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即便是運輸艦,也不妨礙上面帶幾個想要從戰火連天的姆斯法林星系逃出來的美女,在生存面前,貞操算的了什麼呢?

看著身前正在和自己攀談的母女倆,拜倫艦長尋思著什麼時候就將她們抱上自己的大床,讓她們這些聯邦人好好感受一下帝國人的熱情和持久。

母女倆中女兒顯然有些拘謹,倒是母親似乎已經明白了她們的命運,手腳放開了些許,也能夠忍受一下艦長的騷擾,只要能夠前往那個平靜的帝國中,只要能夠讓自己的女兒平安無事,那她付出的一切也是可以接受的。

「拜倫艦長,您聽說過一本詩集么?」 獄記重生 ,眼神中有著幾分羞澀。

拜倫心中頓時一喜,對於那位有些年紀的母親來說,這位青澀的伊麗莎白小姐顯然更能夠引起自己的性趣,雖然**風姿猶存更加可口,但是若能夠嘗一下雙飛母女的滋味,那肯定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咳咳,是哪本詩集啊?我拜倫早年的時候可也是一個詩人呢!許多著名的詩集都讀過,那位普希金知道不?對,我就看過……」拜倫艦長顯擺著自己不俗的談吐和學識,心想又有一條小鮮肉上鉤了。

伊麗莎白眼中逐漸有了幾分崇拜之色,她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一面絲巾,上面抄著一首小詩,而下面則是詩集的名字。

「《牧羊人的屠刀》?」拜倫喃喃著,腦袋裡開始急速轉動,但是任憑他想破了腦袋,卻怎麼想不出有這麼一本詩集,頓時有些詞窮,站在原地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

那位母親頓時打圓場,讓自己的女兒收起絲巾,低聲道:「拜倫艦長,這個我女兒還小,不懂事……」

拜倫艦長自然是擺了擺手,裝作毫不介意地說道:「沒事沒事……」眼神卻已經開始在那位母親身上流轉起來,目的是完全的**裸。

可惜就算吃不到母女雙飛,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至於那位伊麗莎白小姐,則是眼神落寞了一下,這面絲巾上的詩歌以及詩集名字是她剛上艦時一個艦員送給他的,還說這是一位有名的帝國詩人所寫,讓她去打聽打聽,下次再見時說不定就可以在一起聊一聊了。

伊麗莎白小姐對這首詩和詩集當然不是很感興趣,但她的心裡卻對那位艦員念念不忘,又不好意思問,一顆少女的芳心整日跌宕,思念都憔悴了她整個人。

「他到底是誰呢?這麼好看的字……嗯……要是再見到他,我一定向他表白。」

小伊麗莎白坐在椅子上,輕輕撫摸著手中的絲巾,思緒飄啊飄,臉龐在酒精和燈光的作用下更顯得醉人。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不遠處,一個艦員正面無表情地走過,來到艦船的窗前,望著極遠處星空中隱藏的一艘小飛船,露出一絲苦惱之意。

「唉,我的林少爺啊,你跟師兄我真的是有緣,就這樣還能夠遇到我……」


愛爾蘭愁悶著臉,身為星空騎士,他的視野早已不能和正常人相比,所以自然便比那些護衛艦更早地發現了徐林。

不過這位英俊的星際詩人很快便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想到了這艘運輸艦裝載的東西,腦海中冒出了一個有些不可思議的想法。

我的主啊,他該不會是想要搶這艘運輸艦吧? 這一章寫的有感覺,求推薦票!真的急求!

……

……

和此刻愛爾蘭不同的是,在那艘小小的飛船內,阿卡沙一臉興奮地趴在窗戶上,看著遠處的運輸艦,心中小算盤打得噼里啪啦亂響,天知道她是不是又在算有多少人多少錢財可以流入她的小倉庫了。

而哈利法則是大口抽著煙,眯眼看著徐林設立在前面的三維魔法影像模擬圖,和徐林正在討論怎麼進攻這艘中央的運輸艦。

「三艘護衛艦上的輕型魔法武器沒有什麼威脅,但那艘驅逐艦上的重型魔法炮,我沒有把握能夠護衛住這艘飛船,那是對付星空強者的力量。」哈利法默默抽完一根煙后低聲說道,一道星光靈動地從下方飛出,在幾條路上指了指。

「就算是我擋下並引開了那魔法炮的攻擊,以這艘小型星艦的速度也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接近那艘運輸艦,很快就會引來另外三艘護衛艦的攻擊!」

