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想到這就停止了腦袋裡亂七八糟的想法,然後揉了揉腦袋坐了起來,從精神空間把之前的在異能者交易場裡面買到的東西統統倒了出來,一一的看了起來。

【嗯……這個水蛇一樣的東西,效果是凈化灰塵?這種東西怎麼也會買到……】

文當初是一攤一攤的買東西,看到的好東西自然不少,但是買到的雞肋卻比好東西多得多,就比如這條水蛇,完全就是只能一個洗臉用雞肋異能道具——異能者誰需要天天洗臉?能量外放就可以把所有灰塵污垢直接衝出去,連澡都不用洗的好不好?!

文看了看水蛇,然後直接把水蛇丟了出去,水蛇落在地面上,發出「噗」的一個聲音。

文連看都沒有去再看這條水蛇,繼續翻起來買到的東西,翻了半天卻發現都是一堆雞肋,之前銘能看見的「好東西」實際上也都是很雞肋的東西……

「唉——果然又一次失敗了嗎?」文看了看精神空間里成噸的異能道具,又翻出來一堆,看了看還是雞肋至極的東西,不禁呻吟一聲。

【我當初到底是為什麼買這些東西啊,只是因為開啟了光分子化之後還能看見這些東西嗎?能看見又有什麼用啊啊啊啊!買到一堆雞肋】

文一氣之下乾脆把精神空間里的之前買到的所有雞肋東西全部都倒了出來,異能道具「嘩啦——」一下子直接堆滿了整個屋子,淹沒了屋子裡原本的所有物品……

【等等?之前買到的那個令牌呢?】(未完待續。) 第八十二章發光的球,隱形的異能道具

文看了看這一大堆異能道具,在這一大堆異能道具裡面找令牌,實在是比較無力。隨手便抓過來一個異能道具想要測試一下它的作用,結果倒是真的順手了,抓過來的異能道具竟然是個球!

【大概又是一件垃圾…】

文倒是不是真的那麼看不起自己的運氣和眼力,而是因為現在市面上的球形的異能道具真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垃圾,甚至有一些完全就是新手學徒做的廢品…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說來也簡單:因為世界進入異能時代之後,異能者遍地都是,能量釋放能力較弱的人同時也變得非常多,這些人總要有活路——於是他們便可以進入新開的異能道具製作學園進行學習,而他們製作的東西也就可以拿出來賣掉換凝體來維持生存,而他們都是初學者,就只會做最簡單的球形異能道具,而且還有很多廢品…沒辦法處理就都擺攤賣掉了…

當然,文倒不會隨便就去否定一個異能道具,還會認真檢查一下子異能道具的效果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輸入能量試試這東西的作用是什麼…

注入僅僅一瞬間,文感覺自己的能量輸入不進去了…

【滿…滿了?這才1左右的能量吧…】

文愕然,又試著輸入了一下,果然輸入不進去。

【嗯…果然是垃圾…】

「……」文和球大眼對小眼…

「什麼鬼啊!」文悲憤的喊了一聲,把手裡的球的東西扔了出去,卻發現身邊都是異能道具,根本沒辦法動彈。

【……】

文無力的鬆開了手,球落在手邊。

突然,球亮了起來!

【難道看走眼了?不可能啊…這東西只有1左右的能量儲存量啊…再精密的結構也不太可能沒啟動能量也能跑啊…】

亮起來的球被異能道具擋住,卻執著著往一個方向飛去,發出的光卻越來越暗淡——這是能量不足的前兆。

【這麼消耗能量?這才不到五秒鐘把…五秒鐘就接近1的能量消耗?】

文趕忙把亂七八糟的異能道具都收了起來,想看看這個球有什麼名堂,高能量消耗證明這東西一定有需要高能量支撐才可以使用的功能…而一般高能量使用的功能怎麼說都會有一些用處的。

