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前面的一個壯漢把自己大哥的名號拿出來,也並沒有嚇唬住金剛,他一時間有些吃不準金剛的實力,有些難以取捨。

「小子,山不轉水轉,咱們後會有期。」掙扎了一番之後,他還是決定不在這裡惹是生非,野獸的本能告訴他,這兩個人很不好惹,尤其是這個鐵塔一樣的壯漢,身上的元氣波動彷彿十分強悍,一看就是一個強大的武者。

金剛冷哼一聲,卻並沒有理會那個壯漢的挑釁,他從自己的空間戒子之中拿出一瓶水,之後澆在這女子的臉上,女子臉上一涼,不由得一個機靈醒了過來,他醒來之後激烈的掙扎著,以為自己已經重新回到了魔窟,可是等到他發現眼前那溫暖的臂膀是金剛的手臂的時候,他眼中的神情才漸漸穩定下來。

「兩位大哥,謝謝你們救了我,謝謝。」那女子臉上被澆了涼水,他抹了幾把臉頰后,露出了泥濘之中包著的美麗面容,這個女子的長相確實十分漂亮,只不過好像因為營養不良,而略顯消瘦。

也難怪那幾個壯漢非要抓住這女人了,長得如此好看,在這末世之中絕對是一個錯誤,到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淪為某個大人物的玩物,或是被一些變︶態的人玩弄死。

「你們這群人是從哪裡逃過來的?」這女子一說話,金剛的神情立馬變得激動起來,因為這女子口吐的方言,正是金剛的家鄉話。

「我是渭南城電視台的主持人,我的家就是渭南城的。」女子部明白金剛說這話的意思,有些疑惑的答道。

「你是渭南的?」

「你也是渭南的?老鄉,終於見到老鄉了。」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不過此刻兩人心中所懷的心思卻各不相同,這女子想尋求金剛的庇護,而金剛則是想要打聽到他家人的下落,他的老家就是渭南城的,而這個女子也來自渭南,那是不是說,他的家人也很有可能就在這批逃難的隊伍之中?

「你們是從渭南逃過來的?渭南想在變得怎麼樣了?活著的人多嗎?逃出來的人多嗎?」一提到渭南,這女子的神情頓時變得十分黯淡。

「別提了,蟲子降臨世界的那一刻,整個渭南市中部地區受災最為嚴重的地方之一,當時,蟲子幾乎血洗了整個渭南,能夠活下來的人十分有限,後來華山上面的道士站出來主持大局,終於把我們從水火之中救了出來,當時咱們的老鄉已經所剩不多,那夠活下來的,大多都是運氣極好之人。」

聽到這話,金剛整個人的神情都變得暗淡了不少,他不知道自己的親人是不是那些倖存者中的一個。

「現在這個隊伍之中,有多少是渭南城的?」金剛又忍不住問到。

「渭南城活著的人本來就不多,這個隊伍之中大概能有幾百人來自渭南。」女子似乎猜到了金剛為什麼要這樣問。

「你現在就帶我過去,我要去認認親。」金剛的語氣顯得不容置疑。

「什麼?回到那裡?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過去了,那裡有七個惡人,他們操縱著這整個隊伍,隊伍中的人都得聽他們的,誰要是不聽,就會死。」

這女子說話的時候,整個身體甚至都在顫抖,彷彿一提到那七個人的名字,她心中就會生出極大的恐懼。

金剛一直在忍耐,此刻差點把心中的憤怒爆發在這女子身上,江城急忙按住金剛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對這個女子動粗。

「姑娘,你儘管帶我們過去便是,我一定保證你的安全。」這個女子見到金剛怒目圓睜的雙眼,一時間也被嚇得夠嗆。

他權衡了一番,最後還是決定帶江城和金剛過去,畢竟他們救過她的命,正所謂知恩圖報。

她穩定了一下身形,之後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做了什麼大的決定一樣,此刻天色已經晚了,遠處亮起了幾處篝火,江城知道,難民們在用篝火照亮。

