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的宴會上,韓思慧親眼瞧見了這兩個男人都或多或少地喝了些酒,因此,擔心他們倆人第二天醒來,會頭疼不舒服,她就叫上一名傭人一起去廚房準備了。

客廳里傳來男人們低低的談話聲,而至於喬初,在她剛剛踏進府里的時候,就已經和那三人打過招呼,先行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了······

充滿馨香的卧室里,只有書桌那盞橘色的小檯燈靜靜地亮著,幽幽地照亮了光線昏暗的房間里,以及那道埋在被褥里輾轉難眠的小小身影。

只見床上的人兒「騰地」掀開蒙在臉上的被褥,那張瑩白粉潤的小臉就露了出來。

捂著漲漲的腹部,喬初愁眉苦臉地盯著頭頂上方白色的天花板,這時候,她的心裡才生起了一股遲來的悔意——只怪她自己今晚在宴會上,吃了不少的甜點蛋糕,因此,到了這回還沒有完全消化,一直攪得她胃裡不舒服,根本就難以入睡。

「一,二,三······」喬初蜷著身子,重新躲進溫暖暖的被褥里,小嘴裡里輕輕默念著那一串數字,催眠著自己······

黑色的夜空上,那一輪圓月不知何時爬了上來,而點點綴落在其中的繁星就像是一顆顆璀璨奢華的鑽石珠粒一般,折射出如夢似幻般的星光,伴著懷著真摯心愿的人們漸漸進入夢鄉,迎接明天的到來。

時值初秋的夜晚,夜色已經漸漸顯涼,遠處偶爾傳來汽車鳴笛的聲音,驚動了枝頭上入眠的鳥兒「簌簌」地撲扇了幾下翅膀后,寂靜無聲的庭院里,這才復又變得安靜了下來。

傭人們早已散去歇息去了,偌大寬敞公館里,原本幽靜的客廳里,不知何時被人重新打開了燈,只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在深夜中突然響起。

只見穿著白色及膝睡裙的女孩皺著一張小臉,正四處翻找著什麼。

直到那雙輕盈的眼眸倏然定睛,在柜子里終於找到那個藥片形狀的東西后,女孩原本一直糾結苦惱的小臉上這才露出了一絲明亮的笑容髹。

往自己的嘴裡塞下一片消食片,飲盡手裡那杯牛奶后,喬初這才感到一直鬧騰的胃裡終於舒服了些。


「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裡?」

客廳里,喬初方才心氣舒暢地轉過身來,準備往回走的時候,就聽到了那道驟然響起的男聲突然傳來。

喬初怔楞了幾秒,半響才循著聲音的來源位置看了過去,一臉恍惚地抬起頭來,這才注意到正站在二樓欄杆處的顧南笙。

看著男人挺拔玉立的身影,她的腳步不知不覺就變地慢慢踟躕了起來。

「你······還沒有休息嗎?」等到喬初踩著幾十級的大理石台階,終於來到顧南笙的面前,在他面前將將站定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抬眸望著眼前的男人,喬初的心裡頗為有些不自在,而在對上顧南笙那雙正濯濯凝著她的漆黑瞳眸時,舌頭頓時就像是喪失里語言能力了一般,一時之間,就忘了該說些什麼,只好心底慌亂地就扯了一句開口道。

卻見顧南笙只是向她走進了一步,默不作聲地望著她,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那陣熟悉炙熱的體溫迎面撲灑在喬初的臉上,縈繞在她鼻息之間的則是男人沐浴過後的清冽體香······

喬初微垂著頭,雙眸焦灼地輕眨著,而她的耳頸上也早已悄悄爬上了一層粉色,

飄渺的視線迫不得已地落在這道離她只有幾尺距離,盡顯著成熟健碩的男性胸膛上,喬初輕咬著自己的下唇,頭腦里不由自主地就蹦出了,幾個小時前兩人在酒店陽台里糾纏的那一幕幕畫面來······

她趕緊搖了搖頭,只覺得一陣臉紅耳躁,瞪了一眼這具還堵在她面前的結實體魄,眼前卻不自覺地就自動閃現出那一晚,昏暗躁亂的視線里,男人衣杉退.去,向她覆過來時,那副令人血脈上涌的鏡頭······質地柔軟的深色家居服下,就是男人精壯結實的肌理,而直到此刻,她彷彿還記得那份令她手心灼燒的觸感······

