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這個沈建在現如今,一旦自己自身的修為實力能夠,順利突破到三階血脈的話,那麼憑藉着沈建的實力能夠完爆很多的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的這些高手們。

不過,不管怎麼說,對於沈建目前,的實力來講,沈建的修為實力並沒有得到順利提升,也就是說現如今沈建的修為境界僅僅處於二階後期巔峰狀態而已,或許沈建如果發揮好了能夠通過自己相應的作戰實力橫掃幾乎所有的二階實力的武者,如果能夠超長發揮的話,或許還能夠進行越階作戰,而在他此刻越階作戰的時候也完全可以去對付那些三階前期的,妖獸或者人類武者,所以這個時候沈建的實力可以說不容小覷。

而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儘管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那些和他同等年齡和相同修為境界武者,然而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疏忽大意,每走一步可以說都是非常謹慎的,所以說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憑藉自己目前,的實力和境界可以說根本就不敢任意的挑起戰端,所以說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依然覺得現如今還是韜光養晦比較好,在如今實力達不到的情況之下,是不可能和那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那些高手們進行相互之間的大規模作戰的。

一旦現如今的蘇家和另外兩大家族的馮家和歐陽家進行大規模作戰的時候,那憑藉沈建現如今的,強大實力,完全可以給予那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的很多高手給予重創,但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也可以在那些馮家和歐陽家的那些高手的攻擊之下而順利逃走。

當然了,這個沈建現在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儘管並不是十分強大,因為現如今的他,年齡也僅僅是十六七歲而已,而他現如今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二階後期巔峰的程度,他的這種武道成就和他的那些同齡或者比起來,那些同齡的武者完全無法和這個世界相比,不過這時候他卻沒有任何炫耀的心思,因為這時候他知道雖然說現如今,他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遠遠超過那些同齡的武者,不過這時候的這個神仙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想要幫助付佳真正的將馮家和歐陽家族兩大家族聯手滅掉的話,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最起碼一瓶沈建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做到。

因此這時候這個沈建打算繼續提升他自己自身的資源和實力,只有將自己的資源和實力真正提升上去的時候,他才能夠真正的,打敗那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中的那些高手,而且對於這個沈建來講,他今後的目標也不可能僅僅局限於這個小小的進程,因為以後這個沈建可能要面對很多的高手,因為現如今對沈建來講,很多事情對他來講,可以說還是個謎,比如說他如今的身世問題,他的父母的情況,他的爺爺去了哪裏,等等這一系列問題,都是需要沈建自己一個人去接受解決的,所以說今後的沈建必然要走出這個進程的,在晉城這個小地方,他永遠都無法找到他所需要的答案,而沈建如果想要真正的走出去進程的話,那前提就是要必須要讓自己的實力順利得到提升,最起碼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達到三級的程度才可以,否則的話,就憑現在的這個,沈建,即便是他在薊州城這個小小的地方都站不住腳的話,那麼當他面對那些來自於,其他大家族的這些高手來講,他的實力可以說更無法和他們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

因此這時候這個沈建,才覺得自己任重而道遠。

而現如今的這個沈建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協助他們蘇家能夠真正的統一流程,甚至能讓夫家的家族長天能夠擔任城主之位,只有這樣的話,他們附加才能夠真正的統一進程,從而像其他的這些城池進行擴展。

所以說當這個沈建得到這個腰包的吆喝之後,在心中才覺得如此的興奮,因為這時候他心中完全清楚這些妖核,如今能夠給予沈建非常強大的腰力補充,利用這些壓力瞬間就可以讓自己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得到突破,從而讓自己成為一名真正的三階高手。

