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令你,立刻給小兄弟道歉,否則別怪我家法伺候!”

隨着聲音響起,一個滿頭銀髮,身坐輪椅的老人,隨護衛推着,出現在門口。

林辰聞言,忙轉頭看去。

卻見,門口這老人年紀大約在八十五六歲上下,滿頭銀髮,身上穿了一件洗的有些褪色的中山裝,衣着樸素。

雖然已經風燭殘年,端坐輪椅,但是氣度不減,不怒自威。

自由一股老將之風!

想必此人應該就是楚家當代的家主,楚老爺子了!


“爺爺,這,這明明不是我的錯嘛,明明就是他欺負人在先,你都沒見,他對我的態度,簡直不要在惡劣了,我……”

一聽老爺子讓自己道歉,楚瀟瀟不幹了,嘟着小嘴立刻辯解。

“你什麼你,態度惡劣怎麼了?能死人嘛!”然而,不等楚瀟瀟把話說完,楚老爺子一瞪眼,直接打斷,衝着楚瀟瀟怒道:“你這丫頭真的被我嬌縱太甚了,嬌縱太甚便以爲自己多了不起是嘛,爺爺要告訴你,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今天你必須道歉,同時也算是給你上一課,日後不可在胡鬧,刁蠻任性!”

老爺子的口氣嚴厲至極,眼珠子瞪氣,更有一股子虎威釋放。

楚瀟瀟小臉一白,然後,小腦袋忽然耷拉了下去。

她雖然嬌縱,但是,對她爺爺,她還是很畏懼的。

只要老爺子發火,這丫頭就老實。

“道歉!”老爺子大喝。

楚瀟瀟嚇得嬌軀一顫,隨即,抿着小嘴,泫然欲泣。

“好,道歉就道歉嘛,吼什麼吼嘛!”

楚瀟瀟帶着哭腔,擡頭看向林辰,而當看到林辰嘴角含笑,露出一副得意的模樣時,氣的她差點暈過去,緊咬着嘴脣,衝着林辰用低不可聞的聲音道:“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惹你生氣,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我這一次吧!”

“啊,說什麼,我沒聽見!”

林辰聞言卻是故意裝出一副沒聽清的模樣出來。

這叫道歉嘛,聲音小的跟蚊子飛一樣,一點誠意都沒有。

“大點聲!”老爺子立刻大聲命令。

楚瀟瀟都快氣死了,委屈的眼圈一紅,大滴大滴的眼淚立刻落了下來。

咬着貝齒,狠狠的盯着林辰,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林辰估計已經被她凌遲處死了,咬牙,衝着林辰大聲喊道:“對不起,今天是我不對,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原諒我這一次,如果你絕對不解氣,那就打我一頓好了!”

“呵呵,打你倒是不至於,好了,原諒你了!”林辰豁達擺手。

林辰也是一個知分寸之人,楚瀟瀟都被他玩哭了,他心裏的不瞞也算是消了。

再加上那老爺子看起來還算不錯,多少也得給點面子不是。 “哈哈,小兄弟果然是豁達之人!”


楚老爺子哈哈大笑,然後,讓護衛推着他,來到林辰面前。

上下打量林辰一眼後,點了點頭:“嗯,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年紀輕輕,本領和醫術邊如此高超,假以時日,絕對是人中龍鳳!”

“您過獎了,萬萬不敢當。”

楚老爺子在觀察林辰,林辰也在觀察楚老爺子。

方纔離得遠沒發現,這會離的近了,他才發現,老爺子看似健碩,中氣十足,但是眉宇間卻藏着一抹黑氣,老爺子並沒有表現的那麼健康。

老爺子有隱疾!

“老爺子,你中毒了?”

“你,你看出來了!”

此話一出,老爺子原本從容的臉上,瞬間面色大變。

不只是老爺子,楚瀟瀟和趙寒臉色也同樣大變。

兩個人先是一驚,下一秒,喜上眉梢!

果然讓他們猜對了,林辰果然能瞧出老爺子的病症。

能瞧出來,那就一定能治療咯!

“林辰,你能瞧出楚老的病狀,那你能治療嘛?實不相瞞,老爺子這病,國內外幾乎看了一個遍,至今無法治癒,更沒有人能給予治療,如果你真的能醫治,請務必幫忙,這恩情,我趙寒必定銘記一生!”

趙寒盯着林辰,眼神變得狂熱無比。

林辰看出他身患重疾時,趙寒都沒有這麼激動過。


可見趙寒對老爺子的感情,非同一般。

“林辰,我知道我有地方做的不好,你就別跟我一般見識好嘛,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爺爺,如果你能救我爺爺,條件隨你開。”

楚瀟瀟紅着眼睛,眼中露出祈求之色。

她從小是隨着爺爺長大,跟老爺子感情極深,最不希望老爺子出事的就是她。

林辰並沒有搭理他們兩個,衝着楚老道:“老爺子,可以讓我把一下脈嘛!”

