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野所化的鯤鵬眸光冰冷,冷聲道:「這點手段還困不住我,我想我已經知道你的來歷了,凌傲風怎麼沒跟你一起到來?」

方野的肉身堪比聖兵,那些不滅殺意所凝聚的無盡神針,根本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

老者臉上湧現出一抹意外之色,詫異的道:「你怎麼知道我來自於城主府,而不是來自於仙丹閣?」

方野淡漠的道:「我前腳到了這裡,你後腳就跟來了,並且知道我的確切位置,這種能力,恐怕只有城主府才擁有,仙丹閣都難以做到。還有,你若是仙丹閣的人,我力壓風凌霄的事情,不可不不清楚。況且,你說話之時總帶著一股子官腔,除了城主府,我想不出你還能來自於什麼地方。 快穿:男神死法101式 ,你也不是無名之輩吧?」

老者眼神中露出一抹讚賞的神色,傲然道:「不錯,我就是第一天關的副城主,孫玉閑,就算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不如何,殺你而已。」方野語氣淡漠,就像是在對死屍說話似的,龐大的鯤鵬之軀驟然收縮,化為一頭金光閃閃的太古金烏,洶湧出無盡的金色火焰,將周圍那些塵絲快速燒毀,連星空都隱隱有些扭曲變形幾,塌陷轟鳴。

太陽真火是一切邪念的剋星,這種塵絲是動用天地間的怨念煉製而成,碰上太陽真火,頓時根根斷裂,大片大片的燒毀。

「太陽真火!」孫玉閑驚呼出聲,快速收回手中的拂塵,上面僅剩下幾縷塵絲。

方野毫不停留的沖了出來,再次沖向孫玉閑,金烏三擊,斬天裂地。


孫玉閑身周轟然炸開一道道凌厲的道韻,一股浩瀚的世界之力湧現而出,在他身周化為一片激昂的戰場,各種不滅戰魂在戰場上顯化而出,世界規則交錯閃爍,困向方野所化的太古金烏。

方野連續崩碎數千丈的戰場世界,就感到那股世界之力如同泥沼一般的在身周激蕩,快速抽身而退。

孫玉閑的修為無限接近半聖,方野是想借他之後來磨礪自己的修為,暫時還不想跟他硬拼。

「小子,你的太陽真火還奈何不了我,將神劍劍尖動用出來吧,否則你就沒機會了。」孫玉閑表情陰冷,從那片世界中衝出大片的規則神鏈,鋪天蓋地的沖向方野。

規則化形,這是武王都可以做到的,但是這種規則神鏈之中卻有一種世界之力在流轉,隱隱更有一絲時間之力流轉,與聖賢專屬的真理神鏈倒是有幾分相似。

「想看就給你看,就怕你看了會後悔!」方野話語清冷,所化的金烏大口一張,一道璀璨的金光劃破星宇,一點寒光綻放出比烈日還要耀眼的光芒,神威蓋世。(未完待續。。)

ps:晚上還有兩更,更新的可能會有點晚,抱歉! 方野所得的神劍殘片只有一截劍尖,他所激發出來的威力也比激發完整的不朽神器要強悍的多。

劍尖出手,那些靠近的規則神鏈盡數崩潰,這些規則神鏈終究不是聖賢的真理神鏈,難敵神劍之威。

在電光火石之間,璀璨的劍尖已經劃破星宇,散發出的氣息凌厲無比,將孫玉閑身周的戰場世界都給撕裂成兩半,瞬間到了孫玉閑跟前。

孫玉閑雙眸中露出大駭之色,情急之下,他的丹田中猛然衝出一道規則神鏈,規則神鏈上面的能量快速交織衍化,蛻變為真正的真理神鏈。

真理神鏈中綻放出一道道時間之力,神劍劍尖都受到影響,斬過去的速度變得異常的緩慢,就像是在放慢動作似的。

在這種危機時刻,孫玉閑竟然感應到了聖劫!

