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而唐龍不但不會拒絕這種爭鬥,反而會主動投入其中,借著蒼州城天才們的壓力,儘可能的壓榨自己的潛力,努力的在各方面提升自己。

站在客棧外,唐龍對於那些盯著他的人,假裝沒看見。

這些人中不乏蒼州城內的天才。

唐龍將通冥妖瞳鳳尾鳥放了出來,輕輕地撫摸著只有拳頭大小的小鳥那光華的羽毛,輕聲道:「去吧,先去幫我看看金日徽章具體在哪裡。」

通冥妖瞳鳳尾鳥發出一聲嘶鳴,衝天而去。

暗中盯著的人,都是一撇嘴,明知道在寧止水手裡,還這樣,不就是期待有奇迹發生,不在寧止水手中嘛。

唐龍只是笑笑,如果真的將這小鳥當做普通妖獸,那就真的是樂子大了。

這小鳥經過失落大力城的洗禮,再有這些日子的苦修,實力之強,連唐龍都不敢說,純粹武道,不動用殺招的話,能否打敗他呢,小看他的,估計都要倒霉了。

唐龍就以正常的速度,不疾不徐的向四極堂走去。

很多人也都在等待著他與寧止水的碰撞。

彷彿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期待的人們,都在各處,或遠或近的盯著他。

唐龍則表現的很悠閑,途中甚至還跟兩個五六歲的小童嬉鬧了一會兒,那種悠然的樣子,別人還以為是去踏青呢。

半個小時之後,唐龍才晃蕩著進入四極堂所在的那條街道。

「唐少,請留步。」

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唐龍聽這聲音有點耳熟,回頭一看,赫然是那當初在失落大力城亂古醫侯府邸中,與他見過面的,應該是四象樓樓主的侍衛隊長的大漢。

「我家少主有請。」這大漢道。

唐龍眨眨眼。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在等著看他的笑話,等著看他被寧止水擊敗,譚笑居然這時候邀請他。

他也明白,既然譚笑這麼做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唐龍點了點頭。

就在大漢的引領之下,轉過兩條街道,來到四象樓。

四象樓內,還是上次唐龍來的房間,譚笑早就在那裡等待了。

「譚兄這個時候請我來,是有什麼要事吧。」唐龍在譚笑對面坐下。

譚笑擺擺手。


那名大漢主動退出,將房門關閉。

譚笑拿出一樣東西放在唐龍的面前,道:「我想跟你做個交易。」 桌上放著的是一本密卷。

密卷的表面有著一個金光璀璨的太陽照射茫茫大海的圖案。

圖案旁邊還有四個字。

金日秘義!

看著這四個字,唐龍的心就猛跳了一下。

對於這記載著金日秘義的密卷,他當然想要得到,因為金日秘義內並沒有詳細的記載什麼具體的金日族的強大武技,反而是記載著曾經強橫無比的金日族創造出屬於他們金日族獨有武技的一個過程,所有帶著秘義二字的,幾乎都是這樣的密卷。

這過程對唐龍來說,太重要了。

如果說沒有得到百王爭鋒圖前,唐龍還可能有抵抗吸引,畢竟他自己也能創造武技諸如千瘡百孔,能夠觀看金日族這樣一本創造各種武技的金日秘義,當然有幫助,但不需要的話,也不見得有太大的損失,他堅信自己能夠繼續將自創武技的道路走下去。

可百王爭鋒圖在手中,卻讓這金日秘義的吸引力無形中增加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這百王爭鋒圖,唐龍可從來沒有放棄過領悟,有時間就去參悟的。

的確,他還是遠沒有吃透的感覺,卻已經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

那就是通過百王爭鋒圖,他隱隱覺得,能夠將自己所有的武技來一次整合。


就好像各種醫道萬流歸宗,形成獨特的求敗醫道。

各種針法萬流歸宗,形成能夠在各方面都可發揮決定性威力的兩種針法一樣。

百王爭鋒圖自從帶給他融合寶體術之後,第二個收穫,就是有能力助他完成武技大融合,但他參悟那麼久,始終覺得有點欠缺,欠缺的就是他對武技創造的認識程度,還是太膚淺,遠沒有達到隨心所欲就可創造武技的地步,唯有那樣,才可能滲透百王爭鋒圖,繼而進行武技大融合。

金日秘義,就是這麼一種能夠帶給他解決這一點的關鍵。

「我不止一次聽人說過,唐兄自創武技,想來對著金日秘義是很有興趣的吧。」譚笑道。

「是的,我很有興趣。」唐龍表現的很淡定,絲毫讓人看不出,他實則何止是有興趣那麼簡單,「不知譚兄拿這個跟我交易什麼,我手中又有什麼是譚兄感興趣的。」

譚笑道:「我聽聞唐兄融合過大量的寶體術,合成如今的強大寶體術,其中就有一種寶體術是金日族的大日金身術。」

大日金身術?

