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對着面前的雲空間輕輕點了點頭。

降妖符咒師 那我待會兒先去跟他談,如果談不下來的話,我給你打電話。”

對面的雲空間搖了搖頭。

“這個就不需要了,沒想到那些傢伙對我大哥竟然都可以這麼囂張,那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你待會把你的位置發給我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然會處理,而且在東江這個地界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委屈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對着面前的雲空間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兄弟,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說的太多顯得我囉嗦的像個老媽子一樣,總之咱們之間的關係都在事上見了!”


對面的雲空間輕輕點了點頭。

“這個我心裏當然清楚了,你就不用擔心了,老哥。”

大概10分鐘以後,於樑和大舅哥兩個人坐在車裏。

於樑轉過頭看着對面馬提咪的哥哥。

“大舅哥,現在你給那些傢伙打電話就說送錢來了,讓他們給一個位置,咱們馬上就過去了!”

對面馬提咪的哥哥聽到這句話之後,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這腦袋搖的還挺有節奏的,看着就好像撥浪鼓一樣。

“我說妹夫啊,你剛剛那個兄弟到底靠不靠譜?要知道那些傢伙在這裏還是很有本事的,要不然我們等你那個兄弟一塊過來之後再過去吧,我還是有些擔心,那些傢伙一動不動就要砍人呢!”

此時此刻從馬提咪哥哥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現在到底有多麼恐懼了。

對面的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接着拍了拍馬提咪哥哥的肩膀。

“我說大舅哥這個你就不要擔心了,既然我兄弟剛剛已經跟我這麼說了,我想他是不會欺騙我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馬提咪的哥哥嘴角抽動了一下,雖然說馬提咪的哥哥現在的表情之中還充斥着一絲擔心的味道。

但是他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於樑都已經把話講到這裏了,如果他要是再多問的話,就顯得自己有些太過於廢話了。

馬提咪的哥哥給人家打電話的時候別提多慫了,而且對面一直都非常藐視的態度,甚至於這語氣讓於樑聽着都有些憤怒。

……

電話掛斷的那一瞬間,於樑整個人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

“我去他二大爺的吧!這他媽都是些什麼人啊?我說老哥呀,你也是真的能夠忍得下心……”

馬提咪的哥哥長出了一口氣。


“我說兄弟,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的事情!你說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我還能怎麼辦呢?”

當馬提咪的哥哥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輕輕搖了搖頭。

“算了算了,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反正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他們現在在哪裏呢?”

“還是在我們之前交易的那個茶館裏面,我認識那個地方,我現在帶你過去。”

大概過去了得有半個多小時之後,兩個人就已經來到了一處茶館門口,這個茶館看起來裝修的倒是挺別緻的,只有二層的小樓,但是卻充斥着一股書香氣息。

於樑微微一愣。

“就憑那些傢伙也能找到這麼別緻的地方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馬提咪的哥哥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茶館原本就不是他們的正經生意,等到你進去之後就知道了,這些傢伙裏面全部都開設的是賭場。”

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此時他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帶着馬提咪的哥哥就進去了。

當兩個人進去之後,便看到一股股非常不友善的目光,很明顯馬提咪的哥哥在這裏已經成了熟人。

而且這些目光直接轉移到了於樑的身上。

只不過於樑倒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反正在他眼裏看來,這些傢伙只不過是一羣噁心人而已。

況且有剛剛雲空間的那些話,這些人在於樑的眼裏看來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

“你們不是讓我哥哥過來嗎?既然這樣的話,好歹也得把我們帶着去見你們的主事人吧,莫非真的沒人招待嗎?送上門的錢都不要啊?”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的無所謂了。

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幾個服務員微微一愣。

也就在這時,一個男服務員就這樣走到了於樑的面前。

男服務員就這樣上下打量了他一下。

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不解之色。

“你和他是什麼關係啊?”

對面的男服務員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呵呵一笑。

“我說你們還真是夠可以的啊,你們不是問我大舅哥要錢嗎?現在我過來給他還錢了,你們又不讓我見你們的主事人,這送上門的錢都不要了嗎?”


