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飛說道:「來,讓我們跳起來!!!」

李小飛拿出錄音機,放起了今天真是個好日子的音樂,眾人歡樂的跳了起來。

李明說道:「時尚,這可是我們屯子最流行的音樂了!」

這就是我們,每天過著一般人想象不到的生活,可是在我們之間即將發生一些大的事情,我是屯長兒子欒小雷,我是我們屯子的希望!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屯長之子—-欒小雷!

飛刀世家—-李小飛!

力大無比—-郭小康!

麵條專家—-何小迪!

時尚前沿—-李明!

養殖大戶—-范同!

農藥供應—-達建仁!

全屯首富—-東方明!

幸福屯花—-冷月!

嬌小蘿莉—-冷玉!

走向鄉鎮—-李芳芳!

屯子的希望!!!!

幸運將軍五一特別篇章,俺們屯子的希望!!!(1) 顧北堂對鳳月汐突然發難本就未經思索,正懊悔自己的衝動,特別是當著鳳家的人面,但被鳳七洵當眾一問,對方語氣還帶著那麼絲指責的味道,反而讓他心生不滿。

「我顧家的子孫,可以不學無術可以碌碌無為,但決不能心狠手辣,想她小小年紀竟做出了這等殘忍的事情,作為她的祖父,老夫自然不能坐視!」顧北堂說到這裡,視線再次看向鳳月汐,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無一絲遺漏,皺著眉問道:「說,你怎麼做到的?」

他指的自然是她如何輕而易舉的殺掉溫嬤嬤。

溫嬤嬤至少也是個人靈六星的靈者,她一個丹田被毀的人是如何做到的?

這也是在場所有人的想法。

這時候鳳月汐慢悠悠的抬起手,從懷中拿出了那支封印著萬尋的金簪,而她,也是分外仔細的看著顧家人的神色,特別是顧北堂。

只見他在她拿出金簪時,明顯鬆了口氣,下一刻,似乎還有疑慮,但卻是針對著她手中的簪子。

「把簪子拿過來!」顧北堂望著金簪,疑問重重,但在他提出要看金簪的時候,鳳月汐已率先一步將金簪收了回去,一點拿過去的打算都沒有。

顧北堂眸子一冷,漸而道:「這麼說,你就是用這隻簪子殺了溫嬤嬤?

鳳月汐點頭,即使不屑但還是更正道:「無心殺人,沒想到對方一味求死,月汐也是頗為無奈!」

溫嬤嬤作為一個六星人靈,就算被傷到動脈,若是她當機立斷處理得當又怎麼會死?這一路上的血便是最好的證明,對方,根本就是故意的。

但事實是嗎?包括鳳月汐在內都是這樣以為,但也只有死去的溫嬤嬤才有所體會,不是她不肯止血,而是根本就止不住。

哪怕剛開始她本就是抱著別有用心特意不去管脖子上的傷口,但眼見血越流越多,后怕的她試圖阻止,但根本止不住,傷口似乎被下了咒般,但見血流,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止,所以,在她拼勁體內最後一絲血來到前院之時,原以為她可以得救,但還沒等她說上一句話,體內的血已經枯竭,真正的個中緣由估計也只有已經死去的溫嬤嬤自己才知道。

而在外人看來卻不是如此,金簪上雖有靈力徜徉,但也不至於一招便能奪人性命吧?

顯然,有人本就居心不良,沒想到害人終害己。

「人已經死,你怎麼說都行,汐郡主,我只問你一句,這溫嬤嬤的死是不是出自你手?」董怡倩不管這些,她的人被殺死了,兇手還是鳳月汐,無論如何她也不會善罷甘休。

面對著董怡倩的咄咄相逼,鳳月汐冷笑著回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若是,我定要你殺人償命!」董怡倩冷斥。

「那麼,目無尊卑漫罵朝廷親封的郡主又是什麼罪名?」鳳月汐的視線迎向董怡倩,明顯,對方的眼中已滿是怒火,不由一笑:「方才你說溫嬤嬤是你派去傳話的人,難道說,她說的那些大逆不道,骯髒不堪的話是授意與你?」

