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覺這句話說完,衛小雨也就踏出了屋子,他會的,再次見到陽光的時候,覺得異常溫暖,感受生命每一分鐘的美好。

人生就是這樣,短短几十年,往往你會覺得很久很久,好多時間就這麼無緣無故的被浪費了,但一旦你知道生命很快就要到盡頭,就要終結的時候,你卻覺得哪怕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分外值得珍惜。

「小雨,你說我們接下來要往那走呢,是不是該繼續趕路了。」

「你說去哪就去哪,我都會陪著你,這次保證不會在無緣無故消失了。」

「你怎麼了,好像經過時間堡一事,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有嗎?怎麼不一樣了?」調侃滑稽的語氣再次浮現。

「變老了唄,哈哈。」

「好啊,你笑話我,你要再笑話我的話……」

「笑話你怎樣。」

「你要再笑話我,我要親你嘍。」說完便要上來抓青璇。

「啊,我沒有,沒有笑話你,真的。」慌忙跑開還在不停地說道。

「往那跑,這下我要抓著你了。」

「我錯了,剛剛說錯話了,你不老一點都不老。」

還在奔跑的青璇急促的呼吸著,小臉也在陽光的照耀下紅撲撲的,很美,衛小雨停下了腳步,就這麼看著,眼前這麼鮮活,耀眼的女子,此生定也不會遇到第二個的吧。

砰地一聲,青璇撞上了一個人。

「啊!」

衛小雨聞聲趕來「璇兒沒事吧!」

「沒事。」青璇揉了揉腦袋,抬頭看著來人。

「蕭大哥,是你啊!玉姐姐你們這也是打算出去嗎。」

「恩,我們打算回天羅宗,還有很多兄弟等著我們回去呢。」

回答青璇的是玉嬌奴而不是蕭問,蕭問看青璇的眼神很默然,好像不曾認識一般,怎麼回事,明明之前還是很要好的樣子,現在眼神冷卻的卻像是陌生人一般。

「蕭問,你不認識我了嗎?」青璇不依不饒。

「浩天門的弟子青璇我怎麼會不認識。」

「那你……」

「好了,玉嬌奴我們走吧!以後不要跟這些無聊的門派扯上關係。」

「是,宗主。」

說完蕭問玉嬌奴還有幾個手下便率先離開了,只留給青璇衛小雨一串背影。

「小雨,你說這是不是很奇怪,之前我們還一起聯手打比賽,現在他真的就好像不認識我一般。」

「他本就是魔教之人,想必也是不想在和我們扯上聯繫吧!」

「他不是那樣的人。」青璇辯解道,依她對蕭問的了解,他不會是以利益為重的人,怎麼突然間就變成這樣了,不符合常理。

衛小雨卻一點也不奇怪,只要是進了時間堡的人都會被種下一種莫名其妙的蠱毒,當然這蠱毒可以轉移,或者拿出什麼作為交換便自然可以得解,蕭問這樣,也許是拿他自己的記憶作為交換了吧!

「好了,璇兒,我們走吧!這裡離時間堡的大門還有段距離,沒準我們還能遇到陸少卿他們呢。」

「好,走吧!」抬眼再次看了看背影,青璇不得不回頭繼續向前走去。

走出這片山脈,一路花香四溢,天空分外透藍。

「好美的天氣,瞬間感覺好像好久都沒有好好感受這翻天地了。」

「是啊,哪像你整日呆在美人旁邊,樂不思蜀,那還需呀感受什麼天氣,想必是每天感覺都是朗朗晴空。」

「你這是吃醋了?」

「我會吃醋嗎,要不現在你回去也行,沒準以後還弄個什麼什麼大人噹噹。」

「明明就是吃醋了,好了,我答應你,再也不騙你,以後再慢慢說給你聽。」

說完衛小雨伸出雙臂抱緊青璇,「再也不對你說謊。」

久違的擁抱,就這麼緊緊的抱著,青璇埋在衛小雨的懷裡,終於他還是回來了不是嗎?

