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裡面藏了一陣,當我再次將頭伸出去的時候,薛老師已經開車走了。

在廚房裡安靜的待了一陣子,心中卻依舊是不能夠平靜下來,那種要出大事的預感在這個時候越來越明顯,已經籠罩了我的整個身體。

我理不清頭緒,想了很多遍,卻始終是想不清楚到底要出什麼大事。

雖然腦子中一團漿糊,感覺非常的亂,但是該上的班還是要上的,按照薛老師走之前囑咐的,我按時來到了公司,按時上班,沒有遲到。

「小龍。」剛剛進入到公司裡面,前台的田思瑤就喊了一聲我的名字。

我走了過去,看著田思瑤笑了笑:「在這裡感覺怎麼樣?一切都還合適吧?」

「恩恩,在這裡工作感覺還是很開心的,謝謝你給我介紹這個工作。」田思瑤笑眯眯的,突然就將手伸進了包包裡面,從包包裡面取出來了兩張票,「朋友送我了兩張電影票,你今天晚上有沒有時間?如果有時間的話,就陪我去看看吧,怎麼樣?」

我將田思瑤手中的那張票接了過來,片名叫《我的播音系女友》,一看就知道是愛情片,對於愛情比較白痴的我感覺去看看也好,起碼也能夠稍稍提高一下自己的愛情素養,讓自己不那麼的白痴。

將田思瑤手中的票接過來,我微微笑了一下,說道:「可以啊,晚九點的票,八點半我給你打電話。」

「嘿嘿,真的是太好了,我等你電話哦!」田思瑤嘿嘿笑了笑,而後就將自己的包包給拿了下去。

離開前台這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王蓉已經像往常一樣再次忙碌了起來,我坐了下去,雖然知道自己應該多改改那個計劃書,但是因為心中始終感覺有些不安,也就沒有什麼心情了。

這種糟糕的狀況一直持續到了下班,一下班,也沒去管其他的,我坐著公交立馬就回到了房子這裡。

當我到我們那棟樓下面的時候,我整個人都蒙了,我再一次看到了張海燕的那輛路虎,而薛老師和張海燕則正在從樓上往下面搬東西。

「這才幾天,就又要搬走了嗎?」我心中感覺有些凄涼,卻不知道該怎樣去表達。

「小龍。」正在搬東西的薛老師看到了我,將皮箱扔進後座之後向我招了招手,神情看起來有些不自然。

「又要搬走了么?」我走了過去,站在薛老師的旁邊,看著薛老師,心隱隱作痛。

「今天下午我去找了趙成澤,將房子和車都要了過來,也是在今天,我才想通。」薛老師微微笑著。

「你向趙成澤妥協了?」我腦袋轟的一下差點就炸了。

「呵呵,妥協談不上,我只是清醒了過來,那房子和車立戶的時候都用的是我的名字,憑什麼他一句話就收回去?所以,我今天下午過去,將我的房子和車子要了過來。」薛老師一直保持著那一副淡淡的笑容。


「那你走了,那個七天的約定,還……還算數嗎?」我內心掙扎著,但最後還是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

薛老師的神情先是一僵,隨即指著上面說道:「這間房子就留給你了,你一直住著就好了,至於七天的那個約定,等一周之後我考慮好了,自然會告訴你的。」

雖然心中難過,但是薛老師的這句話還算是能夠安慰一下我,至少目前,她還並沒有給我判定死刑,因為她說了,七天之後才給我答案,這也就是說,即便薛老師現在要搬走了,我也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希望的,至於這個希望有多大,只能看七天之後的那個答案了。 不過後來隨著她慢慢的退出大家的視野,粉絲便不斷地在減少,現在也就只有一兩百萬了。

雖然只有這麼些,但是剩下的也都是死忠粉,在粉絲群里就是有這麼一群人,不在巔峰慕名而來,也不會因低谷離開。

他們喜歡的是角色,因為角色而喜歡上這個人,現在怎麼忍心看自己的粉絲被人詆毀。

很快的,她的評論底下就分成了幾個派系,其中大部分的都是支持她的,表示自己是相信她的人品的。

他們都說小相思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不過這裡也有一部分宋琳雇來的水軍,不斷的在讓事情發酵。

