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易騰心中一震,彷彿瞧見了朽木道人語氣之中的血腥。

「金仙之上,是你們年輕一輩人的事了。」

他咳嗽著,身形顯得更加佝僂。

*

天地變化,潛移默化,縱然有人識破天機,感應到大劫血腥的氣味,但至少最近還是平和的。

李淳與冰天宗所起小小衝突,不過是日常之事,並未引起太多的波瀾,冰天宗自然要上門找茬,但就算沒有這事,雙方的廝殺也是家常便飯。

神木宗不會示弱,早在外圍就開始了小規模的戰鬥,最後自然還是不了了之,要等到日後有機會再分生死。

羅可盈回來之後,看到父親的模樣,也是深悔自己的任性,一段時間之內,都在李淳的監督之下,好好修行,兢兢業業,天天向上。

李淳也不會浪費寶貴的時間。

整整兩年。

他在神木宗中,進入了一種半閉關的狀態。

他知道在半闕仙山之中,雖然他可以擁有先手之力,但大部分要對付的對手,都是接近天仙巔峰的各宗們優秀執事弟子,實力與他之前的對手不可相提並論,想要戰而勝之,笑到最後,得到半闕仙山中的寶物,乃至於最關鍵的仙之血,現在的努力絕不可廢!

哪怕是提升一絲實力,在那時候的戰鬥之中,也會有更多一絲的機會!

「呼!」

神木之巔,他吞吐劍氣,青氣從他七竅之中流轉,生生萬有劍經循環不絕,已經成了一種自在呼吸類似的東西。

在羅靜生的傾囊相授之下,李淳這兩年的提升可以說是突飛猛進。

因為他是本門的天才弟子,所享有的供應和資源也是一等一的,功法、資質、資源、契機,各方面的條件都滿足的情況之下,他的提升,令人恐懼!


「快要……成了吧!」

舉手投足之間,他都能夠感覺到生之劍氣縈繞,這兩年苦心培育,生生萬有劍經終於到了大成圓滿之境,隨心所欲,如臂指使。

——而他的修為等級,也在不斷地上升當中!

「嘿!」

「哈!」

門外傳來兩聲嬌叱,兩道絢爛劍氣破窗而入,化作一片花網,將李淳從頭到腳罩住,似乎只要輕輕一收,就能將他切成千萬碎片!

「來得好!」

李淳不慌不忙,輕笑一聲,青色劍氣竟是無風自動,不需要指揮,直接想四面八方瀰漫開去,與那花網一撞,發出嗤嗤聲響。

刷!刷刷!

兩道劍氣形成的犀利花網,在李淳的劍氣衝擊之下,沒兩下就搖搖欲墜,落花繽紛,只聽驚呼聲起,砰然如琉璃粉碎,這花網竟是被李淳,一劍斬開!

「好厲害!」

「師兄,你這是突破了嗎?」

「少爺一定突破了,不然的話,在我們雙劍合璧之下,豈能那麼容易脫身?」

門外傳來嘰嘰喳喳的少女聲音,身形一晃,吉祥與羅可盈兩人嘻嘻笑著鑽了進來,臉上還帶著欣喜的表情。

她們的偷襲雖然被李淳所破,但一點兒也不惱,反而眼中都充滿了希冀。

李淳這麼輕易就破去劍光花網,意味著……他的境界突破?(未完待續) 「你們最近是偷懶了。」


李淳微笑著搖了搖頭,不置可否,站起身來。

羅可盈和吉祥脾氣相合,沒幾天就成了好朋友,她們的修為也類似,吉祥的天資高些,羅可盈的基礎淳厚些,這兩年來進步也相當,平日一起練劍,琢磨出不少聯手攻擊之法,有時候李淳也要費些力氣才能破去。

但今日他卻是不費吹灰之力,將她們剛研究出來的劍網花海輕易破去,讓她們倆又驚又喜。

「師兄,你到底是不是突破了嘛!」

羅可盈拽著李淳的袖子嬌嗔。

李淳哈哈大笑,促狹地眨了眨眼睛,「是不是突破,隨我去執事堂不就知道了?」

「少爺要去驗證修為了!」

吉祥雙手一拍,臉現驚喜之色。

——要去驗證修為,獲取執事堂的認可,得執事職司,這也就意味著突破了二十五級這個門檻,踏入二十六級以上天仙後期。

兩年的時光,李淳竟然又一舉升了三級?

