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皇甫擎天自己就收集有「巫葯」,何必再苦苦尋求皇後手中的毒藥?

皇甫擎天眼中,精銳的眸光閃爍:「若不如此,他們現在的目光就都在凌兒身上。」

雖然他會極力地保護她,但百密總有一疏,還是得將她培養得強大一些。即便她應付不了大風大浪,也不能任憑一個小波小浪就被擊倒。

池凌兒懼熱,這是她一個致命的弱點,若不能有效地剋制,一旦被對手窺探會相當不利。

為了給池凌兒騰出足夠的成長時間,皇甫擎天可謂是費盡心思。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今夜,滿天星斗。

用過晚膳后,池凌兒一個人坐在天蕪樓外的一棵香樟樹下吹涼風。

下午的時候,皇甫擎天說晚上會找她練琴,可到現在都沒影兒。

池凌兒百無聊賴地數著樹葉玩兒,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步子很輕,她以為是皇甫擎天來了,起身便要迎上去,卻在關鍵時刻頓住了腳。

不是?

來人一身紅衣,身形微胖,不像是她見過的人。

池凌兒見他徑直往皇甫擎天的書房而去,心裡隨即升起警戒,不假思索地跟了過去。

那人身手敏捷,動作輕快,一看就是練家子。

遠遠兒地,池凌兒見紅衣男子將書房的門輕輕一推,門便開了,他閃身進了去。

「王爺。」紅衣人試探性地輕輕喚了聲。

皇甫擎天從書櫃後走了出來。

話說,自打皇甫擎天經過多番調查,確定冰池施毒跟皇後有關之後,他便緊跟著對自己的皇兄也產生了懷疑。

眼前這名紅衣人,便是皇甫擎天派往皇宮的一名探子,名叫郁思凡,目下是皇帝的侍衛,在金殿外值守。

郁思凡恭敬地行了個禮,稟報道:「冰池的事,還無跡象證明皇上有參與其中。不過屬下探聽到另一件怪事,坤寧宮的人每日都會悄悄帶上食物去一座廢棄的冷宮。」

「裡面住的什麼人?」皇甫擎天輕皺劍眉,直覺此事不簡單。


郁思凡搖搖頭:「裡面以前住了個瘋癲的嬪妃,聽說位分太低,也就無人過問。已經很多年沒消息,按說是早死了。」

就皇甫擎天看來,皇后不是個喜歡亂髮善心的人,不會對一個沒有利用價值的廢妃施捨半點憐憫。

「設法將裡面的人帶出來。」皇甫擎天語氣平靜地吩咐道。

「是,王爺。」郁思凡點頭,又道:「皇上明日要駕臨洛王府,親自召見王爺和王妃。」

皇甫擎天並不驚訝。他好不容易找到個能夠常伴身邊的妻子,皇兄不可能不來「賀喜」。明日他和凌兒搬回王府,皇兄借兄弟相聚為由駕臨王府,並不奇怪。

郁思凡見自己的話沒有引起皇甫擎天的足夠重視,又道:「皇上和皇后單獨在房裡談了很久,期間皇上情緒一度激動,屬下以為,明日皇上駕臨王府怕是目的不純。」

激動?

皇甫擎天當即吩咐下去,明日洛王府不接來客,包括皇帝。

郁思凡走後,皇甫擎天才得空去找池凌兒練琴。

「王爺。」池凌兒見皇甫擎天往她房間的方向而去,心知他是去找她的,所以趕緊朝他喊了一聲。

皇甫擎天聞言,轉身走過來,見池凌兒站在漆黑的廊檐下。

「你怎麼在這兒?我不是讓你回房歇著,休息好了我找你練琴?」皇甫擎天難得地在池凌兒面前皺眉。

池凌兒撅撅嘴:「屋裡悶熱得很,就你這兒最涼快。」

皇甫擎天挑眉一問:「你一直在我書房外?」

「你可別誤會,我沒有偷聽偷窺的習慣。我先前在院外的香樟樹下乘涼,看到有生人神秘兮兮地混進院子,一時好奇才跟了上去。就聽到了那麼幾句話,不多。」說話時,池凌兒掐了掐指尖,強調自己只聽到了那麼一點點。

皇甫擎天嘴角一彎,好笑道:「聽到了就是聽到了,還管你聽了多少?還好是我,若是撞到別人什麼事,你這腦袋瓜子可就不保了。往後做事當心些,別上了人家的當。」

「這天蕪樓是你的地盤,我才跟上去的好不好?若是別人,我跟過去幹什麼?」池凌兒滿不在乎地道。

皇甫擎天秋波一送:「這麼說,我的待遇不同外人?」

「那肯定啊。」池凌兒脫口而出,笑眯眯地道:「要是你被人『咔嚓』了,我到哪兒去找冰塊去?」

皇甫擎天沒好氣地搖搖頭,嘆道:「你放心,我沒那麼容易被人『咔嚓』掉。」

「那就好。對了,你真打算將皇帝老兒擋在門外?」這可是大不敬。

皇甫擎天訝異:「你想一睹天顏?」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池凌兒翻了個白眼:「什麼天顏地顏的?干我什麼事情?」