徐林也是陷入了沉思,之前他計劃讓哈利法引開那艘有著重型魔法炮的驅逐艦注意力,自己則是依靠這艘星艦的力量強行靠近運輸艦,隨後再由阿卡沙帶著自己登艦。

由於帝國並沒有真正的魔法戰隊存在,所以不需要擔心運輸艦上還會有什麼強大的魔法戰士,而徐林的魔法槍和阿卡沙足夠解決剩下的人,到時候就憑藉運輸艦的強大防禦力硬生生突圍便可以。

只是現在看來,按照哈利法的意思,這艘小型星艦很有可能避不開三艘護衛艦的密集火力,所以徐林繼續思索著。

「有沒有可能讓他們看不到我們?」突然徐林想到那件得自神秘小姑娘琴的隱形衣,那上面就是刻畫了隱性魔法陣,或許對星艦也有用。

哈利法聳聳肩,直接否決道:「雖然我不怎麼懂魔法陣,但想來應該需要不少時間去刻畫,然而這艘運輸艦卻只會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用來準備接下來的光速飛行,時間不長,可不足以讓你畫什麼魔法陣的。」

徐林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搖了搖頭,看著三維影像,思索著每一種可能接近的方式。

他一點也不知道,遠處的那艘運輸艦內,他的師兄愛爾蘭正一臉無奈地看著他,不過這種無奈的背後,更多的還有幾分欣喜和快樂。

「真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傢伙啊,不過很符合我的口味……」

這位偷摸上了艦船的詩人在拿點高純度魔法礦石的同時,還不忘給羞澀的聯邦小姐獻上自己新的詩集《牧羊人的屠刀》,雖然只是其中的一首小詩,但也算是體現出他不錯的心情,不是么?

現在這個不錯的心情更加愉悅,愛爾蘭看了看周圍,確定那些護衛艦和驅逐艦應該還沒有發現那小傢伙,於是端起一杯藍色妖姬,朝不遠處的控制室走去。

幫親不幫理,再加上本就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愛爾蘭總想著弄點事情出來,現在終於讓他找到機會了。

徐林和哈利法都不知道的是,那三艘護衛艦和驅逐艦的動力來源其實都是運輸艦上的魔法礦石,而如果能夠從控制室中截斷這些來源,那麼這艘運輸艦的武裝也就相當於瓦解了大半,於是令徐林頭疼的問題,就這麼悄無聲息地被解決掉了。

控制室的大門緊閉著,分屬於不同區域的艦員不準互相往來,也是為了防止有敵人混入,但這些對於愛爾蘭說都只是小意思,他換下自己的艦員衣服和藍色妖姬放到一邊,做了幾個體轉運動,然後直接便一拳朝那門砸去。

一團劇烈的星光在他的拳頭前出現,凝縮到極點而沒有絲毫傾瀉,星空第七騎士的力量在此刻展露地淋漓盡致!

「轟!」

一聲悶響之後,這扇厚達半米左右的金屬大門瞬間凹陷,凹陷,不斷凹陷,周圍的邊框也全部崩裂,而愛爾蘭只是微笑地看著,拳峰前的星光更加劇烈,金屬大門開始融化,「砰」一聲輕響后,終於化作了無數飛舞的雪花。

這些雪花全部都是瞬間融化成金屬的小液滴!

而片片雪花飛舞落下,一個英俊的男子從外面走進來,舉起手中的藍色妖姬,看著裡面目瞪口呆的控制員們,笑著打了一聲招呼道:「嘿,長夜漫漫,無心睡眠,不來一杯慶賀一下么?」

……

根本不知道在那運輸艦內發生了什麼事情,徐林此刻反正是愁白了頭髮,在這樣下去運輸艦就要離開了,而等到下一波中型運輸艦的到來,只怕又要半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他並不認為自己還有這麼長的時間可以等。

來自帝國方面的消息已經確認,那位撒克遜親王屠夫被迫同意在九年後撤下親王頭銜和統帥職位,不過一輩子都在殺人的他也早已放出消息,若是自己下台,則羅爾德拉克家族必定遭受毀滅打擊!

很多聯邦的評論家都認為羅爾德拉克公爵大人走了此生最錯的一步棋,僅僅只是因為繼承人遭受刺殺就對帝國的屠夫開炮,還揚言要他腦袋,也難怪如今兩人矛盾日益加深。

至於更多的人則等待著九年後這場好戲的**到來,現在不斷墜入頹勢的羅爾德拉克還只是在嘗些小菜而已。


要不是因為羅爾德拉克在帝國的底蘊實在是太深,只怕早已有人願意做那位親王屠夫的馬前卒了。

聯邦想讓羅爾德拉克家族滅亡,帝國想要羅爾德拉克家族滅亡,神聖教廷高高在上自己內部都問題重重插不上手,終於整個宇宙都站在了這個家族的對面。

而他,林·羅爾德拉克,哪裡還有時間虛度?

