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桌上的一隻黑色鋼筆自動響起一個木訥的聲音。

「好,我馬上到。」

他將書桌上幾本新送來的證書,放在右側牆櫃里,拿起黑色鋼筆,轉身出門。

幾十格牆櫃里,密密麻麻擺滿了國內和國際上的各種大獎證書。放眼望去,除了諾貝爾獎,他幾乎包攬了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學和醫學獎。

壽元衰減,殘酷的剝奪著他壽命,也賜予他當時最強大的大腦。

出生一年知曉是非,兩歲開始顯露出近乎妖孽的智力,三歲通過初中升學考試,五歲高考輕鬆拿下北京狀元。這時,已和二十歲青年無異的易天,為了延續自己的壽命,進入生物醫學領域。

短短五年內,中國的生物學水平就因為這個神奇的少年,和美國並駕齊驅。

而這一切,被易家暗中動用能量壓了下來。

國人只知八年前震驚中國的神童易雲,而今震驚世界的生物學家易名,卻不知道這兩個差距近二十歲的存在,是一個人。他就是華夏易家的第四代太子——易天!

「嗡嗡嗡……」

狂風吹動,天邊一個黑點,很快變成一架直升飛機,出現在易天的別墅之上。一條繩索,從直升機上落下,徑直豎在易天面前。

「易博士,能行嗎?」

插在易天襯衫上的黑色鉛筆,再度響起那個木訥的聲音。

易天嘴角上揚,右手握住繩索,微微欠身。

只見下一刻,上百米的繩索驟然綳直,空中的直升機竟然被拉的下墜數米,一道身影如蒼鷹一般,躍上天空!

空中,那道身影連續三次握住繩索,再度借力,登上機門。

直升機上,一個方正魁梧的大漢,深深吸了口氣。

「易博士,每次你展現力量,都會顛覆我的理念。若世間有神靈,這絕對是神靈的力量。」

直升機駕駛位上,響起銀鈴般的笑聲,她摘下護目鏡,竟然是一位英姿絕色的美女。

「那是當然!少爺若能延續壽命,必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男人。無論權勢、智慧還是力量!」

易天登上直升機后,隨意一扯,幾百米的繩索彈線般落入手中。聽到美女駕駛的笑聲,他無奈的搖頭。這個丫頭,從一年前獲悉自己身世之後,便無比崇拜自己。

「這是黃老讓我交給您的。」

魁梧大漢,交給易天一張紙條。

「傳聞上古之人,十歲成人獵殺猛獸,春秋皆度百歲而行動不衰。我探尋上古秘聞數十年,終於讓我發現一些蛛絲馬跡。若能解開上古的秘辛,你可無憂。」

易天定目一看,激動不已,上古秘辛,他也曾嚮往已久,沒想到黃老竟然發現了蛛絲馬跡。

黃老,一個默默無聞的風水老頭。五十年前,威震華夏,為太祖親自召見。自此之後,從風水界銷聲匿跡。

易天卻知道,他一直在替太祖尋找上古遺留。

「黃老現在何處?」

「武當山!」

直升飛機掠過高空,直撲武當。

這一日,武當迎來貴客,全山宗師級道士都彙集在太和殿議事。

武當太和山居荊與梁、豫之交,下蟠地軸,上貫天樞。太和殿正位於太和山之上。

「黃老,您此次前來武當,有何事?」當代武當掌門丘何,是而今道門泰斗級人物,卻在黃老面前行禮。

「此次,我是為易家三少而來。」

丘何深吸口氣,「難道是那位天妒?」

黃老點了點頭,易天的病學名壽元衰減,但在道家卻名為天妒。作為道教執牛耳的人物,丘何也曾聽聞易天的神秘。

「嗡嗡。」直升機盤旋的聲音,吸引了所有武當道士走出大殿,立時發現一名男子站在飛機之上,長發飄飛,英姿無比。

「易公子,真乃天人。老道枯活六十載,未曾見一人面相,能與易公子相提並論。」丘何眼光複雜,嘆了口氣。

「師傅,我太和山,並未有停機之處。」一名老道,對丘何說道。

「易天,太和山已封山,儘管下來吧。」黃老不以為意,似乎未聽到那名老道的質疑,聲音古怪,似低沉,似飄渺,卻清晰傳到飛機之上。

眾道士面面相覷,紛紛議論,卻忽見一到身影橫空而降,落在一處懸崖之上。

「轟隆隆!」諸多碎石四濺,落入懸崖之下,而易天再度用力,躍出數十米,跳到大殿之前。

眾道士大驚,翁然圍了上去,就算是祖師張三丰仙靈,也沒讓他們如此震撼!