「那就是了。既然見無可見,何必要見?」皇甫擎天不以為然地道。

池凌兒瞅著他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忍不住懷疑:「皇帝不會怒火中燒?」

「會。」他點頭。

「那你還敢給人吃閉門羹?」即便他的武功再怎麼厲害,可畢竟尊卑有別,對方是手握生殺大權的皇帝。只需皇帝一句話,甭說殺一個人,就是把這洛王別院,洛王府化為灰燼也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皇甫擎天微微一笑:「你緊張什麼?」

「我哪有緊張?我只是提醒你,因為一點小事得罪皇帝不值得。」池凌兒沒發現自己的音量都拔高了。

皇甫擎天聽了,臉上的表情很是耐人尋味,嘴裡拉了長長的尾音:「哦……」

池凌兒抿嘴不說了,這傢伙,為什麼跟他說話,她有種想抓狂的衝動?

她平素明明很淡定的,怎麼一扯上她,她就感覺自己像個跳樑小丑?她百分之百地相信,他最大的愛好就是耍著別人玩!

其實,皇甫擎天怎會聽不出池凌兒的話中之意。他不想解釋太多,他與皇兄的事情,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解釋清楚的。說得多了,她反而會更覺得錯綜複雜。

並非他要將她變成無憂無慮的金絲雀,而是這覆蓋在洛王府上空的一層陰霾需要慢慢地化去。他會培養她,讓她能夠沐浴風雨,堅不可摧,卻不會用太過激進的方式,突然下猛葯會將她震得手足無措。

況且,明日皇兄的到來,又怎能是一件小事?

池凌兒很佩服皇甫擎天,這人心裡縱然裝下千斤重擔,也能一笑置之。先前她站在門外窺見他跟紅衣男子見面時,一臉的嚴肅,想必遇到了大難題。可這會兒,瞧瞧他滿臉的放鬆,瀟洒不羈的樣子,誰會相信他腹中藏有丘壑?

一個能在極短時間內調試情緒的人,不是個泛泛之輩。

來到廊橋上,他撫琴的動作依然是那樣優美,手法依然如此嫻熟,依舊是神情專註,心無旁騖。這樣的專註神情,很容易感染人,讓她不知不覺地沉醉其中,用心去感受琴音的魔力,盡情地領會他對於每個音符的獨到介紹。

「來,你試試。」一曲罷了,他對著聽得入神的她輕聲說道。

池凌兒搖搖頭:「我還是不會。」


「別怕,別將它當作一把琴,你盡可隨心所欲地撥動它。」他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

「亂彈也行?」在高手面前獻醜,實在有點兒不安吶。

皇甫擎天笑道:「行,隨意便可。你放心,這把七弦琴有靈性,不會輕易被你彈斷琴弦。閉上眼睛,不要去看琴弦,用我教你的口訣在心中默念,細細領會其中之意,雙手自然地放在琴弦上撥動。」

池凌兒心裡一暖,見他教得如此認真賣力,實在不想打擊他的積極性。於是她怯生生地彈了起來。

嗞嗞嗞……鐺鐺鐺……錚錚錚……

這琴音,怎會如此單調,如此刺耳?

她明明變換著手上的動作,為何彈出來的音調會如此一成不變?一個調子重複,音調越來越強,越來越刺耳。

以為是自己彈奏的速度太慢,於是她猛地加快速度。

琴音不再一成不變,而是變得毫無章法,比之前更能荼毒雙耳。

很快,池凌兒的兩隻耳朵就「嗡嗡」地叫了起來,除了如魔音一般的琴音以外,她已完全聽不到外界的聲音。

此時的琴音,彷彿天雷滾滾,若一股莫大的力量以排山倒海的氣勢直擊雙耳,她感覺自己的耳膜快被震破了。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終於受不住,池凌兒停下手中的動作。

撥動琴弦的雙手雖然停了,可那魔鬼般的琴音還在延續,她的兩隻耳朵還在受璀璨。她轉頭看他,卻見他毫無異樣,一張英俊的臉上依然是春風般柔和,淺帶笑意。

他提神運氣,將內勁灌於掌心,再由掌心輸送至十指。而後,修長的十指往琴弦上一撥……

悠揚的的琴音再度響起,取代了之前刺耳的魔音,緩緩地流入池凌兒的雙耳之中。

和緩的音調,若山澗流瀉而下的清泉,滴滴清潤甘涼。

漸漸地,池凌兒慢慢恢復了正常聽力,耳朵也不再如之前那樣疼痛難忍。

「馭琴之術,並非在手,而是在心。知道剛才你為何會如此難受么?」皇甫擎天輕聲問道。

池凌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心有餘悸:「我剛才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不然怎會那麼恐怖?琴音也能殺人,她總算見識到了。若非剛才他趕緊彈了一曲給她解開魔咒,不然她的一雙耳朵就廢了!