喬初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哆嗦,連忙回神來,原本紅潤的小臉上,慢慢就泛上了一股羞澀懊惱的神情。

兩人之間的氣氛一直靜謐著,喬初對著身前的男人,尤其是在感受到那股將她緊緊包圍在其中的男性體息時,她只覺得心口有些窒息,不禁就想要趕緊遁走離開。

「我······」女孩粉嫩的櫻唇剛剛輕輕翕動著,那片巨大的陰影就猝不及防地向她壓了過來。

緊接著,她就發現腳下落了空,自己就落入了那人的懷裡。

喬初抓緊了顧南笙肩頭的衣服,慌亂地抬起眸來,剛準備開口說些什麼,卻猝不及防地被眼前的人攥奪了聲音。

顧南笙穩穩地抱住了臂彎里的人兒,斂下眼帘,就毫不猶豫地就吻上了那道溫軟的櫻唇,霸道地汲取著屬於女孩的味道······

直到綿密窒息的一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后,他才微微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明亮的燈光下,就看見懷裡的女孩明媚的瞳眸,漾著點點瑰麗奪目的色彩來。

「我一直在想你,初初。」

顧南笙垂下頭來,在女孩的額頭上輕輕印上一吻,緩緩低語道。

喬初面色羞紅地埋在男人的脖子里,在聽到這句話時,平靜的心湖裡,頓時像是被投下了一顆石子,掀起層層漣漪來······

寂靜的深夜裡,像是能夠聽見彼此之間的炙熱滾燙的心跳聲一般,那隻小手悄悄抓緊了男人胸前的衣服,像是抓住了自己唯一的依靠一般。

女孩輕緩綿柔的呼吸拖過單薄的衣料傾灑在他的胸前,在這萬籟俱寂的深夜,顧南笙敏銳地察覺到了身體里的那一抹悸動,只覺得fu中一熱,緊接著,就抱起埋頭躲在他懷裡的女孩,大步向卧室方向走去了······

走廊的盡頭,隨著那扇房門「吱呀」一聲緩緩合上后,也將那兩道身影徹底掩藏在其中。

巨大的落地窗帘早已被人拉上,屏蔽了投照進來的皓潔月光,也遮擋住了黑色的夜幕上,點點繁星狡黠的窺探。

簡約歐式的房間里,只余那盞壁燈幽靜地亮著,昏黃迷離的光線也照亮了那兩道跌進大chuang里的人影。

起伏不定的chuan息聲,在幽閉的室內悄然響起,更襯得夜的寧靜安逸。

「顧南笙······」等喬初好不容易從男人的唇齒間掙脫開,得以勉強呼吸的時候,小手就連忙撐在顧南笙的胸前,一張小臉上掛滿了慌張無措的神情,望著男人已然染上幾分濃重色.彩的眼眸,面色羞窘地支吾道,「這是在家裡,叔叔他們······」

那些未說出口的話,她只覺得異常的難堪,對著眼前的男人更是難以啟齒。

而今晚,在顧南笙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喬初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心情一直隨著這個男人而起伏變化著,那些爭執糾纏,連同此刻密不可透的親吻,fu摸,都像是要將她整個人點燃了一般······

而當她被顧南笙抱進這間卧室里,面對著男人洶湧炙熱的情.朝,在她的頭腦里還剩下最後一分清明的時候,迷亂的視野里,就出現了那兩位長輩的身影,喬初頓時就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一下腦袋,從身體深處那股不可控制的變化中掙紮起來······

在聽到那句女聲后,顧南笙這才倏地停下動作,凝眸看著眼前的人兒。

女孩長長的頭髮凌亂地鋪灑在chuang.上,身上那件棉質柔軟的白色睡衣,已經被他揉皺推擠了上去,那一大片凝脂雪膚就這樣映入了他的眼底,在身.xia那層深色被單的映襯下,小小的人兒就像是夜色中的海面上,棲息在礁石上,柔美動人的人魚公主······

顧南笙靜靜地看著面前的這幅情景,漆黑的眸光微動,只覺得體nei那股躁動的渴求愈來愈烈······

—題外話—晚安···· 凝眸望著女孩眼裡的擔憂與害怕,顧南笙緩緩垂下頭來,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指腹緩緩描摹著她的眉骨,低語道,「這麼晚了,叔叔他們已經睡了······蠹」