孫玉閑快速退避到一旁,神劍劍尖擦著他的身體而過,看著身周的真理神鏈,臉上湧現出一抹狂喜的神色。

「哈哈,我終於要成聖了!」孫玉閑驚喜的大叫了出來,蒼老的容顏上滿是激動。

枯寂的星空中不知何時籠罩上了一層濃厚的劫雲,劫雲中雷光閃閃,一條條火蛇雷龍在劫雲中遊走不息,透出一股浩瀚的天威,壓的下方的眾人難以興起反抗之心。

聖人之劫!

方野眸光微微收縮了下,旋即便冷笑了起來。

這傢伙的聖人之劫也就比他當初進階君王後期的雷劫所透出的威壓稍微大上那麼一點,他當初可是親眼見到君天下渡劫,那種天威簡直就跟滅世似的,可比孫玉閑的這聖人之劫要強的太多了。

方野對於天劫也有很深的了解,知道天劫是根據每個人在各個階段的潛力而降落的,孫玉閑的聖人之劫這麼弱小。說明他的潛力比君天下要弱的太多了。

夏暮漸暖 鏗!」

耀金神劍的劍尖在星空中劃出一個大圈,帶著一股凌厲的氣息,再次襲殺孫玉閑。

孫玉閑抬手寄出一掛天河,那全都是恆河沙金所煉而成,阻攔在身前,與耀金神劍的劍尖轟擊在一起。

這掛天河的材料是不錯。但又如何能夠跟真正的不朽神器相比?

「轟!」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傳出,耀金神劍的劍尖狠狠地斬斷了那條恆河沙金所煉的天河,劍意激蕩,氣吞山河。

孫玉閑臉色一白,氣得怒吼道:「小子,我今天沒空理你,待我渡劫成聖之後,我一定會將你挫骨揚灰!」

方野身形一抖,化為本身的形態。冷笑道:「老匹夫,我說過讓你永遠成不了聖,豈能讓你安然渡劫?你還敢威脅,那我就更不能給你成聖的機會了!」

說著,方野背後轟然衝出五種大道真靈,朱雀浴火,鯤鵬乘風,玄武拓海。麒麟奔雷,騰蛇繞山。將整片星空都壓制封鎖了起來。

五種大道真靈激蕩蒼宇,大道之力縱橫,遮掩天機,似乎連高空那劫雲對孫玉閑的感應都變弱了許多,一直盤旋,遲遲不肯落下。

「五種大道真靈?你身上有五種大道果實?!你的氣運怎麼會如此逆天?」孫玉閑驚呼出聲。雙目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身上道則流轉,奮力掙扎著。


方野冷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下地獄好好問問閻羅王吧!」

方野話音未落,蒼翠的鎮魔宮中手中怒沖而出,照著孫玉閑當頭罩下。

孫玉閑從鎮魔宮上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氣機。丹田處再次衝出那道真理神鏈,快速沖向鎮魔宮。

鎮魔宮與那道真理神鏈猛烈的碰撞了下,撞得孫玉閑大口吐血不止,卻難以壓制下去,堪堪與那道真理神鏈僵持在了半空中。

方野心中有些鄙視起鎮魔宮來,這傢伙可沒少吞噬域外材料,到現在連個還未成聖的傢伙都無法一擊搞定,這也太令他失望了。

「鏗!」

耀金神劍的劍尖又至,至鋒至銳的氣機將穩固的星空都斬出一道長長的虛空裂痕,瞬間到了孫玉閑的身前。

真理神鏈在與鎮魔宮僵持,倉促之間,孫玉閑體內再次衝出一面白玉龜殼,阻攔在神劍前面,散發出一股聖威。

這一面白玉龜殼竟然是一件防禦類的聖兵!