這一次沈建帶領着第2批去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的時候,可以說同樣得到了非常大的收穫,這一次沈建帶領這些,蘇家讀者們,擊殺了幾百隻妖獸,雖然說這些妖獸目前來講他們的血脈境界,其實並不是特別的高,僅僅出於一階血脈和二階血脈的妖獸更多一些,不過積少成多的情況之下人家竟然帶自己去了,幾百隻妖核,這些妖核對於沈建今後修為境界的提升,能夠有非常大的幫助,而與此同時,這個沈建自己也急剎了好幾隻三階血脈的妖獸,利用這些妖獸的妖核,實際上完全可以實現自己的修為境界方面真正的突破。

這一次沈建所帶領的這第2批蘇家的武者當中,本來他們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的僅僅八九個人而已,其他的這些附加的武者,他們的實力目前也僅僅都處於一節而已,所以說他們這些人的力量可以說是極為薄弱的,而現如今沈建已經有了第一次培養這些附加物者的經驗,利用這些經驗,沈建再次培養這些蘇家武者的時候,注意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可以說提升得非常快,這種超快的提升速度,遠遠的超出了沈建的想像,大概僅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讓這些增加的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通通都達到了二階的程度和那第1批蘇家的武者一樣,這是第2批赴家族者們,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當中最低的也達到了武魂竟4段的程度,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沈建如果真正的想要利用自己的實力提升這些蘇家的武者的話,那麼這些蘇家的武者,必然會得到順利的提升。

一個多月之後,沈建再次帶領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回到了薊州商會裏面,在薊州商會裏面選擇了一些他們所需要的這些功法和武技,要知道這些功法和武技對於他們這些蘇家的人而言來說可以說非常的重要,雖然說他們所在的家族蘇家,同樣有非常多的功法和武技,但是附加這個家族的資源比起薊州商會這個龐然大物來講,畢竟要遜色得多,所以說這時候當這些書架的武者們得到了沈建送給他們的這些功法和武技的時候,心情可以說極為興奮,利用這些功法和武技時間完全可以讓這些自身的修為境界裏再次聽到一個巨大的台階,而這些附加的武者們通過他們自己自身修為境界的提升,因而他們這些人,現如今的自信也是越來越強烈,本來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對自己的修鍊天賦和作戰實力並沒有多少的信心,因為他們畢竟沒有,但要單賣這種危險重重的地方參與過真正的搏殺,然而在現如今在沈建的幫助之下,他們這些人的萬妖山脈當中和那些非常兇殘的兇手之間,進行了非常血腥的搏鬥,在這種血腥搏鬥裏面,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終於知道了,作為一名武者而言,修為境界的提升其實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有時候,哪怕是一個武者修為境界能夠提升一個小等階,或許就是用命換來的。

不過此時此刻這些附加的武者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真正的突破到二級的程度,沈建送給他們的極品丹藥,也同樣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要知道神仙的手中,可是流了很多的極品的氣血丹和極品培元丹,在這些丹藥的幫助之下,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源源不斷的吸收。這些丹藥裏面磅礴的元力能量,然後利用這些元力能量就可以讓他們這些人自己的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能夠得到充分的提升,當這些藥力充分的進入到他們的四肢百駭,和五臟六腑裏面的時候,他們能夠感覺到一股源源不斷的濃郁的元力能量,融合到他的身體裏面,已經讓他們的身體的作戰實力再次得到實力的提升。

而在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他們在和這些妖獸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的時候,也同樣極大的促進了他體內的基本丹藥的藥力的融合,因此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實力提升得很快,甚至比那些第1批蘇家的武者提升的還快,要知道當沈建帶領着第1批蘇家的武者在外有什麼精神力量的時候,將近用了三個月才讓這些人的修為境界能夠真正的得到了突破,而現如今這第2次,帶領着這些作家的武者們時間顯然,擁有非常多的作戰經驗,這時候僅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達到了武魂境的程度,也就是說現如今,這第2批蘇家武者們和第1批蘇家武者們的實力幾乎是一模一樣,他們當中修為最差的一名武者的修為境界也達到了武魂進4段的程度。

