親家公,大老遠來的,一定早就餓了。我看咱們先吃飯,等吃好了再商量一下婚禮的詳細事情。你看你喜歡吃什麼,先點著。」

對方這麼客氣,倒讓趙剛怪不好意思的,他忙推辭:「親家,還是你來點吧。我這人不挑食,吃啥都行。」

「親家公,你別跟我客氣啊!快來,你點!」

「不,你點吧,我抽支煙。」

這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把菜單推過來推過去,把等著點餐的服務員都給逗笑了。

方月見兩人客氣個沒完,一把將菜單給拿了過來,大嗓門極為響亮。

「我看你們倆再讓來讓去,今天這飯怕是吃不上了!」

她轉手把菜單遞給趙婧,說:「讓他們年輕人點吧,他們對這熟悉,肯定知道什麼菜好吃。」

「對,就讓小婧點,咱們做老的就等著吃好了。」李梅也跟著附和。

李慕為看了看他們,把菜單展開讓趙婧選菜,「那我們可就看著點了!」

「快點吧。」李廣友邊說著邊給趙剛點上煙。

李慕為和趙婧一起點了十道菜,四個熱菜,四個冷盤,一湯一甜品,又叫了一瓶五糧液,一些飲料。

眾人閑談著,沒過一會,菜品一一端上,大家動筷都吃了起來。 李廣友打開五糧液,就要給趙剛倒酒,趙婧瞧見了急忙提醒。

「叔叔,我爸他不能喝酒。」

「喝點,今天是好日子,少喝一點沒什麼事。」李廣友還要堅持倒,趙剛也不好拂他的意,端著酒杯任他倒滿。

方月把一切默默看在眼裡,也有點擔心丈夫的身子,因為他患有肝硬化,不能喝酒。

可是這種場合若執意不喝,又怕人家想多了。

所有她只好站了起來,「來,哥!我家那口子滴酒不沾,讓我來跟你喝!」

她把自己的空酒杯端起,用眼神示意趙婧把她爸那杯滿酒給她拿來,趙婧照做。

李廣友還挺驚訝,「親家母也能喝酒?」

「那當然了,年輕時喝白酒就跟喝涼水一個樣。」

方月毫不拘謹,端著酒杯就跟李廣友干,「以後咱們就是親家了,來,先喝了這一杯,希望以後老的小的都好!」

李廣友也是能喝的,在家頓頓都得一杯白酒,碰到會酒的,他自然高興。

「好,沖著親家母這句話,咱也得把酒幹了!來,咱們大家一起舉杯!」

眾人一起舉杯,除了李廣友和方月兩個能喝酒的,其他人全都以飲料代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李廣友喝得面龐紅亮,方月也喝了不少。

趙婧怕母親喝高了,就趁著去洗手間的時候對她道:「媽,少喝點得了,別喝大勁了,待會胃該難受了。」

方月擺了擺手,「沒事,這點量對我來說一點事都沒有。你老媽我心裡有數!」

「還是注意點身子要緊,別再喝了啊!」

「行,我都聽閨女的。」

說話都有點大舌頭了,趙婧實在拿她沒辦法,又不放心地囑咐了一遍,兩人這才回包間。

李梅一看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憋了很久的話,終於出了口。

「親家公,親家母,兩個孩子的婚期,我回去好好找人選個吉利日子,等定下來就通知你們。另外這彩禮問題……」

不等李梅把話說完,方月直接道:「彩禮按照我們家那邊的習俗是二十萬,不包括三金。」

二十萬?

她可真敢要!