「轟!」


耀金神劍的劍尖悍然轟擊在白玉龜殼上,發出一聲刺耳的轟鳴聲,一下子將白玉龜殼磕飛,劍尖帶著一股凌厲的威勢斬在了孫玉閑的胸膛上。

孫玉閑怒吼一聲,體表浮現出一片片細密的暗金色鱗片,每個鱗片只有指甲蓋大小,緊緊地咬合在一起,上面流轉著複雜的紋理,形成又一道防禦。

可惜,神劍畢竟是神劍,即便已經殘缺,依舊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擋的,僅僅被阻擋了瞬間,就強勢的破胸而入,在孫玉閑胸前留下一個透明的窟窿。

孫玉閑的胸膛中如噴泉般衝出大片鮮血,染紅了半空,傷口處能量翻滾,卻難以癒合神劍留下的創傷。

「轟隆隆!」

正在這時,高空中響起一道霸絕天地的雷鳴,一道粗如水缸的雷霆從天而降,照著下方的孫玉閑轟殺了下來。

方野快速撤離五種大道真靈,將所有攻擊都撤離了天劫所能夠感應到的這片範圍,身形也是快速退後。

那巨大的劫雷轟擊在孫玉閑的身上,將本來就已經受到重傷的孫玉閑雷得外焦里嫩,遠遠都能聞到一股子的熟肉味。

「吼!」孫玉閑口中發出野獸的怒吼聲,身周一陣氤氳,在雷霆中化為一道猙獰可怕的凶獸,四蹄如柱,金鱗泛光,頭部好似神鹿,鹿角蜿蜒,口中布滿了森森利齒,閃爍著冷冷寒光。

「天鹿族!」方野脫口而出,眸子中有些意外的神色。

「吾以身為引,諸天萬界不滅的戰魂,歸來吧!」孫玉閑那森森巨口中發出一聲聲低沉的咆哮聲,身周浮現出一個個強大而虛幻的影跡,斷裂的千丈神龍,無頭的金翅大鵬,折翼的光明天使,殘缺的潔白玉骨,等等。

孫玉閑彷彿可以將這些不滅戰魂的力量融入己身一般,瞬間變得強大了許多,伸出巨大的爪子,一巴掌拍碎了一道降落的劫雷。

「轟隆隆!」

一道又一道雷劫落下,孫玉閑的本體天鹿很快就堅持不住了,身上裂開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口,片片焦糊,氣息也快速變得微弱了下來。

「轟!」

又一道雷霆落下,天鹿頭上的一根鹿角當場斷裂,他的頭部也裂開了一道巨大的血口,骨頭渣子都露了出來,氣息散亂不定。

天鹿的一雙眸子之中充滿了仇恨的血紅色,恨恨的盯著方野,瘋狂的道:「我恨啊!我本來可以渡劫成聖的!都是你這個該死的人類害我受了重傷!要死那就一起死吧!」

天鹿在雷海中奔行,快速朝著方野衝來,大片大片的世界之力衝出,將整片星空都完全封鎖住,不給方野逃離的機會。

方野臉色微變,這老傢伙是要將自己拉入到他的聖人之劫之中,若是被聖人之劫感應到,上面的聖劫會毫不猶豫的將他也當場渡劫之人,劫雷的威勢還要翻倍!

在孫玉閑動身的瞬間,方野就化身鯤鵬,想要快速離開這片是非之地,可惜那孫玉閑在出手之時就先封鎖了虛空,他想要破開虛空也需要時間。

方野不假思索的將耀金神劍的劍尖寄了出去,一劍斬碎了這片封鎖的星空,剛想衝出,陡然感覺到自己被一股難以抗衡的天威給鎖定了。

方野渾身汗毛乍起,猛然抬頭,就見到一道帶著毀滅氣息的劫雷朝著自己怒劈了下來。(未完待續。。) 「這下玩笑可開大了!」方野腦海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知道已經被天劫感應到,就算他逃走也擺脫不了天劫,索性不再逃了。

