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部位在李青頗有節奏的遊動間,變得更加的挺拔,冬玉俏麗的臉龐忽的一陣緋紅,旋即以更猛烈的攻勢回敬李青。

就這樣,二人猶如水蛇一般交纏在一起,落到了床榻之上。這裡,似乎才是真正戰鬥的地方。

冬玉的玉臂環著李青的腰,光滑的肌膚不斷在他的胸前摩擦,讓得李青胯下悄悄隆起山包。

「靠不能再這麼下去了這安魂湯不會是春藥吧!」身體不斷配合冬玉的過程中,李青不停壓制著這團慾火。

欲罷不能之時,少女的攻勢已經愈發的猛烈起來,順著她不斷下滑的身軀,已經逐漸逼近那隆起的山包,即刻就要將其攻佔了

「臭小子!老夫一大把年紀了!可經不起你這般折騰!」葯老怒聲間帶著一抹酸意,伴隨著一陣清風,頓然顯現在床榻之前。

「啊!」尖叫一聲,冬玉猶如見鬼了一半,連忙整好凌亂的衣衫,蜷縮到床榻的一角。

「臭老頭你總算是現身了」李青含糊的說著一句,旋即迷糊起來。

西老瞥了一眼少女,手背落到李青的額間,旋即眉頭猛地皺起。春藥!

「你竟然下藥!」老眼微眯的望著臉色蒼白的冬玉,西老枯燥的手掌騰起一團烈火。

冬玉尖叫一聲,顯是嚇得不輕,連忙顫抖的說道:「前輩哦不,大人這都是教主的意思啊」

「喔?!常人倒是無礙,他體內可是火屬性的元氣,在這春藥的催動下,可真得「慾火焚身」了!」怒聲呵斥,西老連忙坐到床邊,兩掌騰起一股溫和的元氣,旋即灌入李青的體內,欲要強行將那慾火逼出。

冬玉望著這一幕吃驚不已,先是這憑空chuxian的神秘老者,后是這春藥似乎能要了李青的命,這讓得歷經世事不久的少女,頓時嚇昏了過去。

「老師我好熱」頭腦一陣暈眩,李青已是口齒不清。

西老面色凝重,兩手不斷在李青胸前交換架勢,布滿皺紋的額頭,頓時汗如雨下。

「臭小子,你要撐住」

西老老眼微眯著,忽然猛地一睜,似是想到了什麼,忙是將兩手落到李青丹田之處,開始藉助zi的元氣,強行引動李青體內的冰屬性元氣,將那邪火蓋去。

果不其然,待那冰屬性的元氣洶湧而上,與那慾火交融一處后,李青猙獰的臉龐便略微有些緩和起來。

許久許久,待最後一絲慾火被冰屬性元氣吞噬之後,李青的臉色才開始恢復正常,神智也緩緩清晰。

大功告成,西老讓李青安靜的沉睡,冷眼瞥向冬玉,將她丟出了屋外。方才安心的化作一縷青煙,消失在房間之中。 兩條身體交織才一起,火熱的體溫充斥著體內的每一處細胞,身上的衣衫褪去,剩下赤身坦胸相對

「靠!老子的處」

雙眼驟然睜開,李青從床榻上猛地彈起,視線急速在房間內掃視起來,沉重的呼吸聲及心跳聲在耳邊縈繞。

「呼還好是夢」

深深的鬆了一口氣,昨日的春色滿屋顯然是嚇得不輕。李青起身下床,退開木門,讓迎面而來的青草香氣衝散殘留在體內的淫慾之氣。

腳步聲順著耳邊傳來,凌夕正大步邁向zi。他的臉色有些凝重,而這種凝重卻不代表有壞事發生,反而有著一抹少年羞澀的複雜。

似是想到了什麼,李青撲哧一聲便是笑了出來,旋即迎上了凌夕,一手搭在他的肩頭,一臉壞笑,道:「凌老大你昨晚」

「噓!」

眼珠頓時一大,凌夕趕忙捂住李青的嘴,緊張兮兮的四下張望起來,低聲道:「你還不是一樣!」

「一樣什麼一樣!我可是保住了處子之身」李青竊笑道。

俊俏的臉龐突然一紅,凌夕撓了撓naodai,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昨日的激戰,他可不像李青這般抗拒,反倒符合少年對於的憧憬與好奇。