這簡直是坐火箭一般可怕的速度!

要知道像董飛璇這種叫得上名號的資質卓絕弟子,踏入天仙境界之後,也是閉關百年,才能夠一舉登上二十五級巔峰,借著天才弟子的供養,來衝擊二十六級之壁。

雖然李淳在二十三級的時候就得了這麼多供養,但是要一舉連升三級,還是讓人不敢置信。

「師兄好厲害!」

「少爺一定行!」

吉祥和羅可盈笑得合不攏嘴,一邊拍著馬屁,一邊簇擁著李淳前往執事堂。

神木林的執事堂,是分派職司。執行刑罰的所在,與七林各個分開,位於天禁林之旁。

這地方有七株高聳的神木,代表執事堂七位金仙長老,他們的地位比一般的各宗長老還高些。因為擁有本宗僅次於宗主的人事權力。

一般弟子,平時很少會前往執事堂,除非是受罰,或者,就是今天這種情況。

——驗證修為,踏入二十六級。獲得執事名號

這種事……並不多見。

但巧合的是,今天卻連續有了三起。

「你……也是來驗證修為的?」

守門的執事神色古怪,上下打量著李淳——並不是不相信,百醉林出了個天才弟子,早就傳遍了整個神木宗。他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巧法。

「哦,今天還有其他人來驗證修為?」

李淳也愣了愣,這種概率真是極小,算下來,這兩年中能夠成為二十六級的弟子,大概也就只有……

「哼哼,李師弟,想不到這麼巧。居然在執事堂也能遇到你?」

「李師弟,好久不見,進步驚人啊!」

語氣迥然不同的兩個招呼。從執事堂中傳了出來。

李淳笑了笑抬眼望去。

左邊的人紅衣赤袖,脖子上帶著璀璨明珠之鏈,面色難看,眼神兇惡,正是萬壽林的大弟子,董飛璇。

而右邊的人。劍眉星目,笑得甚是爽朗。乃是本宗天禁林大弟子木易騰,也是被視為神木宗主接班人的存在。

這二人。居然恰巧同時在今日來驗證修為。

董飛璇在第二年的宗門大比擂台之中,終於得了冠軍,只是她被李淳脆敗,心中鬱悶難消,突破的過程長了點,好不容易今年才達到二十六級;

而第三年宗門大比擂台的冠軍,終於被厚積薄發的木易騰摘得,他有宗主護佑,事事順遂,一舉突破。

沒想到連續三年的天才弟子,居然會選在同一天來執事堂驗證,倒是讓見多識廣的諸位執事,也頗為驚異。

「哈哈哈,這也是本宗甚是,一日之中,有三人踏入執事之列!」

主持的執事尷尬笑笑,他是知道這三人之間的矛盾,但這種時候,當然最好是打個哈哈,就這麼過去算了。

「那可不一定。」

董飛璇尖酸刻薄的聲音響起,她冷冷地掃了李淳一眼。

「有些人根基不穩,沒幾年修行就想當執事,未必能成吧?」

她在宗門大比擂台上受到了李淳的羞辱,這幾乎成了她的心魔,等於突破二十六級耽擱了兩年,若不是原道仙費盡心機為她伐毛洗髓,她今日能不能到這天仙後期還是問題。

但一朝突破,她的傲性又來了。

畢竟二十六級與二十五級之前完全是兩個層次,是兩個力量境界的差距,她原本就想著成為執事就去找李淳的麻煩,沒想到居然在這兒撞上,心中一動,自然要開始挑釁。


「這……」

執事苦笑,如今董飛璇已經是執事,而且還是原道仙所重視的親傳弟子,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當作沒聽到,希望息事寧人。

