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許風總是在想,他們兩個為何總是有這樣有耐性,每日就是樓上樓下巡視和擦桌子擦書架掃地。

後來他又想,他們整日這樣,也是很考驗毅力的。

許風和他們打了招呼,他們看著徐風,露出笑容。

「你又要進去了?」王雲笑道。

「是呀,去閉關!」許風笑著說。

他們兩個依然是一起來幫許風打開那把鎖。許風一進去,門上就額外出現一把奇怪大銅鎖,他們是知道的。

這裡是凌雲學院,出現任何神奇的事,他們都不覺得驚奇。

這裡本來就是奇人聚集的地方,大家每日都在修鍊魔法,一個比一個強。沒事會相互比試和捉弄。所以,一把奇怪的鎖,也太普通了。

許風一走進了那間屋子,門就自動鎖上了。

王雲和趙亮一下子就逃了,因為他們看到,門自己還沒來得及去鎖,就出現一個大銅鎖。

他們只有逃走,生怕有啥不利事情發生。


許風剛走進去,就發現了屋子裡一個人站在那裡,就是伊尹師父。

「你回來了?」伊尹問道。

「是的,師父,我們繼續學習吧!」許風說道。

「好,你記得,學業才是最重要的。那樣多輝煌事情等你去做,你沒理由放棄,也沒有理由失敗,你只有不斷成功!」伊尹說道。

「是,師父!」許風恭敬說。

「好,我們開始第二階段法術學習!」伊尹說道。

「是,師父!」許風恭敬的說。

「這個階段,第一個法術是移魂大法。來,我們開始!」伊尹說道。

許風記起移魂大法那些口訣,是呀,既然自己可以招魂了,又可以通靈了,為何不能移魂呢。

「移魂大法就是將一個人的心魂控制,也可以將別人魂魄和這個人魂魄相互轉移,這是一個很高級法術,一般人不容易掌握!」伊尹說道。

許風點點頭,他默默念起那些要訣。


「你記得,這個法術最關鍵,在於速度和準確。在移動別人魂魄時候,必須要快!如果不快,就會讓這人身體壞掉。哪怕是出現失憶,腦子壞死,都是不被允許的。還要準確,你不能弄錯。原本你想把這人魂魄移到那人那裡,可是不能中途出問題,移到另外人那裡去了。如果魂魄丟了,那會擾亂五行的。記得這兩點,速度和準確性!」伊尹說道。

「是,師父!」許風仔細想如何才能快,如何才能準確。在那些口訣里,有一些,但是還需要補充。

伊尹仔細給他說了,許風仔細背誦著。

當他覺得揣摩得差不多了,已全部掌握,天已經黑了。

「你想吃飯休息吧!」伊尹說道。

許風看到,桌子上,吃的已經擺上了。

第二天一早,許風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伊尹。


「我們出去!」伊尹說道。

「去哪裡呢?」許風剛問,就發覺自己這是多餘的話。

因為師父其實也不知道去哪裡,他只是憑感覺在走。

只是如要要去移魂,那一定是一個特殊地方。

一邊想著,許風發覺自己已到一個大草原,那裡,幾千匹野馬在狂奔著。

許風看著那些野馬,心裡想,師父意思,難道是弄那些野馬的魂魄?

在野馬一旁,是幾千頭野牛,它們低頭在吃草。

「你先練習下,把牛和馬魂魄對調,看看結果!」伊尹說道。

「可是師父,要對調多少頭呢?」許風問道。

「三個時辰,你能調多少是多少吧!」伊尹說道。

許風其實很鬱悶,三個時辰,不是要把我累死啊,也許我所有能量消耗了,還沒多少呢!

關鍵是,到時候調回去多麻煩啊!

