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忽然變得無比漫長,秦戎腦海一片空白!

強大!這一刻秦戎感覺到了真正的強大,那是一種完全超脫出其他妖獸的力量的境界,無法估量,更無法抗衡!!

……

不知過了多久,那種氣息終於慢慢的散去,翅凌虎彷彿也是鬆了一口氣一般,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秦戎死寂的內心在那個未知的生物飛走之後又猛然掀起軒然大波,久久都難以平靜下去。

儘管只是餘光看到了那生物的斑斕尾絨,但是秦戎可以肯定這隻魂寵絕對是,未被世人認知的神秘古老妖獸,甚至根本沒有人知道它的名字!

在這樣一個特殊的囚島之中,竟然出現了無比罕見的未知妖獸,秦戎的心又如何能夠平靜,一種渴望與求知在秦戎內心瘋狂的滋長著,想要目睹這妖獸的廬山正面目!

翅凌虎繼續俯衝而下,隨著島嶼的接近,秦戎的內心也漸漸平靜了下來,透過那些霧氣,秦戎可以看見那些翠翠蔥蔥的植物。

各種生物的聲音交響在一起,有些歡快,有些奇怪,不過,卻在翅凌虎墜落的時候,所有的鳥獸驚飛逃竄,聲音嘈雜之後,又是一片安靜。

「嘣~~~~~~~~」


翅凌虎威凜的身軀踩在低矮的草叢中,翅膀收起的那一刻頓時揚起了一陣肆意的狂風,橫掃著周圍的植物,頓時方圓數百米的弱小生物都被嚇得飛走……

「吼~~~~~~~」

翅凌虎歪過腦袋,朝著秦戎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吼聲。

秦戎的妖獸之語還沒有學習,暫時不能理解翅凌虎的話語,不過猜想應該是翅凌虎讓自己從它背上下來。

血統越高的生物心智也越高,有些妖獸的智慧甚至可以與人類媲美,它們有著自己的高傲和尊嚴。

翅凌虎這種妖獸想要俘獲,可以說是非常困難的,就算俘獲,翅凌虎也不會讓除卻自己主人之外的人接近自己。

翅凌虎這次只是奉命將秦戎送到這裡,既然已經到達,翅凌虎也自然要返回了,它沒有義務保護秦戎在這個島嶼中生存。

「吼~~~~~~~~~」

秦戎從它背上跳下來之後,翅凌虎再次發出了一聲吼叫,碩大的翅膀猛然的張開,如同刀刃整齊鑲嵌般的羽毛展現出,稜角分明,氣勢凜凜!

「呼!呼!!!!!!」

翅凌虎捲起了一陣混亂的氣流,快速的升入到了高空,漸漸的消失在了白色的霧氣中。

「島嶼周圍全是礁石和漩渦,就算有水系血魂也很難渡過,天空中又有領地意識極強的群居翼系妖獸,除非擁有一顆血統強大無比的血魂,否則想要逃離這裡根本不可能,的確是一個囚籠一般的島嶼啊!」看著翅凌虎的離去,秦戎發出了一聲感慨。

安全起見,秦戎還是和鱗片血魂血脈融合了,鱗片血魂現在戰鬥力充沛,憑藉蜥蜴一般的保護色,倒是很適合在密林的環境下生存。

陪你在塵埃里 這個島嶼的確很特殊,肯定有不少奇珍異獸。」秦戎說道。

「嗡嗡嗡~~~~~」鱗片血魂最近突然有了和白魔煞血魂一樣的靈性,在和秦戎血脈融合時竟然可以向秦戎傳遞一絲微弱的心情。

「話說老林,你到底屬於什麼血魂?」秦戎順著叢林往前走,一邊向鱗片血魂詢問道。

既然可以稍微交流一下,秦戎索性就給鱗片血魂起了個諧音名字-老林。

「嗡嗡嗡~~~」老林傳來一股委屈的神情,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

他也是在最近才開始擁有自己的自主意識的,以前都是處於朦朧的狀態。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秦戎倒是很豁達。

「嗚嗚~~~~~~~」老林傳來一股可愛的信息。

「看來,有必要再得到一個血魄,之前那個一級血魄僅僅是讓你多了一些屬性。」秦戎說道。

說到血魄老林立刻表現出一副非常饞的樣子……

秦戎笑了笑,老林倒是越來越有人性了啊。 血魄對於血魂來說就是美味的食物,尤其是與自己屬性相同的血魄,任何妖獸都很難抵擋得了血魄的誘惑。

「沙沙沙~~~~~~~~」

正走著,老林忽然發出了輕微的信息提醒秦戎。


老林發出的信號並不是有生物接近的信號,只是告知秦戎前方有些什麼。

秦戎自己也提高了一些警惕,朝著那裡慢慢的靠近。

當秦戎撥開一片灌木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地面上凝結上了一層冰霜,這些冰霜凍結了那些低矮的草叢,秦戎從旁邊走過的時候,輕易的就踩碎了那些雜草,發出咯吱的響聲。

