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向左側的戴娜琳,她一臉思考的停在空中。

不對啊,那話音裝置顯示的就是艾小野當初的安全衣定位啊。

劉歡率先向下面飛去,我和戴娜琳也跟上。

“你發生了什麼?”倒是劉歡先傳音給艾小野問了情況。

“哎呀一會兒再說吧。”

大約一分鐘後,艾小野從下方的網狀金屬叢中飛出,越來越近,劉歡迎上去就是擊掌。

戴娜琳在一旁沒吱聲,我慢慢飄過去,仔細觀察她,透明頭罩只是蓋住她清秀的臉,後腦勺蕩着馬尾,和分開時的別無二樣。

“你怎麼沒叫我師父?”我上去就生硬地問了一句。

艾小野和劉歡都有點懵。

“楊凡你傻了啊?”劉歡快速的發來一串私密文字,映在我頭罩的內側屏幕上。

“你不覺得有點奇怪麼,艾小野安然無恙的出現……”

“師父師父師父師父!那麼愛聽的話我多叫不就行了。”這時艾小野撅了撅嘴,然後才注意到旁邊一直沒吱聲的戴娜琳,“導師好。”

“剛纔發生了什麼,你怎麼失蹤了?”先不管別的,我最關注的就是這個問題了。

“師父我也不知道啊,就感覺很奇妙,像是做夢一樣。”

突然,戴娜琳瞬移到艾小野旁邊,伸出手掌心衝着艾小野的頭部,說了聲“別動”。

原本還在思考的我看到這一幕竟然想都沒想就衝了過去,拉開有點範懵的艾小野。

“在取得我們信任之前別想當然地爲隨心所欲。”雖然我在懷疑這個是不是真正的艾小野,但戴娜琳這樣上前的舉動令我很是不爽,加上之前的賬還沒算,多少還是接受不了。

“哼,”戴娜琳笑了,像是驚訝像是無語,“隨你好了,剛我驗證了,包括提取她剛纔的記憶經歷,這個就是你們的隊員,你也別再自以爲是的懷疑了,再者,你覺得懷疑自己心上人的舉動不會讓她難過嗎?”

戴娜琳說完便慢慢向上飄去,留下一句說讓我們趕快跟上,說不定一會兒這裏又要生變。

“你懷疑我?”艾小野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劉歡也有點尷尬,跟着戴娜琳飛了上去,想來還是覺得戴娜琳的話更加可靠,或者說他本來也沒懷疑這不是艾小野,也許就我多心。


可能也是這麼長時間在宇宙耗的,原本我還真不是疑心重的人,周圍越來越多的謎團讓我的性格也跟着變了不少。

“別別別,不是擔心你麼,”看到艾小野一臉委屈趕緊安慰,但我更好奇她之前是怎麼個情況,怎麼會跌入網狀金屬區,於是叫上她一邊拉着她往上飛一邊關心問“發生了什麼”。

她不滿了幾聲,不過還是將之前的經歷娓娓道來了。

據艾小野所說,在我們分開之後,她獨自一人向着預定的方向快速飛去,沒多久便進入了一片感到怪異的區域,搜索裝置再無信號,也無法發出話音傳送,於是她打算掉頭往回飛,但還沒等她在空中轉過身子,便被類似閃電的電流擊中,掉落下來,只感覺天旋地轉,周圍也都是金屬撞擊的bang、bang聲,最後還是昏了過去。

等她再醒來就落入了網狀金屬區的深處,掛在一條細金屬上,讓她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身體並沒有什麼異樣和不適,所以便開啓搜索裝置重新飛起,通過立體地圖知道自己掉入了深淵,接着就是不斷向上飛行,後來便遇到了我們。

前後想想這邏輯也都對賬,是我剛剛太敏感了?不過謹慎一點也沒什麼不好,畢竟周身這麼多神祕的遭遇。

戴娜琳在最上面,然後是劉歡,我和艾小野跟在後頭,打算用最快的速度突破這片金屬網狀區,用戴娜琳的話說就是“今天這裏的不可控因素有些多,早些離開再去尋求問題原因。”