唐龍都快要遺忘了。

那是他如今的百王戰體術形成的諸多寶體術的根基之一,乃是一種防禦性質的寶體術。

「嗯,我有大日金身術,譚兄要跟我交易這個,我是非常樂意的。」唐龍笑道。

「就是這個,請唐兄寫下來吧。」譚笑道。

唐龍也沒廢話,拿出紙筆,刷刷點點的將大日金身術的修鍊之法寫下來。

然後兩人交易。

他得到這卷金日秘義。

有此金日秘義在手,唐龍相信能夠對百王爭鋒圖再吃透一些。


「譚兄應該早就知道我有大日金身術吧,為何現在才跟我交易。」唐龍道。

譚笑掃了一眼紙上寫著的大日金身術,雙目微閉,片刻后就將這張紙毀掉了,他輕笑道:「我起初並沒打算交易的,因為我始終覺得大日金身術只能算是金日族當年比較不錯的寶體術,其奧妙也就一般,我有金日秘義,本以為能夠根據金日秘義自己揣摩出來的,最後還是失敗了,反而差點讓我走火入魔,這不聽聞你出關,就立馬找你交易了。」

唐龍疑惑道:「大日金身術放在當今的金日族中,那都是普通的寶體術了,譚兄怎會對大日金身術如此在意。」

「因為我發現了一處金日族大日金身王的遺迹。」譚笑並沒有隱瞞的說出了秘密。

唐龍也知道,兩人的所謂交情,可不是譚笑說出來的原因。

他之所以會說出來,一個是他唐龍無暇他顧,龍谷龍玉爭奪才是他的重中之重;其次就算是唐龍有時間分心,也不知道地方的。

不過,這王者遺迹還是對唐龍有相當吸引的。

他至今也未曾碰到過王者遺迹呢。

頂多有個亂古醫侯留下的神秘算是比王者遺迹應該不弱的。

「大日金身王,我記得好像是當年金日族最輝煌時期,一位非常強悍的王者,而且據說他是締造金日族特有的武技改良,走向繼續強大的王者,能得到他的遺迹,譚兄可是要大發橫財了。」唐龍笑道。

「哪有那般容易。」譚笑臉上並沒有半點笑意,「我找到大日金身王遺迹已經有一年之久,至今都未曾踏入內層,只是在外圍轉悠,你也知道的,類似這樣的地方,我的祖父也好,老祖也罷,他們是絕對不會出手的,只能靠我自己,也算是對我的一種磨礪,能闖過去,既能有收穫,還可磨礪武道之心,才有能力加大我在他們心目中的分量,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經過近一年的不斷努力,我基本確定,唯有掌握大日金身術方能有望進入的,當然,如果有大日金身王搞出來的金日套裝的話,把握就更大了。」

唐龍哈哈大笑道:「感情譚兄對我這金日套裝三大件,也有興趣呀。」

譚笑點點頭,「我已經擁有金日頭箍和金日神劍,就差你這三大件,還有金日徽章了,嗯,寧止水突然拿出金日徽章,倒是讓我有了想要將金日套裝組合起來的興趣了。」

「譚兄,你知道的,我可不是你這等有著好出身的人,對於你而言,連宙級神兵級別的寶物,可能隨手拈來一大把;對我來說,這披風,戰衣和戰靴雖然是宇級神兵級別的寶物,卻已經是我費盡千辛萬苦得到的,而且他們還是我爭奪龍谷龍玉的關鍵,你也說了,這金日套裝不是特別的十分必要,所以嘛。」唐龍一副不想交易的樣子。

譚笑二話不說,直接拿出一塊外圓內方的玉佩。

玉佩本身散發出來的氣息令唐龍有種面臨王者的感覺。

「這玉佩內有著王者對武道的感悟。」譚笑道。

唐龍立刻站起身,將金日披風,金日戰衣和金日戰靴脫下來,直接扔給譚笑,他自己重新穿上赤日戰衣,還有普通的一雙戰靴,伸手將玉佩拿走了。

王者感悟武道?

丫的,這個能夠更加直接的助他去參悟百王爭鋒圖了,可能比金日秘義帶來的感悟速度更快,作用更大呢。

譚笑收起三大件,笑呵呵的道:「唐兄還是很慷慨的嘛。」

「咱們是朋友嘛。」唐龍笑道。

譚笑一聽,差點要罵娘,這唐龍也不是個好鳥。

方才分明是看出他對金日套裝勢在必得,所以故意說不交易,無非就是讓他加大籌碼來交換,這不,一看交易中,他佔大大的便宜,立刻就同意了。

實則,譚笑看似付出很多,但他如能進入大日金身王的王者遺迹內,得到的肯定更加驚人,畢竟大日金身王雖然不是絕代王者,可也絕對是能夠橫掃普通王者的超級王者,而且還是當時很輝煌的金日族的重要王者之一,掌握的財富,寶物絕對是驚人的。

