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裏又握起了一塊大一些的玉石,李帥握刀的手又動了起來,這次作出的陣法是腦中的一個防禦陣,雖然不知道出處,可以能夠被師父白起看上的功法都是不簡單的。

這一次製作的陣法吸引了很強的靈氣匯,所有在場的人都感覺到李帥這邊發出的強大氣息。李帥做的這個陣法比起剛纔的風屬性攻擊陣法要複雜許多,他感覺到大量的真氣由身體裏面不由自主的抽了出來,想要停下來是不可能了。



李帥雖然想把手裏的這個陣法完成,但是身體卻沒有辦法供應足夠的真氣,就在他懊惱的時候,一股真氣由背後傳了過來。 有了外力的幫助,李帥一鼓作氣將手裏的陣法完成,接着真氣一催,就見到光芒自李帥的手中發出,整個空間都被強光籠罩。所有在場的人都能夠感覺到強大的靈力波動在李帥的位置傳出。

玉牌完成了,李帥看着手裏縮了近一半的玉石心裏非常滿意。暗黃色的玉牌握在手裏暖暖的,不時透出隱隱的流光,李帥布成的陣法威力很強,只要一點觸發的力量就能將陣法的功能完全發揮出來。

玉石原先的主人,在李帥製成玉牌以後視線就沒有離開過李帥的手心。看着接近透明的玉石,他非常的激動。

李帥把於是遞給了他,本來玉石就是這個人的,李帥本來就沒有準備zhan有這個玉牌。

那人接過玉牌,眼中有的只是對這塊玉牌的欣賞,而絲毫沒有想要zhan有的意思。他把這塊玉牌捏在手指上,對着天上的那個光源,仔細的觀察起來。

玉石裏面的雜質已經全部被煉掉了,整塊玉石接近透明。原先刻在外表的陣法已經被縮到了玉石的中心,看着彷彿渾若天成的玉牌,他完全被吸引了。

陣法非常複雜,就連他這個長久製作玉牌的人都沒有想過這樣的陣法可以完全刻在玉石上。不停的讚歎着玉牌的完美,旁邊的人也對這塊玉牌產生了興趣。

一個修行者叫道:“趙老哥,你也介紹一下這塊玉牌那裏好,我們雖然感覺他和一般的玉牌有些差距,可是卻也看不出來到底他好在那裏。”

“你小子別在那裏嚷嚷,告訴你,我一輩子還沒有見過幾次這樣的玉牌。告訴你,只有以前的一些前輩纔有這樣的能力,而那些前輩多數都已經飛昇成仙了。光是有功力也是不可能輕易的將這樣複雜的防禦陣法刻在玉石上,必須要對玉石的質地和紋路有着非比尋常的瞭解,還要有對陣法深刻的造詣。這塊玉牌已經算是極品了,甚至不遜色於一些上品法器的威力。”拿着玉牌的那人非常認真的說道。

“不遜色上品法器,這個形容也誇張了一點吧。”

“你知道什麼,上品法器的運用是需要大量的真元力的,沒有到達一定境界就算你擁有也發揮不出來他的全部力量。而玉牌就不同了,你只要用一點力量把它啓動了,就能夠運用它。而且這塊玉牌中的陣法至少能夠發出三次足以抵禦元嬰後期修真者攻擊的防禦陣法,有了它也就等於多了三條命,你還認爲它不能和上品法器相提並論嗎?”

那人將手裏的玉牌又遞給李帥,“這個玉牌是屬於你的。”

李帥很意外,但是卻沒有接受,“這本來就是你的東西,我只是用它來試試製作了一下,你能夠讓我隨意施爲我就應該感謝你了,怎麼還能接受這塊玉牌呢?”