「如果我在發現你騙我,你就完了。」青璇突然使勁踩了衛小雨一腳,隨即也掙脫了衛小雨的懷抱向前跑去。

「啊,你要謀殺親夫啊,下的了這麼狠的手。」衛小雨跳了起來甩了甩剛剛被踩的腳,也向前跑去。

「謀殺?如果剛剛是謀殺,就不是踩你一腳,直接一劍刺過去。」青璇看著跟上來的衛小雨。


「哈哈,那你這就是承認,我是你夫君嘍。」果然此人說話處處存在陷阱。

白了衛小雨一眼,繼續向前走,決定不說話,不然一說話就是錯話。

!! 「璇兒,我錯了,你看前面有個酒樓,我們先去吃點東西,然後再出時間堡繼續趕路。」

「恩。」

說到這青璇覺得自己好像是有點餓了。

「把你們這幾個招牌菜都上來就行。」

「好嘞,這就去。」

「小雨,這裡的小二現在好像都變成人了,之前我記得有的事玩偶的。」

「是嗎,這個我還真沒有發現,你這麼一說,好像是真的,居然全部都是人了,之前我記得我也見過有人有玩偶的。」

「那是因為這裡原本被嚇了詛咒,現在全部被一個叫青璇的女子解開了。」

這熟悉的聲音是……

「少卿,真的是你。」青璇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

「是我,我找到你們了。」

「太好了,終於見到你了,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見你,本來還以為無功而返了,沒想到在就要出去的時候遇見了,對了夕穀子爺爺呢。」

「璇兒,你讓少卿先坐下來說。」

衛小雨第一次沒有稱陸少卿為少卿,之前都是陸少卿或者陸小子,這樣看似親切的稱呼其實掩藏的是深刻的疏離,衛小雨已經在內心徹底把衛小雨隔離開了,自從上次離開落鳳坡前往百花檀的路上,衛小雨就一直懷疑他了,只不過還沒有任何證據,此刻他也不能揭露他的身份。

「對,少卿,快坐下,我太激動了。」

「好,前輩他和我走散了,不過離開的時候他也沒事,我們一直都擔心你,就想著去找找,結果聽說你又來這裡,所以就跟著來了。」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那你剛剛說什麼這裡的詛咒是怎麼回事。」

「我也是聽這裡的人說的,這裡本是被下了詛咒之地,玩偶全部是當地的人或者外來的人變成的,只用帶有月牙胎記的女子兩次用血破咒才可以讓原本變成玩偶的人再次變成人。」

「月牙胎記?那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我也是聽酒樓的人說的,好像現在都傳開了。」陸少卿眼神很肯定,但其中還摻雜著一些莫名的不安。

「是嗎?」衛小雨警惕的懷疑了起來。

「好吧!既然大家都知道,那我也沒必要掖著藏著了,對,我就是那個有著月牙胎記的人。」

青璇大方承認的態度卻讓陸少卿臉色一變,明顯震驚的眼神之中還有著一種說不明白的擔憂與猶豫,儘管稍縱即逝,可這神色還是輕易被衛小雨捕捉到了。

「少卿,那你是聽酒樓的人說的,正好小二一會過來上菜,我們也打聽下,沒準還能獲得其他意外的消息。」

衛小雨嘴角似有似無的笑意盡數落在陸少卿眼中,看來他是想讓自己難堪了,就在陸少卿還在心中嘀咕著怎麼解決這一切的時候,店小二不合時宜的走了過來。

「客官,剛剛好像聽見你們叫我。」一臉討好客人的笑意,身在其位必然有某種特長。

「喲,耳朵還挺機靈,沒事,就想……」說到這衛小雨故意停頓看了一下陸少卿。

「好了,小雨,我們是來吃飯的,好不容易遇到少卿,你們就別再鬥嘴了,小二趕快把我們的飯菜上來,我都要餓死了。」

「好,好,這就下去催催,客人多,幾位客官擔待著點。」

「恩,去吧!」衛小雨看著陸少卿雖然面色上還是鎮定自若,可內心早已經風起雲湧了吧!便打發小二下去了。

「怎麼樣,少卿,多日不見,沒被我嚇著吧!」

「這有什麼好嚇著的,從小就是被嚇大的。」

「那就好,那就好,真嚇著你了,璇兒還不樂意。」

三人都算是索然無味的吃了頓飯,心裡的想法也都千萬不一,猶豫奔涌的河流遇到巨石被擊開成千萬朵水花。

「璇兒,我們接下來要去哪?」

「我看這裡的事情也都解決的差不多了,我想去一個地方幫一個人帶個信,然後我們便正式出發上路。」

話音剛落看見了一抹熟悉的顏色,這不是那個玩偶么,王大貴王大哥。

「王大哥,站住,你們快幫我追到他。」青璇率先追了上去還不忘和身旁的衛小雨陸少卿說道。

衛小雨摺扇一打,飛了出去,任憑那玩偶輪子滑額再快,也跑不過這天上飛的速度。

「哪裡跑,站住。」

「王大哥,你不認識我了,我是青璇啊,答應要救你的人。」

「嗚嗚嗚……」玩偶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除了這無助的嗚咽聲,而且根本不認識青璇疏離感讓青璇覺得這下他應該是真正的變成玩偶了吧!

