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戲法,你看了我給你的書就知道了,先看看吧!”老道說完,便不再理葉東,自顧的開始品起茶來。

葉東則拿着酷似垃圾堆裏撿來的書,用心看着,封面上《九陽玄功》這四個大字異常耀眼。

翻開第一頁,上面如此寫道:天地生萬物,陰陽調和中,孤陽不長,孤陰不生,欲練此功,男女同修……

一個小時後。

葉東一臉迷惑,拍了拍一旁熟睡流着哈喇子的老道:“老頭,醒醒…”

“噢,看完啦!”老頭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迷糊道。

“老頭,你是不是給錯了,真有這麼神奇,修煉到一定層次居然還能飛。”葉東難以相信,這已經嚴重違揹物理常識了。


“哈哈~~,有些事不讓你親眼見到,還真無法相信,跟我來吧,先讓你見識見識。”

老道說完,抓住葉東手,接着居然憑空消失在茶樓包間……

晚上,十點整。

葉東回到住處,站在陽臺上,臉色十分豐富,他在過去的十幾個小時中,經歷常人無法想象、匪夷所思的事情,原來世上真有神仙!

他以前所接觸的世界都只是浮在水面上的表現,不入水底,根本就不知道水有多深,裏面是多麼豐富!

老道和葉東說了很多,葉東聽着就像在聽神話故事。

直到,一個小時前,親眼目睹了老道渡劫,並順利飛昇……葉東這才相信老道說的一切,這才把九陽玄功視如珍寶。

現在葉東終於有了新的目標,那就是修煉九陽玄功,不過修煉九陽玄功,須男女同修,在這方面老道已經給葉東做好準備。

先前在茶樓給葉東看的照片中女孩就是老道另一個徒弟,名叫葛靈兒,老道給她修煉是《九陰玄功》,正好和葉東配對修煉,也可以說是雙修,兩人缺一不可,一個人根本無法修煉,所以葛靈兒現在也只是拿着功法擱高堂拱着,等待師父另一個弟子過來和她雙修……

“咦,色男,一個人站在陽臺幹嘛,裝憂鬱呢?”劉倩倩拿着兩瓶飲料,突然出現在葉東身後,用水瓶蹭了蹭他。

“謝謝。”葉東接過飲料打開喝了兩口,纔開口說:“倩倩,挺晚的,怎麼還不睡?”

“明天是雙休日,可以晚點睡,倒是你趴在這裏幹嘛,不會有心事吧!”劉倩倩甜甜一笑,一副看穿葉東的樣子。

“呵呵,的確是有心事,我在考慮等你睡熟之後,怎麼悄悄溜進去,把你給吃了。”葉東壞笑道。

“哼,就你,別說我看不起你,就算我一會睡覺不鎖門,你也不敢進來把我怎樣。”劉倩倩嘴裏說的很彪悍,但雙手還是把睡衣拉了拉。

“呦呵,還敢看不起我嗎?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辦了。”葉東脾氣上來了,被女人這麼無視,任誰都會有些衝動。

“好哇,有種你就來呀!”劉倩倩打定葉東不敢所爲,抓住睡衣的雙手一鬆,直勾勾的藐視他。

見此,葉東毫不猶豫伸出他的安祿山之爪……

“這是你逼我的,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葉東小捏即止,收回雙手,他怕在玩會玩出火了,不然長夜漫漫,他還真無心睡眠啊!

然而劉倩倩則呆如木雞,葉東來真的了,她的處女峯就這樣沒了,被葉東的爪子佔去了,一時之間,讓她不知所措……

沉寂了數秒之後,一聲巨響,把整棟樓的居民都給吵醒了。

“啊~~~我要殺了你。”

“是你自己叫我來的,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我說你就做,我叫你親男人你去不去,我要殺了你。”

“……”

接着,葉東和劉倩倩兩人,便開始在客廳裏追逐打鬧,直到劉倩倩累得喘不過氣,這場追逐戰才終止。

劉倩倩粗喘着氣,眼淚婆娑的坐在沙發上……

“好了,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葉東最見不得女人哭泣,劉倩倩這一哭,他的心全都軟下來了,蹲在劉倩倩面前,誠心道着歉。