哈利法看著自己這位名義上屬於自己的學生,不由得又想到了他那天鄭重拜託給自己的塔羅牌,以及塔羅牌上那個讓自己凝視了一輩子身影的女人,再一次深吸幾口,很快便將一根煙抽完。

緩緩吐出一口氣,將煙頭按滅在手掌上,他抬起頭看向遠處的運輸艦,面無表情地開口道:「好了,孩子,沒什麼的,不就是幾艘護衛艦么?我去毀了它們就是!」

正在低頭苦思冥想的徐林抬起頭看著這位星空第一劍士,發現原本眼神一直淡漠的他竟然爆射出一陣精光!

「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再一劍能做到,老咯,不中用啦……」

當他說完之後,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之後徐林和阿卡沙便在星空中看到有個男子不算強壯的身影緩緩出現,一把很古老的大劍莫名飛出在他身體周圍懸浮著,明明應該是雙手握持,而他卻伸出蒼勁有力的右手,牢牢地將其握住。

那一刻,徐林有感覺,哈利法——那位頹廢了好久的傳奇星空第一劍士——回來了。

緩步前行,卻給人一種古老凶獸朝星空張開了大嘴的感覺,哈利法的身影在星空雖然就像一個小黑點,但釋放出來的氣勢,卻令的徐林感受到那些本來安靜的力量因子,發出近乎於瘋狂的聲音。

是的,因為這個男人,這裡的世界似乎瘋狂了。

而遠處的驅逐艦也終於看到了這個小黑點,他們似乎認為這只是某個礙事的小飛船,於是調轉魔法炮便瞄準了哈利法。

一切都像是玩個遊戲一樣,調轉魔法炮的人都一點不在意,在星空中毀掉一艘小飛船,就和捏死一隻小螞蟻沒有什麼區別。

而此刻在控制室內的愛爾蘭則是喝著藍色妖姬,看著這個小黑點,似乎想到了自己當初跟在老師身邊時,那個在遠處永遠不敢接近只能一步一步跟隨的男人,一口氣喝掉如大海般蔚藍的酒,他發出一聲嘆息。

「回來吧,老師的守護者,雖然她從未承認過你。」

巨大的魔法炮有著足足百米的炮管,其內刻畫了不下數百個複雜的複合型魔法陣,甚至其炮體本身便是由實體魔法陣組成,底部有著數十個符文魔法陣用於傳輸穩定而又龐大的魔法元素,之後便是許多魔法礦石。

所以當那位炮手將這管巨炮瞄準那個小黑點的時候,帶著幾分欣賞的目光,想象著幾秒鐘之後,這片星空中將會綻放出多麼美麗的火花。

「嗡!」

一圈圈七彩的光芒在炮口匯聚,宛若某種奇異的圖案流轉,周圍的星空背景在這副美麗的圖案面前也只是陪襯,這一刻,無論是驅逐艦還是護衛艦,上面還在執勤的艦員都將目光投向這裡,等待著這管炮的釋放。

根據帝國法令,對於一切攔在運輸艦前行路上的東西,他們有權將其完全毀滅。

而哈利法依然是毫不知情的樣子,只是懸浮在星空之中,一步步朝著這艘驅逐艦而去,古老的大劍平舉而起,面對著那恐怖的力量,他深吸一口氣,朝下重重地劃去。

而與此同時,整艘驅逐艦也發出了一聲令人牙酸的轟鳴,光速引擎配合著啟動一下抵抗了反衝力,一束巨大的七彩光芒直直射出,終點就是那處小黑點。

相遇。

一點激烈的火花在兩者之間迸濺出來,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滯了,那道足夠洞穿普通星艦防護的魔法光束被一道更加耀眼的星光直接劈開,並且還在不斷延伸,延伸,一直跨越數十萬米的距離,劈到了那艘驅逐艦上。

那位炮手的眉心處出現了一道血線,然後是他的身子,是巨大的炮台被劈開,然後便是炮塔主控制室,然後再是主艦體,最後是整艘驅逐艦被劈開!

