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那一抹漸漸遠去的背影,阿黎咬了咬唇角,沉默了。

肖肖,對不起……

她垂眸,緩了一口氣,轉身朝著宿舍樓走去,壓根沒有注意到站在不遠處的陸歡顏。

剛才的那一幕,陸歡顏瞧得一清二楚的,不由得在心裡唏噓,騷年,你這膽子可真不小啊!山鷹看上的女人你也敢去招惹。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阿黎已經走遠了,陸歡顏剛想要追過去,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突然想起來,他連忙拿起瞧了一眼。

「首長。」

手機聽筒里立刻傳來南建國的聲音:「歡顏,你現在在哪?準備回去了。」

「現在就回去?」

「嗯,現在就回。」

……

看著漸漸暗下去的手機屏幕,陸歡顏忍不住伸手扶額,他似乎已經預見薄寒池那一張陰沉的臉,還有自己那虛無縹緲的愛情。

陸歡顏連忙發了一條信息給他。 為期一周的體驗生活總算結束,節目組傳來消息,說是他們這些天辛苦了,特意放了兩天的假,兩天之後正式開始錄製節目。

一聽說放兩天假,大伙兒開心得難以用言語表達。

這次放假是臨時通知的,節目組的人怎麼都沒有想到,平日里天天被人伺候著的幾個的明星,竟然豁出去之後都這麼能吃苦!

尤其是宋黎,她可是一鳴驚人。

短短一個多小時,宋黎的成績傳遍了整個華南軍區,甚至已經驚動了高層。

但凡是華南軍區的人,就沒有人不知道南晞的,不管是她的戰績,還是她女霸王和冰美人的外號,她的存在一直都是一個傳奇。

可,就在今天,這個傳奇被一個叫宋黎的女孩兒打破了。

「肖景行,你行啊!竟然藏得這麼深!老實交代,那丫頭是你什麼人?」

「就是!肖景行,認識你好幾個月了,以前可從來沒見你笑過,這可是我第一次瞧見,那丫頭是你女朋友了?我可是聽說了,她贏了南晞。」

「喂!肖景行,你別又沉默啊!趕緊說說,滿足一下我們的八卦心理。」

……

身邊倆個同伴你一言我一語的。

肖景行壓根不想作聲,可又架不住他們多嘴,只得簡單地解釋了一句:「我跟她是一起長大的,如果沒有她,我現在估計還被關在精神病醫院。」

聽他這麼一說,倆同伴頓時愣住了,他們對視了一眼,在彼此眼裡看到了震驚!

精神病醫院啊!

其中一個同伴尷尬地扯了扯嘴角,小心翼翼地問道:「肖景行,你,你該不會……」

「我沒有病。」

肖景行聊下這句話,大步朝著前面走去。

「我說,你沒事兒問這個做什麼!他肯定沒病,要是有病能進這裡嗎?」

「那可不一定。」

「你想多了吧!沒人看起來比他更正常了。」

……

阿黎從宿捨出來之後,又去指導員那裡拿回了自己的手機,指導員瞧她的眼神完全不一樣,就像是在看什麼稀罕物一樣。

阿黎眯起眸子微笑。

那笑容,直讓指導員心裡發毛,他立刻收回了目光,卻還是說了一句:「宋黎,真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竟然連南建國都贏了。」

阿黎呵呵一笑,「指導員,我這是運氣好!對了,說不定是今天南教官的身體剛好不舒服,然後就讓我撿了這麼一個大便宜。」

說完,也不等張棟反應過來,阿黎立刻就離開了辦公室。

張棟嘴巴張了張,這丫頭還這是……

不巧的是,阿黎剛走到門口,就迎面碰到了南晞,她停下腳步。

一身橄欖綠的南晞英姿颯爽,即使她不喜歡阿黎,但阿黎對她還是很敬佩,一個女人能混到一個女霸王的外號,一定吃了很多苦。

阿黎沒有經歷過,可,她只在影視劇看到過。

阿黎依舊敬了一個很標準的軍禮,脆生生地打了一聲招呼:「南教官好。」

南晞也回以軍禮。

她很驕傲,從小就是,而宋黎的出現,硬生生地摧毀了她的驕傲。

她心裡有恨,有不甘。

南晞垂了垂眸,那一張精緻的小臉依舊冷冰冰的,不動聲色地說道:「宋黎,你很好,我聽說我爸準備讓你進那個特殊部隊,他還真是瞧得起你!」

阿黎微怔,聯想到之前陸歡顏說的話,她立刻知道了南晞的身份。

微揚起下巴,阿黎半眯起眸子微笑,「多謝南教官誇獎。」

南晞噎了一下,語氣不善地說道:「我什麼時候誇你了?」

阿黎挑眉,「能被首長看中,自然是一件很榮幸的事情,我就不相信,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進你說的那個特殊部隊。」