「牛歌,你說這他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眉頭忽然皺起,凌夕有些不安的道。

「你疑心病別那麼重,說不準人家只是看你長得帥氣啊?」眉頭朝凌夕怪挑著,李青有意這般調侃道。此話說完,便是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這時,廂房的西側面步來一名少女,眼波流轉間對上了凌夕的目光,不由得害羞的低下了頭。

這少女僅僅只是低頭,而凌夕卻是渾身冒起了冷汗,旋即躲到李青身後去了。

「就就是她」

眼瞳一睜,李青笑看了一眼少女。見她秀美的臉龐之中,略微一抹淡淡的嫵媚,蓮步輕移間,嬌身猶如水蛇一般扭動,甚是婀娜。

壞笑一聲,李青撇過頭朝凌夕低聲道:「還不賴哦~」

那少女見李青頗有意味的看著zi,當即便是臉紅一片,步到李青跟前,低聲道:「二二位大人,進山了。」

「嗯」

李青答應一聲,便是跟上了少女的步伐,徑直離開了讓他一夜驚心動魄的廂房。

繞過了幾個走道,穿過正殿,李青與凌夕在少女的代領下重新回到了那殿門之外。那裡,藍彩蓮領著眾弟子早已恭候多時。而在這群人的後方,狄戰頂著黑眼圈,一臉焦慮的dengdai李青他們的chuxian。

「二位大人,昨晚睡得可好?」藍彩蓮笑著道,目光落到凌夕的身上,更是笑出了聲。

在藍彩蓮身旁的冬玉,側身而立,盡量不讓李青發現zi。但目光銳利的李青又怎會發現不了她,輕笑了幾聲,便是躍過了藍彩蓮,一手拉住了冬玉的皓腕。

「昨晚不好意思了。」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加上如此突兀的一握,頓時讓冬玉秀美的臉龐紅成了蘋果。貝齒輕咬著紅唇,竟是不言也不語。

而後,藍彩蓮又是客套了幾句,便是領著眾人,往山中走去。

由於玄天冰龍的藏身洞穴極為隱蔽,因此並未有什麼青石階梯,皆是一條又一條泥濘的山道,以及布滿毒蛇昆蟲的雜草堆。

前方的教眾分工明確,一撥人,眼疾手快,發現極有威脅性的毒蟲,便是一劍刺死。另一波人則是用手上的兵刃,將足有人高的雜草砍去。讓得後方的人群行走起來,方便許多。

「火神大人,對付這玄天冰龍,您可有準備?」一面走著,藍彩蓮忽然試探性的問道。

「哦,沒有準備。」


藍彩蓮笑而不語,轉顏望向凌夕,問道:「那您呢?」

此話問出半晌也沒個答聲,凌夕的目光始終落在那個一夜春-宵的少女身上。

嗤,藍彩蓮捂嘴而笑,旋即便也是提高了幾個分貝道:「男歡女愛,天經地義。」

這句話一出,凌夕就像小辮子被人拉了一下,整個身子都為之一顫,紅著臉回過頭來,尷尬的笑了幾聲。

「這位大人,若是覺得天山教還不錯,大可時常來做客,晚輩絕對歡迎。」藍彩蓮耐人尋味的一句話,讓得凌夕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是啊,斬龍之後,他便要與李青離開了,不知何時才能再來。也許,永遠也不會再回到這片土地了

見著凌夕一臉的苦悶,李青自然也是猜出了一二,心下也不該和他說些什麼,任由他去吧


一行人的腳步行進了數里,最終聽在了一個狹小的洞口處。藍彩蓮一臉嚴肅的朝洞內探了探,便回身朝李青說道:「就是這裡了。大人莫要看這洞口小,裡頭,可是別有洞天啊。」

哦?!李青目光落向了那狹窄的洞口,也是頓時肅然了起來。

「這裡不便去太多人,你挑幾個精銳的弟子隨我一同進去。」李青淡淡的說了一句,便是探身進入的洞內。

而這身子一探進洞,一股極寒之氣便是撲面而來。這股寒意,就連身懷冰屬性元氣的李青都倍感刺骨。

洞穴之內無草無花,狹長的隧道一片陰暗,一行人縮身前行,走了不到半柱香的路程,李青便示意他們停下來。

面前一片光亮,李青貼在岩壁之上,順勢將頭探了出去,目光驟然一聚,就見這光亮之處乃是那隻傳說中玄天冰龍。

此時的玄天冰龍,龐大的身軀大起大伏,似是在吐故納新。偌大的洞穴內回蕩著震耳的龍吟之聲,而此時,這聲聲的龍吟,略帶著一絲xuruo的氣息。但即便如此,它每一次的呼吸,都能帶起一陣強大的能量振幅,仿似頃刻間就能讓周遭的yiqie灰飛煙滅。