不過,伊尹此刻已經消失了。許風想,還是行動吧。

「啊!」他大喊一聲,雙手舉起。

「移魂大法!」他大聲喊道。

其實他知道,這大法也不需要大喊,只是他第一次用,這裡又是荒原,前面是天蒼蒼野茫茫一片,讓他渴望大喊。

他不斷轉移魂魄,他看到一批批飛奔駿馬的魂魄,全部進了那些野牛身體里,他把那些野牛的魂魄,也放進了那些駿馬的身體里。

這時,奇異一幕發生了。

那些被換了魂的馬,就此停下,它們來到那群野牛身邊,一起吃草。

那些被換成駿馬魂魄的野牛,這時反而沖了起來,但它們速度沒有其它駿馬快。

它們只能遠遠在後面追。

許風不停換著它們的魂魄,幾千頭駿馬和野牛,他不斷努力在更換。

在這個過程中,他手法越來越熟練,他覺得,師父給自己的鍛煉,越來越難度大,消耗能量也大。

終於,幾千頭牛馬快要換完魂魄的時候,伊尹出現了。

他檢查了現場,「不錯,速度不錯,不過還可以更快!」

「好吧,你現在把它們魂魄又換回去吧!」伊尹說道。

許風有些吃力,他在想,這也太坑人了吧,我好容易才換過來。

可是師父的話就是聖旨,他馬上又開始換了起來。

還好,這次他功法更加熟練,訣竅掌握后,要點注意好,隨時都可以做到。

兩種動物的魂魄只需要手一揮,就可以給它們換過來。

在最後時候,出了點故障,許風在換魂的時候,突然真氣提不上來,兩個魂魄居然沒進入對方身體。

這時,那匹馬和野牛一下子都倒了下去。

許風大驚,他不想自己弄出故障來!他急忙使用全部力氣,將那兩個魂魄送入兩個動物身體里。

然後他馬上給它們輸送了一些真氣,那馬和野牛才醒了過來,它們扭動著身子,一下子站了起來。

許風這才欣慰笑了。

畢竟是幾千頭動物,許風全部換完的時候,已經沒有力氣,他癱在了草原上。

只是這時,他感覺到小腹內的丹田,真氣不斷湧出來。自己全身力大無窮。

許風知道,這就是天報。自己功夫已經得到了很大進步。

天邊夕陽西下,寒冷季節,有太陽的時候,還是要溫暖些。

許風躺在草原上,聞著草原的芬芳,那泥土味,那草葉的味。

他突然想起和娘一起的日子,自己追在娘身後,在原野上,看著娘挖野菜。

「風兒,來追我啊!你看,我們挖了好多!最近來看病的叔叔阿姨有些少,我們也得給自己弄點吃的是吧!」娘笑著說。

「娘武功那樣好,可以去打獵啊!」許風說道。

「哎,娘就是心軟,不想殺死那些動物啊。不過我為了風兒還是可以打獵的,明日我們去吧!今天我們就先吃野菜!」良姬說道。

「好啊,我喜歡吃野菜!」許風記得,當時自己說道。

那些日子裡,不管做啥,吃啥,都是如此快樂。

只是一轉眼,就是自己一個人在世間,那個善良的娘已消失了。

「走吧,孩子!」伊尹回到他身邊,他好像知道許風在想啥。

許風知道,師父早就練成他心通功能。

回到藏經閣,許風看到,眼前桌子上,晚餐已經備好了,最驚奇的是,居然真有野菜湯,還有一隻燒烤的大雞腿。

許風看著野菜湯,知道是師父特意準備的,他忍住眼淚,吃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遲早是要長大的,任何人長大了都要離開母親。

超級村醫 ,伊尹說,以後功法練習會很慢,一定要反覆掌握才行。

這些日子,每日都在練習這移魂大法,越往上練習,越是需要更多時間。

許風不光是對著動物練習,他也對著一些活人練習,只是,一般正常人不能去無故做這樣練習,他們做的,都是一些特殊的人。

這天伊尹帶著許風來到了一個地方。這裡,是一個高牆之內。

「這是哪裡呀,師父!」許風不解的問道。

「監獄!」伊尹說道。

許風一驚,來監獄做啥呢?

「這裡有兩個死囚,即將行刑了,你可以去練習下移魂大法!」伊尹說道。

許風這下明白了,師父意思,是要自己練習讓這兩人魂魄相互移走。

許風跟著伊尹,來到死囚房裡,有兩個人正坐在那裡。

一個牢頭在和他們說話。

「你們吃飯吧,吃了這頓,黃泉路上,做個飽死鬼吧!」牢頭說道。

那兩個人坐在那裡,臉色凄楚。

「哎,你們兩個,都是重罪,這會兒就不要多想了,早死早投胎吧!」牢頭對他們兩人說道。

說完,牢頭就嘆息一聲,轉身而去,臨走還不忘記鎖上大門。

伊尹在暗處對許風說道。

愛過你,我很幸運 去吧,將他們的魂魄相互移開!」伊尹說道。

許風點點頭。這兩人估計也犯了啥死罪,也不用多想。

許風伸出了手,腦子裡默念著那些口訣。一轉眼,很快,那兩人魂魄都離開他們身子。然後一下子鑽入了對方身體。


Related Articles

下巴抵在她肩膀上,還特地側過頭,在她耳邊低語:「小野貓。」

看到男人眼中的不安,蕭楓雪輕輕一愣。 勾...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