“哼,道歉有用嗎,看都被你看光了,這個能收回來嗎?”劉倩倩抽了一張紙巾,默默的擦着眼淚,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

“那你要怎樣才能原諒我這個萬惡不赦的人呢?”葉東對於安慰女人,真的很不在行,比暗殺個人還要難得多。

“我可是黃花大閨女,就這麼被你佔便宜,要是被人知道,我以後還嫁的出去嗎,所以你要負責任,以後我要是嫁不去,你就要負責娶我、養我。”劉倩倩說完,自己都愣了愣,也忘記了哭泣,她在懷疑是不是她聽錯了,這樣的話是她一個優秀的人民教師說出來的話嗎?

然而,葉東一聽,立馬舉手發誓:“好,我對着人民幣發誓,要是你真的嫁不去,我一定娶你、養你,否則就讓人民幣遠離我。”

“哼,誰嫁不出去,你才嫁不去。”

劉倩倩嬌嗔一聲,便跑進房間,把門一關,這事也就是在葉東用人民幣發毒誓下告一段落。

“女人還真是琢磨不透,說是海底針,還真一點沒錯,剛剛還哭哭啼啼,一轉眼就好了。”

葉東把剛纔追逐弄亂的客廳收拾了一下,也走回房間。今晚他還有一個任務,那就是把九陽玄功記到腦子裏,然後把九陽玄功給燒了。

這是葉東師父交代,葉東雖然不解,但也要照做,作爲一個新世紀三好青年,聽師命這是基本條件之一。

花了兩個小時,葉東已經能夠把九陽玄功倒背下來,絕對差不多,這才找了鐵盆,把九陽玄功丟進盆裏去燒……

隨着大火把九陽玄功的線裝書吞噬進去,盆內開始浮現出點點星光,漸漸地這些星光匯聚到一起,浮現出一塊半龍形玉佩。

“奇怪了,這是怎麼回事?”

葉東把手伸出火熊熊的火盆中,無視火盆高溫,快速撿起那塊半龍形玉佩,玉佩上有着溫熱感,估計是吸收火的熱度。

這塊玉佩長方形,約兩寸長,寬半寸,是半塊玉佩,還有一半不知去向。

玉佩的色澤碧綠無瑕,表面光滑無比,如果是純天然翡翠那麼必然價值連城,但要是人工合成的玻璃,那麼不值一文錢。

當然不死老道給的東西,而且還是這麼神奇出現的玉佩,必然不是假貨,估計還有着意想不到的功能,這些都有待研究和發現。 翌日,清晨。

劉倩倩盯着黑眼圈走出房間,昨晚她沒睡好,滿腦子都是睡之前和葉東發生的曖昧。

想到這裏,劉倩倩看着在廚房做早餐的葉東,俏臉情不自禁紅了起來,逃到衛生間洗漱。

過了五六分鐘,葉東的聲音傳到劉倩倩耳中:“倩倩,我煮了綠豆甜粥,過來嚐嚐吧!”

沒回聲。

又過了兩分鐘,劉倩倩穿着休閒裝超短褲,走到餐桌,聞着甜粥的芬香,嘴裏不客氣的說:“別以爲一煮點粥我就會原諒你,看在你煮了這麼多,我不吃你肯定得浪費,我作爲一名教師,是堅決杜絕浪費這種行爲,所以你給我盛碗吧!”

“說了這麼一大堆,我還以爲你不吃呢?”

葉東沒好氣給她盛了一碗,順便給拿了雙筷子給她,女人總是口是心非,明明要吃,卻說得那麼冠冕堂皇,直接坐下吃不就得了。

“甜而不膩,這粥做的還是有點水平嘛!”劉倩倩心裏想着擡頭認真看了眼葉東,小聲估計道:“其實他還不錯的,上得了廳堂,打得過流氓,這不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王子嘛!”