「伶牙俐齒!我爸怎麼會瞧上你這樣的兵!」

「南教官,您說錯了,我還不是兵,我只是簽了協議來這裡錄節目。」

「果真是伶牙俐齒,我說不過你!」

……

事實上,南晞不喜歡阿黎,阿黎自然也不喜歡南晞,她從來不會喜歡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熱臉貼人家冷屁股的事情,她是絕對不屑去做的。

阿黎一邊走,一邊給南汀打電話。

電話接通了之後,南汀卻說今天不在南城,要明天下午才能回來,她只好跟南汀約了明天的下午茶。

約不到南汀,她只好帶上江勝男和冬梅去逛街,順便吃南城的特色菜。

阿黎穿得很休閑,頂著一張白凈的素顏,又戴了一頂棒球帽。

全副武裝之後,江勝男開車去了當地有名的飲食城,專門吃新鮮海鮮的地方。

阿黎除了喜歡吃火鍋,海鮮也是她的最愛之一。

一路上,江勝男看著導航很認真地開車,冬梅則沉默著,偶爾偷睨一眼身後的宋黎,腦子裡想著那個男人交給她的任務……

阿黎坐在後排座椅上,把玩著手機,不停地刷著盆友圈。

她在猶豫要不要給薄大哥發一條微信,之前給他打電話,一打就是兩個,可他壓根不接。

阿黎很想親口告訴薄大哥,她真的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最終,她也沒發信息過去,將手機塞進了隨身的小挎包里。

一頓胡吃海吃。

結賬的時候,阿黎瞧著長長的賬單,直覺一陣陣得肉疼。

太奢侈了!

從餐廳離開之後,天色已經很暗了,整個城市到處一片燈火闌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又下起小雨,淅淅瀝瀝的。

因為放假兩天,節目組並沒有要求他們回宿舍住,阿黎就決定今晚上住酒店,畢竟,她明天還約了南汀一起喝下午茶。

要是回宿舍,明天勢必還要折騰一番。

睡了一周的硬板床,阿黎瞧見酒店房間里柔軟的大床,她立刻欣喜地躺了上去,恨不得抱著枕頭在床上來回打幾個滾兒。

舒服啊!

洗漱結束之後,阿黎鑽進了被窩裡,瞅了一眼時間,剛好十點整,現在睡覺的話會不會太早了一點?阿黎狐疑地皺起眉。

猶豫了一下,她拿起手機給小歌兒打電話。

可手機號還沒撥過去,一陣清脆的門鈴聲突然響起,阿黎呼出一口氣,大晚上的誰按門鈴啊?不會是勝男姐或者冬梅吧! 當然,如果你觀察的話,肯定就會發現她眼眸中一閃而逝的醋意。

薄寒池微怔,立刻後悔問起這事兒,可,話題已經打開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去,呵呵笑了笑說道:「我還擔心你會不習慣。」

阿黎眯眼一笑,一本正經地說道:「除了南晞教官有事沒事挑剔我,其他的我都很習慣。」

那些訓練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又是南晞!

難道這丫頭知道什麼了?可他跟南晞之間什麼也沒發生過啊!

薄寒池垂了垂眸,收起吹風機,又撫弄了一下她的短髮,然後強勢地將她摟進懷裡,裝作不經意地問道:「你是說南晞故意為難你?」

阿黎挑眉,氣呼呼地說道:「可不是!我真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她了,第一天訓練的時候就挑我毛病,我覺得我自己做得挺好啊!」

「後來我才知道……」

說到這裡的時候,阿黎突然停了下來,扭頭望向身邊的男人。

薄寒池眼皮子一跳,莫名覺得心虛,他明明跟南晞半點關係也沒有發生,為什麼要覺得心虛呢!絕對是錯覺的!一定是錯覺!

他輕扯了一下嘴角,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知道什麼了?」

阿黎驕傲地揚起唇角,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笑得格外得意,「當然是她嫉妒我長得比她好看呀!」

「你想一想啊!她可是華南軍區有名的女霸王,冰美人,突然來了一個什麼都比她強的女生,她自然會感覺到壓力,甚至嫉妒。」

頓了頓,她又刻意補充了一句:「沒錯!她就是嫉妒我。」

說著,阿黎又瞧了一眼身邊的男人,那雙好看的眼睛微微彎起,嘴角漾開的笑意格外得意,薄大哥,你真的不打算好好跟我聊一下南晞嗎?

