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孩子的事情,還就應該是孩子們自己處理了。

最後,蘇瑾昱並沒有換地方。

「各位姐姐們,說實話,我也不是嬌生慣養長大的,我從小就在農村裡生活,這種事情對於我來說,真的沒有什麼,以前,我們還經常爬樹呢。」蘇瑾昱笑著解釋道,「而且,我覺得這爬上爬下的真的挺好玩兒的,我就不和大家換了哈。」

「你這孩子……」寢室長明明比蘇瑾昱大不了幾歲,卻偏偏是用了這兩個字。

不過,對於蘇瑾昱,她反倒是越來越喜歡了。


她剛才之所以會對著姑娘有鄙夷,是因為她一直都以為,這姑娘和她們一般大,還什麼都要倚靠家裡的長輩,這讓她很看不起。

同理,宿舍里的其他人大概也都應該是這個想法。

蘇瑾昱甜甜的笑了一下。

「妞妞,你還爬過樹了?」對於這一點,吳怡瓊是真的很驚奇。

周普義笑了起來,這件事情,他其實是最有發言權的。

「妞妞那哪叫爬樹啊?是一個小娃娃,手裡玩的風箏被樹枝給掛住了,妞妞就爬上去給人家撈下來,結果妞妞剛爬到一半,浩軒就去把妞妞給抓下來了!」

蘇瑾昱:「……」

周爺爺,能給她留點面子不?

吳怡瓊笑了起來。

「阿姨,這飯啊,我們就不吃了,還有這些東西,雖然我沒有吃過,但是上面的英文我還是能看懂的,這東西肯定不會便宜,您也帶回去吧,留給妞妞吃,我們就都不用了。我這不是拒絕您,您放心,我們這個寢室只要我一天是寢室長,我肯定會照顧好妞妞的。」寢室長看著吳怡瓊笑著說到。

這小姑娘的性子,她真的很喜歡啊。

吳怡瓊挑了挑眉:「你這孩子,這東西已經買了,要是我再給帶回去,那不就得要浪費不是?既然放在這裡了,那就是給你們的,至於你們想要怎麼安排,那就是你們的事情了,再說了,你以為我這是在賄賂你們啊?」

吳怡瓊的話,讓寢室里的小姑娘們都笑了出來。

畢竟都是還沒有怎麼見過世面的人。

蘇瑾昱也沒有打算讓吳怡瓊真的請她們去吃飯,這動靜實在是有些大了。

所以,吳怡瓊在蘇瑾昱的暗示下,便也沒有再堅持。 「那我們先回去了,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或者直接去家裡就行,家裡和我單位的電話你都記清了?」吳怡瓊在臨走前,再三的拍了拍蘇瑾昱的手交代著。

蘇瑾昱也沒有嫌吳怡瓊麻煩,只是一遍一遍的點頭。

「好了,讓孩子們休息吧,這折騰了一天,她們也夠累的了,咱們就先走吧。」周普義看著有兩個女生的臉上已經有了倦容,就對吳怡瓊說到。

吳怡瓊點了點頭。

「那我送你們吧。」蘇瑾昱趕緊的跟在了周家人的身後。

「不用了妞妞。」吳怡瓊笑著說到,「我們自己出去,你趕緊的先休息一下,然後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不懂的,你就問問你的同學們。」

「知道了阿姨。」蘇瑾昱還是將吳怡瓊給送到了樓下。

吳怡瓊再三的阻止了蘇瑾昱送她們出去。

蘇瑾昱便看著他們漸漸走遠后,才轉身回了自己的寢室。

「大家好,我們先來做個自我介紹哈,就從我先開始,我叫蔡妍,我是歷史系的,是咱們這個寢室的寢室長,以後還請大家多多指點我的工作,要是有哪裡做的不對的,歡迎大家都給提出來。」蔡妍的話擲地有聲,再加上她的這張臉在這個年代是屬於最受歡迎的國字臉,所以是非常的令人信服的。

