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斐爾傲然的點頭,「當然,我就是拉斐爾!」

「撒謊!」石磊再次將槍口對準了拉斐爾,「你不是拉斐爾!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身份?我曾經是m先生的代理人,而m先生最主要的敵人之一,便是拉斐爾!拉斐爾是世界最頂級的黑客,我自己也是一名黑客,像拉斐爾那種頂級的黑客,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的暴露身份!」

拉斐爾面露苦笑,「石先生,你聽我說,我真的是拉斐爾!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給你證明!」

「證明?」石磊稍微考慮了一下,從懷中掏出一個pda,放在了地上,接著後退了一小段距離,開口道:「既然你是拉斐爾,那麼你也就是世界巔峰級的黑客,我給你三分鐘,你使用這個pda入侵nhk電視台官方網站,留下對m先生的挑釁信息!」

「沒問題!」拉斐爾向前走了幾步,緩緩的向下蹲,伸出右手撿起地上的pda。

整個過程,拉斐爾的動作都非常緩慢,這是因為石磊握著手槍的槍口,一直對準了他,一旦他有任何舉動,他懷疑石磊都有可能開槍。

拿到了pda之後,拉斐爾稍微檢查了一下,便自傲的開口道:「石先生,不需要三分鐘,給我三十秒時間!」

.(未完待續。。)

ps:【打賞感謝】小抽屜的時光機,打賞400. .

利堅國,時代廣場,西南角落魯迪大廈,第八十八樓之上,天台。

石磊右手握著一把漆黑的手槍,槍口對準了拉斐爾,左手抬起,看著手腕上的手錶,進行著計時,表示他是認真的,沒有開玩笑。一旦規定的時間到了,他便會真的開槍。

拉斐爾拿著pda,雙手拇指,快速的在小尺寸全鍵盤上按動著。拉斐爾並沒有直接入侵nhk電視台官方網站主頁,而是先一步聯繫上了天使議會的偽人工智慧系統阿伯蒂爾。

阿伯蒂爾的邏輯思維模塊,雖然沒有衣卒爾強大,但阿伯蒂爾對拉斐爾的輔助力量非常大。畢竟,拉斐爾使用的是pda,在操作便捷與機器性能方面,遠遠不如台式機電腦與全尺寸鍵盤。

若直接使用pda入侵nhk電視台官方主頁,哪怕拉斐爾是世界巔峰級黑客,恐怕也會撲街。pda的性能實在是太不給力,nhk電視台官方網站的防禦,經過了m先生的數次入侵,現在變得越來越強大。僅憑pda很難入侵進去,不是黑客能力的問題,而是硬體性能數量級的差距。

拉斐爾一邊操作pda,一邊在心中默數計數,他已經誇下了海口,要在三十秒之內,黑掉nhk電視台的官方網站,按照拉斐爾的實力,還真的可以做到。

石磊滿臉防備的看著拉斐爾,實質上,石磊心中已經笑開了花。拉斐爾完全被他的表演,忽悠得團團轉,讓拉斐爾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

「十五秒!」石磊提示著拉斐爾時間,石磊這是給拉斐爾一點壓力。石磊想要看看拉斐爾的極限。

人類面對生死的時候,往往會爆發出非常強大的潛力。

拉斐爾的額頭,一顆顆汗液,正密密麻麻的形成。他沒有理會石磊,而是死死的盯住pda的小屏幕,口中絮絮低語。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