青璇的思緒飄向了多日之前遇見他的時候,自稱是博白縣之人,叫王大貴,是因為偷聽了堡主和軍官的對話便被變成這樣,想要變回人除非堡主死了,可是這裡的人基本上都變回來了,為何他卻變成真正的玩偶了。

「這,我要去找方覺。」青璇不能看著王大哥就這樣什麼都不記得,誰都不認識,他家裡還有妻子孩子等著他回去照顧呢。

「莫找,我就在這裡。」黑影隨著聲音飄然而至。

「方覺,你看,他還是這個樣子,而你們這裡的其他玩偶都變回了人的樣子,為什麼他還沒有變回來。」

「莫急,我看下,他之前是我變得沒錯,但後來又被別人變成這樣的,他怕是一輩子也變不回來了,除非……」

方覺話沒說完,輕輕嘆了口氣。


「除非什麼?」

「你們找到那女子,就是給他變成這樣的女子,她應該有辦法把他變回來的,如果實在不給,那就一個辦法,殺了她,那麼他也可以變回來。」

「你說的那女子是我的姑姑?」

「對,她現在雖然內力修為很弱,但是用毒調香下蠱,縱觀天下,恐怕也難找出第二個可以相媲美的人了,只可惜一心仇恨。」

方覺搖了搖頭,沒準她不是滿心的復仇計劃的話,還能成為一代神人。

「我們去哪才能找到她。」

青璇接著問道,看樣子是一定要幫此人恢復人形了。

「一般來說的話,她既然選擇給此人變成這樣,那麼一定在這個人的家鄉,因為那裡可能存在眾多和他一樣的玩偶為她幫忙,去哪裡應該可以找到,我要說的也都說完了,各位路上小心。」

堡主神龍見首不見尾,話音剛落便化作一縷黑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我們先去他的家鄉博白縣怎麼樣。」青璇徵詢陸少卿和衛小雨的意見,但其實他兩說什麼,她都會去,她做的決定從來沒人可以打亂。

好在二人什麼也沒說,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 「好吧!既然大家一致通過我的決定,那我們出發吧!目的地,博白。」

衛小雨和陸少卿皆是笑笑,早已經預料到的結果,只是陸少卿的笑容中總是似有似無的掛著一種模糊的神色,說不清是擔憂還是哀愁。

兩男一女再加上一個玩偶,在路邊買了些必需品,便打算欣然上路。

就在剛要出時間堡大門的時候,卻被突然而來的幾人攔住,原來是琉璃帶著帶著他的手下將三人的去路攔截了。

「是你?」

「是我,時間堡的琉璃大人,堡主不介意,不代表我時間堡可以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一副狂傲的氣質還真是蠻符合她的形象,之前的小鳥依人,溫柔如水神馬的原來都是裝出來的,青璇就這樣盯著她看也不說話。

「你和我來單打獨鬥一場,贏了我你們出城,輸了的話你們就別想活著出城。」


青璇剛想接話卻被一個聲音搶險打斷了。

「不行,璇兒傷剛痊癒,不宜出手,我來跟你打。」衛小雨幾步上前,將青璇護在身後。

「你。」琉璃聽了衛小雨的話,氣的要跳腳。「那好,既然你不跟我單打獨鬥,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來人,將這三人給我拿下,一個也不許出去。」

「是。」十來個白衣人發出異口同聲的一個字。

「璇兒,你退下,少卿保護好她,這些交給我來。」

「小雨,我和你一起,我已經恢復了,少卿你保護好自己。」


衛小雨轉身看著青璇眼中一抹堅定的神色,便也沒有拒絕,因為他說了也沒用,這丫頭不會聽他的。



Related Articles

沒關係的,我們打不到他的殘影,他的殘影,也應該打不到我才對。

這時,羅楓已經猛然出手了,接納了小白浩瀚...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