深咽著唾沫,李青不敢掉以輕心,步子緩緩挪動,小心的邁出了洞,貼著岩壁,緩慢的朝那玄天冰龍挪動而去。

李青的身後,藍彩蓮也是警惕的領著身後的教眾,小心翼翼的跟在李青的後頭。

吼!

玄天冰龍豪嘯一聲,白腹之中上的血口急速抽搐起來,顯是這傷口處正在發作。

走了幾步,李青再一次的停了下來,目不轉睛的盯著距離他不到十丈的玄天冰龍。不知為何,面對這種傳說中的神獸,他絕沒有一絲恐懼之意。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穿過李青的神經,在他的腦海中顯現一個巨大的身影。

「你不屬於這個位面,你來自那裡。」

這道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詫異之時,腦海中的影子越來越清晰

玄天冰龍!

李青腦海中浮現的影子,正是面前的玄天冰龍。而此時此刻,那腦海中的玄天冰龍,面目雖是猙獰無比,但語氣卻是帶著溫和之意。

它身上的冰晶鱗片閃爍著耀眼的神彩,讓得李青有些頭暈目眩起來,旋即,他鎮定著情緒,回道:「我來自匯元大陸的上位面,元氣大陸。」

「那你帶著他們,是要來殺我的么?」玄天冰龍又說道。雖然這句話的意思有著明顯的不滿,但玄天冰龍的語氣中卻是沒有半點威脅性。反倒是十分平淡。

「呃」李青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它。畢竟換了是誰,被如此一問,都是一時間詞窮起來。

「呵呵,小傢伙,你不需要緊張。我氣數已盡,也是活不了多久了。」

玄天冰龍此言一出,李青頓時一怔,連聲問道:「可是被那朱雀劍所傷?那劍當真有如此大的威力?」

「呵呵,我確實是被朱雀劍所傷,但若不是我無意中來到了這個位面,到也不怕這區區的朱雀劍。」玄天冰龍說起話來雲淡風輕,倒像是善於談天的長輩一般。

心頭湧起一絲同情,李青殺意頓然全無,旋即朝玄天冰龍笑著道:「實話告訴你,我確實是帶他們來殺你的。但現在,我又不想了。」

「別。」

李青剛要準備回身離去,就聽腦中的玄天冰龍突然一言而出,讓得他猛然一怔,道:「難不成你要我殺你?」

「什麼殺不殺,年輕人真不會講話fanzheng我早晚都是死,與其死在這些泛泛之輩的手下,倒不如落得你手。如果我沒有看錯,你體內有著冰屬性的元氣,若是能煉化我的晶核呵呵。」

玄天冰龍的話還未說完,李青便是明白了它的意思。的確,若是能夠煉化它的晶核,莫說冰屬性的元氣能夠瞬間提升數百倍的強度,就連自身的修為也會得到質的飛躍。但這玄天冰龍畢竟是神獸級別的存在,這種晶核,不是他這種毛頭小子所能煉化的。

「年輕人,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的晶核會gen不同位面來變化強度,在這個位面,你還足以煉化,但是到了上位面,你可就煉化不了了。」

「在若是在這個位面煉化,豈不是太可惜了嗎?」玄天冰龍的話突然讓得李青有些激動,但是反觀一想,神獸級的晶核在區區的下位面煉化,真的是暴殄天物啊。

「哈哈,小子,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吧。我的晶核你是永遠煉化不完的,只是回到你的位面,在你未達到一定實力之前,切莫煉化。」


「永遠煉化不完?莫非你所存在的位面,要比元氣大陸高上好幾個位面?」摸了摸鼻子,李青有些好奇道。

「哈哈哈」玄天冰龍突然狂笑不止。

「好了小傢伙,我存在於哪個位面,你終有一天會知道的若是你真的有機會將我的晶核全數煉化,到那個時候,便是我重生之日。」 洞天之內,寒風呼嘯而來,猶如海浪一般朝著四面八方震蕩而去。

