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搖了搖頭微微苦笑,終究向後用力一躍,離開了韓靖的領域範圍。

見狀,韓靖微微一笑,一念而收回了剛剛祭出的三千倍重域——這樣的重域,是因為他得到了古神魂血而實力變強后才可以駕馭的層次,但真的如他所說,這不是他的極限。


現在的他,至少可以施展出四千倍的重域……

「你有資格留在《叱吒榜》內,甚至我相信不久之後你會離開這裡,向上!」收回了重劍,柳無鋒笑了笑,捏了捏自己的鼻子,開始轉身:「還有,你做了最好的選擇!」

「是你提醒了我!多謝!:」聞言,韓靖微微抱拳,一拜。

沒錯,是柳無鋒的善意提醒,才使得韓靖在這裡施展出了自己的一項可以壓箱底的神通——領域之力。


柳無鋒說過「你擁有太古龍一的劍,卻沒有太古龍一的實力,你保得住你的劍嗎?」

這就是他的提醒,善意的提醒。

而韓靖剛剛所做的,只是在震懾和警告整個天下間那些覬覦於炎黃劍的傢伙們,好叫他們收起野心,少給自己以及韓靖找麻煩。

「不客氣!」

見韓靖抱拳一拜,柳無鋒站得很直。

他知道自己受得起這一拜,同時他哈哈一笑,說道:「你殺了夲重?」

「嗯!」聞言,韓靖點頭。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柳無鋒笑了笑,帶著些許悲戚和苦澀:「殺得好!」

話語落,他隨即轉身,身軀在一座山峰之巔上輕輕一停,而後一個蹬踏,終究衝破天際而去。

直到這時候,那駕車老者才再次開口:「他本來就對你沒有絲毫的敵意,因為你殺了夲重!」

「為什麼?」

「因為他的族人……幾乎全部都死在了夲重控制的獸潮下!」

……

重劍無刃柳無鋒,這傢伙原來正是一個世外家族內的翹楚棟樑。他們柳家一直遠居於炎黃大陸中部的荒漠地帶,時代以經商為主,同時整個家族也崇尚修者之道。

後來,從柳無鋒這一輩子弟開始,柳家的人才層出不窮,逐漸成為了一方豪強家族。

即便如此,他們依舊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最多是在冥界武者入侵周邊地區的時候,才會將家族的尖銳弟子派出去,聯合其他的帝國或者世家,一起抵抗冥界武者的入侵。

但……

就在十數年前,當冥界武者再一次阻止大軍進攻柳家附近的一個帝國時,已經成為了柳家家主的柳無鋒隨即帶著自家的尖銳再次出戰了。

可惜當他們才離開了自己的家園,一場浩劫便降臨在了人手不足、實力跌落的柳家當中——夲重來了,為了奪走柳家的鎮家之寶「控蛇靈爐」,夲重幾乎滅殺了柳家當時所有的族人和下人!

等到柳無鋒等人趕回到狼藉的家園時,雖然看到了重寶依舊還在,但接著看到的便是無數自家族人的屍體……

……

「原來如此!」

聽駕車老者簡單地介紹完畢,韓靖心裡對柳無鋒有了新的評價:此人,可為盟友!

不過已經戰了兩場了,他知道還需要一場戰鬥,才能夠幫助自己獲得進入黃泉鎮和黃泉禁地的資格。

所以接著傲然地望向了遠處山巒,他沉沉地傳聲千里道:「下一戰,誰來?」

是的,他知道遠處還有無數的武者隱匿著,或者是來看熱鬧的,或者是打算來觀戰之後希望有所收穫的,又或者……就有那些覬覦炎黃劍以及想要對韓靖不利的人。

不管是誰,韓靖只在乎誰來一戰?

只是,韓靖的實力現在已經展露無遺,一般人誰還敢出來向他挑戰?

畢竟,他可以動也不動便輕易地重創了甄龍,並且可以叫柳無鋒不必出手就承認自己輸了……

除此之外,通過柳無鋒的話語,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個凶名在外數百年的夲重居然死了,而且也是死在了韓靖的手裡!

都這樣了的話,誰還敢戰?

果然,許久之後四周已經一片寂靜,而黃泉鎮中有了鈴鐺聲響起。

是一名小女孩,帶著她肩膀上的一隻小鳥,來了:「韓大人你很強大,九絕強者現在都不在大陸當中,星耀榜的強者大多自重自珍,所以,應該沒有人再來向你挑戰了!」

等到了小鎮入口處,女孩甜甜地做了一個萬福:「晚輩巫九,帶著黑翎,恭迎韓靖大人!」

… 巫九!黑翎!