蘇瑾昱帶頭鼓了掌。

第二個做自我介紹的,是蘇瑾昱對面床的上鋪。

她笑眯眯的對大家微微的彎了彎腰:「大家好,我叫吳小蘭,是建築系的,我最擅長的是……打架!要是以後大家誰在外面被人給欺負了,儘管來找我,我一定會把那個人揍得他爹媽都不認識!」

這種特別的自我介紹,讓寢室里的人都笑彎了腰,不過隨即響起來的,就是寢室長帶頭的鼓掌聲。

「我叫王玉芬,我感覺我上一輩子一定是個女俠,就是那種嫉惡如仇喜歡抱打不平的那種,哈哈哈,所以我現在也是一樣的,我也是歷史系的。」王玉芬,就是住在蘇瑾昱下鋪,長得也是英姿颯爽的女孩子,笑著說到。

「哎喲!我聽我爺爺他們老一輩的人講的故事裡,像你這樣嫉惡如仇喜歡抱打不平的女俠,通常都是有人會以身相許的咧!」寢室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寢室里又是一陣大笑聲。

「好了好了,輪到我了。」和蔡妍的床鋪對著的,坐在上鋪的女孩子,正兒八經的說到:「話說,在十九年前的一個風和日麗的晴天,一位婦人要生產,卻是怎麼也生不出來啊,疼得那婦人差點兒咬舌自盡,說來也是奇怪了,那好好的大晴天,外面卻突然的一道晴天霹靂,正好就打在了這家人的房頂上,緊接著,就是一陣哇哇的哭叫。好傢夥!那哭叫簡直是震徹了整個天地啊!你們猜,後來怎麼著?」

不等大傢伙說什麼,女孩子就繼續說到:「大家都以為是個大胖小子,結果……卻是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這不是最稀奇的,最稀奇的是那哇哇的哭聲,明明就像是男孩子的,這個女娃娃咋地就能哭得這麼響?後來,大傢伙才知道了,原來啊!這個女娃娃的飯量,是真大啊!大得差點兒被她爹娘給扔出去!你問為啥?因為太能吃了養不活啊!」

「哈哈哈哈哈……」


「對了,我還忘記說了,那女娃幾年年方十九,正是區區在下……啊,不是,正是小女子是也!小女子李玉萍,師從歷史系……額,哪個老師我目前還不知道。」李玉萍講完后,攤了攤雙手,聳了聳肩。

「你這個自我介紹……真的是要笑死我們了。」蔡妍笑得都快要趴下了,她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才繼續說到,「妞妞剛才已經自我介紹過了,現在就輪到……你吧。」

蔡妍指了指坐在自己旁邊,自己上鋪的女孩。

女孩笑了一下,安靜的說到:「我叫陳春芳,來自鄉下,我今年二十歲了,是建築系的學生。」

「好。」蔡妍又帶頭鼓了鼓掌,朝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姑娘笑道:「接下來該你了。」

本來知識安安靜靜的聽著別人說話的女孩兒,在聽到蔡妍點了自己的名,臉頓時騰的一下,就紅了起來,說話的時候也就有些磕磕絆絆的:「我……我叫張桂芝……我……我……我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我……今年十九歲……我也是歷史系的……對不起,我……」

「沒事兒張桂芝。」蔡妍趕緊的安撫道,笑著說到:「大家不熟悉,這也是在所難免的,等以後大家都熟悉了,你肯定就不會這樣了。好了,還有最後的一名同學,你來吧。」

「我……」女孩子垂著頭,說話的時候顯得有些畏縮,和之前內斂的張春芳還有些不一樣,「我……我是……我是江蘭芳……我……我讀的是歷史系……」

「江蘭芳,沒事兒的,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慢慢的大家都了解了就會好一些的。」為了不讓江春芳尷尬,蔡妍趕緊的轉移了話題:「好了,我們大家都認識了,以後就是一家人,就像是吳小蘭說的,誰要是在外面受了欺負,就回來告訴我們,我們一定會給她討回公道!」

蔡妍的話,讓大家都鼓起了掌。

而江蘭芳,似乎是因為蔡妍的話,臉漲得有些紅,眼睛里也帶上了濕潤。

「咦?我們寢室……怎麼會有建築系的?」王玉芬有些奇怪的問道。

寢室里有考古系的人住,這她能理解,畢竟考古系是從歷史系單獨分出去的。

這建築系和歷史系完全是兩個概念啊,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怎麼就住在一個寢室了?

