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什麼緣故?

自己亦莫明其妙,只覺很想儘快把這少年瞧得清清楚楚!

其實,是因為緣。

惡緣!

冥冥之中,他始終逃不過。

小五仍是如鐵般筆直挺立,驀見一條人影由遠而近飛快撲來,居然神色未動!

是他?是他?是他?

他知道,他來了。

終於來了!

自萬家莊慘遭滅門后,他當門眾已整整三年。三年以來,首二年他還是擔當一些粗賤的雜役工作,忍辱偷生,直至年前才開始參與大小戰役,可是,始終仍未能有機會親睹仇人的真正面目。

然而今天,他終於可把他瞧得一清二楚!

閃電之間,霍傲天已如泰山般矗立在其眼前!

他看著他,他也看著他。

四目交投,卻並非一見如故,而是一切刻骨的前塵恩怨,盡在千絲萬縷地糾纏。

只見眼前人約是四十上下年紀,一張方臉長而起棱,兩邊額角崢嶸,雙目含威,氣派非同凡響,不問而知他就是自己日夕痛恨的仇人、這三年來,雖從沒眼見他到底怎生模樣,卻已靜靜耳聞他的不少消息。

他知道,他髮妻早死,又無子嗣,僅得一獨女,如今尚是年幼!

他知道,直至目前,他僅納得一名入室弟子,名為忘沉,年方十六!

除此之外,小五所知不多。

而霍傲天對他,卻一無所知!

霍傲天上下打量著這個獨特少年,但覺其眉宇間所散發的冰冷簡直前所未見,且還隱隱透著一股死亡氣息!,彷彿不帶任何七情六慾,想不到世間竟有這樣一個物!

他與他面照著面,小臉不露任何錶情,他儼如一座冰雕般鎮在原地,若然不定神細看,還以為他是一尊亘古以來便長存的石像。

一尊死神的石像!

霍傲天愈看他這副模樣愈是歡喜,嘴角不期然泛起一絲笑意,忽地對步驚雲問∶「你,就是小五?」

小五雙目仍不離他那張臉,他木無表情地。徐徐地點了點頭。

霍傲天對於這少年沒有張口回答自己的問題頗感意外,但隨即聯想之前北斗曾形容此子不喜多言,也是不以為意,反之更突然縱聲長笑道∶「好!不愧是小五,你果然沒有令老夫失望!哈哈……」

笑聲宏朗無比,恍如九霄龍吟,且含深厚內力,一時間震得砂石飛揚,彷彿大地也不敢拂逆其意,逼得與他一起在笑!

他在笑,大地亦在陪笑!

眾人對於幫主這突如其來的笑聲均感詫異不已,不過繼之而來的事,更使他們意想不到!


就在一片震天撼地的笑聲當中,霍傲天倏地出手!

他竟然笑裡藏刀,舉掌便朝小五腦門力轟而下!

這一掌蘊含無匹內勁,一望便知是奪命殺著,眼看小五必將被他轟個正著,腦裂當場……

「膨」然巨響,這一掌並沒有打在小五的腦袋上,卻於間不容髮之際,戛然在其面前兩寸停下!

可是這招雖是頓止,余勢依然未盡,澎湃氣勁竟可沿著小五的腦門順勢而下,猛然轟在他小腳站立的地上,登時把地面轟至四分五裂!

… 好一個傲天!這一招運勁之准簡直匪夷所思!

這招本是勢狂力猛,要在小五面前兩寸停下已是甚難,要在面前兩寸停下來不傷其身更是倍難,要把余勁沿著其面轟到地上更是難上加難!

但是此「三難」,竟給他一一辦到,其功力之高簡直無從想象,這個幫主之位實非幸致,亦不是徒具虛名!

但任憑他這一掌如何霸道,如何駭人,小五依舊神色未動。

臉未動。

手未動。

腳未動。

身未動。

他竟然不動。

他不動。

霍傲天此舉本為要一試小五的定力,故掌下並無半分容情,心忖饒是一流高手,亦難免會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一擊震懾!