一時間,宋相思的熱度牢牢的掛在第一位,厲震霆那邊已經讓人去撤熱搜了,敢看他們的八卦,也要看這些人有沒有這個膽子。

宋相思本就是不在意這些的,這會兒看到底下有這麼多人都維護自己,她就更加的放心了。

唯一就是,厲震霆的事情,畢竟一個公司對於這些輿論還是很在意的,並且厲氏前些時候才經歷一場變故。

這消息放出來沒多長的時間,但凡是刷到關於宋相思事情的人,手機毫無意外的都會黑屏。


厲震霆是下了大功夫的,這樣的動作一般人可是做不到的,宋相思給他發了一條簡訊,「公司那邊沒事吧。」

「公司沒事,照顧好自己。」厲震霆的簡訊很快的回過來。

很快的,厲氏的微博就已經放出幾分文件來,一些厲氏的清單,這足可以證明厲氏是清清白白的。

還有幾份法院的邀請函,厲氏要動手,就是要來真格的,這些人他們已經準備法庭見了。

這場鬧劇很快的就收尾,只不過,宋相思的熱度卻是憑空的火了一把,很多人都去她的微博底下留言。

『小相思,你什麼時候回歸啊。』

『相思相思,好想你啊。』

『影后,您什麼時候再出江湖啊。』

『好想看你拍的片子啊。』

『爆張最近的照也可以啊。』

宋相思面帶笑意的看著自己微博底下的評論,這些人都很平和,他們沒有一絲一毫的戾氣。

在她的微博底下也營造了一種平和的氣氛,讓人看了心裡舒服了不少。

「要不要告訴他們,你最近在做導演。」陸清揚湊了過來,他的手裡也拿著手機。

「還是算了,我可不想要這樣的噱頭。」宋相思收起自己的手機來,「你過來做什麼,忙完了。」

「這會兒沒什麼事情,我們今天可以早些回去。」陸清揚隨意的在她的沙發上躺下了。

其實他是看到這消息之後,著急的過來想要看看她有沒有事情的,畢竟現在她懷孕肚子的月份也大了,孕婦忌的就是情緒起伏過大。

「我發現你最近越來越會偷懶了。」陸清揚這幾天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的,經常找不到人。

陸清揚雙手放在腦袋後面,「我這不是有事嗎,是媽說的讓我去相親。」

「騙鬼。」宋相思才不會相信他這麼的聽話,「那你且說說,最近你見了幾個姑娘。」

「都不怎麼合適。」陸清揚現在說起謊來,都是信手拈來,絕對是連磕絆都不會打的。

宋相思拿起一本書朝他扔了過去,「陸清揚,你就扯謊,難道你真的覺得自己是什麼皇上了,是讓你相親,不是讓你選妃。」

「不是我說,這可是比選妃還要難得。」陸清揚眼疾手快的接住她扔過來的書。

宋相思翻了個白眼,懶得跟他說話,「隨便你,今天蕭染來了嗎,我要帶她回家吃飯。」

「宋相思。」陸清揚突然的坐了起來,「這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你怎麼還老是提起來。」

