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醒你,藥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有些想法,你最好現在就直接斬斷,否則的話你會後悔的……”

卓陽說完,手上稍微用一點力,林文耀的身體就像炮彈一般飛出,最終砸在一張桌椅上,現場狼藉一片。

在場不少客人都紛紛把目光投向了這裏。

這個西餐廳定位非常高檔,來這裏的基本都是富人們,一個個都彬彬有禮,風度非凡,哪裏見過這種場面?

看到卓陽把林文耀如同垃圾一般扔出去,離卓陽較近的幾個桌子的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非常有默契的離卓陽遠了一些。

卓陽可不管周圍這些客人的驚駭欲絕的表情,直接牽起蘇雪晴的小手。

“看來今天晚上的飯局是吃不上了,走吧,我們回家吃飯去。”

蘇雪晴被卓陽冷不伶仃的牽起了小手,頓時臉色微紅,原本想要掙扎出來,卻不知道爲什麼還是放棄了,任由卓陽牽自己的小手。

“那他怎麼辦?”蘇雪晴用目光示意。此時還躺在地上呻.吟的林文耀。

“放心吧,死不了,後面會有人處理他的。”卓陽臉上毫不在乎的說道。

蘇雪晴心裏猶豫片刻,看到林文耀表面上看着悽慘,實際上確實沒有什麼大傷之後,點頭同意。

兩人就此離開。

唰!

擋在兩人前面的人瞬間閃開,生怕。一個不小心惹惱到眼前這個兇狠的男人,地上的那個人到現在都還沒起來呢,他們可不想步那個倒黴鬼的後塵。

林文耀目光兇狠,死死的盯着遠去的卓陽,看到卓陽和蘇雪晴。緊緊牽着的雙手,眼中更是血紅一片。

他從小到大還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被人潑紅酒、砸酒瓶子,最後更是被卓陽如同抓垃圾一般掐住脖子,然後順手給扔了出去。

奇恥大辱!

在東海市,向來都是他林文耀想着怎麼欺負別人,還從來沒有人敢踩在他頭上蹦達,自己面對他的威脅,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燈光下,林文耀面目徹底扭屈,充滿了仇恨,哪裏還能看出剛開始時候那副風度翩翩的紳士風範?

“卓陽,我一定會讓你後悔!我發誓,你休想看到明天的太陽!”

林文耀心裏瘋狂的怒吼。

他一刻都等不了了,他想剛纔那個土包子馬上五花八捆的跪在自己面前,然後自己會讓他帶着無限的懺悔和恐懼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

至於蘇雪晴,原本他最初的打算是想着要是有機會就把蘇雪晴娶回家,畢竟這種又養眼又能幹的媳婦哪怕是在東海市也是非常稀少的存在。

不過,現在他完全打消了這個想法。

他決定,立馬停止天海集團和傾城國際集團之間的一切合作,他要讓蘇雪晴失去她所依仗的一切。

到時候,一無所有的蘇雪晴就是一個小人物,命運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裏,自己可以任意揉捏!

想到蘇雪晴這個絕色的冰山美人在自己身下婉轉,林文耀目光當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火熱,就連身體都沒有那麼疼了。

從兜裏拿出破碎但勉強還能用的最新款的水果手機,林文耀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很快便被接通,裏面傳來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

“喂!”

“龍哥你好,我是林文耀。今天小弟遇到一些事情,還希望龍哥能夠出手相助……”

林文耀簡略的把今天的遭遇說了一遍,當然,很多東西都是經過他的修飾。

故事中,他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被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小保安莫名其妙地欺負,無奈之下只好找到“龍哥”出手相助。

“龍哥”一聽,勃然大怒,拍着胸膛稱一定會幫他討回公道,好好教訓教訓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保安云云。

林文耀聽到“龍哥”的保證之後,頓時心裏一喜。


“龍哥,放心吧,我也不會讓兄弟們白跑一趟,等事情了結了,100萬支票雙手奉上!”

“好說好說……”聽到林文耀的承諾之後,電話那頭那個叫“龍哥”的人瞬間變得更加熱情的起來。

…… 林文耀在忙着叫人的時候,卓陽和蘇雪晴已經上了車,離開了這個著名的西餐廳。

回到別墅,雪姨已經把飯菜都備好了,兩個人上桌,而雪姨上完菜之後很快便離開了,留給了這兩個小口私人的空間。

看着大口大口吃飯,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卓陽,蘇雪晴心裏一陣煩躁。

“卓陽,我跟你講件事。”蘇雪晴微微蹙起眉頭,對卓陽說道。

“你說,我聽着。”卓陽頭都沒擡一下,繼續消滅眼前的食物。彷彿除了眼前的食物,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吸引他的注意力一般。

蘇雪晴心裏一陣氣惱,不止一次懷疑自己的容貌。

爲什麼眼前的這個傢伙似乎從來就沒有關注過自己的容貌?難道自己在他面前和平常人一樣嗎?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

她深吸一口氣,腦海裏快速閃過無數的念頭,隨後組織語言。

“卓陽,現在不是你在部隊的時候,不是什麼事情都能依靠蠻力來解決的,我們更重要的是依靠法律這個途徑來解決問題……”

“我知道。”卓陽頭也沒擡。

“所以你不要動不動就出手傷人,否則的話事情會弄巧成拙。”

蘇雪晴苦口婆心。

她是真心不希望卓陽因爲一時衝動而被關進公安局裏。


“放心吧,除非他主動招惹我,不然的話我也懶得動他不是?”吃完了,卓陽忍不住打了一個飽嗝,一臉滿足的模樣。

“就算他主動招惹你,你也不應該用蠻力呀,我們可以報警,我相信警察一定會給我們一個最公正的判決!”蘇雪晴一聽,頓時反駁。

在她20多年的思想認知中,法律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武器。

最公正的判決?