「轟!」

一團巨大的煙花在星空中綻放,那是被星光一劍劈開的驅逐艦,而三艘護衛艦上的艦員還沒有反應過來,便發現有三道同樣的耀眼光芒降臨。

「轟轟轟!」

三團煙花綻放,火光熊熊之處,一個男子緩步而出,右手持大劍,宛若劍神。

就著一團飄過他眼前即將熄滅的火焰,他拿出一根煙點燃,卻是並沒有吸,而是舉向那片曾經他追隨卻又不得不為此而失魂落魄的星空,想到了那個最接近星空的女人,露出回憶的微笑。

「向你獻禮,為星空綻放的煙花。」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愛爾蘭最終並沒有選擇和徐林相見,而是中途偷偷溜走,以他星空騎士的力量,想要進行星空旅行自然是十分輕鬆,至於那位被他興起而送了詩集的伊麗莎白小姐,他也順手將她們母女二人捎上,在星空中劃出耀眼如流星的光芒后便消失了。

於是整艘巨大的運輸艦,當它落到徐林手中的時候,已經被完全解除了武裝,至於那位拜倫艦長,則是失去了蹤影,有艦員看到他摟著一個女人上樓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卻是並不知道這個可憐的傢伙已經被愛爾蘭塞進一艘沒有動力的飛船中,直接流放到星空中去了。

沒有食物,沒有水,他將會在七十二小時直接死去,而讓他活上七十二小時,愛爾蘭覺得自己已經十分人道。

不過徐林還是發現了一些他的蹤跡,也就是那扇被直接融化成無數金屬液滴的大門。

哈利法站在控制室前,看著滿地滾動已經凝固的金屬顆粒,面色極為凝重,許久之後,他撓撓頭不可思議地說道:「難道說這艘運輸艦上隱藏著一位星空級別的強者?」

徐林則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室內放著的酒杯,以及一群被打暈過去綁起來的艦員,搖搖頭沒有再多想什麼,而是直接囑咐身後的小女僕道:「這些人都交給你了,我去下面艙內看看。」

「又是我干這種苦力活,真是討厭死了!」小女僕嘴上這麼說,眼中卻充斥著興奮之意,這些可都是上好的俘虜啊,說不定又可以讓她的小金庫充實一把了。

霸氣地將棒棒糖抗在自己的肩上,小蘿莉蹦躂著白白的小腳丫朝那些俘虜走去,臉上卻帶著詭異的笑。

哈利法則是目不斜視地站在控制室的中央,開始繼續啟動這艘運輸艦的光速飛行,只是方向調轉了一下,不再是朝向帝國紫曜星,而是沙漠星系,在那裡,這艘運輸艦上的魔法礦石將被小型飛船分批運走,最終由徐林帶往普瑞森基地。

「也不知道艾斯訓練的魔法戰隊怎麼樣了,要是有足夠忠誠的人來幫我駕駛飛船就好了,還是需要更多的改造魔法陣啊!」


徐林思索著,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下了運輸艦的舷梯,來到了下面巨大的倉庫之中,打開魔法燈,一格格被劃分開來的區域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在這些格子里則裝滿了一堆堆如小山般耀眼的魔法礦石,簡直看花了他的眼睛。

「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做魔法礦石的生意會這麼有錢了……」

徐林站在這筆巨大的財富面前,喃喃自語著,眼前卻是有那副複雜的克萊因瓶複合魔法陣顯現,等到這批巨大的財富運送回普瑞森基地之中,配合那裡早已刻畫好的核心魔法陣,以及沙漠星系天然擁有的混亂力量因子,就可以驗證九十九個疊加魔法陣了。

克萊因瓶魔法陣能否解開,聖徒之血和血族之血混合是否與神秘的空間有關係,這枚神秘的空間戒延伸出去的空間是否足夠支撐自己的那個構想,這一切都可以得到答案。

也許是成功,也許是失敗,徐林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激動,再次深吸幾口氣后,他摸了摸手指上的空間戒,想到了那位未曾謀面的神秘老師。

「解開克萊因瓶,我真的可以獲得保護自己的力量么?我的老師,請告訴我的答案。」

沒有絲毫回答傳來,偌大的倉庫里,只有他一個人,孤孤單單。

……

如今的世界,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每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想法,每個人都想要走屬於自己的路,於是便有爭執和衝突,於是便有流血和犧牲,這一點早在前共和國時期,便已經被經學家們提出來,但大部分人並不真正理解這一點。

一直被神跡光輝所籠罩下的神聖星系,這片被教廷完全掌控普灑教皇真理的地方,也終於出現不同的言論。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