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

對於方辰,他並不陌生,因爲在這之前,他還親眼看到陳伯雲便是因爲此人被雷麒麟給生生斬了一指。但既然如此,他依舊很清楚,那僅僅是一個化丹境修爲的小傢伙而已。

這傢伙,竟然還敢進入這傳承之地內?

楚驚霄目光緊緊的盯着方辰,臉上閃爍着驚疑之色。

雖說不知道方辰跟雷麒麟有什麼關係,但是他很清楚,在這傳承之地內,即便是雷麒麟,也根本就難以干擾到一絲一毫。那麼,這傢伙莫非是吃了龍心鳳膽?還是有所依仗?

如果說是後者的話,又是什麼才能使得一個化丹境的小傢伙,敢於面對洞天境的存在?

生性多疑的楚驚霄,就這麼不斷打量着從光門中邁步而出的方辰,一時間竟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赤明宗的傢伙。”就在此時,穿越光門而來的方辰,目光一掃之下,顯然也看到了遠處的楚驚霄。

四目頓時相視。 一步邁出光門,方辰目光向着下方土黃色的荒漠掃視,瞬間就看到了中年人以及出楚驚霄的身影。

“赤明宗的傢伙。”他輕語,俊秀的臉龐上,沒有多餘的情緒波動,唯有一片淡漠,似乎他視線中所看到的,並不是一個實力強大的洞天境強者,而僅僅只是路邊的大白菜一般。甚至,如果看得仔細,還可以看見,方辰那漆黑的雙眸中,竟然有失望之色流淌。

“可惜了。”他自語。

雖說陳楚二人,都在他的必殺名單之內,此時這處傳承之中的,不管是誰,一旦有機會,他都會將其斬殺。但是相比於赤明宗的楚驚霄,方辰此時更加期待的,是碰到陳伯雲。畢竟後者,之前還向他出手,並且如果不是雷麒麟插手,在那時候,方辰就已經身受重創了。

不過如今……不用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得到了雷麒麟雄厚的力量轉接之後,此時的方辰,有信心,再次碰到陳伯雲的時候,絕對可以給對方一個天大的驚喜。

“便從你開始吧。”就在楚驚霄仔細打量着方辰的時候,位於光門身旁的方辰,嘴角緩緩划起一絲冰冷的笑容。

他目光落在楚驚霄身上,旋即,一步步的從半空中踏步而來,優雅而從容,似有一種萬事盡在執掌的強大信心。

“他到底憑什麼?!”看着這一幕,楚驚霄眼皮劇烈一跳,心中本能的浮現出一抹不好的預感,只是越是如此,他便越是疑惑。僅僅化丹境修爲的方辰,憑什麼可以威脅到自己?

“嗯?”就在這時候,他瞳孔驀然一縮。

“這氣勢!”看着視線中, 地球之金 。楚驚霄面色陡然一變。

如果說一開始,方辰身上的氣息還算是真正,似乎真得只有化丹境武者那般,即便是稍強,但也強不到哪裏去的話,那麼隨着他之後邁步,每一步邁出之後,方辰身上的氣勢便會強大一分,當他邁出第六步的時候,身上的氣勢之雄厚,已然不下於洞天境的武者了。而且,第六步並不是終點,在楚驚霄面帶駭然的同時,方辰的腳步,再次擡了起來。

轟隆!

土黃色的荒漠,在這時候都陡然一震,一股無形的強大壓力,從半空中橫掃而下,似有一隻巨掌,橫空拍落,將地面上的一切,都要碾入泥土之中。

與此同時,方辰的第七步,已然落下!

這一步邁出,他身上的氣勢已經遠超尋常的洞天境武者,一抹耀眼的紫芒,伴隨着噼裏啪啦狂躁的雷暴聲,從方辰體內席捲開來,似紫色的風暴,肆虐天地。

“大破滅雷龍拳!”

眼中冷芒一閃,方辰沒有絲毫猶豫,那七步邁出,已經距離楚驚霄不遠的身體一晃間,龍吟聲四起,而後一道驚天的拳芒,便將楚驚霄籠罩。

凌厲而果斷!

“豎子爾敢!”