異能道具被收起來之後屋子瞬間寬了好多,發著光的球形異能道具也有了移動的空間,頓時朝著屋子的一個角落飛去,然而飛了沒多遠就緩緩降落在地面上,發出的光也消失了…

【果然還是沒有什麼作用嗎…不過說不定可以改善一下?】

文走過去準備撿起球形異能道具研究一下,低頭卻看到了剛剛以及扔出去的水蛇。這水蛇在地面上呈「Ω」形狀擺放…中間的一部分竟然是懸空的…就像掛在什麼東西上面一樣…

文仔細看了看這水蛇,又試探的朝著水蛇下面敲了敲…

咣咣……

這下面有個隱形的東西!(未完待續。) 文又仔細摸了摸,莫名感覺這個形狀真的好熟悉…

【這個形狀…怎麼感覺像是一條人腿…除了沒有什麼溫度以外…】

文看了看水蛇,把它拿起來丟了出去順著摸到的腿繼續向上摸上去,然後文就摸到了水桶一般粗壯的腰…

【果然是一個人的形狀…隱形的人形異能道具…可是我沒記得我有買過這麼大個的異能道具啊…】

「不管怎麼樣…先把這個東西弄的能動起來再說」文自言自語了一句,開始到處在這隱形的傢伙身上尋找能量輸入孔。找了半天總算是在這異能道具的后腰上找到了能量輸入孔…

【弄了半天還是在腰上啊…這異能道具的設計師是怎麼想的…這可是非常容易被偷襲攻擊的地方啊…萬一被偷襲泄露能量怎麼辦…】

輸入孔大概也就和文的手指差不多粗,文把手指塞進去,然後開始把體內的能量輸入進人形異能道具裡面,這次倒是沒有出現一下子能量就滿了的情況,文一直在持續輸入能量,也不見異能道具顯現出形狀來……

大概輸入了1000單位的能量左右,文反應過來有點不對勁——屋子裡怎麼變得這麼亮?

轉頭一看,這人形異能道具的后腰另一邊不斷的有能量外泄到屋子裡…

「……」

【這人形異能道具竟然真的被偷襲到了后腰…而且直接被從另一邊打漏了…怪不得這東西連顯形的能量都沒有了,原來是都漏出去了…】

文轉頭看了看不斷泄露的能量,直接把手指按在了能量泄露的位置上。

【能量塑形】【光之強化】

泄露出的能量直接被塑形成塞子堵住了泄露口,能量泄露終於停了下來…

文繼續輸入能量,順便把之前泄露出來的能量吸收回了體用來輸入給人形異能道具,轉眼這將近一千單位的能量輸入進去了…人形異能道具在不泄露能量的前提下依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剛才那個破球是能量上限為1,現在這人形異能道具又一千能量都不夠勉強啟動…果然能在光分子化狀態下看到的東西都不是正常東西啊…不過這麼說來…】

「我也不是正常東西嘍…」文難得的自嘲了一下。

不知不覺,文的能量也快見底了,文無奈,只好從精神空間里弄出一塊占自己能量上限百分之八十能量的能量凝體吸收掉,然而在文剛剛注入光自己本來體內全部能量之後,人形異能道具的隱身解除了!


【這…這東西解除隱身竟然…需要五十個五階異能者的全部能量作為啟動能源?】

五十個五階異能者的全部能量,這也就是文,換做一個一般的五階異能者在這裡早就被直接抽干之後再抽生命力了…

不過文也算是弄明白了為什麼這異能道具沒能量的時候會是隱形狀態以及能量輸入口設計在要害了——是為了保護異能道具在被偷襲的時候不會被徹底破壞掉:如果被後背偷襲,能量就會泄露出去,異能道具就會隱形而不被發現…

「吾…身在何處?」一個充滿滄桑的聲音響了起來。(未完待續。) 「吾…身在何處?」鳳棲梧感覺到了體內有了能量,努力睜開雙眼,但是卻還是睜不開,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嗯?醒了?」少年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鳳棲梧睜開雙眼看到的依舊還是一片漆黑,是眼組壞掉了嗎?