。 這一天麵條大亨何小迪開著自己的腳力小三輪車去「上市」,何小迪高興地唱到:「今天是個好日子啊,幸福的腳步停不下來!我要把何師傅速食麵發展到全縣!」

合眾村集市

何小迪瀟洒的反身下車,帥的引起一堆婦女的尖叫,大叫道:「好帥!何小迪,我要給你生猴子!!!」

何小迪說道:「對不起,俺很忙的,下次吧!」然後留下了一個深邃的背影,又引起一陣尖叫。

何小迪下車后,眾人立刻圍了上去,說道:「看呢,這可是最新型的小三輪車,要好多錢呢!我在收音機里見過。」

「流弊,流弊,不愧是幸福屯的麵條大王!」

「你們聽說了嗎?他還會搞研究呢,聽說弄出來一個什麼速食麵,吃起來特別方便呢!」

「人才啊!」

何小迪聽著眾人的誇獎,沒有表現出興奮感來,自顧自的向前走去,深藏功與名。

何小迪一進去市場,一個老大爺就走了出來迎接,很客氣的說道:「何少爺啊,久仰大名啊!幸會幸會!」

何小迪說道:「”楊市長”您看您還親自來迎接,弄類俺怪不好意思類!」

楊樹林是這個合眾村集市的市長,簡稱楊市長!

楊樹林說道:「恁的攤位俺都準備好類,就等恁去看看類!」

何小迪說道:「中!咱去看看?!」

楊樹林說道:「走著!」

何小迪和楊樹林走到一個攤位前面,楊樹林說道:「恁看這個攤位,採光非常好,地理位置極佳,恁看怎麼樣啊?」

何小迪掃了一眼,說道:「中!俺還能說啥!就它了!」

楊樹林說道:「痛快!」

何小迪說道:「這下我的何師傅速食麵可算是走向市場了!」

「糟老頭子,你不是說沒有攤位了嗎?」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

何小迪回過頭看去,竟然是隔壁石磨村的李二狗!

李二狗,石磨村賣豬肉的,是地方上的一個惡霸。

王大貓囂張的說道:「說話啊!糟老頭子!」

楊樹林怒道:「俺給恁幾個說,說話給俺放乾淨點,不然俺就…….」

二壯囂張的說道:「恁能咋著?!」

楊樹林說道:「那俺就沒辦法了!」

李二狗囂張的說道:「這個攤位是俺類,恁趕緊給俺麻溜的滾開!ok?」

王大貓崇拜的說道:「哇撒!老大又說英語了!」

李二狗擺擺手說道:「低調低調!」

何小迪說道:「明明是俺先看中的!」


李二狗一把抓過楊樹林,說道:「恁說!是誰先看中的!?」

楊樹林說道:「恁…..恁……」

李二狗說道:「聽到了吧?是俺!你滾開!」

何小迪說道:「恁這是威脅!」

李二狗吼道:「就是了!咋滴!!!兄弟們,砸!!!」

李二狗的手下王大貓和二壯直接去砸何小迪的攤位,何小迪當然是攔著不讓砸了,可是兩拳難敵六手,打不過啊!

何小迪先來了一個「懸水瀑布」也就是吐口水,可惜沒有命中,王大貓上去就是一個「惡貓捕食」直接按到了何小迪,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他們三個對何小迪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圍毆啊!

李二狗狂妄的踩在何小迪的頭上,說道:「服不服?!」

何小迪咬著牙說道:「服!」

李二狗說道:「服就行,趕緊滾!從今往後這個攤位就是俺的了!」

何小迪騎上自己的小三輪走之前,說了一句:「俺還會回來類!!!」然後瀟洒的走了,引起一群婦女的尖叫,叫道:「俺要給恁生猴子!!!!」

何小迪回過頭來,說道:「對不起,俺真類很忙!下一次吧!」

李二狗看到后氣就不打一處來,說道:「NNN!」

王大貓說道:「老大又說英語了!」

李二狗說道:「這不是英語,這是漢語拼音,nnn。」

王大貓問道:「漢語拼音啊,啥意思啊!」

李二狗說道:「nong恁娘!低調…….小孩子不要學!」

大唐 ,何小迪鼻青臉腫的回來了!