聽到蘇雪晴的話之後,卓陽心裏頓時覺得有些好笑,同時心裏也閃過一絲悲哀。

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最公正的判決嗎?

要是有,那在五年前那個壞事做絕,完全可以判好幾次死刑的豪門大少爲什麼還過得逍遙自在?

所謂的法律只不過是用來約束普通人的,對於那些豪門世家來說完全沒有絲毫約束力。

不過,卓陽並沒有出口反駁蘇雪晴。他知道,就算自己反駁了蘇雪晴也不會相信。

畢竟人沒有經歷過,永遠不知道世間的險惡。

看到卓陽臉上滿不在乎的表情,蘇雪晴也知道自己剛纔的話算是白說了,頓時心裏一陣不高興,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一個整天只想靠蠻力解決問題的人,在這個社會上怎麼可能生存得下來?

每個女孩都有公主夢,誰不想自己的另一半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王子,無論是相貌亦或者能力都在人之上。

蘇雪晴自然也不能例外。

可是在卓陽身上,蘇雪晴沒有看到哪怕一丁點的優點,哪怕這個傢伙有一點上進心,她也不至於這般討厭他。

就在這個時候,蘇雪晴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蘇雪晴拿起手機看了一下聯繫人,是自己的閨蜜江萱妍,於是接通電話。

“雪晴,事情不好了,就在剛纔天海集團單方面取消了和我們傾城國際集團的合作!”


剛接通電話,電話那頭傳來江萱妍。略帶焦急的聲音。

“什麼!”

聽到江萱妍的話之後,蘇雪晴臉色瞬間刷了一下白了,這個消息讓她有些難以接受。

“本來兩家集團合作的還好好的,可是就在剛纔天海集團忽然通知我們取消和我們之間的合作,還說理由只有你清楚。雪晴,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江萱妍心裏充滿疑問。

因爲在此之前,兩家集團合作的特別好,可以說是互利的關係。

忽然之間,天海集團就要取消和傾城國際集團的合作,這一系列的動作未免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你在公司等我,我馬上到,這些事情等到公司了再給你講細講!”蘇雪晴一邊說着一邊收拾東西,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車鑰匙就要出門。

“你還沒吃飯呢,有什麼事情等吃完飯了再去吧。”還沒出門,身後卓陽便開口。

“我有事情,不吃了。”蘇雪晴連看都沒有來得及再看卓陽一眼,說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別墅。

在這個關鍵時刻,她哪裏還顧得上吃飯?要是傾城國際集團倒下去了,那麼她的人生和信仰瞬間會坍塌大半。

卓陽看着瞬間遠去的紅色保時捷,心裏有些沉默和猶豫。

出事了?

卓陽從來沒有在蘇雪晴臉上看到過如此焦急的表情。

就在剛纔,蘇雪晴眼眸當中有些惶恐,有些害怕,更多的是無助。

當看到這雙眼睛時,哪怕卓陽心早已冷血、堅如磐石,也不由得有一些顫動,心裏升起一絲想要呵護眼前這個女孩的衝動。

在此之前,從蘇雪晴的臉上,他看到了更多的是冰冷和冷漠,無論遇到什麼事情,也休想從她臉上看到其他的表情。

蘇雪晴彷彿就像一個面癱,或者說是一個漂亮的布娃娃一般,不苟言笑,臉上的冷漠和清冷的氣質讓人不敢靠近。

到底出什麼事了?卓陽腦海裏回想起剛纔蘇雪晴在電話裏談論的內容,很快他便明白過來。

“天海集團?”卓陽嘴裏吐出這幾個字,嘴角露出一絲殘忍和冷笑。

“我說這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呢?這家集團不就是剛纔那個被自己虐的要死要活的傢伙所在的集團嗎?這就是他的報復?”

仔細回想和思索,卓陽也大致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經過,頓時,他眼中的笑容更甚了。可是,他的眼中卻是閃爍着耀眼的寒芒。

瞭解卓陽的人便清楚,這是發怒前的徵兆。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那些膽敢招惹卓陽的人,最終沒有一個人是好下場的!

“姑爺,小姐她怎麼走了?”雪姨明顯聽到了汽車發動的聲音,從廚房裏走出來,臉上帶着疑惑。

“她公司做了一點事情,好像需要她處理。”不知道什麼時候,卓陽的臉色平靜下來,完全看不出剛纔發怒的神情。

“這樣啊。”雪姨點點頭,臉上卻帶着一絲猶豫之色。

“怎麼了,雪姨?”卓陽察覺到雪姨臉上的猶豫,頓時開口問道。

“姑爺,有些話我一直憋在心裏,不知道當不當說?”

“沒事,你說吧。”卓陽讓雪姨接着往下說。



Related Articles

衛罡一笑,道:「這才乖嘛。」

他雙手掐訣,「轟隆隆」的從大地上站起兩個...
Read more

而韓宇,距離野狗稱皇這個傳言,似乎也已經不遠了。

在太師感慨和臣子們不忿的時候,韓宇等人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