「怎麼是過去式了,在你哪裡是,在我們這裡可不是。」宋相思沒好氣的說到,「最近媽一直念叨你又不是不知道。」

看媽的樣子,似乎是真的對這個蕭家的小姐很滿意,「我知道是知道,你就不會靈活一些,你說,你就說人家蕭染拒絕了。」

「我沒你這麼大的膽子可以騙過媽去。」宋相思不是不會騙,是她不想騙,這個蕭染其實她也很有好感。

陸清揚再次的躺在沙發上,「那相了這麼多,怎麼也不見媽讓其他的人都回家吃飯去。」

「這個蕭染不是知根知底的嗎。」宋相思雖然沒問過陸夫人,但她覺得她就是這個想法。

哪裡知根知底了,不就是做了一個他的助理嗎,「蕭染沒空,以後也不會有空的。」

「陸清揚。」雖然是他拒絕了,但是宋相思也並不生氣,「媽媽想請蕭姑娘回家吃飯的事情,蕭染自己知道嗎。」

「當然知道了,不然怎麼會拒絕。」陸清揚說的很是篤定,彷彿這話真的是蕭染說的一樣。

「我覺得你這般,故意抹黑一個女性,實在不是什麼紳士的做法。」據她所知,蕭染不會是這麼沒有禮貌的人。

「我,我怎麼抹黑她了,這就是她的原話。」被宋相思看破,陸清揚已經有些心虛了,「你也知道她這個人比較害羞。」

「蕭小姐比較害羞我是知道的,只是我不覺得蕭姑娘會這麼的不懂事。」宋相思看了一眼陸清揚。

即便是不看,她也知道陸清揚是在撒謊的,陸清揚頗有些煩躁的翻了個身,「這怎麼就不懂事了,雙方都無意,為何要讓她去見媽。」

「以兩家的交情來看,媽讓蕭小姐去做客也不為過,你可以理解為跟你沒有關係。」宋相思雖然說得無情,不過卻是真實情況。

兩家本來就有生意上的往來,所以母親只是以看小輩的方式想要看看蕭染也沒什麼不行的,陸清揚甚至是無可反駁的。

「怎麼跟我沒有關係了,現在她是我的助理,這就跟我有關係。」陸清揚語氣有些悶。

宋相思的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覺的笑,「陸清揚,你知道媽的脾氣,如果她還見不到蕭小姐的話,我倒是沒什麼,就是你,媽真的生氣了,你也知道的。」 「小四,該拿的東西都拿了,趕緊上車吧,不要再跟這個人墨跡,我現在看到他就有殺他的心思!」張海燕手中提著一個大包從樓上走了下來,而且還瞪了我一眼,搞的我有些鬱悶,好像我做錯了什麼一樣。

「小三,別這麼說話。」薛老師回過頭瞪了張海燕一眼,而後微微笑著對我說道,「我其實就是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考慮一下,給我一片空間,讓我一個人好好地思考,也許很多事情就能夠考慮的非常清楚了。」

聽了薛老師的這句話,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說些什麼了,只能是默默的點了一下頭,說道:「如果感覺不習慣了,就回這裡來住……」

話說出來,我才感覺自己說的有些不對勁,而薛老師則是偷偷笑了一下,轉身上了車。

「你就別妄想了,如果哪天有人回來住,也只會是我,怎麼可能是小四?別痴心妄想啦!」張海燕白了我一眼,而後坐進了車裡面。

車子發動了,我往旁邊讓了一下,張海燕立馬就將車倒了出去,而後開著車遠走了。

慢慢的,我已經看不到那輛路虎的背影了,無奈的搖搖頭,心情有些壓抑,又有些沉重,我將房子門上的鑰匙拿出來看了一眼,而後邁著沉重的步伐上了樓。

當我用鑰匙打開房間門的那一刻,我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奇怪,這個房子本不屬於我的,甚至,我連一分錢都沒有出過,而現在,它卻已經名符其實的成為了我的房子,沒有人來這裡和我搶著往房子裡面住,也沒有人再與我在夜晚的時候發生一些奇葩的事情,似乎,這一切都在預示著我的生活即將回歸平靜,回歸那種讓我無法忍受的平靜。

不自覺的,我就走到了薛老師的房間裡面,還好,房間裡面的東西並沒有搬完,看起來薛老師只是將自己經常穿的一些衣服還有其他比較常用的東西搬走了,而至於這些比較大型的家電啊,床具啊什麼的,都還原原本本的放在這裡。

踏著輕盈的步子,我走了過去,坐在了薛老師的床上,而後很自然的就躺在了薛老師的床上。

不管怎麼說,薛老師搬走了,這就足以讓我難過,早已經習慣了和薛老師共同住在這個房子裡面,也早已經習慣了早上起來的時候薛老師早早的就做好了早餐,現在薛老師搬走了,這一切也都將離我遠去,晚上遲遲不回來的時候,沒有人再給我打電話問我怎麼回事,早上起來也沒有辦法再吃到薛老師做的早餐。

雖然那個七天之約還在,但即便如此,也還是沒有辦法阻止我那顆想要破碎的心臟,以及那一雙想要流淚的眼睛。

躺在這張柔軟的大床上,默默的閉上自己的眼睛,眼角有淚滴緩緩滑出,我沒有去管,任憑他向下流著,在我的臉龐上滑過。臉頰上有一種痒痒的感覺,但是我卻並不想去擦這一滴眼淚。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長的時間,慢慢的,我就醒了過來,八點四十,田思瑤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才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你現在在哪裡呢?我已經到電影院門口了。」田思瑤在電話裡面說道。

突然,我記起了和田思瑤的約定,想想那個電影,再想想我現在的心情,我唰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即便心情再怎麼的不好,答應別人的事情還是要做到的,而且,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去看看電影,或許能夠起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就到了。」跟田思瑤說了一聲,我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裝好手機,先趕緊去到洗手間裡面洗了一把臉,讓有些頹廢的自己稍微精神了一點點,而後我就來到了下面,揮手打了一輛計程車之後來到了電影院門口。

剛下計程車,我就看到了站在電影院門口焦急等待的田思瑤,當我向她走過去的時候,她立馬就發現了我,並且走了過來。

「我剛剛才知道,今晚七樓和八樓同時在放兩場電影,一場是台灣的一個電影,名字叫《聽說》,另一個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個《我的播音系女友》了,我們去看哪一個?」田思瑤問我道。