孰料,小五卻氣定神閑般站著,仍是木無表情,儼然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這就是━━定。

這三年來,曾經在千多個孤寂的夜晚,小五默默躺在冷硬的木榻上暗暗向自己起誓,為了要報答繼父五年的養育深恩,他一定要忍受任何屈辱煎熬,他一定要戰勝眼前的命運,他一定要報仇!

為了戰勝眼前的命運,他必須把自己的心鑄成百鍊精鋼,他必須克服對死亡的恐懼,只要不怕死,才可不動,才可「定」!

人定不僅可以勝人,還可勝天!

霍傲天目睹此子當真處變不驚,私下更喜,道∶「泰山崩於前而不懼,實屬難得,只是適才老夫一掌劈下來時,你真的不怕?他太多慮,故此再問一次,小五僅緩緩地搖首。

霍傲天道∶「為何不怕?」

小五冷冷吐出一句話∶「不怕就是不怕。」

他終於破例一開尊口,語調卻是又沉又慢,宛如悶吼,發自他心底深處的悶吼!

是的!不怕就是不怕,如何解釋?

在這世上,某些人無論怎樣也不會害怕某些人或物,正如許多人會莫明其妙地害怕某些人或物一樣,根本無法解釋。

小五隻知自己並不害怕,他只是痛恨他!

如果恨意可以隔空殺人,霍傲天早給他千刀萬剮,死無完屍!

可是,他可以嗎?即使現下他一劍在握,即使現下他與霍傲天近在咫尺,只要他貿然出手,霍傲天必定可閃身避過!

以他目前道行,根本無法可以一擊把其殲殺,絕不可能!

不如等……

等待時機成熟。

他絕不能失手!


出乎意料地,霍傲天居然看不透這少年眼中對自己的恨意,僅發覺他眼中的冷意,甚至極為欣賞他眼中的冷意。

就在與小五面面相覷的此刻,霍傲天腦際倏地湧起某名術數高人多年前對他所說的一個重大秘密,他一直沒向任何人提及片言隻語。這個秘密,除了他自己,就只有當初對他說及這句話的那名術數高人知曉!

而因為這個秘密,多年前他已不斷在等,等待著兩個人在他生命中出現。

五、命。

他要五、命!

眼前的小五目如凝霜,冷如死神,霍傲天一面盯著他一面在反覆自問∶難道是他?

難道是他?

難道是他?

然而他其實不用自我反問也可清楚感到,從這少年堅如磐石的眼神中,他感到他正是自己一直在等待的其中之一!是他!

是他!

一定是他!


一念及此,這個當世梟雄心意立決,他忽爾又朗聲笑道∶「好!不怕就是不怕!有種!老夫最欣賞你這種人,明天開始,我正式收你為我第二入室弟子,並傳你老夫三絕之一的━━『五神掌』!」

此語一出,在場所有人等盡皆震愕莫名,身為幫主心腹的北斗更感意料之外!

霍傲天只在三言兩語間,便下了一個如此重大的決定,任何人等亦不禁忖測幫主的心底在想著什麼?

只有小五,在眾人震愕猜度之間,依然神色未動,他還是如冰鎮在那裡,定定的看著霍傲天,內心卻湧起了一絲近乎殘酷的冰冷∶你始終逃不掉!

小五感到自己已踏出復仇的第一步,可是,在漫長復仇路途上,無論是被尋仇者仰或是復仇者,雙方都必將付出不菲代價……

小五,他既然矢志復仇,又如何可以逃掉?

夜。

月色悠悠地透進天下第一樓,然而帶來的並不是恬靜和寧逸,相反,樓內卻傳出霍傲天那微微動怒的聲音!