此時此刻對面的於樑就這樣笑呵呵的說完了這句話,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的無所謂了。

對面的服務生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

接着皺了皺眉頭。

“你是來給他還錢的對嗎?你有多少錢呀?”

於樑微微一笑。

“他的2000萬都是我給他的,剩下這500萬我還能還不起嗎?”

而此時此刻服務員的對講機直接響了起來。

當服務員的對講機響起來的那一瞬間,對方直接和他溝通了一下。

接着服務員輕輕點了點頭。

“那你們兩個人跟我過來吧。”


兩個人直接被服務員帶上了樓。

就在一個非常陰暗的房間裏面,作者得有四五個黑衣壯漢。

這幾個傢伙一個個穿着跨欄背心,露出來的地方到處都是紋身。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微微皺了皺眉頭,至於大舅哥那就更不用說了,直接站在門口連過都不敢過去。

於樑轉過頭瞪了大舅哥一眼,在這種時候千萬不要給自己丟人。

還好這大舅哥最起碼最基本的道德還是有的,他知道現在既然已經到了這裏,就只能把所有的寄託全部都歸於於樑!

於樑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那些傢伙的面前。

對着面前的這羣傢伙微微一笑。

“不知道你們誰是打頭的?”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這些傢伙微微一笑。

其中一個看起來就長的很兇猛的男子,就這樣走到了於樑面前。

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

而且是從上把他看到下。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這傢伙雙手環抱在胸前,就這樣對着面前的於樑微微一笑。

某中二的漫畫家 我有些搞不清楚,你到底是他的什麼人,爲什麼願意給他擦屁股呢?”

“我是他的妹夫,我不給他擦,難道給你擦呀?”

身後一個黑衣男子直接就急了。

就這樣站起身來,伸手指着對面的於樑。

“小子,你他媽到底說什麼呢?有本事你再說一句,信不信我弄死你?”

對面這傢伙說完了這番話之後。

於樑輕輕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我看你們這些人是跟錢有仇吧?既然你們這麼激動,那這錢你們就別要了,反正我看你們對於這些錢應該也不是很感興趣吧?”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打頭的男子一個沒忍住,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沒想到你這傢伙還真是夠囂張的啊,雖然說我有些搞不清楚,不過看在你這麼厲害的份上,那我就先好好跟你說一說吧,是你大舅哥欠錢在先,這個我們也沒有辦法,至於爲什麼變成了2500萬,那是因爲我們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每一天都在利滾利好不好?畢竟我不可能把錢白白借給你的大舅哥吧?”

此時此刻對面這傢伙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便看到對面的大舅哥直接就急了。

“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我一開始只欠你們1700多萬,那300萬就是利息!現在又多出了500多萬!” 此時此刻從大舅哥臉上的表情之中就能夠看得出來,他現在到底有多麼着急了。

“你們一開始也沒有告訴我,竟然會這麼多的利息啊!”

當大舅哥一字一頓的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這傢伙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少他媽給老子來這一套!反正我們這邊計算利息就是這麼玩兒的,難道你在這裏是想跟我談論我的收費不標準嗎? 隱婚999天:顧總寵妻上癮 ,那這錢我也不要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這傢伙直接從自己的兜裏摸出來了一把砍刀。

也不知道這把砍刀到底怎麼揣進他兜裏的。

“那我們就按照行價來吧,一根指頭是20萬,你看看你留兩隻手頂200萬,剩下的300萬我再從你的身上取。”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這傢伙直接伸手一指大舅哥,下一秒鐘身後的衆人直接就朝着大舅哥衝了上來。

而此時此刻大舅哥直接就急了。

順勢就躲在了於樑的身後。

只不過就在這時,於樑卻對着他微微一笑。

“你少給我來這一套,不要把你們嚇唬別人的那一套放在我的身上,這個我還真的不吃,我又沒說不還給你們錢,就算是貸款也應該有點人權吧,而且已經還給了你們2000萬,我看你們是真的把我大舅哥當成冤大頭了吧?”

於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已經變了。

從他的表情之中能夠看得出來現在的於樑到底有多麼憤怒了。

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打頭的男子一個沒忍住,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




Related Articles

「天啊,活過來了!死了好幾個小時了,又活過來了!」

「死而復生!老天爺,死而復生!」「阿彌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