楚驚霄大怒,臉色很是難看。一個僅僅化丹境修爲,之前面對陳伯雲隔着重重空間點出的一指費盡心思阻擋,都差點身受重創的傢伙,如今竟然敢主動向他揮拳。而更爲讓他羞憤的是,方辰的這一拳,竟然讓他感到了一股濃濃的危險氣息。

“什麼鬼!”楚驚霄難以置信,如果不是真真切切知道方辰只有化丹境修爲的話,此時的他,甚至都以爲對方是一個與自己一般的洞天境武者了。因爲此時方辰所轟出來的這一拳,已經是洞天境層次的攻擊了,其威能,甚至猶有過之。

一個化丹境的傢伙,不僅爆發出來的氣息如果狂暴強大,此時連實力,都像是經過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從原本的螻蟻,一躍之間甚至比他都要強大不少了。

這讓楚驚霄難以置信的同時,根本就接受不了。但是此時,不管他能不能接受這個對於他而言,打擊無比巨大的現實,方辰的大破滅雷龍拳,還是到來了。

“給我破!”

最後關頭,楚驚霄漲紅了臉,將全身的元力全部涌動起來,向着右手匯聚,一股可怕的氣息,在他手中醞釀,顯然,面對突然爆發出令其難以置信的實力的方辰,已經失去方寸的楚驚霄,決定給予方辰雷霆一擊,這樣才能抹除他心中的那絲不安感。

是的,此時的他,面對實力變化堪稱詭異的方辰之時,即便不想承認,但心中確實已經多出了一抹不安感。

一邊是從洞天境巔峯的雷麒麟身上得到了大半部分力量,而短時間內實力大增的方辰,另一邊,則是自身便是洞天境修爲的楚驚霄,一邊是除去狂暴的雷霆力量外,還蘊含着力之一道真諦的大破滅雷龍拳,令一邊是楚驚霄身爲老牌洞天境武者一身雄渾的元力,以及那正在醞釀,似乎下一刻就能隨時爆發的可怕攻擊。

這兩者之間,還沒有發生碰撞,僅僅是散發出來的氣勢相牴觸,就已經令四周的空氣發出一陣陣刺耳的音爆聲了。要是雙方對轟,必然是石破天驚。甚至於,這第三拳的奇異空間,都有可能被生生撕裂開來!


“一拳打爆你!”

耀眼的紫芒從拳頭上散發開來,像是一輪紫日升騰,將四方空間全部映染成一片紫色,在這絢麗紫色天地中,方辰眼中卻是寒芒大盛,身上的殺氣,更是足以驚世,他的巔峯力量所能持續的時間並不多了,能早一點解決掉楚驚霄,他絕對不想拖得晚一些。

“給我死!”

與方辰相比,楚驚霄的動靜,雖然沒有那般宏大,但是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也絲毫不弱。手中醞釀的必殺一擊終於形成,一輪黑月,緩緩從掌中升騰起來,在這黑月形成的剎那,其四周的空間全部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紫色與黑色,兩種截然不同的顏色,一時間將方辰和楚驚霄四周的空間全部佔據。虛空顫抖,似乎都感受到了那即將到來的風暴。

然而就在這時候。

“住手!”

不遠處,看着方辰和楚驚霄兩人一見面就火拼起來的中年人,此時終於淡淡的吐出了兩個字。在這話語聲響起的瞬間,整片天地都猛的一震,隨後,像是有兩隻手掌,驀然從虛無中探了出來,一股無形的偉力,瞬間掃過方辰和楚驚霄兩人。

譁!

原本針尖對麥芒,即將發生驚天碰撞的兩人,此時在這無形威力的橫掃之下,就像是兩個布娃娃一般,被瞬間分離了開來,向着兩個截然相反的方向倒退。

一個是洞天境的強者,一個戰力堪比洞天境的存在,兩人在這一刻,竟然絲毫都沒有抵擋的能力,瞬間被分開。

“這……”

不僅是楚驚霄,連方辰都陡然一驚。

因爲在他們被分開的同時,方辰敏銳的察覺到,不管是他的大破滅雷龍拳,還是楚驚霄手中升起的那一輪妖異的黑月,都直接被抹去了。

這實力,較之他們而言,強大了太多太多!

