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撞擊之聲不斷響起,隨即就只一聲聲不甘的吼叫。

也不知道有多少的蠻獸撞擊在了巨蜥那山嶽一般的身軀之上,迎接它們的,只能是身軀爆碎,那些爆碎掉的肉身,隨即被這些涌動的泥土和石塊衝擊的消散無蹤。

嵐塵煙原本還在考慮著,這巨蜥會如何應對那火鳳極致的一擊,可他怎麼能想到,這巨蜥,竟然使出了如此驚天動地的神通。

望著那不斷朝著虛空激蕩而去的泥土,嵐塵煙也產生了一個困惑。

他抑制不住的自語起來:「巨蜥能做到這一點,這會不會意味著,這片土地,都是那巨蜥的識域?」

嵐塵煙臉上的表情一僵,隨即又說道:「或者說,這巨蜥,將這片土地煉化成了自己的識域?」

這的確是很令人震撼的猜測,若非有著天人一族的記憶,對於識域的認識比較深刻,嵐塵煙也想不到這些。

這一刻,嵐塵煙越發覺得這巨蜥異常恐怖了。

奔涌而出的泥土裹挾著石塊擊向虛空,那飄忽不定的火鳳也被淹沒在這泥土之中。

它那極致襲殺向巨蜥的速度,被這些泥土阻隔了一分。

火鳳體表那近乎透明的烈焰依舊在燃燒著,那些泥土與烈焰接觸的一瞬間,就被焚燒為了灰燼。

虛空中的泥土裡帶起了眾多的蠻獸,那些蠻獸哪裡能承受得住火鳳體表那熊熊燃燒的烈焰。

被那烈焰炙烤之後, 顧少的天價新娘

那火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那些蠻獸被烈焰焚燒后剩下的本源,全部被火鳳吸收到了體內。

火鳳不斷的穿梭過那些泥土,一路之上,漫天的泥土之中被擊穿出一處寬廣的通道,這就是火鳳飛行過的軌跡。

火鳳的速度雖然被那些泥土和巨石阻隔了一下,但憑藉著蠻橫的肉身,它依舊在極速朝巨蜥靠近著。

一次更為狂暴的對撞下一刻就會發生了,兩位王者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這一次的激斗,定然會給整片區域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或許,這將是兩位王者決定生死的一擊,誰在這一擊中受的傷重,誰,就註定了最終的敗局。

嵐塵煙看的更為專註了,兩位王者帶來的戰鬥畫面太過震撼,這一擊,更是會將整個戰鬥引向**。

···

···

可就在嵐塵煙滿是期待的時候,那原本安靜的天魔識海,竟然再次有了異動。

古樸銘鼎的嗡鳴聲從那扇虛空之門中飄蕩了出來,直接朝著這幅畫面就蕩漾了過去。

「嗡」

「嗡」

「嗡」

古樸銘鼎的激蕩之聲回蕩在那副畫面之上,這個時候,那副嵐塵煙滿是期待的畫面,竟然一點點淡化了。

就在嵐塵煙將要見證兩位王者最終戰績的時刻,那副減淡的畫面,如玻璃一般,支離破碎掉。

聖獄之中,嵐塵煙猛然間睜開了眼睛。


此刻,他催動出的《玄經秘圖》已經消失了,那件巨蜥祖上留下的皮毛,依舊安靜的披在他的身上。

嵐塵煙深呼吸幾口氣將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幾個呼吸之後,他再次催動《玄經秘圖》,試圖第二次探尋那巨蜥皮毛中的武技靈訣。