秦戎再往前走了一些,立刻就發現了一具人類的屍體,這具屍體沒有意外被凍成了冰塊,腹部與腰部斷裂開。

「【急凍】,從冰凍的效果來看,至少是後期的【急凍】,這個囚徒可能還來不及然後自己的血魂就被直接給凍死了。」秦戎檢查了一遍這具屍體,只找到了一些低級的血魂,便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

「嗡嗡嗡!!」

忽然,老林的聲音變得促急了幾分!

秦戎時刻保持著警惕,老林發出警告的時候,立刻就感覺到了危險的到來!

寒冰急凍,樹冠的高處,一道白色的冰線猛然間的竄下,迅速的朝秦戎的位置襲來!

「【炎溶】!」

秦戎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秦戎的反應非常迅速,那雙銀色的眼睛閃爍起了妖異的紅光,中期的【炎溶】在火光閃爍而過的時候,已經有了明顯的火焰燃燒的效果!

炙熱的焰芒非常準確的與那急凍冰線在半空中撞擊在一起,竄出的冰線瞬間被粉碎。

「冰隼!難怪可以瞬間殺死一個血師。」秦戎目光追隨,立刻就鎖定了那隻躲在樹冠之中的妖獸!

廢物王妃要逆天 ,翼系-鷹族-中等戰將級。

靜止時,冰隼完全就像一隻由冰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鷹,與鷹有所不同的是,冰隼擁有大概與身軀一樣長的尾巴,可以直接從長尾的數量判斷出冰隼的階段。

靚女截殉錄

「三段一階的中等戰將級妖獸,要小心一些了。」秦戎注視著那氣勢洶洶的冰隼,已經開始凝聚血之傷。

「嗡嗡嗡!!!!」面對比自己強得多的妖獸,老林卻沒有半點的畏懼,發出了強烈的戰鬥yuwang。

「【炎附】!」

秦戎快速的完成了咒語,雙手之中捏起一團赤色的火焰……

赤色的火焰迅速的飄起,緩緩的籠罩在了秦戎漸漸呈現出鮮紅色的鱗甲上,霎時,赤紅色的火焰在秦戎的身上燃燒,甚至眼眸都燃燒起來了!

之前的一個月,秦戎看見了不少妖獸,其中也不乏有三段以上的妖獸,不過那些妖獸的血魂,秦戎連湊合的念頭都沒有,眼前這隻三段一階的冰隼也的確是擁有一些實力,雖然並不讓秦戎非常滿意,但作為自己血士階段的次血魂應該還是可以的……

【炎附】的附加火焰屬性已經完全在秦戎的身上燃燒起來了,赤色的火焰讓秦戎更增添了幾分狂野之氣!

這是秦戎第一次施展【炎附】,血師技-【炎附】,直接讓血士自己擁有一定的火焰傷害屬性。

而這種血師技配合火焰屬性的血魂效果絕對是更加顯著。

老林現在只有二段九階,受到血統的限制,想要與三段的並且是中等戰將級的妖獸抗衡,肯定是非常吃力的,畢竟冰隼的羽毛就是三級的羽毛,秦戎就算施展開【血河爪】,沒有完全擊中的話,都很難對它造成傷害。

更重要的是冰隼還擁有可怕的冰系技能,稍有不慎,秦戎就可能直接被凍成冰塊。

但是,施加上【炎附】,秦戎的渾身燃燒起強烈的火焰,這些火焰不僅直接將秦戎的爪刃提升到了三級爪刃的威力,同時身上燃燒著火焰,一定程度上對冰隼的冰系技能產生了一定的免疫,也相當於將防禦皮膚提升到了三級。

再加上秦戎的頭腦,要跨越等級和跨越階段戰鬥,未嘗不可!

