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郝仁被布里斯托追得抱頭鼠竄,機緣巧合之下,撞進這個房間里,用一個水晶球來擋著布里斯托的攻擊,居然能讓對方投鼠忌器。郝仁立即就知道,這個水晶球對布里斯托來說很重要。

接下來,郝仁又故意把那個水晶球往地上砸,可是那水晶球卻無一絲破損。這就更讓郝仁奇怪了,一向很脆的水晶怎麼會如此堅韌?郝仁又想到布里斯托的水晶法杖,難道這兩件都是他的寶貝?

敵人的寶貝,對郝仁來說,那就是威脅。郝仁必須將它打碎,要不然,萬一哪天這個水晶球突然被布里斯托用來攻擊自己,那豈不是很悲催!

摧毀它,就是郝仁來這裡目的!

郝仁環顧四周,想找到那個水晶球。可是,昨天晚上還放在桌子上的水晶球,怎麼不見了呢?難道是被布里斯托拿到別處去了?

郝仁將他的神識向四周發散,不放過每一個散落。他認為,這個水晶球應該還在教主的府邸中,布里斯托不可能把他放到稍遠的地方。而且,水晶球直徑一尺,帶在身邊更不方便。

地面上的建築很快就被郝仁搜索一遍,卻沒有水晶球的影子,於是他又把神識向地下擴散,看看這裡有沒有地下室。

「找到了!」郝仁發現,就在自己身處這幢樓的地下,果然有一間地下室。而且,那間地下室的裝飾,還很講究。

在地下室的中間的地毯上,有一個小小的方桌,那個晶瑩剔透的水晶球,就靜靜地擺在那裡。 「關係竟然這麼錯綜複雜……」秦逸忍住體內疼痛,沉吟片刻,「看來皇無極對這件事,極為看重啊。」

轉頭朝盛雪望去,秦逸問道:「你和基於風他們,也是為了這件事而來的嗎?」

盛雪愣了一下,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師兄只是說過,要來四獸大陸,做一件大事,但是沒說,具體是什麼事情。」

「應該就是為了這赤鏈炎魔和寶藏的。」秦逸瞭然於胸。

「秦逸,你的身體,能支撐得住嗎?」望見秦逸說了幾句話,臉色就一陣蒼白,洛珞心中,不由一痛。

秦逸笑了笑,擺擺手道:「暴血狂神丹的藥效,雖然略微超出我的預料,不過基本上還是可以承受得住的。」

聽秦逸這麼說,洛珞更是一陣心疼。

平常修道者,服下一枚暴血狂神丹,雖然藥效發揮時,如狼似虎,勢不可擋,但是一旦藥效散去,對身體造成的損傷,除非是有靈丹妙藥來滋補,不然的話,必然會對身體,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勢,極有可能導致,境界終生都無法再進,更嚴重的,甚至境界倒退!

普通修道者,服下一枚,尚且如此,秦逸一下子服下兩枚,能不死,就很幸運了!

放眼古今,洛珞還從沒聽說過,有人能一次服下兩枚暴血狂神丹,然後沒有當場血肉爆炸而亡的。


一般人,可是連嘗試都不敢!

想到這裡,洛珞心裡,又是愧疚,又是自責。

要是當時,自己在場,絕對不會讓秦逸,冒這個險。

只是洛珞不知道,秦逸身體的強悍程度,遠非她能想象,所以雖然造成了一定傷害,但還是疲憊居多,本質上,並沒有傷到神魂、筋脈、氣海。

「沒有大礙,有扶桑神木和那麼多丹藥,要不了幾天,就可以恢復了。」秦逸笑著拍了拍洛珞的手背,只覺得指尖,一片細滑,彷彿觸碰到,上好的溫玉。

洛珞心間,莫名一顫,臉頰微微有些發燙,耳廓都有些發紅。


只不過秦逸,並沒有發現,他目光凝聚,朝著遠處望去。

順著秦逸的目光望去,洛珞和盛雪,看到扔在腳下山溝里,邪魔的那巨大屍體。

千幻世界珠內,包含著一個世界,不僅是他們三個人,就連邪魔的龐大屍體,在這個裡,也不過是滄海一粟。

雖然被殺戮金身,幾乎轟成了爛肉,但是邪魔的血肉,依舊在緩緩蠕動,流淌出來的鮮血,都快凝結成湖泊。

鮮血之中,彷彿在醞釀著新的邪魔,森森魔氣,洶湧而出,周圍原本翠色,此刻一片枯黃,就連石頭,一旦沾上鮮血,也讓人覺得,張牙舞爪,格外恐怖。

「再說了,有這麼大的邪魔屍體,想不恢復,都很難啊……」秦逸的嘴角,微微上翹,臉上露出,格外自信的神色。

對於這頭邪魔的實力境界,秦逸沒法估計,但是剛剛連續服下兩枚暴血狂神丹后,秦逸自己的實力境界,他卻是清楚無比。

按照當時的狀態,就算是四五個凝聚出金丹的修道者,一起來圍攻他,秦逸一隻手,就能把對方拍扁!

