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志宇道:「難道我有說錯嗎?在怎麼說我和文偉都是升龍戰隊的人,身為上級戰隊就應該這樣對我們嗎?」

風塵道:「原本是這個樣子的,只是你們違背上級的意思,向其他的方向展,那他們的存在對上級來說就沒有意義了。」

「這也很難怪,當年神佛為了與七大職業爭奪神之碎片守護職責到是付出了不少代價,現在懷恨在心也是情由可原。」文志宇看著風塵說著。

風塵怒喝道:「你胡說,這一切都是當年七大職業失職所造成。」

文志宇冷冷的笑了兩聲,道:「你只是小輩而已,當然不清楚這件事情,在這裡也沒有必要跟你講清楚,不過七大職業將會繼續負責保護神之碎片,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的。」

風塵道:「你到底是誰?」

「雷神!」很簡單明了的兩個字從文志宇的口中說了出來。

「那文志宇這小子」

「我只是借用他的身體而已,難得被人喚醒,看這你們這樣把他弄死,我怎麼能允許呢。」

白手看到了情況不妙之處,道:「縱然是雷神又如何,這是我們的事情,還倫不到你出手。」

文志宇道:「雷族也是守護者之一,雷族有雷族的責任,炎族也是一樣,神佛竟永遠無法通過考驗,也不可能成為神之碎片的守護者。」

風塵的左手慢慢伸進了口袋,道:「神佛馬上就可以成為神之碎片的守護者,這是誰都不可能阻擋的。」


文志宇道:「神之碎片是關係能力界命運的重要碎片是神聖的,所以必須有神聖的人來保護它。」

「你這個傢伙,是在侮辱神佛一族嗎?你要為此付出代價。」白手的背後又長出兩隻手來。

文志宇手中也慢慢亮出雷神之刃。

風塵左手飛快的甩出,十幾張靈符脫手飛出,這種攻擊對於被雷神所付身的文志宇來說自然算不上什麼,大劍橫空一掃,劍上帶著十幾道雷光一同甩了出去,雷光閃電就象一張大網隨著大劍揮動鋪天蓋地捲來。

只聽『轟隆』聲不斷。

四周地面塵土激蕩,整個汽車都被雷光擊成廢墟,雷龍家裡的半個院子竟被這一劍摧毀。

風塵早已退身十幾米之外,看到這種威力在斗下去說不定小命也難保,暗道:「還是先回去總部在說吧。」想到此回頭看了一眼白手,道:「我們走。」

白手點點頭,兩人閃影般消失了。

看著他們遠去雷神才放下心來,從文志宇的身體走了出來,帶著雷神之刃化成一個圓形的標記刻在了文志宇的左手腕上。

文志宇則倒地暈了過去。

五人在雷龍的陪同下逐步走出通道,到院子時眼前已經是一片廢墟,遠處可以清楚的看見文志宇躺在那裡動也不動,龍帥興奮的道:「還好,小宇還在。」

雷龍看到文志宇毫無異樣的躺在那裡,心中突然舒坦了挺多,在看看這五人各個身受重傷,道:「現在你們的樣子連自己都照顧不了,不如你們先到小敏那裡住幾天。」

五人現在看雷龍的眼神終於有些改變了,但他們現在也沒有選擇,因為現在的雷龍可以毫不費力的把他們都抓住送到上級戰隊里,可雷龍沒有這樣做,這一點大家就應該信任他。


雷龍帶著五人和小宇來到了山中,雷龍雖然年紀大了,但體質卻十分的好,背著文志與走了近半個小時的山路絲毫沒有累的跡象,只是他們五人的卻慢了不少,也正是因為那些爆符所造成的。

穿過一道道狹小的山路,終於可以看到一個有房子的地方,象是一個山谷,四面環山,在中間一小片空地上有一座兩層房子,但沒有別墅那樣的豪華,卻充滿了風味。

小敏似乎知道他們要來一樣,很遠就來迎接,第一個上前接過雷龍背上的文志與,道:「前輩,你怎麼來這裡了。」

雷龍道:「他們先到你這裡躲上幾日,這些日子就麻煩你多多照顧一下。」

小免看著這幾個人,沒個人都帶著傷,而且很重的傷,雖然只和這幾人見過一次面,不過小敏知道他們都是好人,因為這些人曾經為救小宇而做過什麼,在小敏的眼裡,小宇的朋友也都是好人,隨後看著雷龍道:「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的。」

雷龍滿意的點點頭,道:「我不能在這裡多留」不等雷龍說話小敏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道:「前輩早點回去就是,剩下就讓小敏來料理。」雷龍很是放心的點點頭,因為小敏可是醫療戰隊的,救命治傷也是他的職責。