「大叔你不能一直趴在這裡啊,翻過來身…」少年的聲音還在說著。

是因為眼前是地面所以才看不到的是嗎?那我便翻個身吧。鳳棲梧這麼想著,倒過了身,眼前依舊是一片黑暗…果然是眼組壞掉了嗎…以後要找材料重新做一對眼組了。

鳳棲梧伸出手捂住雙眼。

「啊…你現在醒了嗎…思考什麼的有沒有問題,畢竟睡了那麼久…」少年的聲音依舊在面前不斷閑逛,鑽進鳳棲梧很久沒有用的耳朵里。

「這小兄弟是怎麼修復我的身體的…還有感覺體內的能量充盈的有點過分吧…」鳳棲梧依舊沒有說話,而是腦袋裡不斷的打量這這不斷說話的少年和自己的體內。

「唔…大叔你怎麼一直捂著眼睛…啊!大叔你不用捂著眼睛啦,你的眼睛沒有壞掉,只不過是屋子裡沒有光罷了」少年急匆匆的把鳳棲梧的手放了下來。

眼前依舊是一片漆黑,但是隱約能看到一點輪廓…


「原來眼組還沒有壞掉…」鳳棲梧放心的自言自語了一句。

「眼組?是指眼睛嗎?」少年的聲音有一點疑惑。

終於反應過來的鳳棲梧眨了眨眼睛,隱約看到了少年身影的輪廓,少年頭上好像綁著什麼…

鳳棲梧搖了搖頭,讓思維更加清晰一些。

「吾記得…」鳳棲梧小聲的自言自語著回憶著陷入沉睡之前的事情——自己在圍攻中被背後偷襲,自己釋放全部能量對周圍釋放第四領悟…

「大叔不要想啦,既然是被偷襲,那麼對方肯定不會讓你看到的,回憶起來也不知道是誰下手的,況且那個人現在是否活著都是個問題啊」少年的聲音充滿了一種…雖然形容不太對,但是就是…像是光的感覺。

「吾…」鳳棲梧剛要說話,卻又被少年打斷了。

「大叔先自我介紹一下吧,還有不要一直用文言文說話啦,聽著很彆扭的…」少年緊了緊頭上綁著的東西說著。

「吾…」

「我先來吧,我叫文,五階光系異能者。」少年背後突然亮起了迷幻的光。

「吾乃鳳棲梧,虛…」鳳棲梧突然聽住了話語。


「?」文一臉問號。

「五階光系異能者,吾的能力會和給吾灌輸能量者一模一樣」鳳棲梧說著。

「哇!大叔好厲害啊!那你會不會光分子化,會不會?」文抓住鳳棲梧的肩膀跳起來興奮的說到。

「光分子化?」這次換成了鳳棲梧一臉問號。

「啊…就是感覺自己全身的每一個部分,每一個分子都變成了光的感覺,其實總感覺叫分子光化才更貼切一些呢…」文撓著頭說道。

「額…」鳳棲梧不知道該說什麼。

「大叔一定會的吧!一定會的吧!」文抬起頭一臉懇求的看著鳳棲梧,雖然文帶著蒙眼布,什麼也看不到。

鳳棲梧此時才看到文頭上綁著的竟然是蒙眼布!(未完待續。) feng起舞鳳棲梧看到了文臉上掛的蒙眼布,突然就心軟了下來。

「既然如此,吾便嘗試一次。」鳳棲梧閉上了雙眼,感受起自己的身體。

「眼組沒有損壞,首組整體也沒有破壞,肢組完好無損脊椎組……脊椎組是何人修理的,竟直接用能量塊封堵…」

鳳棲梧突然有種想要打一頓修理自己的人的衝動,這樣子吾很容易爆炸的好不好?會不會修理異能人偶?