【炎附】的力量施加在秦戎的身上,秦戎的皮毛就彷彿燃燒著火焰一般,面對冰隼的寒氣,根本不需要退避,幾番對抗,秦戎都沒有落入下風。

冰隼能夠飛行,這是秦戎很難對付的地方,如果跳到高空中,秦戎的攻擊沒有擊中的話,從空中落下的這個過程,秦戎就很難閃躲冰隼的攻擊。

「該死的【冰刺】!【暗襲】!」

秦戎盯向了面前的大樹。

秦戎的速度猛然加快,從高空中落下的冰刺全部釘在了地上,偶爾一些擊中了秦戎,卻立刻被秦戎身上那燃燒的赤色火焰給融化。

「唰!!!!!」

後期的【暗襲】迅速掠過,鋒利的爪子猛然的從那顆筆直的樹榦上劃開,頓時整棵樹轟然倒下,正好直接朝著那冰隼砸去!

冰隼的反應也不慢,立刻朝旁邊閃躲。

看見冰隼移動了位置,秦戎立刻浮起了笑容,快速的念起了咒語。

之前冰隼一直躲在樹冠之中,藉助那些繁茂的樹冠躲避著秦戎的攻擊,樹倒下之後,冰隼立刻就暴露在了空曠的視野之下。

「【急凍】!」

秦戎的咒語快速的完成,頓時兩股冰寒之氣在秦戎的雙手中凝結,迅速的凝成了一條朝著天空中蔓延的冰線!

白色的冰線竄入了空中,非常準確的擊中了冰隼的那雙雪白的翅膀!

冰系的技能對冰屬性的魂寵肯定很難造成傷害,不過秦戎也並不指望自己的【急凍】能夠對冰隼造成傷害,而是要讓它的飛行動作緩慢幾分!

「【破壞爪】!!」秦戎變招奇快。

秦戎憑藉手爪上的吸盤立刻就攀在了樹上,動作異常靈敏的竄入到了樹冠之上,在樹枝上一借力,猛然間躍起!


【焰之血裂爪】!!

熊熊的火焰在秦戎的爪刃上燃燒著,【炎附】的效果在此刻有了完全的體現,【破壞爪】中附帶著炙熱的火焰的傷害! 更重要的是冰隼還擁有可怕的冰系技能,稍有不慎,秦戎就可能直接被凍成冰塊。

但是,施加上【炎附】,秦戎渾身燃燒起強烈的火焰,這些火焰不僅直接將秦戎的爪刃提升到了三級爪刃的威力,同時身上燃燒著火焰,一定程度上對冰隼的冰系技能產生了一定的免疫,也相當於將防禦皮膚提升到了三級。

再加上秦戎的頭腦,要跨越等級和跨越階段戰鬥,未嘗不可!

【炎附】的力量施加在秦戎的身上,秦戎的皮毛就彷彿燃燒著火焰一般,面對冰隼的寒氣,根本不需要退避,幾番對抗,秦戎都沒有落入下風。

冰隼能夠飛行,這是秦戎很難對付的地方,如果跳到高空中,秦戎的攻擊沒有擊中的話,從空中落下的這個過程,秦戎就很難閃躲冰隼的攻擊。

「該死的【冰刺】!【暗襲】!」

秦戎盯向了面前的大樹。

秦戎的速度猛然加快,從高空中落下的冰刺全部釘在了地上,偶爾一些擊中了秦戎,卻立刻被秦戎身上那燃燒的赤色火焰給融化。

「唰!!!!!」

後期的【暗襲】迅速掠過,鋒利的爪子猛然的從那顆筆直的樹榦上劃開,頓時整棵樹轟然倒下,正好直接朝著那冰隼砸去!

冰隼的反應也不慢,立刻朝旁邊閃躲。

看見冰隼移動了位置,秦戎立刻浮起了笑容,快速的念起了咒語。

之前冰隼一直躲在樹冠之中,藉助那些繁茂的樹冠躲避著秦戎的攻擊,樹倒下之後,冰隼立刻就暴露在了空曠的視野之下。

「【急凍】!」

秦戎的咒語快速的完成,頓時兩股冰寒之氣在秦戎的雙手中凝結,迅速的凝成了一條朝著天空中蔓延的冰線!

白色的冰線竄入了空中,非常準確的擊中了冰隼的那雙雪白的翅膀!

冰系的技能對冰屬性的魂寵肯定很難造成傷害,不過秦戎也並不指望自己的【急凍】能夠對冰隼造成傷害,而是要讓它的飛行動作緩慢幾分!


Related Articles

「為什麼?」常肖媚納悶,原因是什麼?

葉無天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將原因說出來,...
Read more

炸毀空間入口,也意味著永遠切斷了正宇宙和洪荒世界的聯繫。

「陛下,這萬萬不可。」金翼光輝使站起來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