“當然!”老爺子立刻擼起袖子,把手伸了過去。

林辰伸手搭脈,試探摸了兩下之後,他的眉頭立刻蹙了起來。

沒錯,楚老爺子就是中毒了,而且中的是一種極爲厲害的虎狼之毒,霸道的厲害,不過讓林辰不解的是,中了這麼霸道的毒,老爺子怎麼活了這麼久。

這毒貌似已經中了有年頭了,這麼多年,這老爺子是怎麼挺過來的。

“老爺子,你確實中毒了,而且還是一種很霸道的毒,不過讓我費解的是,中了這種毒,你應該會頃刻斃命的,你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呼……”楚老爺子長出了一口氣。

再看林辰,眼神竟然充滿了佩服。

剛纔老爺子還不太確定林辰的能力,畢竟林辰的年紀看起來太年輕了,然而隨着林辰這一番話說出來,楚老爺子他算是徹底服氣了。

一下就說到點子上了!

“實不相瞞,我確實中了一種奇毒,在戰場上中的,而原本我是死定了的,不過老天爺有眼,中毒之時,正巧遇到了一個奇人,那個奇人見我中毒,便給我一瓶偏房,那偏房雖然不能給我解毒,但是卻能壓制我體內的毒性。”

“我之所以能活這麼多年,全都是因爲那奇人贈送給我的偏房所致。”

“原來是這樣,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那偏房應該壓制不住你的毒性了吧!”林辰說道。

“嗯,沒錯!”老爺子點了點頭。

那偏房確實壓制不住他體內的毒素了,以至於這幾年,老爺子的身體每況愈下,不但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到現在,渾身的器官也開始衰竭。

老爺子雖然看起來中氣十足的,但那也不過是他靠着一口氣硬撐的。

“老爺子,我不想騙你,如果你剛剛中毒,我興許還能救你,但現在救不了,我也無力迴天,因爲這毒已經侵蝕五臟,所以,恕我無能爲力!”

林辰說完,不再看老爺子,直接走到趙寒身邊。

“給我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我需要煉丹!”

“林辰我死不死不打緊,給楚老看病主要,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楚老吧!”

趙寒一把拉住林辰,急忙說道。

“林辰,你什麼意思,你不是都看出來了嘛,爲什麼救不了,還是你不想救!”

楚瀟瀟也跑了過來,瞪着鳳眼,質問林辰。

既然看都看出來了,又怎麼可能治不了?

一定是這個混蛋還記恨她,所以故意不給她爺爺瞧病。

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林辰冷眼瞧着二人,冷聲說道:“我剛纔已經解釋的很清楚了,老爺子病入膏肓,已經是無藥可救,我又不是神仙,沒有仙術好嘛。”

“我不信!”楚瀟瀟大叫。

“愛信不信!”

林辰懶得搭理楚瀟瀟,衝着趙寒道:“你到底需不需要我給你瞧病,如果想要治病,那就按照我的要求,給我找一個清靜的地方,讓我煉丹。”

“楚風,真的沒辦法,沒辦法給老爺子瞧病嘛!”

趙寒一臉的痛苦難當。

在趙寒看來,他死不死的不打緊,主要是老爺子。

其實今天如約而來,主要目的也是求林辰給老爺子瞧病的。

林辰蹙眉,臉上露出一副不耐煩的神色說:“對,沒辦法!”

林辰當然有辦法,只不過這辦法對他來說,很不利,會耗損靈力。

他現在馬上就要突破半步後天,進入後天一品,這個時候他豈會爲了一個不相干的老人,而耗損靈力,導致自己無法衝破後天境那。

他現在四面受敵,到處都是對手,容不得他聖母心。

“我說你們有完沒完,我答應你治療,今天才會過來,至於其他人,我沒有許諾過什麼,也沒有義務,你們要是在這麼糾纏的話,我現在立刻走人!”

“小兄弟,別動氣,你給趙寒治吧!”

就在這時,楚老爺子忽然開口。

老爺子推着輪椅來到林辰面前,笑着說:“我都一把年紀了,就算是再活,又能活幾年,何況,當年如果不是那個奇人,我早就已經死了!”

“多活這麼多年,已經是賺了!”

“小兄弟,你就給趙寒治吧!”

“嗚嗚……爺爺……”楚瀟瀟聞言,立刻忍不住哭了出來。

大滴大滴的眼淚,跟斷了線的珍珠一般落了下來。

同時,盯着林辰,眼中帶着濃濃的恨意。 楚瀟瀟原本看林辰就不順眼,這下更是記恨上林辰了。

林辰纔不會管那個,就當沒看見。

甚至於,他開始有些後悔,後悔當時不該那麼多事!

“趙寒,帶着小兄弟去練功房,那裏安靜,沒人!”楚老轉頭衝着趙寒道。

趙寒想說什麼,最後卻欲言又止,點了點頭。

“林辰,跟我來吧!”


Related Articles

自語般,紅潤的小嘴微動,上面迷著一層粉色熒光。

淡雅一笑,清冷的容貌露出傾城笑容,任是那...
Read more

「然後?然後我打斷了他的腿,知道了這一切,所以我就決定……」

蘇寧只感覺一陣冷汗從后脊樑上傳來,感覺十...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