「走火入魔大多是因為內力陡增,自己無法控制自如,抑或是所練習的內功太雜,且與自身不相匹配,相互排斥,以致氣息倒流造成的。如你這般,從未練習過內功,當下才剛剛接觸,想要走火入魔都不行。」他笑道。

真夠丟臉的。

見她一臉難為情,他耐心解釋:「別急,這是正常現象。我教你的這套內功的精髓是匯聚四方冰寒之氣,再將此力量化為自身內勁,為己所用;而你自身卻是燥熱體質,一冷一熱,兩者之間本來就相互排斥。」

「這麼說,我根本就不適合練習這套功夫?」池凌兒抬眸凝視皇甫擎天。

皇甫擎天搖搖頭:「你想多了。你若不適合,我又怎會教你?這套功夫於你最適合不過了。經我觀察,你雖體質燥熱,卻並不排斥冰寒之氣,相反還對寒氣極為接受。我想只要你能用心練習,假以時日,你定然能將這套內功掌控自如。」

「真的?」她表示懷疑。

他很認真地點了點頭:「你記住,彈奏時,不要去想彈出來的聲音好不好聽,也不要去關注周圍的任何人,要完全地忽略掉周遭的一切,隨心所欲,即興而發,不要墨守規則。這套內功的唯一規則便是沒有沒規則,完全地釋放自己。」

忘我?

可是,她見他彈奏的時候,不是還能一心二用?不,是一心幾用。他一邊彈,一邊教她口訣,還一邊觀風賞景,一副逍遙快活的樣子?

還是說,他是觀萬物而不入心,心中只有馭琴一事?

「你的意思是,可看眼中萬物,只想心中所想?」池凌兒豁然開朗。

皇甫擎天一聽,眼中乍露欽佩之色:「凌兒果然有慧根。不錯。不論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聞到什麼,都讓它止步於眼耳口鼻之前,卻不能讓它進駐心中,要全副心思地駕馭這把琴。」

難怪他總是那麼純粹,那麼超然。這份淡定從容,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不受外界的風浪所影響。

看書堂(www.kanshutang.COM),看書堂免費小說網是你看小說最佳的選擇! 別院與洛王府相隔不算太遠,馬車跑得快,也就半日的工夫。


到洛王府時,正是午時。

太陽很烈,曬得人睜不開眼,隨行的隊伍都熱得汗流浹背。

池凌兒與皇甫擎天坐同一輛車,靠近這個大冰塊,一路上倒是沒覺得有一絲的熱氣。

洛王府規模宏大,金碧輝煌。

遠遠望去,在陽光的照耀下,琉璃紅瓦奢華貴氣,屋頂精雕細刻的金飾麒麟反射出奪人的光芒。

巍峨的樓宇,高掛的金匾,門前威武的白玉雄獅,無一不彰顯著主人的尊貴。

微掀車簾,目光投向那扇莊嚴神聖的朱紅大門,池凌兒只覺心裡一陣緊張。

皇甫擎天長臂一伸,大掌握了握池凌兒柔若無骨的小手。

手心的薄汗,泄露了她此刻的心境。

「別怕。」他輕聲安撫。

她倒也不是怕,只是心裡莫名地有些緊張罷了。

抬眸,她靈動的眸子里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朝他微微勾了勾嘴角。

大門緩緩開啟,馬車直接駛了進去。

「王爺!」

馬車剛駛進內院,後面便有一名穿著明黃馬褂的侍衛跑過來攔車。

皇甫擎天撩起車簾,看到來人,隨即命車夫勒馬停車。

「一路勞頓,先讓管家帶你去歇著。你剛回來,對環境不甚熟悉,今日便不要亂走,待我明日得空陪你四處走走。後花園有泉池,稍後讓丫鬟帶你去解解暑氣。」皇甫擎天撇開外面的侍衛,率先安頓池凌兒。

「你也早點休息。」池凌兒說完,自個兒跳下馬車。

看到管家帶著池凌兒走遠,皇甫擎天才朝侍衛問道:「皇上有何聖諭?」

「皇上的御輦已經到了街口,著奴才先來通稟王爺,請王爺稍侯片刻。」侍衛顯得有些著急。

皇甫擎天劍眉攏了攏,語氣平靜卻暗含鋒芒:「門前的人沒有告訴你,今日不接來客?」

硬闖洛王府,可不是什麼小事!即便這侍衛是皇帝身邊的人,也是不行的。

「請洛王爺恕罪,奴才無意冒犯王爺,無奈皇命在身,不可不闖。」侍衛這話,言外之意是:皇帝是鐵了心要進王府,無法阻攔。他身為御前侍衛,責任在身,縱然冒死也要遵從君命。

皇兄鮮少如此態度堅決。看來,這回他是下了大決心了。皇甫擎天暗暗在心中忖度著。

沉默片刻,他問侍衛:「隨同的都有些什麼人?」

「除了奴才以外,還有四名侍衛。」


Related Articles

揮舞的巨鐮將一具高度超過五米的魔物攔腰斬斷,蘭瑾緊緊跟在風韌身側,細語嘀咕道。

「那就慢慢殺,反正我們時間多得是。」 風...
Read more

匆忙起身,整理儀容,但那些粘在身上的桃花瓣,她卻捨不得拂去。

慕塵風循聲望去,過眼之處只有一株株盛開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