“即便是隕落了都能有這種實力,而且每一次考驗,都在一處不同的小空間。這……”方辰目光直直的看着不遠處神色淡然,似乎之前分開了方辰和楚驚霄兩人,只不過是隨手而爲的一件小事一般的白衣中年人,目光微微一凝。

他赫然發現,自己還是小看了這白衣中年人,也就是這處傳承之主了。這種實力,不僅僅是道尊境中極強的存在,而是分明已經一隻腳踏入了涅槃境的無上強者!

這裏可以說是一處準涅槃境強者的傳承!

就在方辰震驚的同時,不遠處,在驚駭之後,楚驚霄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眼中驀然閃過一抹熾熱之色。

準涅槃境無上強者的傳承,跟道尊境武者的傳承,這兩者之間的差距有多大,楚驚霄不可謂不清楚。如果是僅僅是道尊境武者的傳承,他即便得到了,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證自己日後可以突破到道尊境,那麼如果說得到了準涅槃境無上強者的傳承,日後突破道尊境,幾乎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呼哧……

一瞬間,楚驚霄的呼吸聲都有些粗重了起來。

“此處傳承沒有結束之前,你等不允許再動手,違者,灰飛煙滅。”白衣中年人淡淡的目光一掃方辰和楚驚霄,如此說道。

頓了頓,他再次開口:“這第三拳,你們誰做好準備了。”

這話語聲一落,四周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

不管是楚驚霄,還是方辰,都微微垂頭,陷入了沉默之中。一路闖關,他們很清楚鎮世殺拳的可怕,僅僅是前面的兩拳,就令兩人頗爲狼狽了,不說取巧通關的楚驚霄,即便是方辰,也是在一拳又一拳之下,方能感悟,通過的。

而這第三拳,與前面可以不斷重複的兩拳不同,一旦打出來,不是通過,便是死亡。只是相比於通過可能性,死亡的概率卻是太大太大了。別說是楚驚霄,就算是此時實力已經短暫的達到一個巔峯的方辰,都沒有絲毫把握。

這傳承,雖然誘人,但第三拳的考驗,實在太過兇險! 在白衣中年人話語聲落下之後,四周寂靜,不管楚驚霄,亦或者是方辰,都沒有開口,只是微微垂着頭,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顯然,此時的他們,還並沒有做好硬接那鎮世殺拳第三拳的準備。

不通過便是死,這考驗,沒有絲毫的僥倖可言,太過兇險。

似乎感受到了四周在此時略顯尷尬的氣氛,白衣中年人目光淡淡的一掃方辰和楚驚霄,隨後忽然袖袍一卷,一道烏光攢射而出,重重的轟在了土黃色的地面上。

轟隆!

響聲過後,只見得一塊一人高的石碑,出現在了方辰和楚驚霄的視線中。這石碑通體漆黑色,如魔如墨,在這碑身上面,並沒有太多的修飾,只有一個幾乎佔據了四分之三碑身的“殺”字。

簡簡單單的一個暗紅色的“殺”字,看似極爲尋常,然而當方辰將目光落在這上面的時候,他整個人連同心神,甚至是靈魂,都突然劇烈的一個震顫。

“殺!”

腦海中,一道驚天的咆哮聲陡然響徹,旋即,一股似能將整片天地都淹沒的洪流般的滔天殺意向他瘋狂的涌來。

轟隆隆!

宛若千軍萬馬奔馳,氣勢浩大無比,那強烈的殺氣,似將方辰直接隔離開了這片世界,孤立出來。一股萬物荒涼,生命凋謝的感覺,驀然浮上他的心頭。旋即,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將他整個人吞噬。

噗!

外界。

原本呆呆的看着那石碑的方辰,臉上忽然涌現出一抹異樣的潮紅色,刺目的鮮血奪口而出,在半空中噴灑。

“好可怕的殺氣。”伸手將嘴角的血漬擦拭,方辰目光一掃,看着視線中,那漆黑色的石碑,一抹心悸之色從眼中一閃而逝。

他知道,之前,在自己看到那石碑上的“殺”字之時,整個人的心神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吸扯了過去,而後,纔會出現那近乎於幻覺的一幕幕。而且隱約間,方辰可以感覺到,在那“殺”字中,除了滔天的殺氣之外,還有另外幾種極爲熟悉的力量。

時空之力,心之力量,以及最爲純粹的力之一道!