在第二十七秒的時候,拉斐爾大聲叫了起來:「完成!nhk電視台的官方網站,我已經黑掉了!」


石磊眼中露出了應該有的驚訝,隨後道:「放下pda,後退二十步。我要查看一下!」

拉斐爾按照石磊的吩咐,緩緩的蹲下,將pda屏幕朝上的放在地上,然後再緩緩起身,並不轉身的面朝石磊。直接後退了二十步。

「石先生,你慢慢看。請你放心。我真的是拉斐爾,我收到了消息,傳聞你與m先生有矛盾。所以,我希望與你聯合在一起,共同對付m先生。」拉斐爾語氣真誠的說著。

拉斐爾沒有腦殘的說石磊背叛了m先生,而是巧妙的用有矛盾來形容兩者的關係。並且表示他願意與石磊一起對抗m先生,主動拉近與石磊的距離感。

石磊露出一副小心的神態,把地上的pda拿了起來,並且後退了幾步。警告拉斐爾道:「杜勒斯先生,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在確定你的身份之前,我希望我們不要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pda的小屏幕上,顯示著一個網頁,正是nhk電視台的官方網站首頁。石磊快速的查看了一下情況,他發現拉斐爾採取了捷徑的方式,並沒有全局入侵nhk電視台的官方網站,而是入侵了其中一個div層次。


拉斐爾僅僅改變了一個div層次元素,相當有在html網頁內,修改了其中一個小版塊。按照拉斐爾的實力,做到這種事情,的確只需要不到三十秒時間而已。

拉斐爾在這個div層次元素中,留下了挑釁m先生的話語。石磊看完之後,心中差點樂開花。

『拉斐爾還真是可愛呢!』石磊暗自大笑著。

拉斐爾看著石磊,隔著十多米的距離,大聲道:「石先生,怎麼樣?現在可以證明我是拉斐爾了!」

石磊表情猶豫不決,演得十分到位,等待了片刻之後,石磊放下了手槍,子彈退膛后,重新把手槍別在了腰間。

「好,杜勒斯先生,我暫時相信你是拉斐爾。那麼,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石磊表現出了一丁點的放鬆警惕,但依舊沒有露出任何善意。

拉斐爾鬆了一口氣,他就怕石磊依舊不相信他。只是石磊表現出來的態度,讓拉斐爾十分放心,石磊的態度已經足以證明,他與m先生之間,真的存在間隙。

「石先生,之前你也說了,你曾經是m先生的代理人,我和m先生有仇,你現在與m先生的關係,也有一些不妥當。不如我們聯合在一起,共同對付m先生。如何?」拉斐爾斟酌著語氣,觀察著石磊的表情。

原本拉斐爾以為石磊在確定了他的身份,並且他表現出了一起對付m先生的意圖后,石磊至少會露出感興趣的態度。可哪知道,石磊根本沒有半點態度的改變,依舊一副冰冰冷冷的表情。

「抱歉,杜勒斯先生,關於對付m先生的事情,我幫不了你!」石磊直接拒絕了拉斐爾的提議。

拉斐爾表情一呆,連忙追問道:「為什麼?石先生,難道你不想擺脫m先生嗎?」

「我當然想!」石磊肯定的回答道。

「那為什麼不與我聯合呢?」拉斐爾稍微遲疑了一下,繼續道:「我掌握著非常強大的力量,完全可以對抗m先生,這一點請你放心!」

石磊冷著臉道:「因為不能!」

沒等拉斐爾詢問為什麼,石磊繼續道:「雖然曾經我是m先生的代理人,但後來m先生背叛了我們,我們並不知道m先生的真實身份,不知道m先生的容貌,也不知道m先生的詳細信息。」

「等等!你說m先生背叛了你們?」拉斐爾的腦子有些轉不過彎來,黑客界一直傳聞是石磊背叛了m先生,可怎麼與石磊敘述的不一樣?

「沒錯!告訴你也無妨,米瑞科技集團。不是m先生一個人隻手遮天,還有其他人可以鉗制m先生。我雖然是m先生的代理人,但我對米瑞科技集團,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因此,我成為了米瑞科技集團的高層股東。至於具體的貢獻,不方便告訴你。」

石磊停頓了一下,繼續道:「m先生從米瑞科技集團,竊取了一項關鍵的技術資料外逃。黑客界中傳聞的,我背叛了m先生,並不屬實。而是m先生背叛了我們米瑞科技集團!」


拉斐爾消化著石磊說出來的信息,這些可都是絕密的信息啊!