畢竟,秦逸的真氣實在是太渾厚了,遠遠不是一般修道者,能夠比擬的,一旦服下暴血狂神丹,瘋狂增長的真氣,就連他自己,都沒法估量。

就在秦逸他們說話的時間,周玄道等人,也已經探查完畢了方圓數十里。

這數十里,就算是一片落葉覆蓋的地面,都沒有被他們放過。

「回稟師父,我們都找過了。」周玄道頓了一下,語氣沒有那麼自信地道:「方圓八十里,都沒有任何的蹤跡,沒有任何修道者的蹤跡,邪神雕像,也沒有再見到。」

聽到周玄道的話,子堯真人目光一凝。

在周玄道說的範圍之外,就是另外神廟遺迹,所在的地方了。

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會傻乎乎,闖入到其他神廟遺迹,範圍里去。

一不小心,要是驚醒了黃金邪神雕像,他們這些人,都不夠傳說中,那怪物塞牙縫用的。

「竟然不見了……」這下子,子堯真人,有點拿不定主意了。

雖然沒有見過,那個怪物的模樣,但是怪物的神威,卻是在倚天宗中,眾口相傳。

倚天宗的宗主,就曾定下鐵律,宗門弟子,一概不許闖入任何一座神廟廢墟中。

這條鐵律,是倚天宗門規的第一條。

由此也可看出,神廟廢墟中怪物的可怕。

但是現在,怪物竟然憑空不見了,地面上只留下慘烈戰鬥后的痕迹,這個場景,讓在場幾個人覺得,真想撲朔迷離。

「到底是什麼人?」子堯真人緊皺眉頭。

其他幾個人,臉上也都露出,複雜的神色。

片刻功夫,他們的腦子裡,已經猜測了種種可能。

但是就算借給他們一個腦子,他們也不可能想到,秦逸和洛珞、盛雪,此刻近在咫尺,並且對他們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了如指掌。

「真人,這件事是不是要……」顧宇亮小聲提醒,他絕對不希望,這次的行動,出現哪怕一絲一毫的紕漏。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猛然間,地動山搖,轟隆巨響,由遠而至,彷彿象群奔騰,踐踏大地。

狂風席捲,摧枯拉朽的氣勢,將要十數人合抱的大樹,都連根拔起,如小山一般,巨影轟然倒地,雜碎不知道多少藤蔓、岩石。

天空上濃雲席捲,形成巨大漩渦,漩渦中心,雷雲滾盪,電閃雷鳴,緩緩裂開,出現一個巨大的,眼球形狀,望向地面,猛然俯下,彷彿要把大地,都衝擊破碎!

在場眾人臉上,無一不露出,驚駭神色。

他們彷彿一下子,置身在了毀天滅地的場景中,雖然貴為修道者,雖然擁有開山斷水之力,但是在這種神威下,他們卻從心底,生出無力之感,只能隨波逐流。

不過相比其他幾人的慌亂,子堯真人很快鎮定下來,臉上露出,極為興奮的神色:「地殼裂開!寶藏出世了!」

他話音未落,又是一聲驚天轟鳴,一束金色霞光,高貴雍容,惶惶如日,在遠處天邊,拔地而起。


彷彿是初升太陽,躍出地平線,陽光普照,金光鋪滿神州大地,八荒六合!

霞光吞吐,寶氣衝天,直教人信馳神盪,靈魂都要飛躍而出! 一看到水晶球的位置,郝仁立即運用神境通,下一秒就到了地下室。

在這個房間里,有很多金塊、珍寶,不過郝仁根本看都不看,直接來到那個小方桌前,將水晶球抱了起來。

昨天晚上,郝仁就知道了,這個水晶球太堅硬,不是那麼容易弄壞的。如果他在這地下室里毀掉水晶球,弄不好會產生大動靜,萬一把布里斯托招來,就麻煩了。所以,他要把這個玩意兒帶走。

郝仁意念一動,然後,他抱著水晶球就出現在今天早晨的那戶人家。幸好,這家人還沒有回來,他可以在這家人的房子里好好的折騰一番了。

既然這水晶球摔不壞,郝仁也就不費那事了。他找來個鎚子,照著球身就砸了下去。


「當!」郝仁一錘砸下去,鎚子被反震回來,而水晶球卻沒變樣。

郝仁又是一陣猛敲,可是那水晶球還是沒有一點變化,不要說裂縫,連個白點子也沒有留下。

郝仁把鎚子一扔,再也不敲了。他知道,再敲下去,累死也是白敲,還是想個別的辦法吧!