這些在前面方辰所碰到過的力量,竟然都被融合到了這小小的一個“殺”字之中。僅僅一個簡單的“殺”字,竟然就蘊含着這種可怕的意境!

“嗯?”忽然,方辰眉毛一挑,目光從那漆黑色的石碑上轉移,看向了另外一邊的楚驚霄。

這一看,頓時令方辰嘴角輕揚,俊秀的臉龐上,一抹嘲諷不加掩飾的綻放開來。

與方辰一般,之前,在那漆黑色石碑出現的瞬間,楚驚霄也將目光探了過去,而之後,其心神,也被吸扯了進去,他所經歷的,與方辰可謂是如出一轍。只是比起方辰來,面對滔天的殺氣,以及另外幾種力量的融合之力,楚驚霄更爲不濟。不說在其中堅持的時間,遠沒有方辰這麼久,而且看他如今萎靡的樣子,可以想象,後者從中受到的創傷,也遠遠比吐了一口血的方辰要來的厲害的多。

取巧之道,不過是自取滅亡罷了。

方辰冷冷的說道,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

他很清楚,身爲實打實的洞天境強者的楚驚霄,之所以如此不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在前面兩拳的考驗中,對方都沒有真正感悟那兩種力量,而是一味的憑藉着強橫的實力破關。

沒有感悟出心之力,和力量一道,在此時面對這種多種力量融合之後的強橫之力,比起方辰來,自然就大大不如了。

“此碑之中蘊含着的力量,與鎮世殺拳第三拳的力量相似,你等可以藉此感悟,什麼時候有把握了,這最後一拳便會降臨。只要你等兩人之中,有一人通過,其餘另一人,便任憑宰割。”白衣中年人淡淡的說道。

“鎮世殺拳的第三拳,便是種種力量融合在一起形成的驚天一拳。”方辰眼中精芒一閃。原本對於這鎮世殺拳的第三拳,到底有多強,他根本就沒有多少概念。但是此時,有了白衣中年的這番話,再加上眼前這塊石碑,他心中頓時大定。

不怕它強,就怕它深不可測,強的近乎沒有極限。此時這石碑的出現,無疑是給神祕莫測的第三拳的威力大致圈了一個框架。

只要什麼時候能夠輕鬆承受石碑之中那“殺”字之中的力量,那麼,差不多也就可以成功接下鎮世殺拳的第三拳了。

有過之前經歷的方辰沒有再去看石碑上那個血紅色的“殺”字,僅僅是看着石碑的一角,不過即便如此,他那俊秀的臉龐上,依舊有一抹燦爛的笑容綻放。

此時的他,分明看到了希望!

“如今,在傳承徹底結束之前,是不是已經不能退出了?”方辰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他擡起頭,看着靜立在半空中的白衣中年人,沉聲問道。

“除非你們兩人之中,有人接下了這三拳,通過傳承考驗,否則,從此時開始,你們便要一直待在這處空間中,直到隕落。”白衣中年人淡淡的聲音響徹四方,帶着一股冷漠。


然而,就是這帶着冷意的話語聲響起的瞬間,方辰俊秀的臉龐上,頓時泛起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等死吧!”沒有發出聲音,不過那脣語之中透露出來的意思,卻是讓一旁一直注意着方辰的楚驚霄差點氣炸了肺。

“狂妄!”他怒喝,雙目死死的盯着方辰,身上有狂暴的氣息吐露。如果不是此地不能動手的話,此時的他,早就已經憤而出手了。


一個不知道憑藉什麼鬼東西才能短暫的提升實力的傢伙,竟然敢如此挑釁他!


Related Articles

楚墨塵臭著張臉,明妧則道,「讓他好好休息,有什麼話下次說。」

小廝忙道,「小的也是這麼和大少爺說的,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