「這……」

丘何閉目深吸,定住心神,感慨道:「老道曾聽天妒傳聞,今日一見,仍然難以置信。」

「諸位道長,還請保守秘密。我們此次前來,是想到貴山會仙館求見三豐祖師。」易天抱拳道,對丘何稱之為天妒,不以為意。

十年人生三十春秋逝去,中華數千年歷史,能有幾人。他的心態,早已和智慧一般,如妖孽,如領袖。

若非那些站在地球權力巔峰的人,知道易天活不過三十歲,早已不惜任何手段殺了他。

驚天的智慧,驚天的武力,這種人無論放在哪裡,都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素。

黃老點了點頭,看向丘何。

聽聞易天之語,諸位武當道士大驚失色,只有丘何表情不變。

三豐祖師,幾百年前就死了,易天這句話,有些褻瀆祖師的意味。

丘何不知黃老點頭應允什麼意思,不過,眼前這位是誰?兩岸三地,只要是道門之人,見到他都要喊一聲黃老,敢稱他本名黃傳奇的,只有廟堂之上,早已隱居的幾位老頭子。

「非貧道不識抬舉。這,還請黃老告知真實緣由。三豐祖師早已仙去,武當也沒有什麼會仙館,易公子不要戲弄貧道。」丘何有些吞吐,畢竟眼前二人,都不是他一個道士能得罪的。

。 黃老哈哈大笑,擺了擺手。

「元貞,你誤會易天了。你乃武當掌門,對武當山的過去定然熟知。你可記得明成祖朱棣大修武當山一事?」

丘何猛然抬頭,面露疑色,「黃老是說?」

「永樂十年,明成祖大修武當山,改遇真宮為玄天玉虛宮,改會仙館為遇真宮。近日遇真宮,乃三豐祖師之會仙館。」

武當眾道士自然知道當年成組大修武當一事,只是其中秘辛眾多,他們在武當修鍊數十年也不清楚。

「我十年之前,開始為易天尋找續命之法,十年以來走遍先人足跡,最終確認,三豐祖師乃是古來最後一位長壽之人。史書對他記載頗多,卻未有哪一本提到三豐祖師幼年事迹,似乎突然之間,少林寺就多了一個張君寶。」

丘何奇道:「難道祖師也是天妒?只是,眾人皆知祖師乃長壽之人,並未……。」

他看了一眼易天,並未敢說出早夭二字。

「傳聞上古之人,十歲成人獵殺猛獸,春秋皆度百歲而行動不衰。」易天並不在意,喃喃說道。

黃老點了點頭,「沒錯。我認為,天妒乃是返祖的跡象。上古華夏,十分神秘,是否真有神仙?只要查到三豐祖師長壽的秘密,就能解決易天的天妒之謎。會仙館,正是三豐祖師結庵修鍊之處,自然非同一般。我多年的線索,全部指向這裡。」

丘何猶豫片刻,而今不比以前,武當山無論得罪先前那一位,都有大麻煩。可這一次,若真能治好易家太子的天妒,便是和易家結了天大的善緣。

對武當而言,有利無弊。

於是他一擺衣袖,答應帶易天與黃老前往會仙館遺址。

而今的會仙館已改為遇真宮,坐北朝南,龍騰而鳳翥;山環水繞,是藏風而聚氣的風水寶地。

「易公子想必知曉,這座遇真宮,是孫碧雲祖師選址。數百年來,無數風水大師來此瞻仰,無不敬佩。」

易天對此十分認可,他第一次來武當,身臨其中感覺精氣神,都無比充沛。

黃傳奇自顧自取出一卷破舊的古畫,展開之後是一幅風水圖。

「這難道是三國時的九州圖!」

丘何見圖之後差些把鬍子揪掉,他感覺自己修鍊多年的清靜之心,已經要碎裂開開。

易天望向黃老手中的古地圖,的確是古九州字樣。

九州圖,乃諸葛亮暗中遣人所繪,其中蘊含巨大的秘辛,據說與大禹定鼎九州有關,得之可得天下。諸葛亮死後,九州圖落在姜維手中,但姜維卻沒有他師傅的功力,無法使用,最終蜀國破滅,九州圖消失不見。

黃老點了點頭,不理會丘何的震驚,走入會仙館之中,將九州圖放在蒲團之上。」

「邱掌門,我要做法,可否替我布引龍陣。」

「引龍陣!難道是傳說中,諸葛亮引八方龍氣,布八卦陣圖的引龍陣!」丘何剛剛站穩,差些摔倒,完全沒有往日得道高人的形象。

「沒錯。世人只知道諸葛亮布八陣圖,無敵於天下。卻不知道,八陣圖需要一個更為古老的陣法提供龍氣,才運轉的起來,那就是引龍陣。引龍陣,只有在風水絕佳之地,才能布置。八陣圖,自然也是如此。不然諸葛亮早已橫推魏國和吳國,統一華夏了。」

「這是陣圖。」

黃傳奇,將一塊破舊絲綢扔給丘何,嚇得他拂塵都扔在地上,趕緊雙手捧住。

易天心裡詫異,看來這引龍陣,果然非同一般。

丘何如痴如醉的看著陣圖,片刻之後閉上雙眼,隨後移動左腳,指向東南,連走三步,停住片刻,回退數步,身形古怪,穿梭在會仙館周圍。

黃老點了點頭,「不愧為武當百年一見的奇才。」

易天對於風水一途,知曉不多,看不出丘何身法的古怪。不過他自幼,感知力超出普通人十幾倍,眉頭微蹙:「黃老,周圍的風向,似乎在變化?」

「沒錯,引龍陣,乃奪天地造化之大陣。能引武當山周邊龍氣灌入武當山,讓此處成為天地龍眼。不過此陣十分繁雜,甚至傳言,此陣減人壽命。當年諸葛亮便是引龍陣布多了,才會死的那麼早。」