“倩倩,在嘀咕什麼呢?”葉東裝作沒有聽清楚的樣子,其實劉倩倩小聲嘀咕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心裏美滋滋的,看來他的男性魅力還是挺大,這才幾天功夫就把純情女教師的芳心給虜獲了。

“沒…沒呢?我哪有說話,你聽錯了吧!”劉倩倩說完,趕緊低着頭,不然葉東發現她臉上害羞的變化,還要葉東沒有聽清楚,不然這裏有地縫,她立馬都能鑽進去。

“哈哈,倩倩,你是用鼻子喝粥的嘛?”葉東看着羞愧把頭埋在碗裏的劉倩倩,伸手過去把她鼻尖的粥粒給抹了下來。

這麼親暱的動作,讓劉倩倩已經夠紅的臉便更加之紅,先前如果說是紅蘋果,那麼現在就是熟透了的西紅柿一般,紅的那麼晶瑩剔透。

葉東是故意逗她,這麼一個漂亮女人,說不動心那肯定是假的,加上這幾天的相處,劉倩倩的性格,他已經摸得一清二,外冷內熱還有點神經大條,不然葉東不會吃了她那麼多豆腐。

一頓早餐過後,葉東把桌上的殘局交給劉倩倩,自己則出門去找他突然貌似的師姐,聽師父說,這位漂亮師姐是給做老婆的,他們兩人想要進入修真大軍,缺一不可,可見不死老道給他們的修真法決有多麼坑爹!

好在老道給他找的師姐,照片上還算美麗動人,就是不知真人如何,要是真的很對不起觀衆,那麼葉東也只能放棄加入不爲人知的修真界,雖然飛天遁地很吸引人,但要是和一個長得很抽象的人一起雙修,打死他也不幹……

據老道給的資料,葛靈兒師姐在江南市最大集團,葛氏跨國集團上班,好像職位還不低,是總公司的女總監,也是股東之一,不過她持有多少葛氏股份這個葉東就不知了。

葛氏集團位於市中心,最高最豪華的葛氏大廈,這棟大廈曾入選世界前二十的大夏,如今隨着土豪越來越多,他的排名稍稍靠後了點,話雖如此,但葛氏大廈在江南市,無疑還是最爲豪華的大廈。

就以它海拔666米的高度,也足以成爲華夏最高建築之一。

八點二十分,葉東來到葛氏大廈,由於他穿戴的關係,被門口保安攔住了,進葛氏大廈,男的不許穿着背心短褲,女的可以。

我擦,這不是赤/裸/裸的性別歧視嗎?

不過這是人家的地盤,葉東還是忍了,隨即忍氣吞聲對着保安說道:“這位大哥,我是來找你們葛靈兒,葛總監的,既然我不能進去,麻煩你通知她,叫她下來見我也是一樣。”


年約二十五,大腹便便的圓臉保安,聽到葉東直呼他們葛總監下來見他,露出一個非常不屑的表情:“走吧走吧,別在這鬧事,就你還想見我們葛總監,回家開電腦看你的波多老師去吧!”

“誰是波多老師,老子纔不認識什麼波多老師,你趕緊給我通知葛靈兒,叫她下來,或者告訴我她在哪,我現在就上去。”

葉東有點發飆跡象,這人叫都沒叫葛靈兒,看他穿着就認爲是過來搗亂的,他能不火,還叫他去看什麼波多老師,他都不認識波多老師,叫他怎麼去看波多老師啊!

話還別說,葉東還真不認識波多老師,他在青春期的時候就去到國外,做了一名傭兵,每天都是槍林彈雨的,怎麼可能去認識,爲廣大青春期少男解決心理的問題的波多老師。

圓臉保安被葉東這麼一吼,還真有點害怕,葉東穿着背心,一身結實壯鼓鼓的肌肉全部都展現出來,人家要是發飆,他也只能捱揍,爲了不被捱揍,也只有打個電話通知葛靈兒,難後在趕葉東走,這樣葉東就沒話說了。

葛氏大廈頂樓一間套房似的辦公室內,一個眉清目秀,發如青絲的美麗女人,正坐在一張三米多長的豪華辦公桌上,她穿着一身潔白如雪的職業套裝,坐姿端正,正在敲打着白色鍵盤。

忽然她旁邊的電話響了,她伸手拿起電話,口吐香蘭說出八個字:“喂,你好,我是葛靈兒。”

圓臉保安聽到葛靈兒鶯鸝般的聲音,頓時有些緊張,略微結巴的說:“葛…葛…葛總監,我是門口的保安張福,這裏有個自稱是你師弟的人,他想見您,可能是你的仰慕者,葛總監,只要您說一聲,我可以立馬趕他走,叫他以後不再騷擾葛總監你!”