江城和金剛在這女子的帶領下,順利的來到了一堆篝火旁,這裡正在舉行一場宴會,是一場十分瘋狂的宴會,篝火的旁邊,一群瘦弱的男子正在和一隻蟲子搏鬥,而周圍圍觀的人群,則顯得十分的興奮和瘋狂,他們臉上面目極度扭曲著,臉上則顯現出十分病態的光芒。

篝火的遠處,坐著一群十分膽怯的難民,他們眼巴巴看著這群興奮的男人,神情顯得有些窩囊。

江城稍一分析,便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末世之中的娛樂活動很少,而這群瘋狂嚎叫的漢子,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漠北七匹狼和他們的手下們了,他們此刻正在做晚上的娛樂活動,而這活動正是生死角斗場。

他們定是強迫這瘦弱男子和那蟲子搏鬥,然後下注開賭,人們總是喜歡從如此血腥的娛樂活動之中找刺激,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光是看篝火遠處那群難民的驚恐神情,便不難看出,他們都是受這群強者的奴隸,被迫接受早就已經安排好的命運。

「好,幹得好,上啊!只要你一鼓作氣的弄死這隻蟲子,這饅頭就是你的了。」這群圍著篝火席地而坐的壯漢們,一個個興奮的嘶吼著,發泄著心中無盡的瘋狂。

那瘦弱的漢子看了一眼壯漢手中的饅頭,艱難的咽了一口吐沫,之後他咬牙切齒,再一次奮力的奔著那隻長角甲蟲殺去。

噗嗤!

長角甲蟲彷彿是玩膩了眼前這個男人,他眼中滿是森冷的光芒,之後一刀腿輕鬆刺入了這男子的胸膛。臨死之前,男子依依不捨地看著那個有些發黑的饅頭,之後十分不甘心地閉上了雙眼。

「廢物,真是個超級大廢物,居然連一個長角甲蟲都搞不定。」

「這群廢物的豬玀,已經被弄死了七八個,就沒有一個可以打死這隻蟲子,都是一群廢物。」這話說的那群難民一個個低下頭,不敢輕動一下,他們眼中滿是驚恐的神色,生怕下一個上場與蟲子決鬥的人是自己。

見著瘦弱男人已經被甲蟲殺死,這群壯漢眼中露出一絲十分不屑的神情,一個個唉聲嘆氣,顯然十分的不盡興。

「老大,別不高興了,現在咱們換下一個項目吧!」一個尖嘴猴腮的漢子,和坐在主位之上那個威嚴的男子說道,表現顯得十分的諂媚。

聽說要換一個項目,難民中的男人們全都鬆了一口氣,而女人們則又變得異常緊張起來。

「好,那就換下一個項目。」這威嚴老大的話一出,一群漢子立馬變得更加興奮起來,他們來到篝火遠處的難民群之中,從這群難民之中拉出一個個長相年輕的女子,強行把他們帶到篝火的旁邊。

幾個漢子已經完全忍不住,他們衝上前去,撕扯著這些難民女子的衣服,一時間,現場之中女子的哀嚎聲,和男子興奮的尖叫聲交匯在一起,如同是在上演人間慘劇。

「住手。」正在這時,一聲大喝從背後響起,讓這群處在高度興奮之中的男人全都微微皺起了眉頭。

… 眾人皺著眉頭轉過身來,卻看見兩個男人帶著那個膽敢私自逃跑的女人,居然自己送上門來,這不由得讓漠北七匹狼都感到十分的驚訝。

大漠狼正是之前那個一直坐在主位的威嚴漢子,他已經聽手下描述過,也知道這兩個男人有點實力,當他聽說江城和金剛有一些實力的時候,心中其實也並未害怕,在他看來,那個女人不過是一個,既然金剛和江城想要,那邊免費送給他們便是,反正這世界上漂亮的女子不少,他們再去抓一個便是。