「不就是聖劫嗎?這種聖劫還想抹殺我?大不了鬆鬆筋骨!」方野傲然一笑,眸子中透出一股有我無敵的信念,拳頭上綻放出琉璃般的璀璨光芒,逆著那道劫雷轟擊了上去。

「轟!」

方野那狂猛霸道的一拳將虛空中的那道雷電直接轟散,清晰的感受到雷霆中蘊含著一種時間之力,順著肌膚毛孔流入到了自己體內。

方野微微一愣,旋即臉上便露出一抹喜色,雷劫是上天的考驗,雷劫之中也蘊含著天地規則,這種時間規則對他來說,擁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一時間,方野再看向天際那片片劫雲的時候,都感覺像是在看一個寶庫似的,眼中閃爍著狂熱的光芒。

孫玉閑所化的那頭天鹿目瞪口呆的望著方野,不可置信的驚聲道:「這就是肉身成聖的好處嗎?即便沒有聖力在身,肉身在雷劫下也毫無影響,連聖劫都無法傷害?」

「轟!」

孫玉閑來不及再看方野渡劫,就再次被大片雷霆給淹沒了進去,只能見到一面白玉龜殼在雷劫中沉浮,上面已經多了數道裂痕。

似乎是感應到了方野的挑釁,高空的劫雲快速轉動,又一道巨大的劫雷從天而降,如一條真龍出海似的,直撲下方的方野。

方野拳意滔天,怡然不懼的轟擊了上去。

「轟!」

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傳出,那道雷電將方野徹底包裹了起來,身上閃爍著雷光電蛇。狂霸的毀滅性力量將方野那堪比聖兵的肉身都撕裂開上百道血口,毀滅的力量在他體內瘋狂肆虐。

這種等級的傷痛,對於方野來說早就習慣了,任由那股強悍的力量在體內肆虐,他那強悍的修復力快速修復著受創的軀體。

這次方野感受的更加清晰了,一股股雷霆之力在體內縱橫。修復后的身軀內有絲絲時間之力殘留,對於感受時間之力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

「這就是聖人之劫嗎?那就來的再猛烈些吧!」方野沖著高空的劫雲大吼著挑釁,體內能量翻滾,快速修復著受創的身軀。


孫玉閑在旁邊聽得差點兒吐血,他這個真正渡劫的都已經沒把握度過這種聖人之劫了,巴不得聖人之劫早點兒結束。這個君王後期的傢伙卻還在挑釁天劫,渾然不把天劫當成一回事兒,這簡直太令人難以接受了。

這種聖人之劫的威壓傳出去極遠,在這片枯寂死域之中歷練的各族修士全都感應到了這股威壓。一個個都放下手中的事情,朝著渡劫之地趕了過來。

修行越到後期,突破的難度越大,觀看高手渡劫,對於他們來說也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說不定就能夠直接啟發他們突破到下一個境界之中。

有這種聖人渡劫的機會,他們可不想錯過,同時他們心中也在暗自納悶。到底是哪一位強者在渡聖人之劫?

戀上個性千金 。雷劫中竟然有兩道身影!

過不多時,他們便看到了場中的情況,一頭兇殘的天鹿從雷劫中現出身影,身上布滿了斑斑血跡,氣息散亂不定,隨時都可能會死在天劫之中的樣子。

天劫感應到了方野之後。威力翻倍,他和方野承受的雷劫是一樣的,卻已經再也難以堅持下去了。

「天鹿聖獸!是副城主孫玉閑孫大人!」有人認出了從雷劫中顯露出來的神鹿來歷。

「另外一道身影是誰?怎麼有兩人同時渡劫?」有人疑惑的問了出來,緊緊地盯著另外一道身影,想要看出些什麼。

方野將那道雷霆的力量煉入體內。任由雷電在體內肆虐,體內法力涌動,快速修復著受創的軀體,感覺體內殘留的時間之力更多了。

「這人是誰?好像是個人族,也太年輕了吧?怎麼能渡聖人劫?」遠處有人不解。

「是萬道丹閣的方丹師!聽說他只是個君王後期的修士,怎麼會和副城主一起渡劫?難道是被副城主請來守護而意外被雷劫感應到的嗎?」有人認出了方野,卻想不通方野為何會和孫玉閑一起渡劫。