但董飛璇豈肯善罷甘休。

「玄師兄,既然這位李師弟想要來驗證修為,不如讓我出手如何?」

驗證修為,都是二十六級的新執事來執行,而董飛璇確實是符合這個資格的。

「這個……不太好吧?」

姓玄的執事抓了抓腦袋,愁眉苦臉,有些尷尬,按照一般原則,這種事迴避為妙,但是董飛璇這麼強硬,卻讓他兩難。

「既然董師姐有這個興趣,那在下自然奉陪。」

李淳微微一笑,神態甚為從容。

「我也好久沒打人臉了!」

「你!」

被揭開傷疤,董飛璇臉色更是難看,怒極反笑,「李淳,你不要太囂張了,我就要你看看,我這兩年的修鍊成果。」

「玄師兄,給我準備戰室!」

「好……好!」

玄執事苦笑,既然連李淳都應了下來,他也無話可說,雙手一拍,在執事堂的中央種下了一顆種子,旋即探出樹苗,長成一棵大樹。

大樹枝椏之間,包裹著一個光球,正是執事堂驗證修為所用的戰室。

這戰室的大小比擂台打鬥的小世界還要小一號,畢竟驗證並非生死相搏,只要確認對方的實力有二十六級就行。


但是如今董飛璇心懷惡意,若是李淳不敵,這小小的範圍之內,只怕騰挪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上一次,你本來就是取巧,這次,我要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實力!」

董飛璇瞪了李淳一眼,飛身投入光球戰室之中!(未完待續) 「李師弟!」

木易騰怔了怔,為李淳有些擔心。

董飛璇的實力,他剛才也看到了,只能說這兩年內,原道仙為了這個弟子也是煞費苦心,不但實力煥然一新,甚至還送防身的法寶。

——李淳的劍意修為,或許要比董飛璇高,但是根基畢竟差了許多,實戰之中,只怕難當。

「放心。」

李淳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正好要拿她來練練手。」

這兩年之中,不斷修行,但好久沒有與旗鼓相當的對手交鋒,李淳覺得手腳難免生疏,董飛璇這種人撞上來剛好,揍她一頓,也可以平抑胸中的念頭。

「這……」

木易騰苦笑,眼見兩次這麼有自信,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默然退下,期待董飛璇不要做得太過分。

李淳轉頭向玄執事拱了拱手。

「百醉林弟子李淳,來驗證修為。」

玄執事點頭之際,李淳腳下一點,跟著董飛璇,投入了光球之中。

呼啦啦!

一群執事都圍攏過來,對這一場戰鬥,饒有興趣。

「好!」

董飛璇柳眉倒豎,冷笑地瞧著李淳,「你小子倒是有點膽色,可惜真是糊塗,你敢進入戰室之中,那麼兩年前你給我的侮辱,我就要千百倍的還回來!」

她怒喝著雙手一搓,光芒萬道,在她掌心之中,呈現出刺目的光芒!

長生劍訣!

突破二十六級之後,董飛璇的長生劍訣去蕪存菁,也已經到了大成圓滿之境,如今可以說奪天地之造化。隱隱有了道的氣息!

「就這樣?」


李淳瞥了那劍氣一眼,微微一笑,並不在意,但凡那強烈的光線,湊近他身周三丈之內,都會化為烏有。無聲無息地消失。

仔細看時,只見一道薄薄的青色障壁,圍繞著他身周,認為外物,侵入其中,都會被同化分解,反而增強他防守的劍氣。

生生萬有劍經,提升到最高境界,比之長生劍訣。絲毫不遜。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