薄寒池頓時噎了一下,這丫頭還真是自信!不愧是他瞧上的。

「那後來呢?」

「後來?」阿黎挑眉,「薄先生,歡顏哥哥沒告訴你嗎?後來我找她單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人最受不了委屈。」

對上那一雙灼亮的眸子,薄寒池垂了垂眸,更覺得心虛了。

「我原本想給她留個面子的,畢竟她是華南軍區的女霸王,冰美人,可,可她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捏造事實。」阿黎氣呼呼地嘟起小嘴,儼然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薄大哥,你難道不想知道她捏造什麼事實嗎?」

薄寒池微怔,斂去眼底的異樣,很配合地問了一句:「什麼事實?」

阿黎咬了咬唇角,轉過身,一雙白凈的小手輕輕地撫上薄寒池的面龐,很不服氣地哼了一聲,氣憤地說道:「薄大哥,她竟然說跟你孤男寡女在一個山洞裡躲了三天三夜。」

頓了頓,她又刻意強調了一句:「三天三夜啊!想一想就讓人生氣。」

薄寒池嘴角微抽,卻一句反駁的話也不敢說。

忘記是誰告訴過他,跟誰講理都可以,就是不能跟女人講理!

女人會跟你講理嗎?

作為一個每個月都會流血好幾天,卻依舊活得好好的生物,她是絕對不會跟你講理的。

將身邊的男人一直沉默著,阿黎玩味地勾起唇,笑眯眯地說道:「所以,後來我就沒讓著她了,不過,她自己也挺不爭氣的,水滴射擊不是她的強項嗎?可她竟然沒打中,嘖嘖!真是報應不爽!」

說著,阿黎又換了一個姿勢,索性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如蔓藤般的胳膊纏著他的頸脖。

「對了,薄大哥,她當時還想拿你當賭注,說什麼我要是輸了,就讓我在你的視野里消失,我當然不能答應!薄大哥又不是物件。」

說這番話的時候,阿黎義正言辭的。

薄寒池那一張英媚襲人的面龐依舊不動聲色,可他心裡卻早已經暗潮湧動。

不等他開口說什麼,又聽到懷裡的女孩兒興緻勃勃地說道:「不過,為了徹底把她解決掉,我只好說如果我贏了,她就不能出現在你面前。」

「薄大哥,我可沒想過要把你當賭注,我是被逼無奈的。」

阿黎微揚起小臉,眼眸中的神情難得這麼認真。

對上那一雙灼灼的深眸,薄寒池忍不住彎起唇角,眉眼裡溢出溫暖的笑。

「我沒有怪你,只是覺得委屈你了。」

其實,在這之前,阿黎還是很好奇薄寒池跟南晞之間的過往,可當她看到在這個男人眼裡的溫暖,她立刻就什麼都不想要了。

除了他。

阿黎挺直了背脊,低著頭,居高臨下地注視著眼前的男人,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彎起,像極了夜幕中的那一抹皎潔的月牙兒。

垂了垂眸,她很認真地說道:「原本我是覺得挺委屈的,畢竟,任誰被莫名其妙的針對都會很生氣,可現在我想通了。」

稍微停頓一下,阿黎俯身,額頭抵在男人的額角上,沙啞著嗓音說道:「不過,你得好好補償我。」

她俏皮地勾起唇,眼底閃過灼灼的光芒。

下一秒,薄寒池翻身就阿黎壓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他低頭,溫熱的唇瓣不經意掠過阿黎的唇瓣,阿黎心尖兒驀地一軟,一股燥熱從心底生起,直衝腦門。

緊接著,耳邊響起一個沙啞而低沉的嗓音:「補償?你想讓我怎麼補償你?嗯?」

尾音被他刻意拖得長長的,旖旎而性感,直教阿黎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阿黎咬著唇角,白凈的小臉撫上男人英媚的臉龐,一瞬不瞬地注視著他。

她的眼睛很亮,眼裡有笑意緩緩溢出。

Related Articles

陳欣在陳清進去之後,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就這麼坐在辦公桌上發起呆來。

外面,一亮高級商務車的車上,林海濤正一臉...
Read more

因為就在剛才,他有種感覺,葉偉是真的想殺他。

回到別墅里,葉偉在客廳里坐了下來,其他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