才聽到這兩個名字,韓靖雙瞳頓時一縮,心跳也隨即驟然變快:是他們?是他們嗎?

曾經仙帝道場那一片虛幻空間內的魔星聖域女軍師,就叫巫九!


至於黑翎,曾經狂戰殿殿王座下第一兵司大司命,不就是這個名字嗎?

如果只是一個名字忽然出現在韓靖面前,韓靖或者會有所懷疑和謹慎,但現在是如此的兩個字同時出現了,說明了什麼?

只能是兩個結果!

其一,那就是巫九和黑翎都成功地入世了,重生后成為了現在的小女孩以及一隻黑鴉。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個傢伙居然能夠在這一世當中聚在一起,成為了朋友!

其二,如果這裡的巫九和黑翎不是真正的巫九和黑翎的轉世,那就只能說明一件事——韓靖當初幫助那些兄弟姐妹和其他人爭取重生機會的事情,被黃泉以推衍的手段知曉了。

沉思著,韓靖的心跳越來越快:不,第二種可能性不大!

她們就是巫九,就是黑翎,只是她們都還沒有能夠重新恢復靈魂深處關於「前世的記憶」——只有他們的名字,冥冥中巫九似乎還記得!

見韓靖望著自己和黑翎一臉的複雜之色,看上去只有十三四歲年紀的少女微微皺眉,不解韓靖為什麼這樣看著自己。

於是她看了看肩膀上的黑鴉,又看了看自己的穿著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最終什麼問題都沒有,她於是提出了問題:「韓靖大人,巫九有什麼不妥嗎?」

聞言一笑,韓靖深吸口氣,真摯說道:「很高興……見到你們!」

「哦?」

巫九更加不解:難道韓靖認識自己?不至於……

不過既然沒有答案,在這個年紀的少女是不願意過多的去猜測的,所以甜甜一笑,她在一側引路道:「韓靖大人,這邊請!」

原本說好的三戰,結束了!

僅僅是進行了兩戰而已!

但第三戰真的沒辦法打起來了,畢竟這裡是黃泉鎮,是黃泉禁地的入口。

這裡的主人是黃泉, 禍起人間

例如,在這裡挑戰韓靖的話,只能是為了驗證榜單的正確性而已,絕不能是因為其他的恩怨情仇或者是利益衝突。

到了現在兩戰過去了,誰還敢說榜單不正確?

韓靖證明了自己確實擁有力壓甄龍的實力,甚至還證明了自己擁有戰勝柳無鋒的能力,這一切就足夠了!

所以既然沒有人需要繼續驗證什麼了,那就沒有必要繼續挑戰下去了吧!

大家都是這樣想的,也都只能是這樣結束了!

「多謝!」

韓靖微微抱拳,這就要邁步向著小鎮內走去。

不料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淡淡響起:「不是還有一戰嗎?」

什麼?

居然還真的有人要繼續質疑黃泉禁地頒布的新的榜單?

聞言,韓靖等人全部停步,接著就望到了遠處一座山峰的半山腰上,一名紫衫的男子已經傲然地站立著了:「在下不懷疑韓靖大人的實力,但在下對於《百兵榜》新的位次,不服!」

他……居然是要挑戰炎黃劍《百兵榜》第一的榜單位次?

……

十數裡外,甄龍原本打算就這麼一路緩慢地走下去了,他的實力跌落了,還失去了一隻手臂和徹底地丟掉了劍心,所以他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地廢掉了。

邪魅總裁盯住小妻不眨眼 ,便自生自滅吧!

他沒有打算回家,甚至於沒有打算去往任何一個地方,他這樣走下去,只是想一直走下去而已。

但是現在,他停下了腳步:「他居然要挑戰《叱吒榜》的武者?」

……

重劍柳無鋒同樣沒有走遠,此刻停在了一處山坡上,他回過頭來便用天識看到了黃泉鎮外的一切。


「這……」

等到他確定了自己先前感受到的那股魂力果然是來自於那個人,柳無鋒的面色頓時陰沉,一股股的殺機和怒意難以掩飾地泛起,也叫他雙拳握緊。

「是你……一箭平川薛貴!」

……

黃泉鎮外,駕車老者的面色難看了幾分,有著霜雪的寒意:「薛貴,你是星耀榜前十的強者,按照規矩,你沒有權利挑戰韓靖!因為韓靖現在只是《叱吒榜》內的武者!」

聞言,兩名車童和巫九都是一臉的肯定,望著那名新來的武者,面色都不算好看。就是那隻黑鴉,也頗通靈性地叫喚了兩聲,像是提醒或者是警告。

面對這一切,叫做薛貴的武者淡淡一笑,說道:「薛某不懷疑韓少擁有立足《叱吒榜》的實力,這方面,薛某相信現在整個天下間的武者,都不會懷疑!」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挑戰韓靖?」