雷龍慢慢的遠去,小敏在帶著這些人來到自己的家裡,還好自己的家分兩層,有足夠的地方,所以對他的治療也有很大的好處。

菲沒有受傷自然就成了小敏的得力助手,兩人里裡外外忙呼著,直到天色漸晚才算把他們幾人的傷口料理好。

小敏一個躺身,摔到沙上,道:「終於可以休息一會了。」

「這是?」菲在一間自己一天都沒有進去過的屋子裡說著,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

小敏向那個方向望去,才想了起來,道:「那是小小的屋子,我正在想辦法救她呢,可惜我現在還沒有想好呢。」

出現在菲眼前的是一個玻璃制的方型大水缸,裡面都是錢灰色的液體,並且在這些液體裡面還泡著一個人,正是小小,閉著眼,可以看清她那蒼白的臉,真的象死人一樣,然而她的確是死人。

小敏道:「我要先休息一會了,太累了」似乎連說話的聲音都沒有了,躺在沙上一動不動。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頭頂,腳底,身體的四周充滿了黑暗,和寂靜,文志宇眼前什麼也看到不,再次用力的睜開雙眼,道:「這裡是哪?地獄嗎?我已經死了?」

「這裡是雷神的標記印記,這個空間領域是受控制的,只有在力量上能和雷神相通才可以到這裡來。」不遠的黑暗處慢慢生出一道光來,雷神拿著雷神之刃站在那裡。

「我怎麼會到這裡來,到底生了什麼?」文志宇疑問著似乎在問雷神但似乎又在抱怨著自己一樣。

雷神道:「你已經開啟了雷神之刃,你終將成為雷神的傳人,你會得到雷神的巨大力量,用這力量去為正義而戰。」雷神高昂的說著,心裡也嘆道:「一直以來只有雷族可以繼承的雷神力量終於改寫了。」

文志宇瞻望著高大的雷神,道:「那我現在這是在哪裡? 神醫凶猛 ,我也不想到這個領域裡。」

雷神道:「難道你不為自己擁有這份力量而感到自豪嗎?」

文志宇長嘆了口氣,道:「擁有這份力量對我來說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和我的那些朋友在一起我就滿足了。」

「哼!」雷神冷哼了一聲,道:「身為雷神的傳人怎麼可能就這麼一點出息,你所有做的是為整個人類,而並不是你那幾個朋友而已,擁有了這份力量也就擁有了這個責任,這是你推脫不掉的。」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給人一種硬朗的感覺,似乎不這樣做都不行。

文志宇開始明白了什麼,暗道:「為整個人類?由我?」簡直是不能相信。

雷神看著文志宇的表情,並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興奮和堅定,而是憂鬱和驚奇,心中倍為失望,嘆道:「雷族的能力繼承改寫難道是一種錯誤嗎?怎麼你這小子討厭這份職業嗎?」

文志宇連連的搖頭,一邊揮手一邊道:「不,不,不是,我只是覺的我還不能勝任。」

雷神大眼一張,道:「這個職業沒有勝任可言,一旦被選為傳人擁有了這份力量后,你就沒有選擇了。」

文志宇只記的小小死的那一刻自己是多麼的痛苦和難過,現在那件事在心裡怎麼也不能忘記,道:「到底生了什麼?」

雷神聽到了這個問題,『嗯?』一陣疑問,道:「這樣的話我就把最近生的事情,完全告訴你。」

文志宇猛的抬起了頭,看著雷神,道:「謝謝你。」

雷神道:「我是雷神,不要尊稱我為『你』,應該是雷神大人,每一代都是這樣稱呼我的。」

『哦』文志宇點點頭,道:「那謝謝尊敬的雷神大人。」

雷神說完便開始講述在文志宇昏迷的這斷日子裡都生了什麼事情。

從窗外望去,已經飄起了雪花,而且刮著大風,雖然屋子裡十分的暖和,可聽著窗外的風聲也能感覺到出去後會有多麼的冷。

菲靜靜的站在窗口向窗外望著,道:「下雪了嗎?」

旁邊是龍帥,正躺在床上酣睡著, 國民總裁請讓開

而小敏所住的這座兩層小樓房是與世完全隔絕的,沒有專人領路要進到這裡來幾乎是不可能的,至於這個房子在此建造的原因則要追述到小敏的祖輩。

樓房的頂上是太陽能,負責樓房的全部用電,這樣以來不是很豪華的小樓房,卻是十分完美的。

菲看著龍帥安詳的臉就能想起小時候一起的樣子,可自己和龍帥一隔就是幾年未見,這次重逢菲的心中已經言誓在也不與他分開。

現在御傑和封雲也一樣,都沉睡著,這樣才更有利於恢復身體。

只有文志宇向死人一樣,大家幾乎還沒有見他清醒過,心中都不知道有多擔心。

由於體力極度勞累和疲乏文志宇根本無法清醒過來,靠精神支持著生命,並且闖入雷神的精神領域裡,而雷神也將他昏迷時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獨角獸也死了」文志宇慢慢低下了頭,雖然獨角獸只是一隻不起眼的小神獸,可在自己的心裡完全已經把它當成一個朋友,自從上次受傷開始,御傑就把獨角獸帶到自己的身旁,而文志宇並沒有因為上一次它的背叛而恨它,耐心的聽著它的解釋,之後的一段日子裡,文志宇才算真的認識了這個小傢伙,並把它當成了自己的朋友。