他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兩個男人居然還有膽子來找他們的麻煩。

「這兩位兄弟,我是漠北七匹狼之中的大漠狼,承蒙江湖人抬舉,給我我們七兄弟這個諢號,敢問兩位尊姓大名。」大漠狼也有些吃不準江城和金剛的老頭,所以有此一問。

在金剛看來,這個什麼大漠狼根本不配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他也並沒有接這個話茬,而是繼續頤指氣使道:「放了那個女子。」

金剛指著這群被玩弄著的女子中的一個,語氣十分冰冷地說道。

「我們大哥問你叫什麼名字呢,你是聽不見還是怎麼地,耳朵聾了是嗎?」見金剛連看都不看他們大哥一眼,他底下的這群小弟頃刻間就炸鍋了。

一群漢子見金剛被罵了也不還口,不由得變得更加大膽起來。

「什麼?放了這個女子讓你來是嗎?你未免有點太貪心了吧!」一群漢子哈哈大笑起來。

在大漠狼看來,他們把那個本女子讓給他,已經算是給了他十足的面子,可這金剛卻給臉不要臉,居然還要問他要人,這讓他還怎麼忍?

那個被點名的女子,在聽到這邊的吵鬧聲后,不由得張開她那略顯渾濁的眼睛,向這邊看過來。這一眼過後,他眼中的渾濁完全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興奮。

「小叔子,真的是你嗎?我的小叔子啊!」原來,這個女人居然是金剛的嫂子,至於是不是親嫂子,江城就不知道了。

「嫂子,你受苦了,我對不起你,對不起大哥,對不起父母。」金剛此刻眼睛已經完全模糊,他努力眨了眨眼睛,兩行清淚也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漠北七匹狼也沒有想到,這個長相不錯的女子,居然會是眼前這個壯漢的嫂子,大漠狼眼中的神采閃爍不定,最後他終於咬了咬牙說道:「兄弟,我真不知道這女子是你嫂子,現在我把親人歸還給你,咱們兩清。」

在末世中行走了多年的大漠狼深知一個道理,能夠用嘴皮子解決的衝突,就千萬不要用拳頭。

「小叔子,那些女子之中,還有很多都是咱們同村的,你一定要救救她們,她們也是一群命苦的人啊!」

金剛的嫂子沖著那些被撕裂了衣衫的女子們看了一眼,眼中露出十分心疼的神色,這些女子都被漠北七匹狼當做玩物,已經被折磨的不成樣子。

「把那些女人都放了,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這是金剛的底線,那些女子畢竟還掌握在漠北七匹狼的手中,他怕他貿然動手,會傷害到那些女子,所以才決定和談,而和談的底線就是他把所有受他們奴役的人全部放掉。

「你說什麼?讓我放了這些辛辛苦苦抓住的奴隸?小子,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已經放了你的嫂子,而且還放了那個女子,我已經給足了你面子,你可別給臉不要臉。」

「我只重複一遍,把這些受你奴役的人全部放了,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否則殺無赦。」金剛語氣依舊冰冷,而江城則一直站在金剛的身後,冷眼旁觀。

「閣下到底是來自哪個勢力?說話居然如此狂妄,你難道沒有聽說過我們漠七匹狼名頭?」大漠狼還是有些吃不準金剛的來頭,所以一時間也沒有輕舉妄動。

「你們都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現在帶著你的手下給我滾。」金剛周身氣勢大漲,鍛骨境巔峰的武者實力爆發出來,給了漠北七匹狼無盡的威壓。

感受著金剛的元氣波動,大漠狼知道,這金剛是一個鍛骨境巔峰武者,很不巧的是,他也是鍛骨境巔峰武者。他們漠北七匹狼確實不是江湖上的無名小卒,而是真真正正的實力強悍的武者,他們雖然沒有上華夏英雄錄,但是實力卻並不低。