上前一步,駕車老者面色更沉了幾分:「 三界微商 ?」

話語落,只見他的手袖微風卻輕輕搖擺,一股股紫色暗流隨即生出。

那是魂力,強大無匹的魂力。

感覺到了這股力量,韓靖不由地暗暗吃驚:想不到這駕車老者居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實力絕對堪比殘奴楊廣了!

也就是說,這駕車老者真正的實力,幾乎不屬於那些九絕強者中排名末尾的存在。

「車奴前輩說笑了!晚輩哪裡敢挑戰黃泉禁地?」

那邊,薛貴依舊是一臉看似平和的微笑,雙眼卻有著如劍寒光,望著韓靖說道:「晚輩早就說了,這一次晚輩不挑戰韓靖的實力,只是晚輩不服炎黃劍為《百兵榜》第一的排名!」

一句話,全部明白了:這傢伙要挑戰炎黃劍!

聽到這樣的話語,原來叫做車奴的駕車老者沉默了:三場挑戰來驗證榜單的正確性,這是黃泉禁地的規矩!

現在按照薛貴所說,他確實擁有挑戰的資格。

因為他質疑了韓靖的兵器不配《百兵榜》第一!

「哈哈哈……」

就在這時,柳無鋒回來了,重劍依舊扛在肩膀上,望著薛貴笑道:「姓薛的,你倒是真不要臉,給自己找了這麼一個名正言順地恃強凌弱的機會!還要不要臉了你?也不想想你都快八百歲的人了,呸……要是老子到了八百歲,滅你萬次都夠了!」

「住嘴!」

似乎是被人揭了短處和痛處,薛貴的平和笑意瞬間消失,猙獰地望了柳無鋒一眼,接著轉回來望向了車奴:「前輩,你們黃泉禁地的規矩到底還算不算?我薛貴不服氣《百兵榜》,還能不能挑戰來驗證?」

「這……」

車奴猶豫了!

但韓靖已經開口:「求之不得,歡迎挑戰!」

… 薛貴已經是成名了數百年的炎黃大陸強者,壽元也已經達到了八百不止,如此算來,他此生就算還未曾進入過九絕行列,但自身無論是戰鬥經驗還是殺戮技巧都已經是極其豐富的存在了。

而韓靖呢?

「你為什麼要答應他?」

車奴不解,問道:「你可以拒絕!因為你們之間年紀和實力相差太大!即便是要驗證你炎黃劍是不是《百兵榜》第一的神兵利器,我黃泉禁地也有別的方式和方法!」

他在建議韓靖,改口!

畢竟,在所有人的情報或者印象里,韓靖只是太古龍一的血脈孫兒,算年紀會有多大?即便是韓靖曾經在仙帝道場內獲得過一些機緣造化,但他終究遠不及薛貴才對。

站在一旁,剛剛還是韓靖對手的柳無鋒也開口了,望著薛貴直接冷笑道:「韓靖,你可知道薛貴此人歷來嫉賢妒能,心胸狹隘到了極致?他現在挑戰你,絕不是簡單的事情!」

聞言,不等韓靖說點什麼,那薛貴已經開口:「多謝柳無鋒的誇獎,老夫現在越發後悔當初沒有第一時間捏死你了!」

這句話說明了很多東西:當年柳無鋒剛剛冒出頭來的時候,估計也受到了薛貴無數次的打壓,甚至幾次險些死在了薛貴的手裡吧!

果然,柳無鋒依舊冷笑著,說道:「若不是當年我投奔了太古龍一大人的麾下,想必也早就被你捏死了!」

「哼!」冷哼一聲,薛貴的臉上殺意滿溢:「沒關係!還有機會!」

「你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聞言,柳無鋒收起笑容,說道:「不相信?要不然我們現在就打一場?」

「哈哈哈……」

這一次,薛貴笑了:「當年太古龍一還是給了你一些好處啊,所以你要報答太古龍一!今天說是你來挑戰第二戰,其實從頭到尾你就是來幫助韓靖的,是不是?你放心,老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自然會跟你一戰!」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