「大夥都受傷了,都是為了我。」文志宇心中的感覺無法形容,難受,難過,痛苦,文志宇都不知道現在自己的心裡是什麼感覺,總之這種感覺是自己不能接受的。

雷神從文志宇的臉上已經看了出來,道:「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養好自己的身體,你的體質太弱了,我使用你的身體根本無法揮雷神一半的力量,所以你的體質必須加快修鍊。」

文志宇兩手握緊了拳頭,那怒氣他不在想用吼叫所代替,而是變的冷靜沉穩起來,問道:「這麼說我已經擁有了雷神的力量,可我怎麼感覺不到。」

雷神點頭,道:「是的,你已經擁有了雷神的力量,這股力量被暫時封印在你左手手腕上的標記里,以你現在的能力雖然可以復活標記,可所復活的能力並不是雷神最強的力量,所以你要明白,要擁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時先是自己必須強大,這樣才可以強者越強。」

文志宇似乎可以明白一些了,看著雷神,道:「那我什麼時候才可以醒來?」

雷神道:「這個簡單,只要你的體力恢復了,你就可以從新回到現實中,也就是說你就可以醒來。」

文志宇心中期盼著自己醒來的那一天,他整個心已經被仇恨所佔據,他無法擺脫也不想擺脫,這一點雷神自然明白,不過身為人類,這都是不能避免的,只有經歷才能提高自己,雷神不會因為這個而去提醒文志宇宙什麼或引導什麼,他會任文志宇自由的去展揮自己的能力。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據報道日本國內的武士能力戰隊已經和忍者能力戰隊開戰,這也是能力形成已來次開戰!」

電視里播放著,現在所有重要的新聞都已經集中到能力界的戰鬥中,此時世界上大多地方都已經起戰爭。

「這就是傳說中的世界大戰嗎?」御傑疑問道,隨後深為不解的嘆了口氣,道:「你說這小日本生內戰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非來找我們的事。」

封雲道:「能力界戰鬥無謂是看能力的強大,只有得到更強大的力量才可以打敗對手,他們把矛頭對象我們,這說明我們這裡有可以開的強大力量。」

龍帥向文志宇的屋子裡望去,道:「是小宇嗎?」

「可能是這個吧。」御傑把自己身上的那塊神之碎片拿了出來。

菲看著他們一起看著電視,傷也好了不少,但話說回來這都要感謝小敏,雖然菲一開始並不怎麼相信這個姑娘,可現在卻成為了自己的好朋友。

「看來他們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菲回頭對小敏說著。


小敏自信的笑了兩聲,道:「那是必須的,這種醫療能力是祖傳的,效果當然好了。」

「祖傳?」菲突然對小敏所說的東西很感興趣。

小敏又是一笑,道:「是啊,我聽爺爺說,這個地方就是祖上留下來的,只有我們艾家人才知道這個地方,不過在爺爺和爸爸都死後這裡也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那你的媽媽呢?」菲追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小敏突然沉默了,似乎很傷心的樣子,菲也意識到自己不該這麼問,連忙又說道:「真沒想到這房子已經有這麼久的歷史了。」

小敏仍是很不高興的樣子,道:「這房子是祖上的心血,聽爺爺說在建造房子時耗費了大量的醫療能力,爺爺說人只要住進這座房子里就會延年益壽,而且還可以保護身體健康,其實這只是爺爺說的,事實上我也不清楚的。」

菲的確能感覺到這座房子的能力,很強大,卻若隱若現,沒有敵意,菲感覺不到這股能力的恐怖,相反,是這股能力的溫和。

菲看著龍帥他們身體恢復很快,心中僅有的擔心也消失了。

小敏自然留意到菲的眼神,然後順著她的眼光看過去,道:「看來他對你很重要呢。」

菲有意無意的點點頭,眼神絲毫沒有離開過龍帥。

小敏能感受到一點那種感覺,就象自己當初看著文志宇一樣,只是現在不一樣了,小敏已經明白了,在文志宇的心裡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周小小,無論自己多麼努力都將無法擠進他的心裡。

「這樣也好,其實我們應該也這樣,看著他就已經足夠。」小敏低小的聲音自言自語著。

菲卻什麼也沒聽見只顧注視著龍帥。

「看來我們必須為我們的將來做打算了。」文偉突然打斷了大家的談話,然後接著說道:「現在世界已經很亂了,看似平靜,那是因為沒有聽到槍聲和炮聲,可是能力戰我們都無法避免。」

封雲點著頭,道:「文偉說的對,我們應該為我們的未來考慮一下了,現在國家戰隊已經視我們為敵,所以我們在國家戰隊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我們能去哪呢?」雖然封雲說的很有道理,可當龍帥問出這個問題時也成了大家頭疼的問題。

御傑摸著懷中的神記,道:「我們以前不是說好去埃及的嗎?」





Related Articles

「嗷!」老五一聲慘叫,手中斧頭哐當一聲落地,人也跟著軟軟地倒了下去。

這幫斧頭幫眾,仗著人多,平時欺男霸女慣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