但可惜的是,那些靈訣,那畫面,再也找不到了。

「可惡,這狗屁的天魔識海,竟然將那武技靈訣也吸收進去了。」


嵐塵煙揮動拳頭,朝著自己的頭顱就要砸去,可就在拳頭快要轟擊在自己頭顱上的那一刻,他的拳頭驟然止住了。

他搖了搖頭,頗為無奈的朝著地面之上狠狠砸了一拳,隨即再次說道:「若這天魔識海不在我嵐塵煙的腦袋裡,我定然將它一拳轟碎。」

對於這天魔識海,嵐塵煙也只能夠無奈了,自己就要看到那最終的決戰了,可這個時候,那畫面竟然被銘鼎的嗡鳴震的粉碎。

他思考了一下,對於天魔識海吸收那副戰鬥畫卷的原因,他也想不太清楚,但嵐塵煙也猜到了一種解釋。

那畫卷蘊藏著時空之力的,否者,他站在畫卷之外,也不會感覺到那種壓抑的蠻荒氣息,這天魔識海,可能就是看中可畫卷中蘊含的時空之力。

他揮了揮手,將這些惱人的事情拋在腦後,隨即,閉上眼睛再次回憶起那幅畫面上的所見。

在嵐塵煙的記憶里,正有奇妙的事情在發生。

她回憶著關於巨蜥的畫面,那記憶依舊清晰,甚至巨蜥的每一個動作他都記得。

可當他回憶到那隻火鳳時,那記憶就變得奇怪了,關於火鳳的回憶,嵐塵煙越是回憶,就越是淡化,不多時,那記憶竟然完全消失了。

嵐塵煙再次睜開了眼睛,他意識到,這畫卷的確是存在著時空之力的。

那火鳳畫面的淡化,絕對不是因為他的記憶出現了問題,這,應該是留下這張皮毛的巨蜥王者,在數萬年就已經註定的。 那洪荒巨蜥留下這張皮毛,就是為了傳承自己的武技靈訣的,又怎麼會記錄那火鳳的靈訣呢。

盛寵世子妃 ,而巨蜥的畫面,清晰的越發真實了。

在記憶中的畫面極致清晰的那一刻,那隻巨蜥的身影,竟然變成了一串串的符文。

這些符文不斷的飄動而變幻著,巨蜥留下的武技靈訣,也就在這些符文之中被嵐塵煙銘記了。

嵐塵煙從這些符文之中,領悟出了兩道武技靈訣,其中一道為「勁掌擊天」,就是那巨蜥與火鳳對撞的第一記,直接將火鳳拍飛出數百丈遠。

另外一道為「動地穿雲」,這一道武技靈訣,嵐塵煙領悟起來就困難了許多,畢竟,他沒有像巨蜥那般,對這片土地的掌控能力。

可嵐塵煙很快就想到,若是自己能將這靈訣運用到那山河鏡之中,那豈不是再次提升了山河鏡的戰力。

這樣想著,嵐塵煙又將這武技靈訣在自己的心中念了幾遍,他一邊念一邊深化理解,嘗試著完全掌控這兩道靈訣。

那道「勁掌擊天」還好說,想要將那「動地穿雲」與山河鏡結合,絕對不是一件輕易完成的事情。

畢竟聖獄的這片土地與那鏡中的山河是不同的,不同識域,想要利用同樣的靈訣,有怎麼會容易。

一段時間之後,嵐塵煙突然從盤坐狀猛然躍起,這一躍就是十丈多高,可見嵐塵煙使出了極大的氣力。

在虛空之中尚未降落,嵐塵煙就又有所動作了。

只見他的手掌猛地拍出,整個身子更是成了倒立之勢,這一掌,朝著地面之上就拍擊而去。

嵐塵煙墜落的速度並不是太快,可這一掌在虛空之中就帶起了獵獵的罡風,這陣罡風朝著地面之上兇猛的席捲著。

地面之上,不斷有泥土被這一掌帶起的掌風吹動著,朝著四下飄散而去。

那些尚未被火獄焚燒過的枯草,在這掌風之中竟然無端的燃燒了起來,只是瞬間就化為了灰燼。

嵐塵煙的手掌之上並沒有一絲的火光,更不要說是熊熊的烈焰,可那手掌帶起的罡風實在是太過剛烈霸道了,那陣陣的罡風,足以令那些枯死的野草燃燒起來。

「轟隆隆」

那手掌終於拍擊在了地面之上,在這一刻,有轟隆之聲從地面上不斷的傳出,同時,這聲音也不知道傳遞到了地下幾萬米的深處。

地面之上,不斷有一道道的縫隙裂開,這些縫隙有的甚至達到了數米之寬,朝下看去,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盡頭。