他心裡清楚,此刻,眼前的這個女孩在介意擔憂著什麼。

他所處的卧室位於二樓的最深處,府里的人都清楚顧南笙清冷的性子,因此,除了白天的時候,偶爾有傭人會走進他的房間里例行打掃一下,很少會有人踏進這裡,就連陸東林夫婦,也從未進來過。

「可是······」

喬初無措地抓緊了顧南笙的衣角,還想要說些什麼,男人卻沒有再給她開口的機會,俯下頭來,驟然就堵住她的小嘴,就將她的聲音吞咽在自己的喉嚨里······

窗外,厚重的夜色更濃了一分,偶爾陣陣晚風拂過,茂盛的薔薇花叢隨著微風輕輕搖擺著,安靜的公館里,只有二樓處的那扇窗戶折射出一絲微弱燈光來。

房門緊閉的室內像是被點了一把大火,大chuang上的那兩道身影緊緊糾chan在一起,燈光下,男人精壯結實的誘人背部,沁出點點細密的汗珠,伴隨著那陣迷亂的聲音在室內盤旋而起······

——

清晨,太陽早已緩緩升了起來,溫暖的陽光普照著在山川河流之間,喚醒了躲在枝頭林葉間的小松鼠,也喚醒了沉睡中的人們。

寂靜的盤山公路上,偶爾閃過幾輛飛快駛離的私家車,那座坐落於清幽之地的公館別墅,也迎著朝陽開始了新的一天。

幽幽的房間里,床上的人兒小臉緋紅,枕在淡粉色的枕頭上,長長的烏髮掩住了半邊小臉,眉心微微蹙著,像是在睡夢裡夢到了什麼一般,纖長的眼瞼輕輕動了動髹。

「顧南笙······」迷濛的雙眼睜開,脫水乾燥地唇瓣微微翕動著,女孩就毫無意識地呢喃喚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喬初微微皺了皺眉頭,大腦里剛恢復一絲意識的時候,就深刻地感覺到四肢上下一陣酸軟無力·····她不禁輕抽了一口氣。

等她終於睜開沉重的眼皮,才發現,此刻過於安靜的室內,只有下她一個人還躺在這張大床上。

而顧南笙,不知何時就已經不見了。

迷濛的雙眼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里,喬初情不自禁地咬了咬唇,蜷起身子,重新滑進溫暖的被褥里,視線也漸漸變得有些渙散飄遠。

回想起昨晚發生的那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只是她做的一場夢,就如同那個消失不見了的男人一般······她的心裡不由地生起一陣恍惚的情緒。

可是等她的眸光悠悠一轉,原本飄渺失落的目光倏然一定,在注意到到枕旁那隻白色的布偶小熊時,喬初不禁微微一愣。

她連忙抱著那隻從小到大就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布偶熊仔,「騰」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睜大了一雙瞳眸,環顧房間里的情形。

過了片刻,待喬初終於看清房間里的情狀時,這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現在位於何處,杏粉色的落地窗帘掩住了明亮晃眼的晨光,白色的拉門衣櫃微微敞開了一條間隙,那件她最喜歡的牛仔背帶裙,就晃入了她的視野里,還有那張藍色的書桌,攤開在其上的厚厚的數學資料······眼前的這間房間,可不就是她自己的卧室嘛。

喬初怔楞地望著房間里的一切,可是,明明昨晚,她還清楚地記得,自己被顧南笙一路抱進了那間卧室,身.下就是那張黑色柔軟的大chuang,她和——

想起顧南笙,那張瑩潤明媚的小臉上,慢慢就失了一些光彩······

看著鬧鐘上顯示的時間,這會兒,喬初才意識到已經將近九點了,索性的是,今天是周末,不用去上學,不過,此刻,她也完全沒有了睡意,於是,掀開身上的被褥,就起身下床。

「嘶——」

等她兩腳剛剛落了地,喬初就感覺到自己那兩腿酸軟無力,情不自禁地就倒吸了一口氣來。

下肢一陣疲累酸澀,就好像根本不屬於她的身體一般。

她的腦海里不由地就想起昨夜,在男人的那間卧室里,昏暗的燈光下,那一幅幅令人羞躁的鏡頭······喬初微微俯頭,盯著自己的腳下,從昨晚的回憶中抽離出來,想起那張魅惑清冷的面容,心裡不由地有些微澀······