方野斜睨了孫玉閑所化的天鹿一眼,哈哈大笑道:「姓孫的,你的聖人之劫也太丟人了吧,翻倍之後才這點兒威力,就跟撓痒痒似的。」

孫玉閑所化天鹿氣的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哇哇大叫道:「小輩,如果不是你害我,我現在就已經成聖了,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你不用得意,你也會死在天劫下的!」

方野暢快的大笑著回應道:「老匹夫,敢追殺我,就要有身死的覺悟!這次雷劫讓我觸摸到了時間的規則,倒是要多謝你了!」

孫玉閑氣的怒嘯連連,實在想不通方野到底是怎麼堅持下來的,就算肉身堪比聖兵,這種雷劫可是連本命魂珠都會波及到,按理說方野早就該身死了才對,他實在想不通方野到底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聽到兩人之間的對話,圍觀的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兩人是敵非友,看來是孫玉閑追殺方野,兩人激戰之時,孫玉閑感應到了聖人之劫,卻連方野都一起籠罩了進去。

想到這裡,眾人的臉色都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這是孫玉閑的劫雷,而孫玉閑卻狼狽無比,看起來還沒方野應付的從容,難道說這種聖人之劫都奈何不了方野嗎?

「轟隆隆!」

劫雷成片成片的降落,將近千里的星空都化為了一片雷電的汪洋,毀滅的氣息縱橫,就算方野的身軀堪比聖兵,此時也已經千瘡百孔,到處焦糊。

在方野眉心通天竅中,那個璀璨的本命魂珠更是耀眼無比,上面多出了幾道細微的裂痕,精神力卻愈加凝練。

在另一方,孫玉閑的那一面龜殼聖兵也早已崩碎,他那巨大的身軀上更是傷痕遍布,骨骼斷裂了一多半,所化出的那道真理神鏈都黯淡無光,看起來凄慘無比。

「啊,我恨啊!」孫玉閑所化的那頭天鹿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聲,在雷劫中轟然炸碎,連一絲靈魂都未能逃脫,徹底灰飛煙滅。

如果早知道方野如此之強,他是絕對不會來招惹方野的。可惜,現在知道,已經太遲了。

遠處觀戰的眾人都暗自震驚,本來該渡劫的人已經死在了劫雷之中,而被聖劫波及到的那人卻還在堅持,這一幕徹底顛覆了他們的世界觀。

方野在滾滾雷劫之中也變成了一截焦炭,只是裡面卻蘊含著龐大的生命氣機,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傳出,他體表的那層焦糊盡去,露出裡面琉璃般無暇的肌膚。

煉化了無盡雷劫的力量,方野對於空間規則的掌握也達到了一個更深的境界之中,隱隱感覺已經觸摸到了君王大圓滿的境界。

「轟隆隆!」

天雷再降,彷彿永無止境似的,每一道劫雷都比上一道更加的兇猛霸道,一次次撕裂開方野的身軀,在他的四肢百骸內肆虐。

對於身軀的創傷,方野倒是不怎麼在乎,擁有堪比聖兵的肉身,恢復起來也相當的快。

只是,本命魂珠卻有些麻煩,上面多了數道清晰的裂痕。若非他身懷玄黃道印,恐怕現在本命魂珠就早已崩碎了。

方野默運玄黃道印,一遍又一遍的滋養著本命魂珠,將那裂開的痕迹又重新彌補上。

雷劫越來越猛烈,方野體內的九龍破功法呼嘯流轉,身周浮現出九條神龍的痕迹,到得後來,他更是不得不將五種大道真靈都動用了出來。

雷劫越來越強,翻倍之後的雷劫的確是可怕,簡直就要滅世一般。



Related Articles

「有沒有人看見你變身?」戴佳寧道。

青陽搖頭,「沒有,我選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