雖然這些信息,感覺與拉斐爾的關係並不大,但事實上與拉斐爾息息相關。例如m先生現在是孤軍作戰,並且他還有一個潛在的盟友存在。

「石先生。難道你真的一點都不清楚,關於m先生的事情嗎?」拉斐爾將石磊剛剛說的辛秘。全部記憶了下來。再次詢問道。

「如果我說一點都不知道,你肯定不相信。」石磊猶豫了一下,臉上露出了遲疑的神色。

拉斐爾一看便知道有戲,連忙道:「石先生,無論是什麼信息,只要與m先生有關。全部對我有用處。你想一想,你只需要給我提供信息,剩下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給我去處理。如果我能夠幹掉m先生。你也放心了,你們米瑞科技集團,也少了一個『心腹大患』,夏國語是這麼說的,沒錯?」

石磊依舊是猶豫不決。

拉斐爾添了一把火道:「哪怕我無法抓住m先生,對你也沒有任何損失啊,對?石先生,我保證我們的談話,絕對不會被第三人知道。」

石磊表情陰鬱道:「那個gamersfirst公司的梅奧卡斯.約翰遜,究竟是什麼人?你們不是很熟嗎?難道你不會告訴他嗎?」

拉斐爾連連搖頭,「石先生,請你放心,那個人只是外圍成員,根本不知道太多事情,他只是一顆小棋子而已。」

石磊心中冷笑,天使議會的第二巨頭加百列,竟然只是小棋子?

「好,杜勒斯先生,我希望你說到做到!雖然我們米瑞科技集團,並不怎麼擔憂m先生的事情,但如果你將我們之間的談話,告訴給了第三者知道,我希望你明白後果。」石磊威脅道。

拉斐爾心中不爽,但臉上沒有表露出來,反而認真道:「沒問題!我絕對會保密的!」

石磊繼續威脅道:「杜勒斯先生,不論你是菲尼.杜勒斯,亦或者是拉斐爾。我要告訴你,當你進入會場的時候,我們已經記錄了你的行為動態特徵。想要找到你,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希望你可以做到保密的承諾。」

石磊並沒有告訴拉斐爾,他的人類面部特徵,也被記錄了下來。只告訴了拉斐爾,他被記錄了行為動態特徵。因為,行為動態特徵可以被規避,並不會引起拉斐爾太強的抵觸感。

「杜勒斯先生,在告訴你關於m先生的信息之前,我需要詢問你一件事情。」石磊看著拉斐爾,帶著一股求證的語氣。

拉斐爾沒有拒絕,詢問道:「你想問什麼事情?」

「你為什麼要找m先生麻煩?據我所知,m先生在網路世界中,並沒有對你趕盡殺絕,你沒有必要與m先生拼死拼活的!」石磊詢問著道。

這個問題,看起來是最關鍵的問題,它代表著拉斐爾對付m先生的根本動機。做一件事情,總有動機,特別是這種非法的事情,絕對需要一個充分的動機。

拉斐爾也非常清楚這個問題答案的重要性,他將天使基金投資管理公司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道:「m先生已經派人來暗殺我,你說我要不要與m先生為敵?」

石磊眼神一亮,語氣冷靜道:「不對!m先生為什麼要暗殺你?杜勒斯先生,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真的死了,那麼你背後的力量,會如何對待我?」

拉斐爾沒有考慮,立刻回答道:「如果我死了,並且所有證據指向了m先生,但又找不到m先生,我背後的力量,將會對付你!因為,你曾經是m先生的代理人!」

石磊冷笑道:「原來如此!m先生不是在針對你,而是在針對我!也不對,這就是一個一箭雙鵰的事情!好狠毒的m先生,竟然用一個計謀,算計了兩個敵人!」

經過了石磊的分析,拉斐爾心中也大驚,他沒有想到,m先生竟然如此的精明!

「石先生,既然是這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關於m先生的相關信息了嗎?」拉斐爾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m先生相關的信息。

.(未完待續。。)

ps:有人能夠猜到m先生的『真實身份』嗎? .