「那個……」吳小蘭和陳春芳對視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們建築系……今年就我們兩個女生。」

「啊?」王玉芬愣了一下:「那以前呢?」

對於這個問題,吳小蘭回答的很乾脆:「以前一個都沒有。」

「哎喲!這和考古系差不多啊!」蔡妍笑著點了點頭,「我聽說,考古系以前屬於我們歷史系的時候,就沒有出現過姑娘,就是分出去后,也沒見著姑娘的面,結果……今年好像就只有妞妞一個獨苗苗了。」 弗麗娜聽完,也不說話,直接抬手一指天空示意娜可露露等人仔細的觀察。

娜可露露一行人順著弗麗娜所指看去,只見眼前的山還是那座山,山頂的烏雲還是沒有任何變化,只有金色的雷龍在咆哮,頓時就不解起來,一扭頭,就想再次開口詢問弗麗娜,弗麗娜到底打算讓己方做什麼。

「轟隆!嘩啦啦啦啦……」

不過,就在娜可露露一行人納悶的時候,突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在耳邊響起,娜可露露連忙扭頭看去,只見烏雲劇烈一震之下,一瞬間下起密如牛毛的暴雨,把整座水山都覆蓋,可仔細一看,娜可露露卻發現又並不是這樣,美目一眨就一下子愣住了。

同一時間,身後的羅德,賀小天,佩羅,約翰以及小蝶等人都是如此。

因為,就在這時,娜可露露等人才看清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的的確確有東西從烏雲之中密密麻麻而下,但卻並不是水。只見將整座水山覆蓋的暴雨都是由一塊又一塊的金幣組成,一瞬間這場金幣之雨就如同一場金色的暴雨一般把水山砸的千瘡百孔,娜可露露這才意識到為什麼弗麗娜要讓己方暫時等等了。

金幣有大有小。每一塊都體積不同,由於是暴雨的形態,衝擊之勢太大。一瞬間就把水山砸的不成模樣,要是這些金幣砸在自己一行人的身上,那絕對活不下來,娜可露露修為不高,但眼力還不差,只是稍稍釋放了一些氣息,仔細觀察。就發現這些金幣的不凡之處了。

所有金幣之中都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一兩塊的確無法對自己構成什麼威脅。畢竟己方的實力眼下也不是能被這些天神小覷的,只要布置出仙陣,娜可露露自信完全能夠將這片金幣之雨抵擋下來。

可是,讓娜可露露在意的是。這片金幣之雨後,還有沒有更危險的東西。若是沒有,那自然不用擔心太多,但若是有,可就必須要認真的防範了。

於是,就在這種心思的驅使下,娜可露露連忙就對弗麗娜再一次發出了詢問。

「生命女神大人。這就是你讓我們等一等的原因嗎?除了這片金錢雨,還有別的危險嗎?」

弗麗娜搖搖頭,說道:「沒了。想要去三重天。你們只需要注意這片金錢之雨就行。但是,我說的注意可不只是要防止被金錢之雨砸中,光是躲避的話。是沒用的。」

「那您的意思是?」

「你們看。」弗麗娜一指水山的頂端,解釋道:「水山很高,但沒有什麼通道能夠直通三重天。唯一能去三重天的就是那片烏雲,但是,烏雲和水山之間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這段距離就是你們能否踏上三重天的關鍵。」

娜可露露搖搖頭。不是太明白的問道:「生命女神大人,您能說的再明白點嗎?我還是不太明白。」

「簡單來說就是。想要去三重天你們首先就要在金幣雨的阻撓下到達山頂。然後,再藉由不會停止的金幣雨跳上去,跳上金幣雨中體積比較大的那些金幣。接下來,再藉由自己的彈跳力一次又一次的在金幣雨上改變位置,一點點的向著天空的烏雲跳上去。