「這個票難道不是固定的嗎?難道還能兩場選著看?」我問田思瑤道。

「當然不能啊,現在不還有幾分鐘的時間呢嗎,如果我們確定要去看那個《聽說》,現在就可以去換票啊!」田思瑤看著我說道。

其實我已經看出來了,田思瑤是想去看那個聽說,微微笑了一下,我說道:「那你就去換票吧,我陪你去看那個什麼聽說。」

「真的啊!」田思瑤開心的笑了一下,而後拿過票就去到那邊換票去了。

我暗自吐了口氣,對於我來說,其實看哪個電影都一樣,只要能夠讓我稍微放鬆一些,暫時將下午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忘掉就好了。

田思瑤很快就將票換好了,當她拿著票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時候,那小臉顯得非常的興奮。

「我這還是第一次和男生一起來看電影呢。」田思瑤沖我開心的笑著,「你是不是第一次陪女生來看電影?」

聽了田思瑤的話,我微微笑了笑,掩藏了一下自己那失落的心情,說道:「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電影院看電影,之前一直都是在電腦上看的,還從來沒有來過電影院看電影。」

「第一次來電影院看電影啊!」田思瑤突然有些驚奇的看著我。

「怎麼了?這又什麼奇特的嗎?」我問田思瑤道。

「沒什麼,只是我感覺你像是一個外星人一樣,連來電影院看電影都沒有過。」田思瑤說著話撇了一下嘴。

對於此,我也只能是不做任何的回應了,因為我知道,在女人面前,這種問題你是扯不清楚的。

就要進入到電影院裡面了,田思瑤卻突然將我給拽住了。

「買點吃的再進去啊,難道你不知道一邊看電影一邊吃東西是一件非常非常浪漫的事情嗎?」田思瑤直接拽著我來到了旁邊的一件超市裡面。

看到超市裡面的東西,這個傢伙立馬就開始了大規模的橫掃,直到將一個白色大塑料袋塞滿之後,這才算是收工了。

付賬的時候,我直接掏出錢來,將賬給付了,因為我從一個朋友那裡聽過這樣的一句話,傷心的時候就花錢,狠狠的花錢,錢花的越多,就會越開心,到最後,你就只會去心疼錢,而不去管那些傷心的事情了。

「看起來好像怪怪的。」付過帳之後,田思瑤斜眼看著我,像是在研究我一樣。

「哪有什麼怪怪的啊,趕緊進去吧,再不進去就遲了。」我對田思瑤說道。

田思瑤也沒說什麼,就走在了前面,出了超市。

就在出超市門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加多寶涼茶以及大袋的雞爪,想都沒想,直接全部俘虜過來,交了錢之後帶著這些東西走在了田思瑤的旁邊。

「看電影吃雞爪,你還真是個奇葩!」田思瑤看著我手中提著的雞爪,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

「呵呵,我也不想吃的,其實我就是想花錢,看到雞爪和加多寶,我就想將身上的錢花出去,那樣舒服!」說著話,我看了一眼手中提著的雞爪。

「別人都是傷心的時候才花錢,你這看個電影也傷心?難道你已經提前知道今天晚上的這個電影會是一個悲劇?」田思瑤用奇怪的眼神盯著我看著。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到了人生,想到了自己的感情而已。」我默默的說著,底下了自己的頭顱。 沒人可以哄的好,所以一般情況下是不要輕易惹她生氣的,而現在她看起來是沒有那麼的在意陸清揚的事情,其實宋相思知道的,她很在意,並且還在意無比。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這邊會安排的。」陸清揚只要是想到媽一生氣的時候,就打冷顫。

他本以為這次是可以躲過去的,誰知道他們會對一個女人這麼的在意,都這麼久了,還掛在心上。

特別是母親,雖然她沒有見過蕭染,不過現在蕭染都快成為他們家的編外人員了,在家裡是三句不離她。

這些天他是故意的,帶著蕭染離開,或者是給她分配許多的工作,就是為了不讓她騰出空來。

只是沒想到還是沒躲過去,都到了這一步了,母親還念著她,只是他倒是不知道,母親到底是看上了蕭染哪裡,讓她這麼的念念不忘。


不知道的,只怕還以為蕭染才是她的親閨女,現在說話都是句句不離她,陸清揚從來都沒覺得有人這麼的挂念過他。

「陸清揚,蕭染這姑娘,不錯。」宋相思說這話的時候是真心實意的。


Related Articles

很明顯,這次我們與針咽餓鬼,只有一方能活着出去。

“我說李道長,現在這形勢來看,我和鐵衣估...
Read more

我對着她的背影做個鬼臉,“等着就等着,怕你不成。”

話雖然這樣說,我心裏卻一點底也沒有。 說...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