幸福屯廣場

欒小雷怒道:「沃日他爹類!欺人太甚!叔可忍!嬸她忍不了了!這仇咱得報!」

東方明說道:「仇,咱們是必須要報,咱要想個方法!」

郭小康怒道:「想啥辦法!直接干到他家門口,直接弄!俺就不信,俺大力士弄不過他一個鱉孫!」

李小飛說道:「說你衝動,你還不聽,聽聽阿明怎麼說,畢竟是咱們村上過高中的人!」

郭小康說道:「那恁說吧!俺聽恁類!」

東方明說道:「要我說,我們就先禮後兵,先去找他談判,談不下來,在動武!你們怎麼看?!」

欒小雷說道:「就按恁說的吧!啥時候動手?!」

東方明說道:「明天!開著俺家的車去!要從氣勢上鎮壓他!」

眾人說道:「中!!!!」

夜幕降臨,整個小村莊顯得更加安靜了。

東方明和冷月坐在一起看星星,冷月指著一顆星星說道:「你看那顆星星多亮啊!」

東方明說道:「是啊!好亮啊!」

東方明的手悄悄地向冷月的肩膀上移動,想要摟住冷月,誰知剛碰到冷月,東方明就被冷月抓住了手,來一個小擒拿,東方明大叫一聲,冷月趕緊放開了手,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本能反應!」

東方明說道:「不怪你!怪我沒控制住我的手!」

冷月說道:「沒錯,怪你的手不老實,要是再敢有下次,我就把它剁下來!鹵著吃!」

東方明冷汗都下來了,說道:「保證沒有下次!!!」

冷月說道:「很好!」


第二天

眾人都到李明的理髮廳,理了一個好看的髮型,眾人意氣風發,站成一排風騷的向東方明的三蹦子走去,眾人艱難的爬上車,東方明坐在司機的位置上說道:「兄弟們,準備好沒?!」

眾人答道:「準備好了!!!」

東方明說道:「我要發動了!」只見東方明下車搖動發動機。「teng…….」車子發動,東方明瀟洒的上車,說道:「go!!!!」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幸福屯與石磨村的戰鬥即將打響!敬請期待!

東方明:喜歡就點收藏,不喜歡也得點收藏!

欒小雷:萬水千山總是情,送點禮物行不行?! 「汐郡主,切勿血口噴人,一個貧賤的老嬤嬤能有多少見識,她的話又如何能代表董夫人?」鳳淳薇笑,對鳳月汐的詭辯感到不恥。

鳳月汐視線看向鳳淳薇,她笑她亦然:「既然是這樣,那便當月汐今日多事,下次,必將這些人留給董夫人處置!」

不論鳳淳薇如何,鳳月汐還是將自己從這件事中摘了個乾乾淨淨,反正人已經死了,她怎麼說都成,一頂藐視皇室的帽子,當著皇室中人的面,就算董怡倩有八張嘴也莫辨。

董怡倩不甘,她的人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這時候,她的一側袖子被人輕扯了扯,卻是顧月凌。

母女二人視線一個交流便明白了各自的心思,最後董怡倩還是壓抑著憤怒不再開口。

只要有鳳七洵在,就算是罪證確鑿,她們也奈何不了鳳月汐,更何況,場上還有諸多皇子皇女。

「好了,事已至此,追究無意,將地上的屍首抬下去!」顧北堂一句話,板上釘釘,說明這件事就此被揭過去。

「汐兒,你沒事吧?」顧北堂一走,一臉擔憂的顧子瑤便走了過來,伸手想要拉風月汐的手卻被她避了開去,於是便有些尷尬的看著她。

「放心吧,你的寶貝妹妹沒事!」鳳承傳手一撈,便將顧子瑤拉走,回頭給了個鳳月汐一個你要感激我的眼神。


Related Articles

本來想着到我們縣城的火車要多少有多少,當我再買票的時候才發現我想的太簡單了。

我家在四川的下鄉,挺偏僻的,不過也湊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