這時候沈建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薊州商會裏面稍微逗留了一會,然後便帶領他們重新回到父家,由於現如今他們放假的時間極為緊迫,連一分鐘都不能耽擱,他必須要集中精力將這300元負加了武者,通通的培養成武魂境界的高手,這樣他們這些人的整體實力才能夠真正得到提升,不過這時候沈建已經連續培養了兩批業主家的武者,是兩批付家的武者當中,每一個武者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5公斤,所以說這時候當時間,即將培養第3批蘇家武者的時候,積累的經驗可以說比以前越來越多。

隨後過了幾日的功夫時間,再次帶領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離開了經銷商會同時返回蘇家,這次和上次一樣,這個蘇長天竟然依然在閉關,沈建從蘇家的一位長老的口中得知這個房間,體內的劇毒越來越厲害,即將發作,這時候瞬間冒出一個想法,那便是當沈建將這300名蘇家的武者的勢力統統培養出來之後,它便會變成一些解毒的丹藥幫助這個負蒼天解讀,從而讓這個蘇常健的實力真正得到回復,要知道附城天都為傅加的家屬而言,是附加到濟南西站這個房間,理由是你被擊殺的話那麼他們附加可能就真的會沒落,到了那時候他們放假可能去臨滅亡,會越來越近。

要知道,在以前,正是因為這個家主蘇長天的實力受損身懷劇毒,作戰實力下降,才終於導致這些蘇家支脈們謀反,否則的話,這些蘇家支脈家族是萬萬不敢謀反的。。 犀首!

公孫衍!

聽到這兩個名字,嬴季昌微微有些驚訝,他沒想到,隨意的一次感慨,居然也能夠遇見一位歷史名人。

此人是戰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軍事家、縱橫家,和張儀同時,於秦國為官,曾佩五國佩印,是張儀的連橫策略的主要對手。

公元前339年,秦攻魏岸門,戰勝魏軍,俘虜魏將軍魏錯。公孫衍立大功。公元前335年,秦攻韓宜陽,拔之。公孫衍立大功。

公元前333年,公孫衍進攻魏國雕陰,擊敗魏將龍賈帶領的四萬五千人。公孫衍憑藉軍功,獲得最高級別的爵位大良造。

最後,張儀去世,公孫衍再次回到了秦國,並擔任秦國相邦,秦武王增設左、右丞相作為相邦的副手協助公孫衍。

念頭一閃而過,嬴季昌對於公孫衍產生了收服之心,這是一個全才。

真正意義上的文武雙全之輩!

………

一念至此,嬴季昌一伸手,道:「請——!」

公孫衍朝著嬴季昌一笑,隨及一拱手,道:「還未敢問先生高姓大名?」

「嬴季昌!」

嬴季昌沒有隱瞞,他此行本身就是為了給嬴駟壯聲勢的,自然是要表達自己的態度,給於明確的支持。

聞言,公孫衍連忙長身而起,朝著嬴季昌深深一躬,道:「原來是北涼王冕下,公孫衍失禮了!」

「無妨,坐!」

「諾。」

將心中的驚訝壓下,公孫衍在一側落座,給自己與嬴季昌將酒倒滿,試探,道:「冕下此行,便是為了秦君彭城相王?」

「嗯!」

點了點頭,嬴季昌含笑:「本王此行,便是為了秦君以壯聲勢,本王聞劍仙呂東源隨魏王而至!」

「手中秦劍饑渴難耐,此行也欲進行一場大道之爭!」

對於公孫衍這樣的人,嬴季昌沒有隱瞞,因為以他們的智慧,隱瞞也隱瞞不了多久。

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更沒有不能告人的秘密,最重要的是,嬴季昌對於這些天下大才,心中都有好感,想要收於麾下。