不管了,那都是他們上級的工作,我們只管離開危險,然後跟着“組織”走,至少我們都沒出什麼大的危險,只是劉歡現在是渾身焦糊,形象的衝擊感有點強,剛剛因爲尋找艾小野的時候比較緊迫,都沒來得及笑話他,此時在後面向上看他,就像是在煤堆裏爬出來的黑人似的,屁股位置好像還有點冒煙。

等我們四個飛出網狀金屬區,落在平地才發覺,剛剛傳導在各個鋼鐵樹木之間的電流也被削弱了不少,不過依然干擾着搜索信號,頭罩上的屏幕再次陷入白屏。

我看到似乎戴娜琳那種靠腦部內部運作的一級文明也沒什麼辦法,只能領着我們往回快速行進,尋找電磁陣的出口。

當我們終於走出了電磁區,發現泡泡機器人和另9名隊員已經等在外面。

大家七嘴八舌地上前關切和問候,而戴娜琳只是簡答和泡泡機器人說了兩句便消失在原地,等大家一擡眼她已經距離這裏很遠,往回去的路飛行而去。

泡泡機器人說琳導師會去尋找問題原因,讓它帶大家離開這片所謂的“歷練區”,然後乘尼古拉號飛船回7號金屬城。

“剛纔要不是泡泡機器人將我們強制阻止,我們全員都要進去找你們仨了!”薩拉說到這裏依然是不滿地看向泡泡機器人。

“謝謝薩拉姐,現在不是好好的嘛。”艾小野笑着說。

其他人也一路關心和問候,讓我感覺到這個12人團體愈加充滿友愛和溫暖,也讓我驀地想起了到達訓練中心前的最後一次聚餐舉杯。

“我們來自太陽系文明,我們都是太陽系人。”

(第119章完)在經歷某次可恥的跳票后,新書的發布時間終於與網站確認了下來。

1月15日!

時間已經確定,獸血是否沸騰?

新的故事將突破原有的風格,不一樣的靜官,不一樣的獸血。

大家等書急的,可以先到書評區里來玩一玩,書里的各類角色都可以讓大家挑選! (本篇內容劇情黨可選擇性跳讀,硬科迷歡迎指教)

由於我們這一組經歷的事件比較突然,這次考覈最終還是中斷了,但也僅僅是千野、金鄧傑、金喜喜這一組沒有進行考覈。

戴娜琳導師快速離開,也不知道是去了哪裏調查鋼鐵森林的異變。

泡泡機器人帶着我們一行十二人回到尼古拉號。

回到飛船的大家都出奇的安靜,也許是鋼鐵森林壓抑的環境讓人精神上萬分疲憊,回到相對熟悉的地方纔會得以安心休息。於是駕駛室只留了日韓組他們三人以及泡泡機器人。

當泡泡機器人給簡單講完接下來的安排後,我們也都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哦對,還有喵妹和二哈,在期間兩個小傢伙一直老實的守着飛船。

看到艾小野和薩拉關上房間門,我和劉歡纔回到自己的屋子。

“真是個恐怖的地方。”劉歡看着窗口外慢慢移動的鋼鐵環境說道。

“恐怖的還在後面呢。”我長出一口氣。

“什麼意思。”

“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又來嚇我。”劉歡自己打着哈哈。

“你說啊,要是突然有一天你發現周圍和你有接觸的人都是機器控制的,包括我也是機器人代替的,你會怎麼辦?”