藍彩蓮等人默不作聲,警惕的觀察著玄天冰龍的動靜。眼神不經意間朝李青看去,就見他一臉遊離的神色,身子也開始瑟瑟發抖起來。

「這火神是怎麼了?」眉頭微微蹙起,藍彩蓮有些疑惑起來。

此時此刻,澎湃的腦海之中,玄天冰龍懸空而立,華麗的身軀極有律動的搖擺著,使得冰晶一般的鱗片反射出耀眼的神彩。


「若你真能將我的晶核全然煉化,到那個時候,便是我重生之日」

玄天冰龍的話音還在耳邊回蕩,李青深咽著口水,有些震驚的問道:「莫非你沒有死?而是將神魄注入晶核之中?」

不知為何,李青突然有種預感,這玄天冰龍的神獸晶核絕不是那麼容易可得,這其中,似乎有些條件。

「哈哈哈」

豪氣震天的狂笑后,玄天冰龍突然晃動著巨大的身軀,顯是有些興奮。

「小傢伙,你的倒是挺聰明。不錯,即便氣數已盡,但我畢竟是神獸,肉身消損,神識卻依然可以保留住。我會將神識注入進晶核之中,待得你盡數煉化完全之後,我便能重見天日。」

微皺起眉頭,李青開始思索玄天冰龍話里的意思。

「不錯,我要將神識留在世間,就必須藉助晶核。而晶核就好比封印一般,若是你能將其煉化,就以為著能打破這層封印。到那個時候,我的神識將無所束縛,從你的體內脫離而出。」


「那隻不過是你的神識,而你的肉身依然不存在。」李青聽出了話里的重點,直口說道。

話一脫口,李青的身軀頓感一陣沉重,面前的玄天冰龍龐大的臉龐,略微有些猙獰起來。似是李青這一番話,觸怒了它。

「這你就不要管那麼多了。只不過,到那個時候,我需要你的一樣東西。」

玄天冰龍終於還是說到了點上,李青早也已經猜到,這玄天冰龍絕不會如此好心的將晶核交予zi。

「請問是什麼東西?」

「這個,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但你大可放心,這樣東西對你而言並非那麼重要。」

兩眼微眯,李青有些思慮起來。他心知zi再是追問下去,這玄天冰龍也絕對不會道出一二。竟然這樣東西對zi並不重要,用它來換取一個神獸的晶核,倒也是核算的。

「好,我答應你。」

見著李青正色的點頭,玄天冰龍龐大的身軀陡然在李青的腦海中飛舞起來,震耳的龍吟響徹心靈。玄天冰龍一陣陣的豪笑之聲不斷響起,許久之後,方才沉靜了下來。

「若是倒那個時候你言而無信,我也有辦法治你。」

輕聲一笑,李青朝玄天冰龍抱了抱拳,道:「我李青絕不是這種人。」

霸道的龍尾左右擺動,玄天冰龍鎮靜的盯著李青的雙眼,良久之後,眼瞳深處閃爍中一陣光暈。讓得李青瞬間頭暈目眩起來。

身子猛地一顫,李青猶如魂魄回身一般,呆立在原地,眼前的景象又恢復到了洞天之中。

「我是在做夢么?」雙拳微微握了握,李青有些不敢相信方才發生的yiqie。

「牛歌,你怎麼了么?」一手在李青的衣襟上微微拉扯了下,凌夕一臉疑惑的望著李青。從剛才開始,這李青就像沒了魂一般,兩眼空洞,怎麼叫喚,都不答應。

「啊哦,meishimeishi。」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李青的視線落向藍彩蓮他們,旋即點了點頭,輕聲道:「你們都出去吧。這裡交給我。」

「什麼?牛歌,你瘋了么?雖然在這匯元大陸,你我的實力都得到了提升。可對方畢竟是神獸!想必身受重傷下,也弱不到哪去。」

看了一眼凌夕震驚不解的摸樣,李青只是朝他淡淡的笑了下,拍了拍他的肩頭,道:「放心吧,我這麼做,有我的道理。」




Related Articles

就在樹靈想要迅速修復靈體時,葉晨風召喚出了噬神腦,飛了過去,瘋狂的吞噬起來。

「不,這是什麼……」 遭到噬神腦吞噬,樹...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