稍一思量,大漠狼心中便有了計謀,這金剛不過是一個鍛骨境巔峰武者,和自己實力對等,而對方還有一個年輕人,最多也就是和金剛實力相仿,甚至他只是金剛的一個跟班也說不定,自己這方有七大高手,而他們這邊只有兩個,就算江城和金剛實力一樣,都是鍛骨境巔峰,他也有十足的把握贏得這場戰鬥的勝利。

他此刻也不再管這金剛是屬於哪一方的勢力,他認為,只要把金剛和江城殺死在這裡,那麼一切都將迎刃而解,這就是所謂的殺人拋屍,毀屍滅跡。

像這種無頭案,在末世這幾年發生了無數起,至於能夠查清楚兇手的,卻可以說是寥寥無幾。就算金剛來自大勢力,他也不怕。

「兄弟,你未免也太狂妄一些了吧!我們漠北七匹狼在大漠之中,哪一個見了不得恭恭敬敬的行禮?我今天已經給足了你面子,可你還是不肯離開,那就別怪我無情。」

大漠狼也一改之前的笑臉,換上了一副異常兇惡的表情。

「你們這群渣滓,要戰便放馬過來,爺爺我會怕了你們?」大漠狼也知道,這一場戰鬥在所難免,他沖著大幾個手下使了使眼色,幾個高手心領神會,其中由六個人先對付江城,先把對方的幫手殺死,而大漠狼則需要纏住金剛,給自己的幾個兄弟爭取時間。

他們七兄弟配合多年,十分默契,一個眼神便懂得是什麼意思,他們蜂擁而上,大漠狼圍住金剛,而其他六匹狼則圍住了江城。

… 「小叔子,他們實力很強,你千萬要小心。」在兩伙人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刻,金剛的嫂子發出一聲尖叫,之後便趕忙躲到了旁邊,她蹲在地上,嚇得兩腿打顫,顯然對於這漠北七狼極為畏懼。


七個人分工明細,配合也十分有默契,他們七人全都是鍛骨境武者,只是實力有高有低,大漠狼把金剛纏住,而其他六人則對著江城發起了兇猛的攻擊。


江城現在身為易筋境初期武者,實力提升了好大一截,他實力提升到易筋境之後,還沒有找人練過手,而這六個人卻在今天送上門來。

江城抽出空間戒子之中的龍牙,身形在半空之中打了一個轉,堪堪避過六人的緊密合擊,之後他右手揚起手中的龍牙,刀法大開大合,和這幾個人戰在了一起。

江城如今已經是易經境初期的武者,實力比這六人整整高出了一個境界,他手中狂風暴雨到舞的密不透風,一時間居然穩穩壓制住了六人的攻勢。

在一個錯身之際,江城一拳向前轟擊過去,直指最前面的那個武者,那武者虛晃一招,深吸一口氣,堪堪躲過了江城這強力的一擊,就在他慶幸躲過這一劫的時候,江城手指上面套著的火紅戒子忽然脫離出身體,向前飛舞,那火紅的戒子在空中急速旋轉,再一次奔著最前面的那個武者打了過去。

火紅的戒子速度極快,堪比流星,飛速穿過那人的腦袋,在他的額頭之上留下了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完成,以至於圍攻江城的六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兄弟們小心,這小子身上有暗器。」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漠北七匹狼便被殺死了一隻,這讓一直自信滿滿的大漠狼不由得變得面目猙獰起來。

「兄弟,兄弟啊,你死的好慘,我一定替你報仇,我一定會殺了他們,用他們的人頭祭奠你的亡魂。」大漠狼強忍著不讓淚水從眼眶之中流出來。

可是,還沒等他說完這句話,他的其他五個兄弟又接連死了三個,他們都是被江城的暴擊殺死,易筋境初期的元氣波動本來就無比的猛烈,在加上運用起《力轉星移》的暴擊這門武技,實力更是增強了兩三倍,如此強悍的元氣衝擊,如同野牛裝上了土牆,讓五人聯手的合擊頃刻間風崩離析。