“叫我老趙吧,這裏的人大多都這樣稱呼我。這塊玉牌我只要看看就行了,它是出自你的手中,你就拿着吧。”老趙的手沒有縮回去,他很是忐忑的對着李帥又繼續說道:“你能夠告訴我你是怎麼樣煉製這種玉牌的嗎,他和我原來煉製的方法有非常大的不同,我可以肯定那是更高一級的玉牌的煉製方法。”

李帥沒有想到對方會有這個要求,但是李帥沒有立刻拒絕。對方能夠任由自己擺弄他的玉石,自由又何必藏私呢。

按照原來典籍中記載的,李帥用的方法確實是玉牌的煉製方法,或者說應該是玉符的煉製方法。而原先老趙用的那種方法只是玉符煉製的基礎,在過去這些東西的製作方法是多數修行者都會的,算是一個小能力而已,現在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流失了,李帥認爲也不能算是什麼多重要的東西。

可是看見這裏有這麼多人,李帥有些猶豫。剛纔老趙說話聲音不大,只有李帥能夠聽見,可是他卻不想在這裏炫耀自己的與衆不同。在不沒有注意的時候他已經做出了讓其他修行者注目的事情,他現在只想低調一點。

那人見到李帥掃了一下週圍的人羣,,老趙明白對方沒有拒絕,只是鑑於這個地方人有那麼許多,知道這個場合也確實不適合傳授這些東西。像是這些技巧,現在來說都是門派中的不傳之密,李帥沒有拒絕就讓他很激動了。

“我有些唐突了,是我一時心急,你別見怪。這塊玉牌你先拿着,可不是我拿它和你的功法做交換,它雖然很不錯,可還及不上你那些煉製的功法,就當我送你一塊玉石,那個該沒有多少價值了吧。”老趙知道自己的要求是有些過了,他和麪前的青年只是第一次見面,就冒然開口說道自己要學對方的法術,這樣也確實有些過分。

“趙老哥,我也這樣稱呼你吧,”李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剛纔那些只是一些小的技巧,等會我就把他們都交給你吧,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老趙想了想,就這樣接受別人的東西也不太合適,掏出了一個木質的黑色盒子,“算是交換吧,這裏的是半件仙器,以前機緣巧合下得到的,雖說不知道具體有什麼功效,但是終歸還是一件可以有助你修煉的東西。打坐的時候將他放在胸前,它能夠自動的吸收靈氣。”

李帥本來想要推辭,最後盒子還是被老趙塞進了李帥的懷裏。拿着盒子,李帥有些不好意思,想要還回去卻被老趙的話堵住了,沒有辦法之下終究是收了下來。

“你小子是不是看不起老哥我,那我也不學你的那些法門了,這不是拿我難看嘛。”老趙裝作憤怒的說道。

李帥把口訣傳給了老趙,這個時候蕭強也回來了。他看見李帥和老趙站在一起,跑過來很恭敬的說道,“趙前輩。”

老趙擺擺手說道:“早就和你說過不用叫什麼前輩後輩的了,你小子怎麼就是不長記性啊。”

蕭強沒有因爲老趙的話改變自己的稱呼,“趙前輩和家師是多年好友,我怎麼能夠那樣稱呼您呢。回去要是讓師父知道了,又不知道要怎麼責怪我。”

“算了,算了,前輩就前輩吧。”

李帥倒是有些不自然的說道:“那個前輩。”

老趙眼睛一瞪把他的前輩兩個字頂了回去,“我們交我們的,你不要跟他一起摻和。”

“趙老哥,”沒有辦法,李帥只有這樣稱呼他了。

“什麼事情只管說,”老趙倒是很直接。

“可以再給我一塊玉石嗎?”

“你自己拿吧,不要客氣,都給你也無所謂。”老趙說道。

李帥從地上拿起一塊小一些的玉石,平放在手心裏,另外一隻手合上。接着兩手真氣同時一催,手上銀光閃爍,之後放在上面的手掌那開,原先的玉石已經再一次被煉製了。不過不是製作成玉牌,而只是單純的做了一塊方形的小石牌。

領域展開,李帥將製作玉符的方法全部輸入進去。

老趙有些奇怪李帥的做法,雖然有些人制作玉牌的時候會提前把玉石中的雜質煉化掉,但是自己已經將那些玉石全部都加工過了,應該不會有需要再次煉化的要求。見到李帥遞過來,老趙也接過玉石塊。

“我已經把那些功法都記在上面了,只要將神識伸展進去就能夠看到了。”李帥解釋到。

老趙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做了一塊儲藏典籍的玉簡,趕忙連聲道謝。

李帥倒是學起剛纔老趙的樣子說道:“趙老哥,你都給我那麼多東西了,還要道謝,這豈不是讓我難堪嗎?”