現如今,他手下的人才太少了,能征善戰之將,只有龐涓一人,在加上半個衛鞅。

嬴渠梁以及嬴虔,那是大秦的底蘊,不到萬不得已,嬴季昌絕對不會輕動,而且兩人的兵道造詣並不強大。

而眼前這個人,極其的不凡。

經過這些年的研究,嬴季昌自然是清楚,但凡是這種劉留名史冊的人,往往便是大氣運在身。

不管是幹什麼,都比普通人順利。

但凡是這種人,基本上也都是修鍊的好苗子,眼前的公孫衍也不例外。

「久聞王上天下第一,想必此行必然龍虎鬥!」這一刻,公孫衍也是微微感慨,他沒想到自己居然遇見了這個時代的天下第一人。

自從前一次嬴季昌斬殺張衛子,在瞬間抹殺天魔宗一派,便坐穩了天下第一人的寶座,就算是方外之人,也沒有異議。

這是絕對戰力的彰顯。

而嬴季昌本身就是中原大地之上土生土長的修士,自然是得到很多的人的喜愛。

喝了一口美酒,嬴季昌輕笑,道:「公孫先生,對於當下局勢如何看?」

雖然知曉公孫衍強,但是該有的試探,依舊要有,這是收復臣子下屬的必要途徑。

一來,考察對方的真才實學,二來,藉機敲打對方,三來,讓對方知曉自己能力與雄才偉略。

這一番試探,其實便是君臣相互選擇的過程。

聞言,公孫衍微微一愣,隨及苦笑,道:「天下局勢原本明朗,有王上的大秦,大勢在手。」

「但是,方外入世,將這種差距填補,當下中原大地之上的局勢再一次恢復到了從前。」

「只不過,比之前更加大的兇險萬分,畢竟有了修士參與,這大爭之世,將會演變成一場大劫。」

「嗯!」

聽到公孫衍之言,嬴季昌點了點頭,他心裡清楚,這也是一場小劫,稱之為諸子百家之劫。

也是人族最後一次的掙扎。

最後一次的反抗!