那倒在地上的三個武者,是被江城剛剛的暴擊殺死的,他們三個,每個人的腦門上都有一顆花生米大小的血洞,他們臨死前滿是驚恐和不相信,還有對這個世界的留戀。

圍攻江城的六人,如今只剩下兩個人還活著,而他們此刻看江城的眼神,如同是在看一個魔鬼,他們此刻已經都不敢再向前靠近江城了,一個個被嚇得連連後退。

漠北七匹狼直到此刻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兩個人之中,最強的根本不是那個咋咋呼呼的壯漢,而是這個一直不顯山不漏水的江城。


他們驚怒交加地看著江城,場面一時之間陷入到沉靜之中,終於,在江城繼續向前緊逼的情況下,兩人落荒而逃,再也不顧什麼兄弟情義,他們就這樣拋下了他們的大哥大漠狼。

直到此刻,大漠狼才看清自己這幾個兄弟的為人,果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

他此刻孤軍奮戰,早就沒有了戰意,他本想要趁機逃跑,可是經歷過好幾次的突圍之後,都以失敗告終。

金剛和這大漠狼的實力本來相差不多,可惜此刻的大漠狼早就沒有了剛才的戰意,所以在過了幾招之後,終於被金剛殺死。

此刻,在一旁看著的難民們,全都對江城金剛表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金剛和江城居然會這麼強。

金剛此刻根本沒有心思理會其他人的驚訝目光,他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嫂子的身上。

「嫂子,咱爸媽呢?還有我哥,他們都去哪了?」金剛雙手握住他嫂子的肩膀,忍不住問到。一提這話,金剛的嫂子臉上的神情一下便垮了下去。

「在末世剛剛發生的時候,我就和你哥走散了,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天大地大,恐怕是再也難以遇見了。」

金剛的嫂子周翠華嘆了口氣,神情十分黯淡地說道。原來,在末世發生的初期,渭南城內到處都用現出那些長角甲蟲,他們而金剛的家人,則在眾多蟲子的衝擊下,漸漸的走散了,從那一天起,周翠華都是一個人走過來的。

聽到嫂子這樣說,金剛的神情不由得更加暗淡,哥哥和父母,還有他的妻子兒女,本就是十分普通的人,如今末世都已經過去將近五年,他們倖存的可能性已經極小,可即便是這樣,金剛也不想要放棄。

金剛和他嫂子有聊了一會,之後他便把金剛的嫂子帶到了江城的身邊。

「老大,如今我的親人可能只剩下我嫂子了,所以我必須帶上她,儘管這樣會耽誤咱們的路程。」對於金剛要帶上她嫂子的行為,江城自然是不會阻止的,他也沒有任何理由來阻止。

兩人人來到難民群體之中,並告訴他們,一直向東面行走,只要走到石城附件,他們就算是安全了,因為那裡現在所遭受的蟲子的攻擊最小。

這天夜裡,江城和金剛以及他嫂子再一次上路,三人一路前行,因為帶著一個普通人,這行程就難免慢了下來。

又過了三天之後,三人終於抵達了渭南城,金剛走進這座廢棄的城市之中,映入眼帘的,到處都是一副異常破敗的景象。

這裡的樓房和公路已經蒙上了一層十分厚重的灰塵,看著這如古遺迹一樣的現代化城市,和城市裡面空蕩蕩的街道,江城也是唏噓不已。

這裡只是整個華夏大地上一個城市的縮影,如今的華夏大地之上,幾乎就沒有一處城市還有人類居住,人們或是在野外建立堅固的基地市,或是不停尋找沒有蟲子的樂土,而一向被才蟲子所喜歡的城市,卻都成了荒涼的廢墟。

江城不知道,他們這批地球之上的倖存者能夠活上多久,同樣也不知道人類是不是會滅絕,也許在幾萬年,甚至是幾百萬年後,當地球之上又被新的智慧生命統治的時候,他們也許會發現之前的文明遺迹。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