“你是不是機器人我還不知道嗎,呵呵,楊凡你真會開玩笑,”劉歡甩了下頭簾,“我一開頭罩的掃描裝置就知道你體內有沒有機械了。”

“恩,我知道,我是說本來這個你面對的世界都是爲你一個人設計的。”

“那老天爺太擡舉我了,專門爲我設計個世界。”

“你是一個遊戲的玩偶。”

“呼!”劉歡突然緊閉上眼睛使勁甩頭,“停停停。”

我停頓了一下:“不知道怎麼就是感覺周圍的環境越來越機械化。”

“呵!大老爺們也有第六感了啊。”

“也可能是被鋼鐵森林的環境薰得。”

“對嘛,少疑神疑鬼嚇人虎道得了,”劉歡跟個精神病似的拍着大腿,看樣子也累得不輕,“艾小野沒什麼事可挺好,不然你這傢伙,得把我們美麗冷豔的琳導師給吃了。”

我沒再回他,躺在牀上休息,看旁邊窗口外已經是離開了鋼鐵森林,往七號金屬城的方向航行而去,心裏的壓力也是減輕了不少。

按照泡泡機器人之前說給我們的安排,一會兒就會回到金屬城,先在飛船上休息半天,然後會帶我們去七號城內部“進化大腦”,具體怎麼個進化法倒是沒細說。

日韓三人的考覈也自動取消了,據說我們第一項任務被安排得很早,大概就在進化大腦後立即啓程,而不久後,所有這批來訓練中心的各文明隊員將匯聚一堂,就像是學校的入學典禮一樣,至於爲什麼要在這場“開學典禮”之前安排一個任務卻是不得而知,泡泡機器人表示在這次神祕任務中還並不排除有生命危險。

不過現在最讓我在意的是半天之後的活動,也就是剛剛說的“進化大腦”,記得曾在地球時看過很多科幻小說以及一些電影,甚至一些科學雜誌也提到過,說在未來,增強人類心智的方法會多出一種,也就是說,除了學習和電腦這些輔助人類進化的方式和工具外,利用神經生物學手段則會擁有更大的潛能,這種手段就是通過改變大腦功能構造來改拓展人類心智的。

例如,直接感知物體的三維結構,將會是一次人腦的飛躍,估計現在的一級文明、二級文明都達到了這種層次,所以人家大腦的意念能力天生就高於我們太多。

而這個直接感知物體的三維結構,就是讓你能直觀的感受到周圍環境中存在的力、運動、熱量和液體的形式,還能夠同時感知身體每一部分的活動,無論是體內還是體外。

倒是讓我最好奇的是,改造後的大腦,會不會出現新的情感和感知,產生一個全新的心覺世界,當然這還是相對於我們的,也許那個戴娜琳或者其他一、二級文明就是擁有這些感知,只是我們不知道也不理解罷了。

其實到現在,感覺作爲四級文明生物,大腦已經是“奧妙”無窮了,光是利用腦發電來支持現在身着的安全衣運作都是讓我們驚歎了很久,至少老早之前我就看到得一些資料,說大腦內部的1000億個神經元由細長的臂狀物彼此相連,電化學信號也基本以同樣的方式,沿着一個複雜的網絡移動,所以說大腦就是個帶電的器官。

就是不知道改造大腦之後人心會不會隨之改變,這是我讓我感到恐懼的一點。

反正目前已知可能的大腦能力是過目不忘,預知未來,心靈感應,比計算機更快的運算速度,比電腦多幾十倍的知識數據容量,透視能力等等這些,也不知道這次被改造之後我們會達到什麼層次。

忘了是哪裏的學說,如果一個人擁有的大腦能力和普通人不一樣時,那他的心裏世界就會和宇宙共鳴,呵呵……真不知道這種神乎其神的理論到底有何科學依據,像是宗教神學。

總之可以確定的是,我們永遠無法超越大腦功能的限制,因爲所有我們認爲可能的事情,我們的大腦都可以想象到。

(第120章完)

【PS:在開始寫讓人興奮的“太陽系旅行特別篇”之前,會放兩章關於人腦的科學,細心的讀者不知還記得不,當初在故事引入“意念”的時候,提到過“人腦目前僅被開發10%左右”的一段,其實這是人們的誤傳,實際科學不是這樣的,包括“左腦邏輯,右腦圖像”,這都是誤傳(當然故事中的那段暫且也算是楊凡的認識錯誤,並不代表太陽系人出現了bug,第一人稱麼,呵呵,我在狡辯……)】最近會有一個縱橫的官方訪談