過了幾分鐘后,房門被人打開,喬初才拖著疲累的身體,走了出來。

卻沒有想到,等她垂著腦袋,沿著走廊向洗手間方向走去的時候,就恰好撞見了從樓下方才上來的那道高大身影。

不同於昨晚那一身黑色休閑家居服,所透露出來的幾分冷硬與強勢的感覺,此時的顧南笙一身白色的襯衫,搭配著黑色挺括的西裝褲,領口的紐扣松至第二顆,顯露出麥色的肌理,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陽光過於耀眼明亮,此時,這個沉穩淡定向她走來的男人,身上也像是披上了一層金色的晨光,整個人看上去清俊異常,可是,在這同時,這個男人哪怕是在不動聲色間,襯衫下那副健碩英挺的身材,再加上那張俊朗深邃的面孔,骨子裡又深深地煥發出一種邪肆禁yu系的勾.人感覺······

喬初停下腳步,像是被人施了了法術一般,一動不動地靜站在原地,呆愣地看著這個迎面向她走來的男人,就在這須臾之間,竟忘了自己原先打算要做什麼了······

直到顧南笙面色沉穩地來到她的面前站定,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彥,她才終於清醒過來。

只是,抬眸望著顧南笙那雙淡然沉凝的墨色瞳眸,喬初卻感到一種莫名的不自在。

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過深遠清幽,仿若一張無形的網,輕而易舉地就能夠將她困在裡面一般,喬初看在眼裡,只覺得原本平靜的心湖,也漸漸變得有些紊亂。

她連忙移開目光,腳下踩著拖鞋,就要從男人身旁繞過,不料,卻被那隻突然橫出來的大手一把就扣住了她的腰身,「睡得還好嗎,初初?」

背後就是男人炙熱的胸膛,只聽見顧南笙附在她的耳邊,緩緩低語道。


男人削薄的唇翕動之間,仿若不經意般觸碰到女孩白皙柔軟的耳垂,伴隨著那陣溫熱的吐息輕輕撲灑在她的頸后,喬初的臉色不爭氣地就泛了紅。

「我······要去洗手間,顧南笙······」

心神慌亂間,喬初就聽見自己變得有些遲鈍的聲音輕輕響起。

說完,兩隻小手就要拉扯開那隻覆在她腰間的大手。

這會兒,喬初的頭腦很清醒,心裡深知,現在已是白天,公館里的其他人應該也都醒來了,因此,兩人現在的這幅情形,她生怕被府里的傭人或是那兩位長輩不小心撞見。

只是,顧南笙卻沒有讓她如願,寬闊的胸膛緊貼上女孩僵硬的脊背,兩人之間不留一絲縫隙,因此,彼此隔著那層薄薄的衣衫,似是就能夠感受到對方「怦怦」作響的心跳聲一般。

喬初卻像是被顧南笙胸膛上的那股熱度燙著了一般,在男人的桎梏中,微微側過身來,小手推搡著他的胸膛,目光卻不安地落在不遠處的樓梯口,生怕會有其他人走上樓來。

「不要這樣,顧南笙······」,喬初仰頭看著男人那雙漆黑的瞳眸,小聲囁嚅道,「會被叔叔他們會看見的,你快點鬆手呀······」

顧南笙靜靜地凝著女孩有些發白的小臉,以及閃爍的眸光里那抹緊張無措的神色,一直緊圈的手臂這才緩緩鬆了幾分······

終於從男人的懷裡掙脫開,喬初以為顧南笙這下是真的放了自己,連忙就要從這裡逃離開,不料,下一秒的時候,她就被人攔腰抱了起來。

「那裡還疼嗎,初初?」


低沉惑耳的男聲在她耳畔徐徐響起。

喬初滿目驚訝地望著男人灼灼的眸光,幾秒過後,等她終於反應過顧南笙人話里的意思時,臉上頓時像被撒了火種,一陣火燒火燎地燒了起來······

而顧南笙不等面色羞紅的女孩再開口,就已經態度頗為強硬地抱著她,步伐沉穩地向前走去了·······

—題外話—抱歉,晚了··· 洗手間的房間剛剛合上,喬初就在顧南笙結實有力的臂彎中變得有些不安分,兩條白皙纖.裸的小腿踢騰著,看著男人完美的下頜弧度,輕聲叫嚷道,「放我下來啦,顧南笙······蠹」