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時代廣場,西南角落,魯迪大廈天台。

石磊與拉斐爾隔著大約一米的距離,面對面的交談。拉斐爾對於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經過了他的一番努力,他終於『搞定』了石磊,讓石磊準備說出m先生的信息。

事實上,拉斐爾根本不知道,這一切只是石磊的陰謀而已,他如同一隻落入了蜘蛛網的昆蟲,被蜘蛛網包裹的越來越緊。

站在拉斐爾對面的石磊,深深吸了一口氣,嘆息了一聲,開口道:「杜勒斯先生,最後說一次,我希望你不要將我們之間的談話傳出去。」

「放心!以上帝的名義發誓!」拉斐爾發誓般的保證道。

石磊點了點頭,緩緩道:「對於m先生,我知道的信息非常少。在進入米瑞科技集團之前,m先生突然找到了我,選擇讓我成為他的代理人。我是一名普通的黑客,當m先生展現出無比強大的黑客技術時,我直接選擇成為了他的代理人。」

拉斐爾點頭,沒有催促石磊。

「當我成為m先生的代理人之後,我與m先生的聯繫並不算緊密。聯繫的次數,十指可數。包括了一次視頻會談,三次語音通訊,還有五次文字信息交流。」石磊繼續說著。

「嗯!」拉斐爾回應著石磊,表示他在聽。

「從五次文字信息中,按照語言習慣和表達方式,我分析出了一個結果,那邊是m先生應該是利堅國人,而不是外界猜測的夏國人。」石磊說出了一個有點用處的信息。

「利堅國人?」拉斐爾非常意外。「石先生,你肯定嗎?」

m先生好歹做了一些看起來十分像夏國人,才會做的事情。不過,轉念一分析,既然大家都以為m先生是夏國人,那m先生為什麼不能是利堅國人呢?


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往往越有可能!

因為,越是不可能的事情,通常被人們主動的忽略,成為了最安全的事情。

「我肯定!因為。除了文字信息分析結果之外,在那一次視頻會談中,我發現了另外的關鍵證據。」石磊繼續說道:「那是在m先生背叛我們之前,我與m先生的關係,還算比較熟悉。我們開始了視頻會談,也是唯一一次視頻會談。只可惜。視頻會談中。m先生帶著包裹性面具,無法看清楚m先生的任何面部特徵。」

拉斐爾沒有吭聲,而是等待著石磊繼續訴說證據。

「在那一次視頻會談時,雖然沒有獲得m先生的面部特徵信息,但通過攝像頭,我在背景布置中。發現了一份紐約時報。並且,日期就是當天的。」石磊嘿嘿一笑,接著道:「杜勒斯先生,紐約時報一般情況下。只在利堅國發售?」

拉斐爾點點頭,通常情況下,紐約時報的確只在利堅國發售,畢竟日期是當天的報紙,m先生在利堅國的幾率非常高。

「石先生,請原諒,這條信息只能證明,m先生在利堅國,而不是利堅國人?」拉斐爾反問著石磊。

石磊沒有反駁,只是以事實說話,「杜勒斯先生,在三次語音通訊聯絡中,雖然m先生使用了電子變聲器改變音色,但他改變不了地區方言俚語?m先生在三次語音通訊聯絡裡面,一共使用了七句俚語,全部是利堅國的俚語,其中四條還是紐約市地區最常用的俚語。」

拉斐爾心裏面有些不舒服,聽見m先生是利堅國人,是他的同胞,拉斐爾有一股自然而然的不舒服。

「石先生,還知道更多的消息嗎?」拉斐爾詢問道。

只知道m先生是利堅國人,甚至是紐約市人,根本沒有什麼大用處。畢竟,整個利堅國一共有三億多人,而紐約大都會區人口超過兩千萬,即便是紐約市市區,也超過八百萬人。

想要在八百萬人中,尋找到m先生,完全就是大海撈針的節奏!