老趙笑笑,也就不再說些什麼了。

蕭強不明白兩人再做什麼,但是見到李帥能和這個前輩相處的那麼融洽,卻也十分意外。兩人的交談也已經結束,蕭強這才把手裏的玉簡遞給李帥。

“拿着吧,你以後就能夠自己一個人來這裏了,沒有事情的時候也是可以來轉轉的,興許還能見到什麼好東西。”蕭強對着李帥說道。

將玉簡接了過來,仔細的打量着它的結構。它也就是一塊玉石,然後將一個小陣法刻在上面,正好和大的陣法能夠想呼應,起到穿越結界的作用。李帥自己倒是覺得經過剛纔的事情,自己能夠做出更好的這種玉簡。

“這裏的東西是怎麼購買的?”這裏的那些人在出售物品的時候並沒有貨幣的交易,李帥有些好奇。“多數的時候都是相互交換的,有時候也會用到這種石頭。”蕭強說出掏出一塊青色的石頭遞給了李帥。“這叫做能量石,有很多種類的,這種只是很底級別的一種能量石,要算品級的話也就是三品中。”

“什麼是品級?”

“這些能量石按照它們能量的大小,分爲一,二,三,三個品級。而每個品級又分爲上,中,下三個檔次。再高的就是地級,天級的能量石,它們也是有上,中,下三個檔次的。據說仙界的能量石就叫做仙石了,那些能量石最底的也有我們修真界的天級石頭的能量。”蕭強詳細的給李帥解釋到,“修煉的時候也會用到仙石,用它們做陣眼,佈置聚靈陣法也有助於吸收靈氣。”

“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蕭強見李帥聽完自己的話順便說道。

“好。我先和趙老哥打聲招呼,然後我們就走吧。”李帥收穫也不少,衣服兜裏面還有一個木盒,隱隱能夠感覺到它裏面裝着的那樣東西和自己有着莫大的聯繫。

兩人離開出了這個地方,蕭強這個時候纔對着李帥說道:“剛纔的趙前輩可是一個非常有名氣的人,他是煉製玉牌的行家,許多人都會找他煉製一些玉牌備在身上。因爲玉牌對於功力稍微底的修行者有非常大的幫助,在許多時候玉牌上面加註的法術都有救命的用處。而煉製玉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將一個陣法完整的刻在上面,需要很深的功底。你和趙前輩打好交道,以後他能在很多方面給你幫上忙。因爲他老人家認識的前輩高人可是不少。”

一下子就被蕭強說了大串的東西,李帥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待得聽明白以後,倒是有些意外。“煉製玉牌那麼麻煩嗎?”

“你以爲很簡單嗎?煉製一塊玉可能大多數修真者都會,可是要將一個陣法刻在上面,還要讓陣法發出它的威力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蕭強見李帥問道,就耐心的和他解釋到。

“沒有那麼麻煩吧,我也能夠煉製出來。”李帥將自己可以製造出玉牌的事情說了出來。

就見到蕭強的嘴巴張的大大的,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你不是說笑吧。”

“我確實能夠煉製出玉牌,剛纔在那裏還做了兩塊。”

“你可真行啊,連這個都會。”蕭強對李帥能夠煉製玉牌非常羨慕。

“你想不想學,很簡單的。”李帥對這些小技巧倒是不準備藏私,蕭強怎麼說也是自己的朋友,教給他也無所謂。

蕭強搖搖頭說道,“我現在的功力還沒有達到,以前我也找機會想要學習煉製玉牌的方法,可是卻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做的出來。想要製作玉符,最少也要元嬰期的修爲,我的功力不夠,學了也沒有用處。”

李帥不明白自己爲什麼可以煉製出來,但是想想兩人的功法確實有很大的差別,也就想通了這層道理。他自己有領域的幫助,而且自己的精神力能夠非常集中的處理一件事情。李帥見到的那些修真者,除了老趙以外,明顯都沒有那種能力。