李梅瞪大了眼,以為自己聽錯。

「二……二十萬!這可不是一筆小錢。」

對於農村家庭,要二十萬的確有點獅子大開口了。

趙婧也沒想到結個婚會有這些習俗,只是這一討論彩禮價錢,總感覺像是在買賣她一樣,讓人聽著很不舒服。

她偷瞥了眼旁邊的李慕為,卻見他垂著眼,用手不斷地摩挲杯壁,臉上沒什麼異色,像是沒聽到她們說話一樣。

她只好收回視線,先不做聲聽聽再說。

按理說彩禮具體該給多少,或者該要多少,中間應找個媒人幫忙說和,就是為了避免這種當面討價還價的尷尬。

可趙婧和李慕為是自由戀愛的,就沒按這些規矩來。華夏中文

方月是仗著喝高了才這麼直接了當地說出價來,若是清醒狀態,這話也不太好說出口。

這可能也是為什麼她一定要堅持喝酒的原因。

「這在我們那算是要得最少的了,別人家的姑娘最少都要三十萬。」


方月是真沒說假話,在村裡有好幾個跟趙婧差不多大的姑娘,都已找了人家。

基本都是要房要車,外加四金,她開口說的這價,確實沒有人家的高。


可李梅接受不了這樣的價錢,她原想著兒子是自己處的對象,現在女方又懷了孕,這鐵定是要嫁給兒子的了。

所以彩禮就少給一點,也就糊弄過去了。

然而,事實可沒有她想的那麼簡單。

方月的一句要價二十萬,把她所有的幻想徹底打破。

桌上的幾人臉色各異,不知都在想什麼。

李梅乾笑了兩聲,看了自家那口子一眼,穩了穩心緒,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有些話老爺們不方便開口,還得由女人出面。

「親家公,親家母,不瞞你們說,我們家也是普通的小老百姓,靠小為的爸爸在煤礦幹活少攢了點。我們村子小,可能沒有你們那邊有這樣的風俗。我們那但凡家裡兒子結婚,男方給買樓,另外再給女方兩萬塊錢就完事。你們儘管放心,我家就小為一個孩子,肯定把什麼最好的都給他們,自然虧待不了他們。」

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他們不可能給女方二十萬。

被人給當面拂了意,方月也沒有黑臉,仍舊掛著笑模樣。

眼神一瞟,心裡已經有了算計。

「大姐說的這些我們都能理解,也不是我們家故意要這麼多彩禮。你也知道,這家家戶戶有閨女的,都比著誰嫁的好,誰得的彩禮多。我家婧兒樣樣不比她們差,如果這禮金問題比人家少了,以後在人前可就抬不起頭了,人後還得遭人笑話。」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兩家母親各有各的說辭,各有各的理由,一時間相爭不下。

趙婧實在受不了這樣沉悶緊繃的氛圍,她拉了拉方月的袖子,低聲說:「媽,別再說這個問題了,我嫁的是李慕為這個人,又不是沖著他的錢去的。」

方月扭頭橫她一眼,「你懂什麼,我還不是為了你以後著想!」

關鍵時刻,女兒咋就不懂當娘的心呢!

趙婧極難為情,又勸說母親,「媽,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可是這樣當面說這些,實在太容易傷人了。」

方月聽了這話,看了眼垂眸不語的李慕為,又看了眼始終沒做表態的李廣友,她心裡有數,便一下將趙婧的手給抖掉了。


「我看這樣吧,大姐也說了你們那邊的情況,我也說了我們這邊的習俗。那就兩方意見取個中,我們就要十萬得了。孩子們本身就是自己處的,別到時候因為這彩禮問題鬧什麼矛盾,那可就不好了。」

方月已經做出讓步。

李梅暗暗搓了搓手,想了想,然後回道:「親家母,你聽聽我這樣的提議怎麼樣?」

「你說吧。」

「我是想,到時候在房產證上把小婧的名字也給寫上去,然後再給四萬塊錢,你看怎麼樣?」

那三金錢呢?

方月一聽這話沒了下文,就猜到李梅所說的四萬塊錢里,就已包括三金了。

她心裡可就有點不樂意了,本來都已經讓步,沒想到人家根本就沒聽她的,早就有了對策。

這是以為她家女兒好娶是嗎? ps:謝謝書友140120183928979的打賞,感謝

「轟……」那根威能滔天的聖矛划動,頓時被混沌裂開,上為清、下為濁,混沌震動,出現了一出大世界,天地一形成,便有無窮玄黃垂落,磅礴的功德升騰……

道尊身形崩塌,身化萬物,就是那根聖矛也是好像承受不了開天的壓力,桿身裂開,最後形成了一把赤金聖劍和一件聖十字架,威能極強,為開天至寶!

丁岳心神被震撼,眼前一幕幕如同親身經歷,聖元道尊的絕世風采,那種手握十條鴻蒙大道的無敵英姿。



Related Articles

她該馬上離開這輛危險的馬車,必須馬上離開。

他卻似能聽到她心中所想,生怕她跑了,不過...
Read more

「我們上去看看吧!」秋山遼出言道,眾人隨即開始登塔。

混沌之塔有20層,每一層都有各自的防禦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