所以,譚笑願意付出。


唐龍笑道:「譚兄啊,王者遺迹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要不要我幫忙。」

「不用。」譚笑趕緊擺手,這廝居然還想對王者遺迹分一杯羹,哪有那麼好的事兒,「你要是能放棄龍谷龍玉爭奪,我可以考慮一下。」

「那就算了。」

唐龍怎可能放棄,得到龍谷龍玉,進入秘境第二層,對他意義太重大了。

秘境第二層,絕對不比一個王者遺迹差的,而且因為那裡太廣泛,寶物誕生的實在是多不勝數,如果有時間,他去秘境第二層別的種族駐地溜達溜達,收穫肯定超過一個王者遺迹。

「其實你可以考慮一下的,不是我不看好你,龍谷龍玉的競爭,你的希望真的不大。」譚笑認真的道。

唐龍知道自己並不被看好。

他不用醫道和王者意志,目前來說,他的確幾率不大。

可問題是,他已經接觸到突破的邊緣,只要跨入命輪大成境界,那就將有著十足的把握。

而這突破已經不遙遠,可以說近在咫尺了。

更何況還有王者感悟玉佩,金日秘義帶給他參悟百王爭鋒圖。

這麼說吧,曾經他需要冒著暴露醫道的危險去求勝,現在完全不必要,龍谷龍玉爭奪開始的時候,他一定會給所有人一個大大的驚喜。

施雷行厲害么,厲害!

但,那時候的施雷行在他面前,也將再無半點優勢,而是只有劣勢。

唐龍自然不會說出這秘密了,他笑呵呵的道:「我已經錯過了兩次進入秘境的機會,第三次,我是絕對不會錯過的。」

「好吧,那就祝你好運。」譚笑道,「我也該想辦法得到那金日徽章,湊齊金日套裝了。」

他話音剛落,鳥鳴聲響起。

唐龍笑道:「是我的獸寵。」

譚笑推開窗戶,就見通冥妖瞳鳳尾鳥從遠處振翅飛來,而這小鳥的口中叼著的赫然是……金日徽章,他居然獨自從寧止水手中搶來了金日徽章。

看著那金日徽章,還有小鳥得意的神情,唐龍有種爆笑的衝動。

施雷行等人費盡心思想要洗刷恥辱,這下好了,更丟人了。

不用唐龍出手,只是獸寵出面,就搞定了。 通冥妖瞳鳳尾鳥得意的飛落在唐龍的手掌之上,只有拳頭大小的他高高的揚起頭顱,耀武揚威的將口中銜著的金日徽章向唐龍搖晃搖晃。

那樣子,別提多風騷了。

金日徽章就是一枚圓滾滾的,有些厚實的徽章,表面也是烈日照滄海的景象。

唐龍伸手將金日徽章拿過來,掂了掂,很重,足有百十斤的重量,終歸是寶物呀,這金日徽章如果通過真氣激發的話,是能夠令普通戰衣具備宇級寶物防禦能力的,若是落在金日戰衣身上,直接能夠將金日戰衣化為宙級寶甲。

此物,放在金日套裝系列中,絕對能夠給金日套裝帶來本質的蛻變。

通冥妖瞳鳳尾鳥飛騰落在唐龍的肩頭,還在邀功呢。

唐龍隨手將金日徽章拋給譚笑,道:「這玩意對我已經沒啥用處,送給譚兄吧。」

這次輪到譚笑錯愕了。

剛才的唐龍絕對是奸商,不是個好鳥。

咋的真小鳥來了,就變成好鳥了呢。

譚笑一時間還不敢相信,捏著那金日徽章,他竟然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我真沒什麼要求的。」唐龍道。

「那怎麼可以。」譚笑用力的握住金日徽章,心頭激蕩,這意味著他有機會得到王者遺迹全部遺留寶物了,「如此貴重的東西,我就這麼得到,那也太不夠朋友了。」

唐龍想了想,道:「也對,這金日徽章也不是我得到的,是這小鳥搞定了,不如你就滿足一下這個愛吃的小傢伙吧,給他搞點喜歡吃的。」

譚笑大笑道:「沒問題,我四象樓保證讓他吃個飽。」

「還不謝謝譚兄。」唐龍道。

小鳥口吐人言,道:「多謝譚兄。」

譚笑哈哈大笑道:「獸王潛質的妖獸就是好呀,能夠與主人進行交流。」



Related Articles

「你沒事吧?身體有沒有什麼暗傷?」唐舞麟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古月再次搖頭。 唐舞麟還要再...
Read more

他知不知道她受傷了?他還會不會心疼?

相思原來是種毒,會慢慢蔓延到五臟六腑,深...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