這也算是自己功法高級的好處吧。李帥暗暗想到。

事情也辦完了,蕭強告別了李帥回家去了,李帥心裏嘀咕着兜裏的木盒,也就和他分開了。

回到家裏,李帥直接跑到了自己的臥室,把門窗都關上,領域打開將整個臥室都包裹了進去。他下意識的感覺到盒子裏面的東西非同尋常,所以做了充足的準備。

木盒摸在手裏有種特別的感覺,材料雖然看上去應該是木頭的,可是仔細再一瞧卻又不是木頭的。它比木頭要輕的多,細細觀察之下還能夠看見木盒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紋路。

李帥先是把那些紋路看了一遍,然後在腦子裏面將它們從新組合起來,一個完整的空間陣法出現在李帥的腦中。

好強的陣法,李帥見到之後就下意識的評價出來。簡直就不是修真界的手段,比起自己知道的那些陣法,這個強大太多了,就像是拿一個玩具小飛機和一個航天飛行器做比較一樣。

用領域將自己的意念放大,那個陣法在李帥的腦中更加清晰。所有看似複雜的紋路都是由無數小的波動構成的,李帥感覺上面是記載了一些東西,卻限於自己的功力不夠而不能再仔細的觀看。

將手裏的盒子打開,一個黑色的方形玉質石塊出現在李帥的眼前。就在李帥的手觸碰到石頭的時候,異變突起。

領域急劇的從李帥的身體中向着石頭吸了過去,原本罩住整個屋子的領域一下子就全部流了進去。李帥想要抽出手來卻絲毫沒有辦法,只能夠任由自己的力量被石頭吸進去。

只有幾秒中,李帥的力量就完全被抽空了,可是就在這幾秒鐘的時間裏,他覺得時間是那麼的漫長,簡直就是在摧殘他的全部意志。

身體裏面已經沒有任何的真氣存在,就連那個金丹都被石頭吸了進去,李帥覺得自己一下子就變成了原來那般的尋常人,沒有了現在的種種能力。

他非常不適應着種感覺,但是卻沒有能力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石頭的吸力沒有停下來,在停頓片刻之後,李帥察覺到自己的生命好像也被石頭吸了進去。


身體越見虛弱,李帥只覺得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

就在這個時候李帥的腦子突然炸開一樣,一種難以言妙的感覺充斥了李帥的全身。在他的腦中,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液體,它們匯攏在一起,在大腦的最中央形成了一塊黑色的石頭。

李帥能夠感覺到那塊石頭的形成,只有一個指甲蓋的大小,在左右腦的連接處同自己的腦阻止融合在一起。它發出的另外一種和手中石頭相近的力量抵禦住了體內的吸力,兩種力量交匯在一起,就好像是多年未有見到的至交好友一般。

一種奇妙的液體有腦中的石頭流了出來,涼意由腦袋開始散開,緩緩的流向李帥的全身。液體進過李帥的筋脈,非常舒適的感覺反輸回李帥的腦中。

同原先那種接近死亡的感覺比起來,李帥就像一下由地獄來到了天堂。

液體已經佈滿了全身,李帥現在處於一種極度舒爽的感覺裏。手裏的石頭突然動了一下,原先被吸去的力量又反涌回來,李帥先是覺得一陣劇痛由手中傳來,可是稍後身體中的液體就把那些反輸回來的力量包裹住,疼痛的感覺完全消失。