「破天!」郝仁使出「無鋒刀法」第一式,用刀氣向水晶球砍去。

「叮!」強勁的刀氣斬上了水晶球,只是把它撞得滿院子亂滾,卻仍然沒有在球身上留下一絲傷痕。

郝仁還想再劈出第二刀,這時,他體內的元神醒來了:「你想幹什麼,是想讓我鄙視你嗎?」

郝仁立即停了下來,沒好氣地說道:「我想毀了這玩意兒!有什麼好鄙視的,難道你比我聰明嗎?」

元神笑道:「你想毀了它還不簡單嗎,直接吸了裡面的靈氣,它就成粉末了!」

郝仁連連搖頭:「我以前吸的那是玉石,這個玩意是水晶,能一樣嗎?」

元神說道:「玉石與水晶的成分雖然不盡相同,但是它們的內部結構都是有一定規則的,而構成這種規則都需要一定的能量。你先前多次吸收的靈氣,其實都是這種能量!」

郝仁十分驚訝:「你連這個都知道,我當年學物理和化學,也學過這些。你要不提,我全忘了!」

元神笑道:「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和你是一體的。唯一不同的是,你是感性的,我則偏理性。所以,你忘記的東西,我有時候能給你提醒而已!」

郝仁之前吸收玉中的靈氣,每次都把玉石給弄成了粉末,根本原因就是他把玉石內部結構中的能量給吸收了,使玉石的每一個小顆粒都不能與其它的小顆粒組成緻密的晶體。

但是,郝仁還是不認同元神的話。他說道:「從昨天開始到現在,我多次接觸了這個水晶球,無論是捧還是抱,我身上的各處大穴都貼近過它,怎麼一點也沒有感覺到有靈氣進入我的身體?」

聽了郝仁的話,元神思索了一會,說道:「水晶與玉石的結構有所不同,可能它們內部的靈氣也凝聚得更頑固。」

郝仁笑道:「聽你這麼一說,怎麼靈氣跟人一樣,也有頑固與靈活的區別了!那怎麼才能讓這些靈氣不再頑固呢?」

元神說道:「如果讓雷電來轟擊它,應該有效吧。對了,你體內的經脈中不是吸收了很多雷電嗎,你可以試著將雷電屬性的真氣逼到這個水晶球上。雷電會增加水晶中靈氣的活性,然後你就可以吸收它了!」

郝仁點了點頭:「我試試吧!」

說著,他又將水晶球抱在懷裡,然後雙掌按在球身上,雙手掌心的「勞宮穴」緩緩地湧出兩股真氣。

起初,這兩股真氣並不往水晶球中滲透,反而被阻隔在水晶球的外殼處。但是,隨著郝仁湧出的真氣越來越多,真氣中蘊含的雷電屬性也越來越強,這種雷電屬性逐漸擊穿水晶球的外殼,終於,這些真氣開始向球體的內部滲入。

水晶球的內部,已經有大量的信仰之氣。這是聖城空間的子民因為對教主布里斯托的信任、尊敬和崇拜,每日里祈禱、祝願所凝聚的能量。

這種能量從聖城空間的各個地方向水晶球中匯聚,從昨天子時到現在,已經積累了將近十一個小時。再過一個小時,教主布里斯托就又要從水晶球中吸取信仰之氣了。只可惜讓郝仁搶先一步。


現在,這些信仰之氣也被郝仁的雷電真氣碰撞、糾纏,並且慢慢地發生質變,然後湧出水晶球,進入郝仁的身體。

這些信仰之氣進入郝仁的身體后,又隨著經脈進入丹田,然後在丹田中凝聚成真氣。如此一來,就可以為郝仁所用了。

海量的信仰之氣進入郝仁的身體之後,水晶球中的靈氣也全部被他的雷電真氣所激活,也跟著進入郝仁的體內。

郝仁突然感覺身子一震,大腦一陣清明。這時,元神笑著對他說道:「恭喜你!你已經是大乘境大成了!」

前幾天,郝仁因為急著救龍溟,被雷公設計騙進了地洞之中。他在地洞內經歷了雷公的雷陣和雷電天劫的雙重攻擊,後來幸虧元神提醒,再加上雷鎔的利用,讓他順利挺過了第三次天劫,成為大乘境武者。那時候,他的修為還只是大乘境小成的水平。

沒想到,這才幾天過去,他就又提升一級,進入大乘境大成。

「這也太快了吧!」郝仁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

「是啊,比起之前,你要幾個月才提升一個小境界,這次真的是快了些。這都是因為水晶球中蘊含了太多的信仰之氣啊!」元神說道。

「信仰之氣?難道這個空間的人對布里斯托的崇拜和信仰,能化成信仰之氣,並且進入水晶球,可以被布里斯托吸收?」郝仁問道。

元神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要不然無法解釋這個球里為什麼有信仰之氣,也無法解釋布里斯托為什麼總是千方百計地想讓人們信仰他!」

關於信仰的問題,郝仁之前也從黃毛人的口中聽說過,他又問道:「我只吸收了一次,就從大乘境小成提升到大乘境大成。如果布里斯托每天都吸收一次,那不得成神仙啊?」 郝仁還是低估了水晶球的作用,布里斯托每天從水晶球中吸收信仰之氣,不是一次,而是兩次,子夜和中午各一次。

元神笑道:「關於神仙,你是怎麼理解的?」

郝仁說道:「根據民間傳說,神仙應該能夠長生不老,神通廣大,呼風喚雨,騰雲駕霧,這樣理解應該沒有錯吧!」

元神搖了搖頭:「如果照你這麼理解,那麼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神仙。你也是學過物理的,就連恆星都有毀滅的一天,誰能夠做到長生不老?」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