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等到那個時候來參與

時間大概會是在7號左右

會爆料很多與新書有關的話題哦 ……

“最早是19世紀初吧,法國生理學家勒加盧瓦的推測,說只要供給含氧的血液,頭是可以單獨存活下來的,但四十多年後一個叫布朗的醫生才付諸實踐,實驗對象是一條狗。”美國的丹尼滔滔不絕。

“然後呢?”劉歡在一旁聽得津津有味,旁邊的二哈一直在汪汪汪的叫。

“那次他將被砍下狗頭中的血抽乾,十分鐘後,又把新鮮的血注入狗頭的動脈裏,然後狗頭就動了起來,眼部和臉部都動了起來,持續幾分鐘後狗頭纔在極其痛苦的顫抖下死去。”

女漢子薩拉打斷了丹尼的話:“你這個學古生物學的知道還是有限,其實19世紀已經有用人頭做實驗的了。”

聽到這裏,身在飛船用餐區的我、劉歡、艾小野,喵妹,包括旁邊的丹尼和約爾都看向學醫的她,桌上一片杯盤狼藉,只有二哈在舔着幾個盤子。

“有個叫拉博德的科學家做過一次比較成功的實驗,對象是殺人犯加尼,他的頭被砍下後,只隔了7分鐘就被送到了實驗室,第18分鐘拉博德就把加尼的頸動脈跟一隻一息尚存的斷頭狗的頸動脈連接了起來,接着血液開始傳送到了頭部,加尼的臉部肌肉就開始收縮,同時下巴用力緊閉,但可惜的是並沒有出現意識恢復的跡象,”薩拉手舞足蹈地複述,“等20世紀的時候成功的實驗就多了,蘇聯有個物理學家讓一個狗頭單獨存活了3個多小時。”

二哈咕咚一聲從餐桌上掉到了地上,又慢慢爬起。

“似乎後來各個國家都有關於動物頭顱的實驗吧,尤其蘇美冷戰期間。”約爾說完還喝了一口淡綠色液體的飲料,像哈密瓜。

“好像還沒有百分百成功的吧,聽說中國也沒少做動物換頭的實驗。”劉歡單手敲着桌子,吊兒郎當的樣子,我知道這實則是故作鎮定,估計在話題轉入換頭的時候他便緊張不已了,畢竟都會聯想到一會兒我們的“大腦改造項目”。

“好拉你們不要講了,不是改造大腦麼,你們怎麼聊到了換頭!”艾小野雙手捂住耳朵一副被嚇壞的表情,喵妹在她的背上用柔軟的小爪子撫摸着她的腦袋安慰。

“大家收拾收拾吧。”我忙站起來打着圓場,其他人也都笑了笑開始收拾自己的盤子。

我們六個是休息完後一起來飛船用餐區的,再過四十分鐘左右就將去七號城的內部進行“大腦改造”,喵妹和二哈也會一同進行,泡泡機器人說改造後的它們也都將會成爲出任務的得力助手,估計是得到一些原始星球什麼的纔會派上用場吧,戰鬥的話這兩個小傢伙可夠嗆,不過它們一路上倒是帶給我們不少歡樂。

日韓的三人現在輪作去休息室休息了,要知道之前我們休息的時候千野他們三人都在操控室,而本沙明、馬克和奧爾加此時正在操控室和泡泡機器人做飛船調試,就是類似於保養之類的,總之一會兒我們12人都將在操控室集合,然後和泡泡機器人一起登上七號城。

家有總裁,不好惹! ,聊起了改造大腦的事情,忘了是誰聊偏,把話題代入了“換頭”。

當然了,其實在高級文明的生活中早就有換頭這個項目了,據說一級文明和二級文明的世界還會將人腦換在人造身子上,儘管我們對一二文明瞭解不多,但還是堅信這些都是言之鑿鑿的。