石磊開口道:「還有一條信息,但我不知道準不準確。」

拉斐爾連忙詢問道:「什麼信息?準不準確沒關係,反正現在也不知道m先生的身份,多一條消息,便多一條線索!」

「好!這一條消息,事實上,也是在視頻會談中發現的。當時,視頻會談的時候,中途有人找m先生,對方好像叫了m先生的名字,但m先生快速的關閉了麥克風,以至於我沒有聽清楚,那個人究竟叫m先生什麼。」石磊解說著信息。

「啊?石先生,難道你一點都沒聽清楚嗎?哪怕只聽見了一點名字開頭的發音,也是一條好消息!」拉斐爾帶著一股期待的問道。

石磊點頭道:「這倒是聽清楚了,對方叫了以『ga』開頭的名字單詞,後面的沒有聽見,也不知道是gale、gary,或者是gavin。」

利堅國人取名字與夏國人取一個英文名字並不一樣,他們的名字有命名規則,通常不會和夏國人取英文名一樣,弄個很奇怪的名字。

以『ga』開頭的英文名字,常見的有gale加爾、gary蓋里、gavin蓋文,每一個名字都有自己的含義,而不是胡亂取的。

拉斐爾心中思考著,「如果根據這個條件,黑入nypd的人口數據記錄進行篩選,再根據這些人的履歷進行判斷,我們可能有機會找到m先生。石先生,你還有更多的信息嗎?如果有更多的信息,我們便更有可能找到m先生。」

石磊心中暗笑,m先生就站在拉斐爾面前呢!

「讓我想一想,關於m先生的信息,的確不太多。」石磊揉了揉太陽穴,一副認真思考的樣子。

一直思考了接近三分鐘,石磊才猛地一拍手。「我想起來了,在那次視頻會談中,還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

「什麼事情非常奇怪?」拉斐爾趕緊問道。


石磊做出一副努力回憶的樣子,彷彿在自言自語一樣:「當時視頻會談的時候,中途有人尋找m先生,m先生關閉了麥克風,後來又把攝像頭向下壓了壓。當攝像頭壓下去之後,通過攝像頭,我發現了一張a4列印紙上面,寫著兩個單詞十分奇怪。那兩個單詞是『devil-13和devil-14』。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聽了這條消息,拉斐爾的表情非常奇怪,彷彿明白了什麼一樣,眼神閃爍著。

「石先生,你確定看見了devil-13與devil-14。這兩個單詞嗎?」拉斐爾確認的問道。

「恩,我敢確定!杜勒斯先生。你好像知道這兩個單詞的意思。請問。他們代表著什麼呢?」石磊露出一抹好奇的神色。

拉斐爾沒有回答,而是詢問道:「石先生,你們米瑞科技集團,是否擁有可以修改視頻的技術?例如從實時監控錄像中,消除某個人的蹤跡?」

石磊直接搖頭,「杜勒斯先生。如果你是拉斐爾,你便知道這種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實時監控錄像是實時傳遞的圖像,怎麼可能修改呢?」

「是嗎?那麼我明白了!」拉斐爾點了點頭,「石先生。謝謝你提供的信息。接下來的事情,請你安心等待,我一定會抓住m先生!」

石磊表現出好奇心,詢問道:「m先生究竟是什麼人?杜勒斯先生,你好像知道m先生的身份了嗎?僅僅憑藉剛剛那些信息?告訴我m先生的身份,我可以為你提供一些額外的幫助!」

拉斐爾搖了搖頭,「謝謝,石先生,這件事情,暫時不需要你幫忙,至於m先生的身份,我暫時也不能告訴你。」

拉斐爾當然不能告訴石磊,根據他所說信息而分析,m先生竟然是天使議會的加百列!

當拉斐爾推斷出這個結果的時候,他心中充滿了震驚,第一念頭就是不可能!可是,隨著快速分析的進行,拉斐爾默默的接受了一個事實,天使議會出現了叛徒!

因為,一些原本解釋不通的事情,當假設m先生的真實身份是加百列,則可以被完美解釋。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