自從始皇帝失敗之後,九鼎消失,十二金人折戟,人族徹底的失去精氣神,再也沒有了反抗的能力與餘地。

從此徹底的淪為漫天仙佛收割信仰的血食。

「你說的沒有錯,可有興趣入我北涼,執掌北涼軍?」

這一刻,公孫衍呼吸一下子粗重了起來,他自然清楚,北涼軍到底有多麼的精銳,那是中原大地之上,最為強大的一支大軍。

此刻的他並非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對於這樣的邀請,自然是心動不已。

作為一個男兒,公孫衍自然是有野心的,只要是進入北涼,不僅可以修鍊,更可以執掌北涼軍。

唯一的不足便是,他公孫衍立志要在中原大地之上攪動一番風雲,而北涼王雖然是大秦的王,卻幾乎不介入中原之爭。

這意味著,他進入了北涼王府之中,就失去了縱橫中原大地的資格。

一念至此,公孫衍不由得有些遲疑。

見到公孫衍不說話,嬴季昌笑了笑,他基本上能夠猜測到公孫衍心中的糾結,不由得,道。

「我們的對手不是中原諸國,而是更強大的存在,方外之人,漫天仙佛,遠古洪荒……..」

「現在的北涼軍雖然強大,但是遠遠不足,本王曾在一卷古籍之上看到,洪荒天庭之中,天兵皆為天仙之上的修士。」

「在遠古天庭之中,更是恐怖…….」

對於嬴季昌而言,他想要插手西遊量劫,謀划長生久視,這意味著他不僅要修為絕世,更是需要手底下有強大的勢力。

北涼王府便是他的根基。

大秦是人族的根基。

「屬下公孫衍拜見王上!」聞言,公孫衍朝著嬴季昌一拱手,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

這個時候,塗山素容也款款而來,朝著嬴季昌,道:「恭喜王上,又得大才!」

塗山素容清楚,只要是嬴季昌看中的人,必然是有一技之長,嬴季昌的眼光極為好,從來不會出錯。

「哈哈哈…….」

大笑一聲,嬴季昌看著塗山素容,道:「這位公孫衍,人稱犀首!」

然後朝著公孫衍,道:「這位是塗山素容,本王麾下第一強者。」

「兩位熟悉一下……..」

。 龔志華聽得一愣一愣的,他在銀行工作這麼長的時間,自然明白楊晨軒是想要做什麼。

楊晨軒肯定不會用自己的名義來申請貸款,而是會用德勝電子廠的名義來申請,到時候還錢,肯定也是德勝電子廠去還。

等德勝電子廠把這些錢還完,楊晨軒就等於用最少的錢,買了一個工廠。

龔志華心裏不由有些佩服楊晨軒:「楊老闆,這個事情,我沒有辦法給您答覆,估計就算我跟上面申請也沒有什麼用,官方那邊也在關注,目前德勝是鵬城最大的幾個電子廠之一,員工數量多,您如果要操作的話,可能還要徵得官方的同意才行。」

現在這樣的收購模式國內還沒有,加上德勝又是官方關注的企業,這中間的問題自然也就多了。

如果沒有官方的點頭,這樣的收購模式,可能很難進行。

楊晨軒說道:「這個我明白,你這邊也幫我申請一下,就算只是走個過場也可以。」

「如果成了,到時候德勝的資金流動,我全部放到你們銀行。」

龔志華聽到這話,想都沒想就說道:「楊老闆,這都是小事,到時候我和我們的領導也多說說,盡量讓他們同意。」

如果楊晨軒成功收購了德勝,又把對公賬戶放到他們銀行來的話,對於龔志華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去申請一下,對於龔志華來說,就是順手的事情。

做好了,對他就有巨大的利益,就算沒有做好,最多也就是浪費一點時間而已。

楊晨軒微微一笑:「那就麻煩龔行長了,申請的時間,我到時候給你打電話。」

「行,我隨時聽楊老闆的差遣。」龔志華也滿臉的笑容。

在銀行和龔志華閑聊了兩句,楊晨軒也起身告辭。

從銀行出來,時間也不算早了,只能先回住處。

次日,楊晨軒先去找了一個打印店,做了一些名片,這個年代做名片不方便,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做出來,因為要去印刷廠印刷,量太少不會做。

楊晨軒只能加了幾倍的價錢,老闆才答應在兩天之內做出來。

接着,楊晨軒去了火車站周圍轉了一圈,這次來主要是為了看看這邊的交通情況。

在衡州那邊可以跟官方談,官方甚至會因為楊晨軒的物流公司特意讓在建的公路改變路線。

但那是衡州,人家就盼着你一家公司起來帶頭。

現在鵬城的發展勢頭很好,企業也多,雖然大部分都是工廠,但人家不缺領頭的企業,想要讓官方配合修建道路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先去看看周圍的交通情況,畢竟物流園進進出出車輛多,交通不好的話,可就是一個大麻煩。

找了一圈,楊晨軒發現,周圍居然沒有什麼合適的地方,主要還是太容易擁堵了,而且沒有合適的倉庫。

這一轉就是整整兩天的時間都在看地方,終於還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楊晨軒倒是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找到了一個地方,位置雖然偏了一點,但這邊來的人少,這一路過來也有一條路,沒有什麼車。

而且,這邊還是一片荒地。

楊晨軒下車估摸著這邊的情況,如果真的自己再建一個物流中轉站,到時候資金很有可能會有問題。

可其他的地方又沒有合適的地方。

有一點讓楊晨軒很鬱悶,現在車少,整個鵬城都不怎麼堵車,偏偏火車站那邊堵。

後來,國家為了應對這樣的事,基本上客運火車站和貨運火車站都是分開的。

貨運火車站都是比較偏的地方,不會出現在擁堵的情況。

就在楊晨軒琢磨的時候,車裏的電話忽然響了,楊晨軒趕緊去接電話:「喂……哪位?」

「楊老闆,是我,陳菲!」陳菲的聲音傳來。

楊晨軒馬上反應過來:「陳姐啊!資料拿到了?」

「拿到了,晚上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陳菲問道。

「有!陳姐你說個地方?今天我請客。」楊晨軒說道。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