只是值得深思的是,換頭這種事情一旦發生那必然會引出很多倫理問題,也不知道一、二級文明是怎麼認同的,如果是在地球,估計很多人都會反對,A的頭和B的身體結合在一起,那這個人到底是誰,是A還是B,如果說按腦記憶來算,誰的頭就是誰的話,那他的下一代算是誰的後代呢?別忘了這可是B的身體……

記得在地球那時候,我在大學圖書館裏還無意間看過《聊齋志異》,裏面也有個類似的故事,妙手神醫陸判官給書生朱爾旦換了一顆心臟,令其文思大進考中了舉人,後來書生又和她提到自己的妻子不漂亮,於是陸判官又給他的妻子換上了一顆美人頭。

其實細想想這些東西,可能認知中的對與錯也都是相對的,陸判官爲了朋友的前途和事業換心,那就不完全是錯的,但換了朱妻子的頭便成了不該被提倡的事情,因爲出發點是滿足虛榮心。

當然了,關於這種東西可能永遠都討論不出對與錯的分界點,在倫理界也不會得出一個完滿的答案。只需知道“科學進步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就行了,因爲很多事情都常常走在倫理的前頭。

想到這裏我終於是從思考中抽離了出來,跟着劉歡艾小野走出用餐區,吐了口氣,發覺自己現在的思想真是“複雜”,可能這都是成熟的體現吧,最後我乾巴巴地呵呵了兩聲。

“哎……唉……”

走出用餐區,發現旁邊的艾小野一直在嘆氣,我倒並沒有馬上問怎麼了,肯定是害怕沒錯,斜眼看到她可憐巴巴的樣子我還樂了出來,她肩頭的喵妹還在一旁摸着她側面的一綹頭髮。

“你還樂!你個沒良心的王八蛋!”艾小野幾乎是瞬間爆發,敲着我的胳膊。

劉歡回頭留下個幸災樂禍的表情。


“沒事兒的,就算換了頭我也依然宣你,哈哈哈。”可能我也是下意識裏帶着緊張,與平常的自己也是有點區別。


“哼。”艾小野收回拳腳獨自咬着嘴脣。

後面美國三人也跟了出來,一起進入了飛船操控區,再過半個小時,大家就將離開飛船了。

(第121章完)

【延伸:2015年4月,三十歲的俄羅斯計算機科學家瓦雷利·多諾夫決定兩年後接受頭部移植手術,意大利神經外科專家[賽吉爾]和中國外科專家[任曉平]將展開合作,前幾天也就是2016年1月末,任曉平成功完成換猴頭實驗,但因沒連接骨髓,所以猴的下身是癱瘓的,想必大家都在新聞上看到了這則消息……文裏之所以沒提到以上,是因爲楊凡他們離開地球的日子爲2015年的4月5日,這些消息他們都不知道。】 這本書絕不進宮啊

訪談因為雙方時間的問題,推遲了一點,爭取這兩天搞定!

我不想求什麼盟主什麼月票之類的

一切看錶現,看態度!

最近一直很努力的寫著,儘管多次被某人無情打擊,但我沒有放棄,新的版本,新的風格,目前已存有部分稿子。

不過這不是關鍵,關鍵我現在一天能寫出幾千

所以斷更什麼的,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獸血的兄弟們,這一次,我們團結在一起,不要管其他人怎麼說

我們默默的戰鬥,用更新來回擊大家的質疑,我最近幾乎不上網,不聊天,不參加活動,甚至沒去縱橫年會,就是為了多寫點東西,甚至忘記了訪談的時間!

大家在群里的熱情我都看到了,很多老書友都來了,重新喚起了我無盡的激情,所以:


Related Articles

在一般人看來,就算是沒有動過,但以皇甫赫泰的修為,倒是看出了一點不同。

葉一鳴的位置變了,雖然微差十分的小,而且...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