整個過程不能有任何的間斷,必須一氣呵成,只要中途出現一次失誤,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功虧一簣。想要再上三重天就必須從頭開始。你們知道有多困難了嗎?」

此話一出,娜可露露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其他人幾乎大多如此,只有擅長速度之道的羅德,上杉千惠以及賀小天三人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心中沒有任何的波瀾,像約翰,佩羅以及小白這三人就比較鬱悶了,一瞬間就對密密麻麻而下不會停止的金幣雨嘆了一口氣。

「我明白了。」

「好。明白就好。那你們現在可以上去了。希望你們成功,我就在這裡目送你們成功吧。」

娜可露露聞言點了點頭,抱拳看了一眼夥伴,發現這時眾人都一個個面露凝重之色,即便是羅德和上杉千惠都不敢有任何的得意之色,立刻就知道所有人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於是,也不廢話,直接就將目光落在了精通速度之道的羅德,上杉千惠和賀小天三人身上。

「羅德,千惠,還有小天。你們三個是最有可能成功的,誰願意先來?」

而後,娜可露露就發出了提問,只見自己話音未落,羅德和上杉千惠就已然同時一步邁出了人群,這兩人行事風格果然太像,娜可露露頓時就滿意的笑了,秀眉一蹙,說道:「那就這樣吧。你們兩個一起試試。希望能夠成功。」

羅德和上杉千惠聞言,不約而同的點點頭,二話不說,人就瞬間凝神聚氣之下,化成了一道光消失在了原地,沖入了還在傾盆而下的暴雨之中。

羅德的速度要比上杉千惠更快一點,一瞬間的工夫就到了水山的山頂,但羅德到了山頂在金幣的選擇上卻有些力不從心,也不知道是不是羅德內心難以平靜的緣故。

只見羅德身子不斷從山頂飛躍而起,雖然一開始還算穩當,立刻就踩中一塊金幣在半空停留了一瞬間,但三次騰躍之後,就很不幸又落回了山頂。

而相反,上杉千惠雖然跑到山頂的速度要慢一些,但明顯比羅德在選擇金幣以及騰躍方面更加精通,幾乎就是一轉眼的工夫,就看到上杉千惠藉助身周的金幣不停的向上,眼看著都要爬上烏雲了,很多人都大吃一驚。

「哇!千惠好厲害啊!」

「忍術最講究的就是平衡之術,而這金幣本就在空中,幾乎沒有什麼平衡,想要踩在上面再跳的更高,光是這點就已經相當困難,還要連續不斷的找准每一塊被踩金幣的平衡,並以此類推,如行雲流水一般完美的貫徹每一次的平衡,太難了。上杉千惠不愧是忍術的大家。」

「千惠姐姐一般很少出手,更別說是暴露實力了,現在一暴露實力就這樣的震撼,果然能稱之為忍神。難怪她在比試的時候幾乎沒怎麼輸過,光是這掌握平衡之術一道,就已經遠勝我們這些同階修士了。」

而後,看到上杉千惠距離成功只有幾步之遙,娜可露露一行人心底湧起的都是高興,替上杉千惠能有這樣的本事而開心。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烏雲之上的雷龍沖了出來,直奔上杉千惠而去,瞬間就與上杉千惠撞在一起,把上杉千惠撞的渾身一麻,從空中掉落下來,眾人的心頭又都頓時湧起了一絲不安與擔憂。

「不好!千惠被雷龍撞到了,她要是這樣摔下來,會活活被金幣雨砸死的。」

而後,只見上杉千惠被密密麻麻的金幣轟砸,身子劇烈顫抖,瞬間身上就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血窟窿,被越來越多金幣穿體而過,一行人立刻就緊張了起來,賀小天快速的沖了上去,爆發出全部修為接住了上杉千惠,上杉千惠這才避免被活活砸成肉泥的可能。