力量又回來了,李帥覺得現在的真氣更加精純,領域也更爲堅實。可是石頭反輸的力量在李帥的力量完全恢復之後沒有停下來,強大的能量由石頭力量繼續涌出來。

那是一種比起李帥身體裏面原先真氣還要高上一個檔次的力量,它們和李帥身體中奇妙的液體融合在一起,改造着李帥的身體。

剛纔是完全沒有力量,現在正好相反,李帥覺得身體裏面已經都塊要塞不下這些力量了。

領域這個時候已經被壓到了李帥的腦袋裏面,原本領域也是由大腦控制的。金丹和腦中的石頭結合在一起,李帥的腦袋裏面又多出了一點空間。

丹田裏面的那些真氣也被壓成了一團,強大的力量讓真氣結成了一個點。又一個相是金丹模樣的東西出現在李帥的丹田裏面。

石頭全部化成了液體狀態的模樣鑽進了李帥的身體裏,它遊走到了李帥的丹田裏面,和第二個金丹合在了一起。

之後,李帥感覺兩塊石頭順着自己的脊椎聯繫在一起,兩道拳頭大小的氣柱分別由兩個石頭上發了出來,然後順着那道聯繫在一起的脊椎撞擊在一起。

領域再次散出了李帥的身體,它將李帥裹了起來,形成了一個人形的大繭,只是這個繭一點顏色都沒有,就是一片漆黑,黑的好像沒有任何東西存在。

漸漸的,身體裏面的能量融進了自己的五臟六腑以及四肢骨骼上面,真氣又出現在了李帥的經脈中。

而這些李帥都沒有注意到,在他的腦袋裏面出現了一種功法的口訣,這種口決吸引了李帥全部的注意力。它實在太完美了,簡直就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它的存在。但是第一層功法的體悟,就讓他感覺到原來修煉的那些東西完全是垃圾,只要能夠將這個功法練成第一層,就已經是接近大乘境界的修真者了。而後面還有至少八層的功法這讓李帥無法想象那究竟會是一個什麼境界,可是再一看李帥就發現雖然有八層的名稱,可是真正有的卻只到第四層,後面的詳細功法都是沒有的。這就是修神典籍嗎?李帥沒有答案。

第一層就分有四個境界,李帥估摸着自己也就是一個不如流的修行者。

天道卷是這個功法的名稱,李帥也知道了兩件石頭的名字,天錄石。

兩塊石頭就能夠算的上是一件真正意義的仙氣,李帥沒有辦法控制它們發揮出應該有的威力,甚至用盡全力也控制不了其中一塊的力量。

仔細琢磨了一下第一層,還是可以合修真界的境界劃上等號的,李帥瞭解到想要控制其中一塊石頭,需要出竅中期的力量。

這個時候李帥纔想起自己的身體,也不清楚現在有什麼修爲,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被領域裹住了。將領域收回,李帥體會身體裏面的力量,發現自己已經有了元嬰期的修爲了。

天錄石也算是一種威力強大的法寶,當中記着的東西都已經全部在自己的腦袋裏面,可是不能控制還是讓李帥有些鬱悶的。雖然說可以幫助自己吸收靈氣,相較之下李帥還是希望有件稱手的法寶。看來以後還是需要自己來修煉啊。 也不知道自己修煉了多久,李帥估計也耽誤了不少事情。果然不出所料,電話上已經有了許多的信息。

看看時間,現在才五點多鐘,外面還是一片黑暗。


李帥把屋子裏面都整理了一下,然後躺在牀上看着天花板,已經有元嬰的修爲了。現在的修真者好像都很弱,至少李帥見到的沒有幾個是超出元嬰修爲的。以後的一段日子就去張哥那裏做做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給國外的那幾所大學遞出的申請會不會被接受。

根據那些修煉典籍上記載的,只要有了元嬰之後就能夠不被壽命所侷限,也算是一個擁有無盡生命的人了。可是自己雖然沒有元嬰卻有不遜色元嬰中期的修爲,估摸着也該能活個好久吧。

以前都過的那麼窮,以後也去掙些錢,試試有錢人的感覺,李帥想着有錢之後要怎麼花,倒也不擔心自己沒有那個能力。超常的記憶和分析能力,這本身就是一個極爲有用的能力,加上自己前些日子裏面積累的知識,只要自己正常發揮,就連那些有特殊能力的人都比不上自己。

修爲在這個世界也算是比價強的了,那些潛修的人不算,自己的能力也能橫着走吧。反正自己也不準備出去招惹事情,只要別人不來挑釁自己就萬事大吉了。





Related Articles

至少證明了她是能懷孕的,不會被別人在暗地裡說是不會下蛋的母雞。

這紫奎銀草知道的人不多,就連徐明菲也是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