尼瑪,老子就這麼像屌絲,出口閉口就是要我走!

葉東無語瞪着他張福,要不是他現在正和他師姐通着話,葉東絕對會一腳踹他個人仰馬翻。

過了幾秒鐘,原本認定葛靈兒不會叫葉東的張福,臉色變了變,掛上電話後,用及其羨慕的眼神看向葉東。


“哥們,你還真是幸運,葛總監居然讓你上去找她,葛總監可是葛氏集團第一美人,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麼狗屎運,上去吧,還愣着幹嘛!”

“哎,我說胖子,你不是開口閉口認定老子是來鬧事的嗎?剛纔那麼囂張,怎麼現在變得這麼老實了。”葉東打趣道。

“哥們,小子我這不是有眼不識泰山嘛!您先上去,葛總監還在上面等着呢,一會下來,小子在給你賠不是,好嘛!”張福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轉變,葛靈兒能讓他上去,這就證明這人和葛靈兒認識,那麼他和葉東搞好關係,以後也就能多見見葛靈兒這位傾城美人。

“哈哈~~~算你識相!”

葉東笑了笑,隨即走進大廈,不屑於和張副一般計較。

葉東坐上電梯,按了最頂層,原本是沒人,可是一層進幾個,一層進幾個,還沒到十樓,電梯裏就擠滿了人,好在十二下了三分之一,這才使電梯內空間大了許多,也可以有活動空間。

當電梯升到三十二層,距離頂層只有三層的時候,電梯突然‘咚’的一聲,電梯機箱發出劇烈顫抖,隨即停住,燈光也忽然變黑。

電梯拋錨了!

“啊~~”的一聲尖叫在電梯內響起。

緊接着,一個柔軟的嬌軀,忽然抱住葉東。

這是個美女,剛纔葉東已經注意他很久了,瓜子臉柳眉杏眼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長裙,她從三樓就一直站在葉東旁邊,然而到了三十層的時候,整個電梯內就剩葉東和她,所以葉東纔會確定抱住他的剛纔那個漂亮美女。

葉東感受到死死抱住他的嬌美人,呼吸變得有些急促,生理反應越來越快,電梯拋錨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個女人這麼緊緊抱住他,葉東怕他的慾念戰勝理念,做出一些傷害人家小姑娘的事,這就不妥了。

“小姐,別怕,電梯故障,經常發生的,打開對講機通知維修人員過來就行了。”葉東說着推了推緊緊抱住他的美女,可是卻推不下來。

“我怕黑,我、我……哎呀,你是不是男人,一個這麼漂亮女人抱着你,你還想推開我,真是的。”

美女白了葉東一眼,雖然是在黑暗中,但卻看着葉東眼中,葉東自從修煉老道給的鍛體決,不知不覺就學會了夜視,所以黑暗中懷裏美女的每一個動作,和害怕的眼神,葉東都看着眼裏。

“既然這樣,那我只有抱你過去開對講機了。” 隨即,葉東抱着懷裏美人,挪到電梯門口,打開對講機,通知維修員,可維修員說,還不知道哪裏的問題,會盡快找出問題,叫他們放心等着。


Related Articles

胖子李振喊了一句“好劍法,豐都鬼捕的飛劍果然名不虛傳

。” 而六子則直愣愣的看着鐵衣的飛劍而忘...
Read more

「奴兒,好奇怪啊!以前你的身上都是冰冰涼涼,今天你的身上怎麼熱了?」

「小姐喜歡奴兒身上涼?還是熱?」「奴兒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