這數道的縫隙都是從嵐塵煙的落掌處蔓延開的,直到數十米遠的地方,才漸漸消失。

這一掌,就是嵐塵煙對那「勁掌擊天」的理解,若非有著天人一族的記憶,對這一掌,他根本理解不到如此深刻的程度。

同樣的武技靈訣,不同人來修鍊,其最終結果會有著極大的差別,這就是個人的領悟問題,嵐塵煙的領悟,無疑是極為深刻的。

當嵐塵煙正過身子站立起來時,發現輕嫣和芊芊正在看著他。

輕嫣很乖巧的說道:「嵐哥哥是又學到了新的靈訣嗎?我能感覺到,嵐哥哥的實力又有所提升。」

姚芊芊則是沒好氣的道:「小混蛋,你要嚇死人啊!」

這個時候,嵐塵煙才注意到,在姚芊芊的腳下,正有著一道裂縫,這裂縫足有一米寬。

此刻,姚芊芊正站立在這裂縫的邊緣,就差那麼一點點,她就會掉入到這裂縫之中。

嵐塵煙看了看天色,在遠處的天際,已經有亮光開始出現了,新的一天就要到來了,對於這一天,嵐塵煙頗為忐忑,可更多的是期待。

雖然輕嫣體內的黑色煙霧已經被那紅袍女子用聖光除盡了,但嵐塵煙殺掉大皇子的心念卻沒有動搖一分。

大皇子是輕嫣體內那黑色霧氣的根源,同時,也是在小青蛇體內種下往生咒的罪魁禍首。

即便輕嫣的問題解決了,那小青蛇不是還受著往生咒之苦嗎。

想著小青蛇,嵐塵煙將那玉盒拿了出來,玉盒之中的小青蛇依舊在沉睡,但它的體表之上已經開始泛起一層金光,這也就意味著,這小青蛇,就要蘇醒了。

嵐塵煙伸出手去,想要將小青蛇輕輕從玉盒之中拿了出來,放在附近的地面之上。

這貨變身可是要化為橫亘虛空的騰蛇的,需要廣闊的空間。

可就在他的手指就要接觸到小青蛇的那一刻,這貨鱗甲上那淡淡的金光猛然間變得更為強盛了。

嵐塵煙的手掌直接被彈射開來,他的整個身體都是一個趔趄,向後退出去數丈遠,這樣才再次站穩腳步。

嵐塵煙不禁笑罵一聲:「這小東西的防禦力竟然變得如此可怕,看來實力已經提升上來不少,這化身應該很快就要發生了吧。」

聽著嵐塵煙的話,輕嫣和芊芊一陣迷茫,兩個小姑娘一致疑惑著:那條無賴蛇還會化身,化身成什麼?

···

···

就在嵐塵煙等人期待著天明的時候,沐漁和那些無頭將士一直在不遠的地方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以沐漁的實力,想要不被嵐塵煙發現,根本沒有什麼難度。

在那副蠻荒畫卷鋪展開,畫卷中那兩頭蠻獸王者對戰之時,沐漁就感覺到了一些不尋常的氣息。

那是畫卷的時空之力,隱約間被沐漁感知到了。

在那古樸銘鼎嗡鳴之時,沐漁更是疑惑了許多,可同樣的,什麼變化她都看不到,唯獨感知而已。

直到嵐塵煙使出那一掌「勁掌擊天」,沐漁算是真真切切的看清楚了。

當時,她就自語一句:「之前那些感知都是真的么?那到底是什麼?這個嵐塵煙怎麼突然間就學會了如此霸道剛猛的武技,這一掌,帶著濃濃的蠻獸氣息。」

沐漁的情緒很快恢復平靜,直到那盛放小青蛇的玉盒打開之後,她才再次驚愕起來。

「這就是那隻騰蛇嗎?通體泛著金光,看起來果然很不一般,在它的體內,感覺到一股令我忌憚甚至壓抑的氣息,這騰蛇也快化身了吧。」

說道這裡,沐漁頓了頓,她的目光望向遙遠的地方,同時說道:「想來大皇子那裡,應該準備妥當了。」

···

···

此刻,聖獄各處正有一場恐怖的事情在發生著,那一處處,都是血色屠戮。

在聖獄開啟之時,有著數以萬計的靈者進入了這聖獄。

聖獄每十年才開啟一次,機會十分難得,每一次進入這聖獄的人,都會有得到大機緣者,實力得到質的飛升。


Related Articles

文爺面孔之上怒色浮現。

“好一個誓死追隨!羅麻子!就你們一羣跑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