「阿嚏」文打了個噴嚏。

【怎麼總感覺剛才突然一陣惡寒呢…】

《變成光嗎?》鳳棲梧如是想到。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鳳棲梧開始了異能人偶生涯的第一次光分子化。

《首先是四肢組,讓四肢組變成……變成光,金鐵木做的管道怎麼能變成光呢?這少年是在騙我吧……》鳳棲梧表示感覺文是在逗自己——木頭怎麼能變成光呢?雖然是像金屬一樣的木頭……

「汝覺得木頭怎麼能變成光?」鳳棲梧睜開眼睛和文開始講理。

「很容易啊,只要一個替身符或者一個光之強化就搞定了啊,別說木頭變成光,光變成木頭甚至把木頭變成大叔你都沒有問題啦」文擺擺手說到。

「替身符?你是茅山的?」鳳棲梧一臉驚訝。


「茅山是啥?」文也是一臉懵壁,表示茅山是個什麼,可以吃嗎?

「……」鳳棲梧一下次就明白了文不是茅山的弟子,甚至連茅山是個什麼都不知道……

「啊!我想起來了,就是電影裡面那個抓鬼的道派是嗎?」文恍然大悟的說到。

其實也不怪文記性不好,而是在異能亂局進入異能時代之後,以前的電影裡面的東西早就在現實都可以做到了,所以大部分的奇幻玄幻等題材的電影都變得無人問津——現實比電影好看的時候誰還去看電影?

「電影?那是什麼?」鳳棲梧表示他很好奇電影是什麼,然後就把茅山以及光分子化的可行性的事情全部都扔在腦後了。

「咳咳,就是用來看的故事,故事裡面的人可以動,可以說話,看起來更還原,更好看——但是其實根本沒有現在的異能打鬥好看啦……」文大致解釋了一下,然後把話題開始往回帶:「總之木頭變成光是可以做到的,異能者就可以做到,大叔身為異能道具,應該沒問題吧。」

「異能道具?準確來說,我應該叫做異能人偶,不過還是叫我鳳棲梧比較好——這個時代的知識好奇怪……」鳳棲梧突然就脫離了「古人」的一直說半古不古的古文的狀態,嚇了文一跳。

「啊……不用感到奇怪,我會獲取到主……給我灌輸能量者的一部分的知識,對於你們這個時代的知識我剛剛也接收了許多,只不過是內容太多,現在首組才反應過來——首組就是指頭部,用你的話說,就是腦袋。」鳳棲梧嘮嘮叨叨的說了一大片,文只是聽懂了隻言片語。

「所以說根據你們這個時代的知識,木頭怎麼會變成光?」鳳棲梧問道。

「大叔,你的腦袋是什麼做的?」文捂著臉反問。

「金鐵木啊」(未完待續。) 一番折騰之後,文總算告訴明白了鳳棲梧——木頭為什麼能變成光,又怎麼讓木頭變成光,然後鳳棲梧問了一個讓文吐血的問題:那麼鐵怎麼變成光的?

文直接不想搭理鳳棲梧了,躺倒在了床上,繼續去試他的一堆異能道具。

鳳棲梧一頭問號,又看了看文的蒙眼布,感覺這個東西好眼熟啊……


於是,鳳棲梧就去摸了一下。

然後鳳棲梧就不會動了……

《這個是……這個是……》

————

「糟了!」解峰突然停止了正在準備的演唱會練習,轉了一個方向看向背後。

————

文感覺一隻手放到了自己眼睛上,然後便不動了。

————

【鳳棲梧的記憶】

「主人,我的名字是什麼?」

「你就叫鳳棲梧就好了,至於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就想到了。」

「那我的使命是什麼?」

「找一雙眼睛,然後讓他打開。」

「怎麼打開?」

「碰一下就知道了」




Related Articles

「嗯。」馬良點了點頭。

「好了,都安排好了。小龍我們怎麼去那個時...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