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陳天冷笑一聲,並沒有跟上去。

“嗖!”

一道白綾忽然破空而來,直接將陳天裏三層外三層的纏住!

“我靠!悲劇了!”

陳天大驚,整個人直接被這條白綾帶起。

與此同時,陳天也試過運力掙脫,奈何一身真氣居然被全部壓制!

即便陳天身如神鐵,居然無法掙脫這看似絲綢的白綾!

………… 陳天被白衣女子瞬間拖行千里,來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這是一個湖畔,周圍林木異常青翠,本應是個美景,但詭異的是,這湖水卻是血紅色,水面漂浮着一具具腐爛的骸骨,空氣中瀰漫着刺鼻的血腥氣息與惡臭。

“喂,你帶我來這幹嘛?”

陳天一臉的不爽和鬱悶,但同時也很好奇這是什麼地方,她帶我來這幹嘛?

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由此之外,陳天還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自從見到這個女子,不知爲何,陳天心裏就有一股想要撕碎她的想法,或者說是一種戰意。


但很無奈,陳天沒那個本事,這個女子強大的可怕,只不過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女子白皙纖細的手掌輕輕揮動,將纏繞在陳天身上的白綾收回,隨後道:“跳下去。”

“什麼,跳下去?!”

陳天發覺自己現在越來越想撕碎她了,心中腹誹不止。

他大爺的,你說跳就跳啊?

“對。”女子簡潔的迴應一聲,隨後道:“怎麼?不願意?”。

“願意你妹!要跳你跳,老子不跳!”陳天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不想知道,爲什麼這裏會變成這樣子嗎?”女子聞聲並不生氣,反而說了這麼一句話,隨後朝着陳天緩緩走來。

若是有人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女子的裙襬拖行在血泥污垢的地面上竟沒有染上一絲痕跡,依舊如白玉般明淨,不染塵埃,似是畫中走來的仙子,聖潔不凡,讓人絲毫不起褻瀆之心,令人迷醉。

“你知道?”陳天眼前一亮,擡頭看着那名女子。

“我當然知道。”女子笑道。

“那這裏到底怎麼回事?”陳天急聲疑問。

“你眼前的這一切,似真非真。”女子解釋道。

“你是說,這一切都是假的?”陳天驚奇萬分,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看上去那麼真實,怎麼會是假的?

“這並不是假的,也並不是真的。”女子淺淺一笑。

“那你到底什麼意思?!”陳天被她給弄迷糊了,現在覺得她純屬是在戲弄自己!

“想知道,跳下去。”女子伸出白皙纖細的手臂指向那個湖畔。

“不跳!”

陳天瞪了她一眼,覺得自己被耍了,廢話,那地方跳下去還有命嗎?

鬼才去跳!

“你真的不跳?”女子柳眉一皺,又一次問道。

“不跳!”陳天很果斷的迴應。

“那好。”女子這一次並沒有強迫陳天。

令陳天更爲驚訝的是,她居然朝着湖畔走了過去!

自己不跳,難道她就要跳?

女子一雙玉足已經邁入了血紅色的湖水中,即使那些骨骸就在她的身旁,但神情依舊平靜,波瀾不驚。

若是平常女子見到這一幕恐怕早已嚇昏了過去。

見狀,陳天撇撇嘴:“果然是個妖孽。”

湖水已經漫到女子的纖腰間。

但更令人驚訝的是,伴隨着女子的走動,湖面居然沒有泛起一絲漣漪。

“莫非,這湖畔真有什麼不對?”陳天有點不確定了,剛纔女子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這一切似真非真,它並不是假的,也並不是真的。

“試試吧!”最終陳天決定下去看看,說不定這是真的呢!

陳天起身,走了過去。

當一隻腳邁入湖水中時,陳天自己有種錯覺,似乎這水是虛無的。

女子嘴角微微上掀,轉過頭。

陳天再次一眼望去,只不過這一次她給人的感覺就是徹底的冰冷如霜。

壞了!該不會中這娘們的計了吧!

“你是贏勾後人?”女子淡淡問道。

“不是!”陳天果斷迴應,但隨後身軀一震。


贏勾?她怎麼知道的?

恐怕自己身上的贏勾血脈根本掩藏不了,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是誰,只不過裝作明知故問。


這個女人心機深沉的超乎想象。

恐怕她並不是什麼妖族精怪。

那她究竟是誰?

爲什麼會知道贏勾的存在?

“是不是,並不是你說了算。”女子面若冷霜。

“那你又是誰?這裏到底怎麼回事? 專屬甜妻:男神老公愛出火 ?”

陳天神色逐漸陰沉了下來,一道殺意掠過眼眸,兩道寒芒暴射而出,周身散發出一縷淡淡的煞氣。

“我說過,只要跳下來你就會知道。”女子一直很平靜,沒有回答問題,也並沒有對陳天動手。

或許,是她認爲殺陳天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沒必要動手。

“你說。”陳天洗耳恭聽。

“這裏是一個被封禁的空間,裏面的一切都是仙聖劍宗一千年前的場景…..”

女子深深看了一眼陳天,緩緩解釋道。

一千年前……

葉笑君被舊任宗主強迫修煉弒天魔功,心中憤恨,最終墜入魔道,大肆屠戮劍宗弟子。

數萬弟子一夜殞命,屍橫遍野。

當時衆位太上長老聯合結陣,以擎天劍陣將葉笑君制服,並徹底封印在逍遙峯。

若葉笑君掙脫封印,那麼就只有三個月的壽元。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被屠戮的弟子竟又全都站了起來,而且目光空洞無神,盡是嗜血之色,反過來屠殺其他弟子。

仙聖劍宗損失慘重。

舊任宗主與衆長老大驚之下,連忙請出一尊聖王魂魄,開闢禁錮空間,將所有重新站起來的弟子封印其內。

這個空間與仙聖劍宗別無二致。

如今陳天所看到的並不是仙聖劍宗,而是一個被禁錮千年的空間。

這裏的一切骸骨都是死在了葉笑君的手下。

“原來是這樣。”陳天點了點頭,同時也很震驚。

“那你怎麼會在這?”陳天看着女子問道,按理說她並不是仙聖劍宗的人,怎麼會在這個禁錮空間?

又怎麼會對仙聖劍宗的過往這麼清楚?

直到現在,陳天都想不明白,爲什麼自己無緣無故的會到這裏?

莫非,是牧逸平老人故意這麼做的?

只是這樣到底有什麼用意?

陳天臉色一陣變幻。

“我和你一樣。”女子回答。

………… “你..你什麼意思?”陳天聞聲一愣,同時又是不可思議的看着她。

我和你一樣,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

“你我起源本就一脈,難道你沒感覺到嗎?”女子輕輕一笑,嘴角揚起一絲好看的弧度。

“感覺?”

陳天再一次怔在原地。

不錯,自己的確有感覺,只不過這是一種戰意。

就像是從骨髓中透露出來的戰意,想要撕裂一切!

莫非,她也有?

看着陳天的神情,女子就已知道了結果,隨後又道:“華夏上古,有四大真祖起源殭屍一脈,贏勾便是其一。”

“華夏?你也是地球來的?”陳天神色一震,瞪着一雙牛眼。

“不錯,四位傳承者都已經被上古法陣傳送到了這個世界,至於另外兩人在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這是一種使命。”女子悠悠說道,語氣有些無奈。

“而我卻有些不幸,被直接傳送到了這裏。”

陳天聞言沉默不語。


Related Articles

這要是壓中了,真是來錢快啊! 嗖~

一股莫名其妙的陰風忽然灌入房間內,將燭光...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