輕柔稚嫩的女聲里,分明帶著一股恐慌與不安的語調,傳入男人的耳里,卻又像是蘊含了一股濃濃嬌嗔的意味。

顧南笙輕展眉目,垂眸望著懷裡的人,那隻原本落在女孩腿彎里的大掌,此時也突然就有了動作,循著女孩嬌嫩的肌膚就徐徐向上探了過去。

「你還有力氣走路?」男人鋒利的薄唇微啟。

方才,在他剛剛踏上二樓的時候,顧南笙就醒目地注意到,這個迎面向他走來的女孩,腳下的步伐蹣跚不穩,清秀的小臉上,那兩道秀氣的眉頭也一直輕輕地皺著,因此,這才開口問道。


而顧南笙的心裡當然清楚,這是因為什麼。

最近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忙著處理國外的事務,因此,已經許久沒有回到公館里,也沒有再見到眼前的人兒,所以,昨夜,當女孩俏生生地重新落入他懷裡的時候,顧南笙根本就難以抑制自己心底那股激烈洶湧的情.愫,以至於後來,在他卧室里,那張黑色的大chuang上,哪怕看到懷裡的女孩明媚的眼眸閃著淚光望著他,他也沒有控制住自己suo取的力道······

喬初聞聲,從男人的胸前抬起頭來,望著顧南笙沉凝深幽的瞳孔,她的心口倏地一緊,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像是在男人幽幽的注視中,立馬燎燒起來了。

尤其是當她的感官無比清晰地感知到,男人那隻沁著涼意的大手,撫至那處酸痛的地方時,喬初頓時像是被觸了電一般,身體四肢當即就不受控制地痙.攣了一下。

「疼,顧南笙······」她連忙伸出手來,抓住顧南笙的那隻手腕。

紅潤的小臉也由於那股痛意不自覺地輕皺著髹。

過了半響,卻發現男人並沒有任何的動作,喬初渾身上下這才慢慢鬆弛了幾分。

只是當她再次凝眸望著這張近在咫尺的俊彥時,臉上卻不由自主地浮起了幾分委屈的神情,體內那股翻湧至大腦皮層的酸澀痛意,像是一直在不時地提醒著她,就是因為這個男人,所以,她——女孩的眼前不知不覺地就閃現出了那些畫面來······

後半夜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最後的最後,是她承受不住顧南笙掀起的層層激浪暗涌,抓著男人精壯的手臂,想要讓他停下來······

目光落在顧南笙敞開的領口處,男人結實性感的健碩肌理就躍入了喬初的眼帘,那張小臉慢慢就紅了起來······

凝著女孩緋紅粉潤的兩頰,顧南笙漆黑的眼眸浮起一抹斑斕奪目的光彩,餘光瞥到一旁的白色置物台上,就順勢就將懷裡的抱坐在其上。

臀下剛接觸到那片微涼的硬物時,喬初的肩頭微微顫了一下,抬起頭來看著還無聲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她的心裡只覺得有些尷尬無措。

顧南笙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眼前的人兒,兩條結實的手臂撐在女孩的身旁,就將她圈在自己的懷裡,看著女孩輕顫的粉嫩唇瓣,眸光微微閃爍,終是抵擋不住心底的那份渴求,低下頭來,就印了上去······

「唔······」

胸前的那隻小手在他強硬的攻勢下無力地垂了下來,顧南笙掀開眼帘,這才從女孩的唇齒之間退了出來,望著那張憋紅的小臉,以及女孩望向他時清潤的眸光里那抹無聲的控訴,顧南笙只感覺自己的心頭一軟,再次情不自禁地俯下.身來,在她的唇角落下輕柔一吻。

在顧南笙再次向她覆下來的那一刻,喬初的眼帘幾不可見顫了一顫,卻還是男人吻上她的那一刻里,不自覺地就慢慢閉上了眼······

「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嗎?」等兩人之間終於拉開一些距離的時候,喬初有些臉紅地避開顧南笙筆直看過來的目光,眼睫輕眨了幾下,小聲嘟囔道。

閃爍的目光落在男人精緻的紐扣上,縈繞在她鼻息之間的則是來自於顧南笙身上那股清冽溫醇的體息,喬初耳根溫熱,輕聲問了一句。

「這些天一直在美國處理事情,難得今天正好又是周日,所以在家休息。」沒想到顧南笙倒也耐下性子,回答了她在緊張慌亂之中隨意扯出的問題。





Related Articles

與此同時,黛茜感覺自己身後傳來走動的聲音。

「隊長,原來你們在這兒啊。」蘭迪一手施展...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