「放肆!」

北斗當場嚇得仆跪地上,一邊俯首,一邊震抖道∶「屬下不敢!屬下不敢!」

「還說不敢?嘿,你適才不是說小五始終來歷未明,老夫這次收他為徒,未免有點草率,是不是?」

北斗聽其語氣仍含怒意,慌惶又是一聲「屬下不敢」,窘道∶「小人並非這個意思,只是為了幫主設想!」

霍傲天亦知道他本是出於一番好心相諫,只是自己適才一時氣上心頭,遂道∶「自古能人豪傑,盡皆英雄莫問出處!老夫不理此子是否真的記不起前塵,也不想追究他的身世,只要他是可造成之才,便得悉心栽培!」

北斗唯唯諾諾,連忙點頭稱是∶「幫主言之有理!幫主言之有理!」

卻又是口是心非,私下暗想霍傲天向來處事萬分苛刻謹慎,今日如此爽快便一口收徒,實有違其本性,當中到底有什麼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因?

霍傲天續道∶「何況,縱然此子有意隱瞞身世,但無論如何,他只是老夫萬千棋子中的一隻,始終難成威脅,何足懼之?」

北斗見他焦躁漸消,連忙大拍馬屁∶「是呀!幫主雄風蓋世,智冠江湖,難道還防不了此子不成?」

他雖然儘力奉承,霍傲天卻驀露憂色,只因「雄風蓋世」四字,隱隱挑動了他的心。

直至目前為止,他雖已躋身當世梟雄之列,但若論雄風蓋世,似乎仍未完全辦到,因為還有一個強敵━━無恨城!

無恨城勢強力壯,根基深遠,要剿滅它談何容易?縱在日益茁壯成長,但環顧所有會眾,真正可用之才並不太多!


就以自己招徒一事便可見一斑!他除於早年納得一入室弟子忘沉,打后便再難覓良才,可見人才如何不濟!

只是忘沉雖然資質不低,也並非脫穎之選,收他全因為此子品性忠厚,可堪信賴而已。


傲天門真正需要的是霸王,為皇者南征北討江山的霸王。

小五正是霸王!

他的冷,他的定,他的一身「死神氣息」,全是霸王的格局,這少年的出現,簡直就是上天對他的一種恩賜,助他促成萬世基業!

如今五已暗涌,那,命呢?

命何時會起?

他不知道,故惟有等。

北斗深覺幫主今夜乍怒乍憂,情緒波動不定,也知再難擾之,於是識趣地道∶「幫主會務纏身,看來極需休息,時候亦已不早,若幫主無甚吩咐,也不再打擾,小人這就告退了!」

「嗯」的微應一聲,也不再理會北斗,只自顧眺著窗外迷濛的月。

霍傲天這才鬆了口氣,臉上繃緊的肌肉登時鬆懈下來,那股不容侵犯的幫主威嚴隨之消弭無形,這才是他真正面目。

他很倦。

無論他在人前多強,然而在萬籟俱寂的夜晚,當僅餘下他自己一個時,他的臉便「肆無忌憚」的蒼老起來,半點也由不得人!

這就是生命!

即使萬世基業已成,即使萬世基業真的可以長存萬世,但生命,又能否萬世延續?

絕對不能!

不單不能,而且要活到百歲,也是鳳毛麟角,難能可貴。

可是,誰又會徹悟此個中真理?

故還是以有限之生命,來爭逐那抓不牢,帶不去的名利,依舊樂此不疲。「名利」

二字。

騙盡天下蒼生。

一樣迷濛的月光,映在另一個人的身上,竟格外顯得冷若玄冰。

只因他的心也冷。

月色幽幽,步驚雲正坐於窗旁,定定的看著同一輪的月亮。

這地方,是一個倉,一個人倉!

說這裡是個「人倉」實屬無可厚非,這裡是安置少年徒眾之地,雖然廣闊,當中卻置有過千卧榻,分作十行而排,蔚為奇觀!

卧榻的位置編排並非由少年徒眾們自行挑揀,而是以抽籤決定榻落誰家。不幸地,小五被安排睡於這人倉中最僻最暗的一個角落裡,他好像永遠也只能屬於黑暗,生生世世也無法擺脫!




Related Articles

隨後那郭嘉身形一抓,嘴角那抹微笑已經升起。

只是剛回頭,那水流組成的爪子上居然沒有白...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