易天大驚,急忙想阻止丘何。

黃老一把拉住,「丘何乃武當掌門,莫說以幾年壽命,便是讓他近日死去,也願意以八方龍氣灌輸武當。此次之後,道教聖地,必然以武當為尊。」

易天神情複雜,最終沒有阻攔。

半個時辰之後,丘何身軀微微顫抖,幾縷灰發隨風飄落,身軀移動越發艱難。

「還有最後一步。元貞,我來幫你。」

黃老一步踏出,周圍空氣捲動,轉身竟然在數丈之外,一手放在丘何道士背後,霎那間風捲殘雲,天地色變,忽而陰天,忽而晴天,天地之間似乎有龍吟之聲。

易天雖然非凡,見到這種情景,卻也震驚不已。風水堪輿,竟然如此神奇。

數千裡外,秀麗磅礴的大山之上,一位老道臉色大變。

「龍氣倒卷!這,這難道是諸葛孔明失傳的引龍陣!」

龍吟之聲,響徹八方山河,轉瞬之後,歸於平淡。

老道臉色蒼白,這座大山之上的花草樹木,似乎都黯淡失色,他慘笑一聲:「天佑武當。」

武當山,會仙館,八方龍氣席捲天地,會仙館正是龍氣倒卷的中心。

此時,會仙館四周狂風四起,樹木折斷,巨石滑落,而會仙館方圓一丈以內,卻靜寂非常。

丘何堪堪穩住身軀,一撫長發,紛紛掉落,灰白夾雜。

不過,這位老道的眼神卻越發的明亮,哈哈大笑,爽朗無比,「張青藍啊張青藍,我看你龍虎山,如何再欺我武當!」

黃老冷哼一聲,「丘元貞,你此次布陣,至少失去三十年壽命,還笑得出來?快去休息,接下來,該老夫會會神仙了。」

丘何拱手作揖,「多謝黃老成全!」

易天看著哈哈大笑的老頭,異常震撼,明知自己沒了三十年壽命,還能如此瀟洒不羈,心明幾凈,世間能有幾人?武當山,果然非同一般。

「易天,元貞,自太祖授命於我,你可知我數十年來,查到了什麼?」

黃傳奇悠悠說來,「大禹定鼎九州,自此華夏家天下。這並非大禹之過,其實禹帝在禪位之前,就已經失蹤了。」


易天大吃一驚,「史書不是記載,大禹在東巡之時,死在了會稽?」

「並非如此,大禹不是死在了會稽,而是到了會稽之後,便不知所蹤。其子啟尋數年未果,終開啟大夏王朝。」

「數十年來,我尋遍華夏大地,探索大禹劃分九州的意圖,探尋大禹失蹤的真想。最終讓我發現,九州其實是一個驚世大陣,而大禹親手打造了九州大陣之後,從人間消失!」

黃傳奇語出驚人!

。 易天和丘何,被黃老的話嚇到了,以九州為陣,這是何等大的手筆!堪稱通天之能!大禹建造這座大陣,難道是想長生不死,羽化飛仙?


「大禹失蹤之後,出現無數飛升仙去的傳說。我數十年來,便是追逐這些神話,走遍華夏山河,最終發現。最後一位循著大禹的腳步,踏上長生之路,最終消失不見的,正是武當祖師張三丰!」黃老把數十年的傳奇人生,徐徐到來。


「我和易家老爺子是生死之交,八年前受他委託,尋找解決易天壽命衰減的奇方。我發現,易天的壽命衰減,並非是一種病,很有可能恰恰相反,是回歸上古先祖神靈之力的現象!這與我幾十年的追尋,重疊在一起,讓我看見一個可能!漫漫風水之路,終歸上古迷霧,神話究竟幾分為真,幾分為假,只要能找到張三丰長壽之謎,我們未必不能在今人之上看到!」

黃傳奇一生探尋九州神話,如今真相就在眼前,怎能不激動。

易天感受到黃傳奇的心情,心裡萬分感激,眼前這位老人,哪怕初衷與自己無關,卻最終有可能救了自己。

十年人生,活著只為逆天改命,與壽命衰減抗爭,易天沒有對命運妥協,有的只是必勝的信念。

上古如何,神話真假,這與易天無關,他要的只是活下去。

「黃老,開始吧!」他深吸一口氣,想要知道九州大陣,究竟隱藏了怎樣驚世的大秘密,能不能延續自己的壽命。

丘何萬萬沒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有這番機遇,先是引龍陣龍氣灌武當,現在又將解開古中國的神話之謎。

「你們靠後,我要開始了」


Related Articles

無影承認韓宇的實力很強大,但是他卻不相信,韓宇可以抵擋住白華榮自爆的一擊。

白華榮現在已經鐵了心,就算是自己死了,也...
Read more

“啊——”

慘叫聲中,在空中無法借力的兩個敵人,哀嚎...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