不過,如此一來,她也失去了能夠繼續攀爬這金幣雨的能力,被賀小天帶回了水山的山腳下和獨自一人攀爬困難的羅德一起,回到了娜可露露的身邊。小蝶美目一掃,發現上杉千惠的衣衫都破了,二話不說就抬手一拍取出一件新的衣衫,想給上杉千惠換上。

與此同時,一片柔和的白光出現,凝聚在手中之後,小蝶頓時就按在了上杉千惠的傷口之上,將上杉千惠一點點的治療好。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小蝶的身子一頓,吃驚的發現了一個讓自己差點嚇昏過去的事實。由於此刻上杉千惠身受重傷根本沒有能力說話和活動身子的能力,看到上杉千惠的面罩破了,臉上有一個巨大的窟窿,小蝶就好心的替上杉千惠摘去面罩,為上杉千惠治療。

可是,就在手放在那塊傷口之上,成功的將上杉千惠的臉又重新醫治好,目光不經意的一瞥,看到了上杉千惠從未在世人眼前展露過的真正容顏的時候,小蝶卻愣住了,瞳孔猛地一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在發現上杉千惠的臉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時候。


「千惠你……你怎麼會……」

小蝶的反常,頓時就引起了四周其他人的注意,大家好奇之下,都帶著不解的目光朝著小蝶看去,但發現小蝶正雙目一眨不眨的盯著上杉千惠,一行人就又把目光落在了上杉千惠的臉上,一看之下,所有人都瞬間變得和小蝶一樣震驚。

因為,誰都開始懷疑了,自己是不是看錯了。躺在小蝶懷裡的人,怎麼可能長得和小蝶一模一樣呢,那不是上杉千惠嗎?


一念及此,很多人都露出了驚詫莫名的表情,就連一旁聞聲看過來的雲智豪也不由得一愣,目光不停的在上杉千惠與小蝶身上來回的移動,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這兩個女人難道是雙胞胎?)(未完待續) 「喲,你是在哪裡聽說的啊?」王玉芬好奇的問道。

蔡妍眨了眨眼:「是一位師姐,以前和我一個高中的,不過她不在我們系。」

「對了妞妞。」李玉萍看著蘇瑾昱,突然就正色的說到:「這考古系本來就是狼多肉少,以後長年累月都會在野外,所以就基本上不會有女性出現,你現在……你還這麼小,可千萬別被他們給騙了。」

蘇瑾昱雖然知道李玉萍的話是對她善意的提醒,但是……她還是有些心虛了。

「好。」

等到熟悉后,一寢室的人結伴去了食堂。

她們先去領了糧票,領糧票的地方,就在食堂的旁邊一個小屋子裡。

因為正值開學時間,所以這個地方有很多的同學在排隊。

裡面的老師動作很快,就算是排在她們前面的人很多,沒多久也就輪到她們了。

食堂的地方並不大,所以很多人都是將飯打到寢室里去吃的。

蘇瑾昱他們六個人也不例外。

幾個人說說笑笑的端著碗就回到了寢室。

「妞妞,我聽今天送你來的那幾個人口音似乎就是京城的啊?」李玉萍好奇的眨著大眼睛問道。

蘇瑾昱愣了一下,她該怎麼回答?

「嗯……算是吧。」

「什麼叫算是啊?我看那幾個人對你挺好的啊,你看,真是捨得,那巧克力我是連見都沒見過的,要不是包裝上的那英文的名字是學過的單詞,還真的就不曉得這是啥了。」吳小蘭也十分的好奇。

那幾個大人看著要說是妞妞的長輩吧,看著也不大像,畢竟誰家的親戚會顯得那麼的……嗯,她覺得有點兒像是生疏的感覺。

也不對,說生疏重了點,反正就是沒有那麼的熟稔。

蘇瑾昱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和他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他們和我確實能算得上是親戚……」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哦,也就是說,是你家的什麼拐了彎兒的親戚是吧?」李玉萍的反應最快。



Related Articles

「還有你。」楚皓對著洛塵補充道。

「我?」洛塵微怔,問道:「幹什麼去?再不...
Read more

「哼!」

許楓側身避開,知道自己剛剛二品的力量想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